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4 欺辱人
    眼见元月砂一如过去一般柔顺姿态,唐络芙的这心眼儿也是活络起来了。

    她故意受屈的样儿:“只是究竟是真病了,还是不待见谁,故意甩脸子,那谁知道呢?”

    芷心大怒:“唐小姐此言差矣,你知晓二小姐因为这病养了半年,这身子都瘦脱相了。如今,你竟然还说这样子没心肝的言语。小姐可不似某些人,是个没心肝的。”

    唐络芙冷笑,笑容之中含着冷怒:“大胆,区区下人,居然胆敢没上没下,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余地?瞧来正是因为你不懂规矩,方才是被夫人打发出了府。也是你家小姐性子软柔,方才将你这等背主的奴才召回来。”

    芷心是元月砂身边的忠奴,纵然元月砂疯了,仍然是不离不弃。

    可婧氏不喜,竟挑了个由头将芷心打发到了庄子里头去了。

    如今元月砂醒了,方才被招了回来。

    她自然对自家小姐感激涕零,不容她人污蔑。

    唐络芙提点她身为奴婢的身份,芷心自然语塞。

    这元家的规矩,也是没个奴婢跟客人顶嘴。

    可纵然芷心消声了,唐络芙还不依不饶。

    “月砂,这就是你调教出来的奴才,怎么这样子没分寸。你也不教一教?还是你心里瞧不上唐家,连个奴婢也敢羞辱到我头上来。”

    竟似要元月砂处置芷心。

    她不信拿捏不了元月砂,难道元月砂不怕唐文藻生气?

    若是往常,元月砂必定会倾尽全力讨好唐文藻。

    听自己这么一说,必定急了。

    可是如今,元月砂却不觉轻轻咳嗽了两声。

    她手掌按在了胸口,越发有那弱柳扶风的姿态。

    “芷心,拿药。”

    芷心赶紧娶了蜜糖和的药丸子,用温茶送服。

    元月砂吃了这个药,方才好似气顺了。

    她柔柔说道:“唐姐姐,如今我身子不好,要用药调养着。”

    唐络芙却不肯罢休,难道元月砂就这么将这话儿岔过去了?

    这顶嘴的死丫头就不处置了?

    她待不依不饶,元月砂却低语:“家里也好奇,怎么当初我便落水了。”

    唐络芙心头一紧,什么都忘记了。

    元月砂故意顿了顿,待唐络芙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方才说道:“只不过我如今想起,却糊糊涂涂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要想一想,便是脑仁疼。”

    唐络芙心口略松,原来她不记得了。

    元月砂面纱后唇角悄然勾起了一缕幅度,笑了笑:“想来我好好吃药,将身子调养好了,指不定又想起来了。”

    唐络芙还未来得及真正将这口气松了,一颗心又吊起来。

    她死死的盯住了元月砂,想知晓她是否是故意的,趁机耍弄自己。

    从前的元月砂,可没这份心思算计。

    可做了半年疯子,也许这傻子还当真开窍了。

    不会的,她若当真开窍,早嚷嚷这件事情。

    这般想着,耳边却听到元月砂柔柔说道:“唐大哥进京赶考,也有大半年了吧。写信可是曾提及我?”

    唐络芙顿时心中大定,元月砂仍然是过去那个花痴?

    她知晓唐文藻心里并没有元月砂,又怎么会写信提及。

    唐络芙故意板起脸:“月砂妹妹,你是未出阁的姑娘,倘若大哥给你写信,岂不是坏了你的清誉?别人提起了,还不是说你没羞没臊,这是为你好。”

    元月砂轻柔软绵说道:“多些唐姐姐,我知晓错了。”

    说到了这儿,她好似想到了什么,忽而轻轻扬起了下颚:“对了,我这半年染了疯病,对唐家也难免疏忽。不知晓,你们母女两人,吃穿用度可有什么欠缺的?”

    来了,唐络芙心中一喜。

    一切都还是跟从前一样。自个儿伶牙俐齿,总是将元月砂挤兑得说不出话儿来。

    这废物又蠢又笨,除了钱什么都没有。

    一旦惹了自己生气,元月砂一定会用财帛补偿。

    唐络芙板起了脸蛋:“二小姐是什么意思?我们唐家虽然时运不济,寄人篱下,可也不见得是那区区财帛,就能恣意羞辱的。二小姐是有几分丰厚的嫁妆,可又有什么了不起?”

    他们唐家可是读书的清贵,和元月砂这等商人所出的蠢女既然不同。

    唐络芙自然是不能失了架子,那些个阿堵物,要元月砂捧着送着硬塞过来。

    而从前的元月砂,自然就会更加殷切。

    东西送上来,唐络芙收下了,还一副给了天大恩赐的样儿。

    唐络芙此刻不觉看着自己衣衫,料子不好,也不算时新的款式。

    待会儿,她要元月砂剪两匹时新的碧烟纱,现在南府郡正流行这个。

    元月砂柔弱的靠着椅子,流转了一缕乖巧:“是我俗气了,唐姐姐的话儿,我也是受教。以后,这样子的话也是再不必提。唐家清贵,又怎么能沾染上了商人的俗气?”

    唐络芙竖起耳朵听,好半天也是没见元月砂有下文。

    元月砂竟然是再无表示了!

    她惹恼了自个儿,居然不做补偿?

    唐络芙气得唇瓣轻轻发抖。

    她有那么一种感觉,今日的元月砂滑不溜丢的,绵里藏针。

    虽言辞软绵,姿态娇软,却并不好对付。

    唐络芙心尖恼恨,可要她张口去要,却也是说不出口。

    正在此刻,元家姐妹两个却是联袂而来。

    元明华气度高华,元攸怜妩媚,好似两朵风姿各异的姐妹花,美得赏心悦目。

    “二妹妹,瞧来你身子果真好了许多了。”

    元明华口中缓缓说道,一派关切之色。

    那双眸子里面却也是流转了几许讶然。

    她记得小时候的元月砂,粉琢玉雕,很是美丽,让她心生嫉意。

    后来元月砂被养残了,元明华也不再在意。

    如今,元明华心头掠过了一阵子不快,一阵警惕。

    元攸怜却过去,盯着元月砂发间玉钗:“二妹妹这发钗,还真好看。”

    也没问一问,元攸怜就将那枚发钗给摘下来:“给我瞧一瞧,看清楚些。”

    动手之际,元月砂眉头轻拢,却无言语。

    那发钗果真好看,玉质玲珑,晶莹剔透,虽样式简单,却透出一股子古朴高贵。

    元攸怜甜甜的一笑,忽而摇晃这钗:“二姐姐,这钗我很喜欢,送给我好了。”

    芷心目瞪口呆,这是明抢吧。

    元攸怜笑得甜,第一她喜欢,第二她就欺辱人了怎么着。

    母亲不是要自己试探元月砂吗?她自然是要试一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