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2 陛下驾崩
    然后,宣德帝便再不想见到这个女儿。

    这个女儿,她之存在,仿佛总是在提醒,自己往昔郁闷的岁月,以及对那个女人的辜负。

    这幅画,还是他做皇子时候,给柳妃画的。

    然后后来,他一步步的步入荆棘,便再无此等闲情逸致。

    阿絮却很喜爱这副画,珍而重之。

    若是不开心,便拿出来瞧一瞧。

    他是不乐意见到百里雪这个女儿,不过答应阿絮的事情,终究还是要做到的。

    那么这儿女儿,无论做什么事情,总归是,会保住她那一条命。

    无论,她犯的是什么样子的错。

    宣德帝手指轻轻的抚摸过画卷,恍恍惚惚,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那时候,那个院子很安静,自己和阿絮都不喜欢说话。

    他为阿絮画了一幅画儿,就是照着阿絮的样子画的。

    阿絮得了那副画,很是开心。

    那时候自己就想,阿絮可真是单单纯纯,这么样一副画儿,都值得她这样子欢喜。

    可是自己呢,却始终不甘愿的。

    他那温顺清俊的皮囊下,有着那么一颗蠢蠢欲动的野心。

    这勃勃的野心,烧得尚是皇子的百里彰打心眼儿里面疼痛。

    然后这么多年了,自己一直都那么辛苦,兢兢业业,如履薄冰,为了保住权势,什么都可以牺牲。

    无论是心爱的女人,还是最疼爱的女儿,皆可牺牲的。

    可是,饶是如此,宣德帝并不感慨,也不觉得后悔。

    就算是重新来一次,他也是绝对不会安安分分,庸庸碌碌的过一生。

    也一定,会如此生一般,义无反顾的跳入那权力的漩涡之中。

    纵然是浑身泥污,可是却也是心甘情愿的。

    他这一辈子,顺从自己的本性,也是谈不上如何的后悔。

    要是说起来,却只不过,有那么一点儿的——

    惆怅。

    有那么一点,浅浅的,心疼的遗憾。

    如此,罢了。

    他口中不觉缓缓低语:“阿絮,阿絮!”

    他那曾经清俊的脸蛋,如今也已然爬了皱纹,一双眸子也是开始变得浑浊。

    画中窈窕温柔的少女,也是离开自己很久很久了,早已然死去了多时。

    百里雪却在一边可谓是极怒:“胡说八道,简直胡说八道!事到如今,你们还在骗我,骗我!父皇,你可当真是工于心计。你挑来这么一副画儿,就送到我的面前。你不就是盼着,我瞧着这幅画,便饶了你一命?简直是,可笑之极!你是一国之君,怎么能用这样子的手腕?”

    她一双眸子隐隐有些通红。

    蓦然,便是抽出了剑,一把推开了百里敏,拿剑锋对准了宣德帝的静香——

    给她去死!

    可是那剑如此比上,她以为自己可以决绝挥下,然而忽而一股子不忍,涌上了百里雪的心头。

    宣德帝,百里彰,父皇——

    这个男人,这么些年,当真有暗暗照顾自己,当真是,对自己有着情分?

    其实自己何尝不想得到他的认同?

    百里雪那双眸子,蓦然流转了一缕狠意。

    假的,都是假的!

    为什么自己一点儿都没感觉到,为什么自己人生这样子痛苦。

    一瞬间,百里雪眼中杀意蠢蠢欲动。

    可是,她到底没有一剑挥下去。

    她努力的,一点点的收回自己的手臂,身躯轻轻的颤抖。

    百里雪大口大口的喘气,不知不觉,脸上已经满是泪水。

    百里敏方才被她重重推在了地上,却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到如今,她稍稍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口气尚未真正松开,却忽而见血花一闪!

    只见那一柄锋锐的剑,这样儿狠狠的插入了宣德帝的心口!

    那缕缕血花,便是如此绽放。

    床上的身体颤抖扭曲,不过扭了几下,便是已然不能动弹。

    一股股的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被褥,这位龙胤的陛下,便是毙命于此!

    那一蓬蓬的鲜血,洒在了面前的画卷之上,点点烟烟,污了面前这副画儿。

    也有那么几滴鲜血,洒在了杀人者玉色精致的面容之上,给百里洌那张极俊俏的面容,染上了那么一层煞煞狠辣的艳丽之色。

    那一双眸子,凝聚了淡淡的锋锐冷漠之意。

    宣德帝手没有了力气,那画儿也轻轻的从宣德帝手中滑落,这样子轻盈的落在了地上了。画中的女郎犹自含笑,可已然沾染了斑斑的血迹。

    百里雪目瞪口呆的看着,好似发梦一样,不可置信,竟似有些个反应不过来。

    她颤声怒道:“百里洌,你做什么,你要做什么。”

    百里洌漠然的回过头,玉色的脸颊沾染了血水,却不自禁的打心眼儿里面涌动了缕缕讽刺。

    亲手弑君,这天底下最违逆伦常的事情,自己都是已然做了。

    可是,这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他本来,就是这样儿的人。

    今生今世,此生此事,本来就是一身污秽。

    他厉声说道:“弑君!”

