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9 杀了百里聂
    ,精彩小说免费!

    那道影子,就这样在苏定城眼前放大,是了,就是他百里聂,他终归还是来了,来了此处。

    一时他内心之中竟不觉流转了一股子的狂喜。

    这位极为狂傲的长留王殿下,到底还是做了鱼,要上了钩子了。

    是了,自己就是要百里聂死。

    他忍不住死死的盯着眼前身影,是了,自己就将要赢了,何必在意耳边那些个鬼魅之声,那么些个嘶吼低语?

    只要,只要自己能赢,便什么都不要紧了。

    他那双眸子,映衬着百里聂的倒影。

    然而自己耳边,那些个鬼魅尖叫声音,窃笑之声,却仿佛是越来越大。

    纵然苏定城想要视若无睹,却仿佛是无能为力的。

    他紧紧的咬住了牙关,一双眸子之中,渐渐染上了一层恐惧之色。

    眼前一道婀娜染血的身影,已然是现身于人前。

    那女郎是自己熟悉的美人儿,婀娜多姿,令人不自禁为之心动。

    然而她对着自己一笑,唇角却流淌了一滴滴的鲜血,眼珠子也是越来越红。

    蓦然,眼珠子却滴溜溜的这样儿的掉落出来了。

    他听着那女子极为轻柔的嗓音:“老爷,你说你一生一世,都是会疼爱妾身的呀。为什么事到如今,你却什么都忘记了?”

    “老爷,老爷,你不要伤害妾身啊,妾身当真好疼,好疼。”

    她抬起头,白色的面孔之上,两颗眼珠子却竟似成了两个血窟窿。

    苏定城浑身轻轻的发抖,却勉力让自己镇定。

    他透过那女鬼,不自禁的望向了百里聂。

    他瞧见了百里聂对着自己微笑,那双眸子之中,却也是情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的讥讽和玩味。

    百里聂就这样子的看着苏定城,不由得不屑一笑。

    可他终究还是有些佩服苏定城的。

    苏定城吃的那汤药,虽然不会又毒,却是曼陀罗花粉加上其他的药物调制儿成的。

    而这样子的药汤,一旦吃到了肚子里面去了,顿时也是幻想涟涟,什么都是浮起在脑海之中。

    那种种可怖,由不得你不惧,更由不得你不怕。

    苏定城到底是心性坚毅,又带兵打战,杀人杀得多了,总是比普通人要熬得久一些。

    事到如今,却也还是能镇定自若。

    可是,只怕也是支撑不了多久了。

    而如今,苏定城这样儿怔怔发呆,已经是惹得一旁那些人,禁不住一阵子的议论,说不出的好奇了。

    然而此刻苏定城,却听不见耳边那些个议论之声。

    他怔怔的瞧着,瞧见一个黑糊糊的人形之物,仿佛是个小孩子模样,好像猫儿叫春一样的哭泣,然后蠕动着,一步步的慢慢的爬行到自己跟前。

    那奇怪的东西,口中还一声声的叫着:“爹!爹!”

    明依云的嗓音也似喜似悲,凄声叫嚷:“老爷,老爷,依云给你留了后了,给你留下来一个孩子了。你欢喜不欢喜啊,高兴不高兴啊。”

    眼见着那孩子的手掌,当真要触碰到自己的衣服角了。

    苏定城蓦然也是尖叫了一声。

    “走开,走开!”

    “明依云你给我滚,你是前朝逆贼,我宠爱于你,将你庇护,已经是格外的恩宠,待你千好万好。你竟还不知足?”

    “你该死,该死!”

    “我怎能让你碍我前程?纵然你怀我骨肉,你都给我去死!去死!”

