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1 重逢求抱
    龙胤京城的郊外,百里冽已经追了风徽征足足三日。

    豫王府的精锐,尾随于百里冽的身后,听从这位龙胤世子的吩咐。

    他精致的容貌,被冰冷的霜雪一冻,却也是焕发出冷冰冰的寒气。

    而那双玉色的眸子之中,更好似流转了一缕说不出的锋锐冰寒。

    因为睿王石诫的到来,自己居然又不用死了。

    毕竟东海逆贼的到来,已经无需再找另外一个替罪羔羊。而他,那日也只隐匿于外,没有和百里雪一样,四处杀人,和东海逆贼混迹一道。他和那些墨夷宗的弟子,是随后赶到,一副诛杀逆贼的模样。他说服了同行的墨夷宗弟子,毕竟没有人想要当真死去。

    他发僵的手,狠狠的捏紧了剑柄,内心之中却浮起了一层又一层的凉意。

    龙胤的冬日,还当真寒冷啊。那树上堆积了雪,凝结成了冰枝。

    而那亮晶晶的枝头,在阳光的照射下,却是闪闪发光。

    有时候,他甚至觉得,百里炎是故意在试探自己。

    纵然留了一命,却要看看自己是不是真心顺服。

    而这是否真心,则要看,自己是不是当真能狠下杀手!

    下杀手,害死他曾经的老师风徽征!

    而如今,眼前的湖水已经是冻结成冰了,而风徽征,却正这样儿,风姿卓越的轻轻的站在冰面上。

    他没有了银伞,任由雪花一片片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染白了他的头发,弄得他眉宇似雪。

    而他那一双眸子却是灼灼生辉,闪闪发光,流转了一缕凌厉之意。

    饶是如此,风徽征肩头的血污,仍然是触目惊心。

    这么一瞬间,百里冽竟似微微有些恍惚。他是知晓风徽征的,格外好洁,也很爱干净。

    只不过这连番追杀,这样儿的血衣衫,风徽征也来不及换下去。

    只恐怕风徽征的伤,那也不会好。

    饶是如此,眼前男子似乎总是这样子,有着凌厉锋锐的风华,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便算是如今,风徽征执剑的手,也宛如磐石,沉稳而有力。

    那一双眸子,更禁不住灼灼而生辉。

    仿佛,是永远坚固的山岩,是极为有力的。

    “阿冽,你可知道,为何百里雪死了,你却还活着。我为什么要你活着?”

    百里冽心口窒了窒,却忽而内心之中,有着那么一个极讽刺的嗓音,轻轻的在耳边轻语。

    因为你是那个女人的儿子,纵然你对那个女人极不好,可是别的人,却总是会让着你了。

    所以,你纵然是个极可恨的人,却总能有些运气。

    这些都是别人施舍给自己的,看自己是没娘疼的狗,自是不免添些极怜悯的眼神。

    不知怎么了,百里冽并无太多感动,却反而添了些个说不出的讽刺。

    他那一双眸子,流转了令人心寒的死寂

    然而耳边,却听着风徽征轻轻说道:“因为阿冽一直,都没有什么真正的选择机会。而阿雪呢,她却喜欢瞧着别人流血,让自己欢喜和开心。”

    百里冽听得怔了怔,他感觉到了身边那些豫王府侍卫异样的眼神。

    其实这些百里炎的死士,本就对自己颇具戒心。

    百里冽甚至不知道,这是不是风徽征那么一种挑拨离间的手腕。

    就好似风徽征用了手段,轻轻让洛沅备受猜疑一样。

    说不准,就是风徽征对自己这个不肖徒儿所用杀人的心机。

    可饶是如此,百里冽知道,刚刚听到了风徽征那样儿说的那么一刻——

    如果风徽征说的是真的,那么他居然有那么一缕的感动。

    他想,自己的心,不知不觉,开始变得心软,开始这样子的危险了。

    百里冽面上却不露声色,轻轻的恭顺说道:“多谢风大人的体恤。”

    风徽征却忽而轻轻的手一伸,手掌轻拂,然后一枚发钗顿时也是落于风徽征的手掌之中。他长发夹杂着冰屑,就这样儿轻盈的飞扬。就连百里冽,也是禁不住瞧得怔了怔。

    风徽征素来是极为重视仪容的,总是将自己浑身上下打理得整洁雅致。

    如今他任由发丝乱飞的样儿,还是极为少见。

    然后,风徽征手指中锋锐的发钗,蓦然如流星一样,轻巧的刺向了湖水的冰面。

    随之而来的,却是尖锐得令人牙酸的声响!

