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21 另眼相看
    何园,南府郡名园。

    伴随策公子到来,此处成为他私人下榻之处。

    元月砂莲步轻移,踏入了园中。

    果真是美轮美奂,精致雅致。

    赵霖没有去哭诉,他冷静下来,就没那么傻了。

    这元二小姐短时间内必定是炙手可热,受宠非常,何必掠其锋锐。

    等她失宠,再狠狠的踩上一脚就是了。

    元月砂也没理会他,却蓦然按住了胸口,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赵霖瞧在眼里竟不觉隐隐有些快意。

    这女人看着假意风轻云淡,其实是装的,本质也是极为庸俗势利。

    旋即,元月砂又恢复如初,容色精致冷漠。

    轻纱掩脸,额头上梅花妆鲜润如血。

    当元月砂到来时候,策公子正在竹林之中。

    阳光轻扫,那翠色的竹林投下了斑驳的光影,轻柔的落在了策公子的身躯之上,明明暗暗。

    今日策公子穿着一件素白色底子墨竹纹的衣衫,少了几分肃杀,多了几许高雅。

    铜锅里的水煮沸了,策公子提起勺子浇在了茶壶之中。

    这一切都是这样子的宁静悠远。

    元月砂如此磨蹭,必定是比策公子所预想的来得迟些,可对方却并没有流露出一缕不耐。

    若是旁人必定会感慨这一副宁静的美好画卷。

    可元月砂鼻子却嗅到了空气之中一缕不合时宜的甜腻香味。

    是苏合香。

    这种香能让人放松,更容易让人想做一些令人舒适愉悦的事情。

    这种香青楼有时候也会用来助兴,虽不会令人神智失常,可是却也是能勾起人内心之中最深层的**。

    而不远处的竹亭,构造精巧,轻纱轻垂,掩住了一张极舒适的软塌。梨木桌茶几之上,摆着新鲜的果盘,以果香熏陶空气。

    更要紧的是,下人已经屏退,只留两个人独处。

    而留给元月砂的位置,就在策公子的对面。

    元月砂微笑脸,这世上果真没有免费的甜点。

    有些好色的男人,很会装模作样的。他们不会像逛窑子的嫖客一样,甩下一锭银子就急色的摸姑娘的屁股。

    也有的色狼会如策公子这般高雅俊俏,工于心计。

    他没有挑选室内独处,只因为这会让羞怯的女郎生出了警惕和排斥之意。

    就算心存好感,本朝的女子也会顾忌礼数。

    他也没有用酒,酒能乱性,摆出酒来就显得居心不良。

    策公子动手烹茶,却暗中点了甜腻的苏合香。

    再面对眼前这位神仙一般的公子,哪个女子不目眩神迷?

    元月砂这般想着,缓缓跪坐在榻上。

    策公子微微一笑,他知晓自己难得一笑,一笑起来自然是极为好看的。

    却没有说话,只从袖子里面轻轻抽出了一柄白玉的管箫。

    他轻轻的吹奏,箫声如泣如诉,令人不觉感动得想要落泪。

    要知晓,京城最好的乐师,在他一手吹箫的妙技面前也是自愧不如的。

    通常他吹奏完一曲,面前女子也是应该心醉神迷了。

    到时候,他就可以将元月砂打横抱起,将她推上软塌,在这女郎羞怯万分时候,趁机占有了她。

    竹园子外,赵霖也是听到了策公子的箫声了。

    他漫不经心的想,今日那令人讨厌的元二小姐也该被策公子拉到了床上狠狠教训了吧。

    什么闺誉,还不是送上门来跟男人野合。

    然而策公子一曲箫声吹奏完毕,元月砂却顿时拍手称赞:“策公子,你吹箫吹得真好听。”

    言语娇娇,却天真无邪,并无羞怯。

    更无一丝暧昧。

    策公子一僵,不动声色。

    元月砂故意的?

    她还不满足于县主,欲擒故纵,想要得到更多?

    所以在这儿故作天真。

    有些男人可能会觉得她当真很纯洁无暇,故而倍加怜爱。

    可却拿不住策公子这样子善于测度人心,十分聪慧,又很懂女人的男人。

    他不是那样子的蠢物。

    元月砂只是贪得无厌,不知满足。

    倘若她当真不想要这么些个风流韵事,守贞自持,那么她根本不必来这儿。

    此时此刻再一副清白无比的姿态,策公子不屑。

    可就在这个时候,元月砂轻轻的抬起头,她下颚尖细,一双眸子更似有那盈盈水色:“其实所谓音律之事,我当真并不怎么懂的。从小,我便没学过什么管弦丝竹。”

    她雪白的面颊宛如盈盈的冰雪,红润的唇瓣却也好似白玉上的朱砂。

    就连策公子,这一刻也是不觉微微一怔。

    他甚至忍不住在想,也许,也许她当真是个无知的女子,什么都不懂。

    策公子虽自命风流却绝不会被女子摆布,可偏偏在这一刻,他竟生出了一缕强烈的怜惜之情。

    也许他应当不理睬那么多,只需要去相信元月砂的无辜。

    可是这个念头在他脑海里不过一瞬,旋即他又恢复了平时的冷静沉稳。

    女人可以疼爱,可以摘采,却绝不可以让她们算计摆布。

    策公子微笑:“元二小姐,何必如此鄙薄自己,妄自菲薄呢。”