    说到了最后,苏定城竟似有几分咬牙切齿,嗓音之中,也是不自禁的蕴含了浓郁的恼怒。

    他此刻模样,落入众人眼中,那些青州的官员,大大小小的,都是瞧得呆住了。

    明依云之事,他们也是有所耳闻。

    可是这件事情苏定城捂得严严实实的,他们也并不知晓其中真相。

    如今苏定城满面恐惧之色,甚至抽出刀来,驱赶那些并不存在的鬼魅。

    那么方才他情切之下,叫出来的那么些个话儿,仿佛才是有着几分真心实意。

    只不过,苏定城如此模样,究竟是怎么了?

    瞧着,竟好似被什么脏物件儿给生生的迷住了,连神智都是已经没那么清楚。

    落在别人眼中,竟好似有些个说不出的可怖。

    明明太阳明晃晃的,却让人打心眼儿里面,浮起了一股子说不出的寒意。

    而在百里聂的身旁,青麟却是漠然而立,那绝美的容貌之上,浮起了一股子难以言语的冰冷之意。青麟的手指轻轻的藏匿于华美的裙袍之间,手指头轻轻的一弹。

    那细如牛毛的细针,却那样儿的扎入了苏定城的胸口之中。

    扎入了那心脉之间!

    说到暗杀之术,她可谓是天下无双。

    她是百里聂身边最锋锐的一把剑,也是百里聂最依赖的那个女人。

    是属于百里聂的一根骨头,是那等独一无二的存在。

    动手杀人瞬间,青麟甚是漠然,甚至觉得好笑。

    她忍不住想,也许苏家根本就是跟自己前世有仇。

    当初她跟苏颖那样儿的明争暗斗,各出手段。在争斗的过程之中,苏夫人和她那一双儿女都是牺牲品,最后苏颖却死于自己的算计之下。那么如今,自己这一针,就这样子的对准了苏定城,轻轻飞入,岂不是合情合理?

    苏定城,也该跟老婆孩子一家团聚了。

    就不知道苏夫人,和那个美妾明依云,是否还会争风吃醋。

    而那锐利细针刺中的瞬间,苏定城那癫狂的举动却也是顿时一顿。

    他对着太阳,一张口,蓦然喷出了一口灼热的鲜血。

    那一口血,散在衣襟之上,点点烟烟,竟有几分凄厉与苍茫。

    然后苏定城身子一软,软到在了椅上。

    他一时未死,神智却是渐渐清明起来。

    方才他的那枚针,是刺入的心口。

    动其心脉,驱其药性。

    眼前一切,又重新归于真实了。

    他眼珠子瞪得大大的,这样儿怔怔的瞧着。

    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瞧着百里聂一步步的,向着自己走过来来的身影。

    他的喉咙,咯咯的响动。

    他瞧见了百里聂脸上的忧切之色,却是看出百里聂那动人双眸之中的恶意和嘲讽。

    这位长留王殿下,所谓的胆怯,根本都是假的!

    他根本就是假惺惺,令人简直是想要这样儿的吐出来。

    是了,是了,自己不是早就已经安排好了,摔杯为号。

    只要自己扔出了杯子,那么那些埋伏好的刀斧手,就这样子的鱼贯而出,将百里聂干干脆脆的斩为肉酱。

    那么这个得意而俊美的龙胤皇子,就能够干干净净死了,顺遂了自己的心愿。

    他要摔杯子!要去扔那个该死的杯子!

    然而,他忽而才发觉,自己的手指头,居然也是一动不能动。

    任是自己再努力,也根本动都动不了了。

    苏定城的眼睛里面,终于流露出了吃惊之色。他终于这才发现,自己的身躯,已经是完全被僵硬住,竟无半点可动弹之处。

    他惊讶愤怒,自己到底怎么了!怎么了!

    而那些刀斧手,同样也是惴惴不安,到底怎么办,可要动手?

    百里聂走到了他身边,却也是蓦然转身。

    那一下,可谓是风华绝代,动人心魄。

    男人绝美的容貌,夹杂着皇族那无与伦比的尊贵之气,就这样子的铺天盖地,波涛汹涌而来。

    那滔滔之势,竟令人不自禁的为之心惊。

    “苏侯爷为了效忠朝廷,纵然为明依云所欺,甚至纳了她为妾,乃至于有了身孕。可他仍然是狠下心肠,诛杀妖女明依云。如今,竟被冤魂纠缠,成为如此的模样。”

    “我百里聂当众发誓,必为朝廷驱除了这魍魉鬼魅,必定收复这残破山河,必然不负苏侯爷那一番忠君爱国之心!”