    只见那湖面顿时生出了缕缕的裂痕,由着风徽征落钗之处,生生的开始崩溃瓦解!

    谁都没想到,风徽征居然是会这样子做。

    纵然是知晓这位风大人武功绝世,可是如今湖面若破,他这位风大人也是没处可以逃走。

    那些个豫王死士,个个穿着冰鞋,在冰面之上行走。可是事到如今,只见这冷水滔滔,似乎也是避无可避。

    他们纵然是匆匆逃窜,似也来不及。

    哗啦一声,百里冽落入了冷冰冰的水中。

    冬日的冰水,却也是出奇的寒冷。

    他全身上下,不由得觉得身子好似被僵住了。

    百里冽的唇中,轻轻的吐出了气泡,任由自己身躯轻盈的在冰水之中下坠。

    他想,也许是自己报应吧。

    活该自己死在这儿。

    就好似当初,自己何尝不是眼睁睁的看着苏叶萱,就这样儿,坠入水中。

    那水,也应该很冷、很冷!

    百里冽蓦然眼眶一热,灼热的泪水仿佛融入了冷冰冰的冰中。

    对不起,妈妈。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气流却忽而打在了他的身上,使得他下坠的身躯却开始轻盈的往上浮起。

    哗啦一下,他飞出了水面,呼吸到了空气,感觉冬日的阳光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纵然身躯还有几分冻僵的寒意,却清楚知晓,自己到底还是活过来来了。

    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抓住了浮冰,快手快脚的到了岸边。

    等了一刻钟,他没瞧见别的活人。

    方才救自己的,自然绝对不可能是死去的苏叶萱,这世上本没什么鬼神庇护。

    自然,只可能是风徽征。

    他瞧着那水中泛起了的缕缕鲜血,知晓这些豫王死士,一个个的死于风徽征水下猎杀之中。

    这些死了,百里冽却毫无感觉。

    他等了一会儿,眼见湖面恢复了平静,只剩下了那碎冰摇曳,唇瓣方才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百里冽轻轻的拆开了自己的香囊,那里面药丹是藏于金壶里面,并没有什么事。

    他冷笑着,给自己唇中塞了一颗。

    百里炎虽然没有要自己的命,却漫不经心告诉自己,解药却是没有了。

    没有解药,却有些代替的药丹,让百里冽先吃着。

    等着过些日子,再寻解毒之法。

    百里冽自然也是绝对不会当真,知晓这些药丹也不过是饮鸩止渴的玩意儿。

    等自己将这些药丹吃完了,只怕也是会要死了。

    他轻轻的摇动,心里默默想,一天一颗,还有半壶。

    而青麟回到了定州的苗寨则是在三日以后。

    她快马加鞭,匆匆而至。

    纵然早收到消息,百里聂在定州苗寨被奉为上宾,可在她真正瞧见了完完整整百里聂时候,方才不自禁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百里聂没有死,这可真的是太好了。

    旋即,青麟内心又觉得有些好笑。

    百里聂那样子的人,又怎么会死呢。

    就算自己回归时候,眼见苗寨一寨子的人都死绝了,如果这死人堆里面有唯一一个活人,那么无需质疑,这个人就是百里聂!

    她应该对百里聂顽强的生命力充满信心的。

    百里聂微笑着看着她,脸颊浮起了潮红的激动,张开手臂,温柔说道:“阿麟,欢迎回来!”

    青麟眼皮轻轻的跳了跳,她感受到周围那么些个好奇的目光。

    大庭广众之下,她真的不好意思这么好直接的,扑倒百里聂怀中。

    她假装没看见百里聂,抱住了一边的桃子,微笑:“小公主,多谢你来迎我。”

    百里聂脸色不变,容色一片泰然,竟无一丝一毫的尴尬。只这样儿的伸出手,转而抱抱了归来的苗族第一勇士,面色殷切感激的笑容竟似毫无变化。

    他都有些佩服自己的应变之才。

    152829814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