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6 嗜血魔头
    云氏只是暗示,可她已然觉得这些话儿让她给说出来,有些说不出的污秽和肮脏。

    她甚至有些埋怨和不满,婆婆也是未免太过于疼爱死去的大姑娘了。

    为了外孙和外孙女,居然是如此筹谋。

    将心比心,一个女人若不能生出自己的孩子,那是何等凄惨的事情。

    可有几分同情又如何?云氏也只不过有些个微薄的感慨。

    其心,仍如铁石。

    明明房间之中再没有旁的人了,喜嬷嬷却也是仍不觉将嗓音压低了几许。

    “这自然是一桩绝妙的事情。若换做旁人,服了药汤,纵然能瞒过一时,可日久必定是会生疑。若是生疑,便会心生怨怼,还不知道用什么恶毒的法子对待咱们家姑娘留下来的那点骨血。可若是元二小姐,她要是生不出来,也只怪自己命苦吧。”

    元攸怜无论说的是真话还是谣言,只要有这个话头,日后元月砂生不出来,也是不能疑心到了京城元家身上。

    当然,元老夫人是个讲稳妥的人,纵然元月砂有这个传闻,只恐也是会给元月砂下这个绝育药。

    默娘是元老夫人最疼爱的女儿,心尖尖肉。

    如今却早早的去了,喜嬷嬷心忖老夫人是有些疯魔了。

    也难怪,默娘那么好一个女孩子,年纪轻轻就没有了,能不心疼?

    有些人含着金钥匙长大,样子好,又得父母疼爱,嫁的夫君又要,而且儿子女子都生了。

    这人生如此的无瑕,可却也是敌不过上天的愚弄。

    喜嬷嬷也是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

    如此一个好姑娘没了,自然也是要挑两个祭品。

    南府郡元家的姑娘,就是这样子的祭品。

    云氏只觉得这些事情议论起来,很有些令人气闷,不觉转移话题:“好端端的,咱们到南府郡,却撞见这江南的水患。幸喜却也是没有闹到南府郡来,饶是如此,也是令人心惊啊。”

    她是京城贵女,如锦绣一般长大,听闻附近郡县有如此惨烈的事情,自然不觉为之而生畏。

    云氏胆子不大,这几日发了好几个噩梦。

    喜嬷嬷不觉宽慰:“也是这些百姓没福,遇到了这么些个事情。以后轮回转世,投个好胎。”

    她们都是矜贵人家养着的女眷,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

    那些可怜的百姓,其实离她们的日子是很远很远的。

    云氏慢慢的喝了口参汤,不觉沉吟:“如今朝廷虽下令压下了江南的骚乱,可水患未解,始终是一桩悬心的事情。怎么蓝家,还有意半个月后举办什么宴会。”

    喜嬷嬷含笑:“大夫人忘记了,如今那位风大人来到了江南了。他这位铁面御史不但心狠手辣,还是陛下心腹,掌控着生杀夺予的大权。这个人,心肠虽然硬了些,却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只要他到了江南,还有什么事情不能摆平?区区水患和奸商,必定会让他压制下去。”