    他振振有词,苏定城却是极为恼怒。

    苏定城内心叫嚣,假的!假的!

    如此种种,根本都是假的!

    他所言所语,他种种姿态,假的不能再假!

    他亦相信,自己这些下属,不会那么蠢笨,相信百里聂说的话儿。

    他更相信,在场的人不是傻子。自己忽而遭遇此灾,一定是被人刻意安排,一定是与百里聂有关!

    待这些人想通,一定是会怒而起身,为自己报仇!

    杀了百里聂这该死妖孽!

    是了,百里聂如此相待自己,哪里有半点诚意?

    他们这些人,不可能不通透,不可能想不明白。

    今时今日,百里聂,必须死!

    青麟却当众扬声,清脆言语:“青麟愿追随殿下,一生一世,绝无背叛!”

    她的嗓音,清越的响遍了全场!

    略顿了顿,却陆陆续续,乃至于更多的人附和。

    “我愿追随殿下,誓死效忠!”

    “我等对朝廷忠心,可证日月。”

    “末将愿意追随殿下,赤胆忠心!”

    越来越多的人跪下来誓死效忠。

    甚至原本犹豫不觉,心中迟疑之人,此刻也如此跪下,说着效忠之词。

    乃至于,那些个暗中埋伏的刀斧手,也瞧的冷汗津津,目瞪口呆。

    也不知道是谁,手一软,手中的兵刃顿时也是这样子落于地上。

    而这样子的声音,仿佛有着感染力一样,使得其他杀手,顿时斗志全无。

    他们固然是苏定城的心腹,可如今苏定城分明大势已去,而且苏定城自己也是已然好似成为活死人。

    如此情景,又有多少人,肯为了苏定城这样子的人去陪葬呢?

    苏定城瞧着眼前这一幕,却也是禁不住彻彻底底的呆住了。

    他那内心,顿时浮起了深刻入骨的寒意,打心眼儿里面觉得畏惧。

    可是,又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疑惑。

    那样子的疑惑,折磨得苏定城快要发疯了。

    为什么?究竟为什么呀?

    他就是不明白,打心眼里面不明白!

    这些人也不是蠢货,应该瞧出了自己的异样,看出了自己的不对劲。

    既然是如此,他们为什么,一个个好似毫无所觉,竟然是对百里聂效忠?

    然后,他对上的百里聂的眼睛。

    那是一双坦然的眼睛。

    百里聂知道,苏定城一直都想不明白。

    苏定城落到了这一步,就是因为他自私。正因为他自私,乃至于他多年提拔,均是苏姓族人,并不肯让给外人。故而多年经营之下,如今青州上下,掌握实权者,均是苏姓一族。

    白采君的夫人苏清荷,一直便于各方女眷有所联系。

    百里聂不但让苏清荷对青州城的苏姓一族动之以情,更让苏清荷暗中送去一件东西。

    本来苏家上下,对于苏定城的自立之心,也未必全然赞同。如今局势混乱,如此野心说不定会遭来灭族之祸。

    等苏清荷暗中送来家人书信之后,他们更是义无反顾。

    苏定城自己夫人和孩子没有了,可是苏家其他人的家眷却还在京城。

    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如苏定城这般狠心的。

    正因为这场战事由洛家主导,很多人措手不及,而苏家家眷也都留在了京城,并未曾转出来。

    当百里聂日日占上风,加上家人书信,那些苏家之人自然是偏心百里聂了。

    百里聂微笑着,看着苏定城,眼里意思十分的分明。

    你,已经是输掉了!

    苏定城喉咙咯咯的作响,蓦然一张口,居然生生喷出了一口鲜血。

    这一次,他真正气绝身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