    元月砂笑了笑,她捧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策公子,我是一个粗鄙的人,就好似这杯茶,我既不知道是什么茶,也不懂怎么泡,只觉得好喝而已。听说京城的贵女不但懂这些,不同的茶怎么喝,那也是有讲究。”

    “这是雀舌,茶叶很娇嫩,第一遍时候清香宜人,第二杯就没什么味道了。”

    策公子随口解释,轻品茶水。

    他含笑:“还没有恭喜元二小姐,如今已经是昭华县主了。”

    区区县主,策公子还不放在眼里。

    更何况元家是破落户,元月砂这县主只是虚名。

    他只是提点,如今县主身份,是怎么来的。

    元月砂微笑,如鲜花般的唇瓣一开一合:“多亏朝廷的恩泽。”

    她那一双妙润双眸流转了几许漆黑的光彩。

    策公子有些不屑,果真是商女所出,当真以为这是因为她出了风头就得此厚恩?

    他所宠的女子之中,就要属这个最粗鄙不懂事了。

    策公子甚至有些好奇,为何自己居然瞧中她?也许,是因为太像那朦胧的雪中身影,委实让自己倾倒吧。

    耳边倾倒元月砂轻语:“那日琼花楼簪花宴,南府郡的贵族男女们都到了这儿。策公子心高气傲,却瞧都没有多瞧一眼。我只知道那一天,策公子只正眼瞧过一个人。”

    策公子不动声色,这女子沾沾自喜,颇自以为是。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对她的关注是源于那虚幻的雪影。

    元月砂却说道:“是苏家小姐苏颖。”

    策公子一愕。

    元月砂却轻品茶水,缓缓说道:“策公子瞧中她的,不是她的绝世容貌,而是她的聪慧和才情。她的见解,将那些个夸夸其谈的贵公子都是生生比了下去。策公子多问她一句,是因为那里许多的人,唯独苏三小姐的见解配让你多问一句。苏姑娘以为你在故意为难她,却不知晓你若不看重,也不会多问一句。她容貌才智近乎完美,就是气量小了些,未免显得稍稍有些瑕疵。”

    “正如苏三小姐所言,当务之急,既不是清算贪官污吏,也不是追究这其中的责任。而是要争分夺秒,筹集财帛米粮,以资百姓。那些粮食和药材,聚集在了奸商手中。若以囤积居奇的罪名处置他们,说不定会逼迫他们狗急跳墙,销毁这些物资避祸。如此一来,江南之地粮食就会出现一个巨大的缺口,短短时间里也是不能填平。所以朝廷要恩威并施,压制住那些奸商。身为商人,无利不起早的。可是若是给予他们一些好处,又怎么样才能无损朝廷的体面呢?策公子之所以这样子问苏小姐,那是因为这也是你苦恼的事情。”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抬头,看着策公子难得一见的惊愕神色,轻柔而甜蜜的笑着:“月砂也是不忍见策公子这样子的苦恼,那时候也是想为你分忧。主动捐出了自己的全部的嫁妆,千金市骨,朝廷封了我为县主。这样子别人都会知道,一个商女所出的破落户的女儿,只要一心为了朝廷,也是能得到恩泽和赏赐的。”

    “对了,月砂这县主之位,是策公子和如今到江南来的风御史风大人共同促成的吧。短短时间,我这元二小姐的贤惠之名,顿时传遍了整个江南道。这幕后若没有人推波助澜,绝不会如此的迅速。当我这封号下来之后,那些想要沾沾官气的商人们,更是会受到诱惑,纷纷慷慨解囊。只要买通商人在其余富商之中唆使鼓动,短短时间,就能为官府筹集大笔的资金。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则是用这笔资金重金购买粮食,再无偿布施给那些灾区百姓。当然这些捐赠银两虽然数额不菲,可是受不了一直高价买粮,月砂估计最多也只能支持半个月到一个月。可这已经是足够了,当官府开始慷慨的派粮时候,就放出风声,已然有足够银钱周转,但是只会挑选部分粮商买粮,甚至宁可加钱从外地运粮。官府要惩戒那些最苛刻的奸商,让那堆粮食烂在手中。商人短视,他们很快会按捺不住,争向跟官府献媚,降低粮价。当然,也许也有聪慧的商户看透官府的用意,可就算他能自己不贩售粮食,却抵挡不住别人折价而卖。到最后,他也是会迫不得已就降下粮价,免得亏损在手中。月砂可以保证,不出一个月,江南道高额的粮价就是会被生生的压下来。”

    “接下来,就是论功行赏了。月砂是主动向朝廷献媚,又倾尽家资,甚至因此被家里苛待羞辱。朝廷给予虚职封号,自然也是不会损及朝廷的威严。至于另外一些捐赠财帛的商户,朝廷并没有给他们任何实质的许诺。到时候竹篮子打水一场空,还能咬了朝廷不成?不过,虽然不能如他们所希望那般,捐了金银就能得官,想来朝廷某些方面也是会给以一些恩泽,也是能安抚下去。”

    说到了这儿,元月砂主动给策公子凉了的茶盏里面添了热水:“策公子,我在这儿先行为江南百姓庆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