    云氏闻言,顿时点点头,只觉得很有些道理。

    那位风大人,可谓整个朝廷第一号聪慧机智的人,又兼生了一张俊美无比的面皮。

    若不是因为手腕太过于狠辣,也不知晓多少姑娘倾心。

    可对方虽然是狠了些,确实也是有些能力和手腕。兼之对方又是纯臣,从来不投靠任何势力,深得帝心。故而风徽征虽然是结仇无数,却也是仍然是安然无恙。

    而如今,风徽征的本事,居然让云氏这个惊恐的贵妇也不觉为之心安。

    甚至赞同似的点点头,认可了喜嬷嬷的话。

    只要这位风大人在这儿,江南会有抄家灭门之祸,会有官员人头落地,却绝不会乱起来,更不会滋生什么民变。

    云氏心口那股子惊悸之意稍缓,竟似能今日睡个好觉。

    其后江南的局势也果然如众人所期许,所预料那般进行。

    那些筹集的银钱,极快的舒缓了江南道官府的压力。

    官府大量购买周边郡县粮食并且低价抛售,并且放言绝不会购买本地高价粮食。

    很快那些屯粮的奸商相继抛售粮食,价格飞速下跌。

    解决了粮米药材问题之后,加之官府用力,很快一切又变得井井有条。

    其间虽然有小范围的地方爆发疫病,可都是行之有效的控制住了。

    半月之后,就连南府郡的胭脂米,也是卖成平时一般的价格了。

    江南之地,似又恢复了平和之相。

    苏县,太阳当空,水患肆虐后的县城一片狼藉,再无平时的繁华之貌。

    乡间道路之上,却自有一顶青色的素轿,

    那轿子虽然并不如何奢华,却也是说不尽的洁净,可谓点尘不染。

    这在如今的苏县,却也是显得说不尽的突兀。

    而如今这青色的素轿却也似在江南一带颇为有名。

    除了风徽征,谁也不会如此行事。

    这位风御史,生来便是极爱干净,素来便是有洁癖的。

    若非必要,足不沾尘。

    平时这顶素轿让人退避三舍,然如今却有若干眼睛暗中窥测。

    及近了,那些人影纷纷掠了出来。

    他们纷纷抽出了刀剑,向着这顶轿子攻击,而动作之间,可瞧出是练过武的。

    这群训练有素的杀手,显然是想要取了这位铁血御史的性命。

    然,风徽征恣意行事多年,自然有无数的人想要取他性命。

    他所豢养的随行护卫,也个个都抽刀向前,迎向这些刺客。

    刀光剑影,血花飞舞。

    腥风拂过了帘子,却见一片修长优美的手掌,轻轻拂去了云纹刺绣衣襟上一缕轻尘。

    竟似有些漫不经心。

    那刺客首领武功最好,心计最深。他一使眼色,顿时也是让旁人将风徽征的侍卫纠缠住。

    而他身影一晃,身影宛如一道白虹,向着风徽征掠了去。

    孤注一掷!

    然而他眼见忽而白芒一闪,旋即手腕一凉。

    刺客首领听到了咚的一声,是自己刀落在了地上了。

    这方才发觉自己手居然被生生斩断。

    旋即,他膝盖一疼,竟生生跪落尘埃。

    男人反手捏着刀柄,雪刃轻遮容颜,一双细长的凤眸却也是艳光煞煞,竟似有些煞星入骨的艳丽。

    他随手一挥,还刀入鞘。

    风徽征眉头一皱,连刀带鞘扔给了一边的侍卫,不悦道:“脏了。”

    那些杀手已经是纷纷殒命,唯独为首两人只是受了重伤,并未取其性命。

    阳光下,风徽征艳煞入骨,一张英俊无比的面容,有些一股子惊心动魄的艳和狠。

    偏生那一双眸子,却也是沉若寒水,仿若千年不化的寒冰。

    “赵、韩、方、周四家商户,欲图用金银买官,被本官撞破处置。想不到啊,这江南的商户钱多了些,胆子也大,居然也是合伙买了杀手行刺。刺杀朝廷命官,乃是死罪。”

    风徽征说到了此处,唇角轻轻上扬,竟似野兽盯上了猎物一般。

    那受伤的赵管家却也是恨恨说道:“风徽征,分明是你设局。你让人以元家二小姐封为县主之事举例,暗示朝廷会给献上财帛的人给予官职。还说什么,此乃机密,要秘密行事。老爷献出了大笔的金银财帛,亏了财帛不说,还,还被你反咬一口。你,你就是要破家灭户!”

    风徽征轻笑的笑着,眼睛里面却也是并没有丝毫的笑意:“我什么都没有允诺。抛出了鱼饵,上当的却是在江南囤积粮食最厉害的奸商,果然是最贪婪的商户。朝廷岂容你们这些商户要挟,也只怪尔等贪欲太盛。”

    留下这两个活口就能将行刺朝廷命官之罪给落实了。

    风徽征却因为赵管家言语,忽而想到那个元二小姐。

    这个县主之位,是自己计划之中的诱饵。

    可对方是个蠢物,是个姑娘,并且很柔弱,让风徽征这诱杀之极使不到元月砂身上。

    风徽征不悦的想,元月砂,运气不错。她原本没有这个资格,得到这份好处。可偏偏元月砂机缘巧合,成为这次最大收益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