    百里雪唇瓣轻轻的颤抖,打心眼儿里面不可置信。百里洌,他,他怎么能这样子?她都没想好,要不要下手。

    就算是宣德帝要死,也应该死在自己个儿的手中,而不是落在别的人手里面。

    百里洌算什么,他为什么要下手?

    百里敏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身子慢慢的软倒,好似失去了力气,却竟似连泪水都是流淌不出了。

    她不觉咬紧了唇瓣,内心充满了惶恐。

    龙胤的陛下,就是这样儿没了,这可是一国之君!

    宣德帝这样儿就没了,仿佛便是象征着,过去龙胤那虚伪而和平的假象,就这样儿一寸一寸的,慢慢的碎开。而自己熟悉的世界,便是这样儿的崩溃毁灭。

    便是脸蛋之上的痛楚,仿佛也已经变得没那么重要。

    她雪白水润的双手,死死的搅着华贵的裙摆,只觉得自己好似陷入了一个噩梦,再也都醒不过来了。

    百里敏怕的想要放声哭泣,却也是怎极力忍耐,怎么都不敢哭出声来。

    因为她怕,也是打心眼儿里面觉得惧。

    她怕自己一旦叫出声,那么那么些个可怕恐怖的人,那些冷冰冰的目光,就会落在自己的身上,让自己浑身发寒。

    这个世界,为什么这样子的可怕,这样子的冷。

    百里洌的眸子,却是那样儿的咄咄逼人。

    “月意公主难道忘记了,我们为什么会来这儿?”

    百里洌的脸蛋流转了一缕讽刺、扭曲的笑容,轻轻的说道:“我们是来杀人的。百里雪,我们来这儿,是为了杀人的!”

    “我可和你极不一样。你这样子行事,无非,不过是因为你觉得这天底下的人,待你可谓是极不公平。而我呢,打小,我很少去想公平还是不公平。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无非是想要活下去。又或者,纵然我觉得不公平,可我做的事儿,每一件事情都是为了活了下去。,我根本都没得选择。”

    说到了这儿,百里洌轻轻的抬起了下颚,唇角不觉浮起了讽刺的笑容,一双眸子浮起了冰雪一般的森森寒意。

    那一双眸子,好似蕴含了冷冷水光。

    “还是,你已然不准备杀他?”

    百里雪一愕,说不出话。

    眼前的少年郎,那张面孔是如此的俊俏,有着那么一张玉色莹润的面颊。

    可那染血的面容,却恍若是地狱而来的恶魔,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而那冷冰冰的话,却也是一字字的,击中百里雪的心房。

    “当真可笑,你以为你自己还有什么选择?”

    “百里雪,你狂什么狂,你以为你是在报复?我告诉你,你不过是别人手中的棋子。只不过,是被人用来刻意羞辱,加以利用。如果你不乖乖听话,你都一定会没命的。我当真不知,为何你还如此的自以为是,以为自己很是了不起的。”

    就是那一句句话,最后击溃了百里雪全部的骄傲,撕碎了百里雪所有的冷静。她蓦然极为尖锐的一叫,手指抓住了脸蛋,在自己脸颊之上抓出了累累的血痕。

    她举起了剑,对准了百里洌,眼底流转了极为浓郁的杀伐之意。

    她恨,可是打心眼儿里面恨透了,内心充满了愤怒与阴郁。

    仿佛,要将自己所有的憋屈,都算在了百里洌的身上,仿佛这一切不幸,都是百里洌带给她的。

    百里洌却漫不经心的瞧着,唇角顿时流转了那么一缕无所谓的笑容。

    其实百里雪既没有得罪过他,也没有害过他。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自己逃脱不了这样子的魔咒,人生已然是晦暗得紧。既然是如此,又何不找些乐子。

    作践了别人,他固然没得到什么好处,可是内心却不自禁的有着一股子的快意。

    就好似小孩子,撕破了昆虫的翅膀,天真的残忍之中却不自禁的透出了一股子的快乐。

    而他,就是个撕碎了昆虫翅膀的小孩子,心狠手辣。

    他盯着百里雪,百里雪这个女人以为觉得自己极狠,可是也不过如此。他心机可谓极深,若要他轻轻击碎这个女人全部的骄傲,那实在也是再简单不过了。

    “百里洌,你算个什么玩意儿,你可恨,你真是可恨。你居然是,这样子的辱我。”

    百里雪那雪白的剑锋,轻轻的滴落了一滴滴的鲜血,那发红的眼眶,却也是流转着那缕缕杀意。

    百里洌那唇角,却好似蕴含了一股子淡淡的冷漠的笑容。

    纵然百里雪面色可谓是极难看,可是百里洌却是一点儿都不在乎的模样。

    “那你又是什么东西,你要认清楚。一个石玄之玩过的货色,妾都算不上的玩意儿。你居然还自认这龙胤公主。你若还要脸,为什么不去死,为什么还活着?”

    那字字话语刺耳,刺中了百里雪的心房。

    百里雪啊的尖叫了一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耳。

    可绕是如此,百里洌那一句句尖锐的言语,却也是犹自传入了百里雪的耳中。

    却将自己的心,顿时搅得稀巴烂。

    “现在你被别人玩够了,视如弃子。你真以为东海逆贼如此行事,是为了替你出这口气?你以为,石玄之舍了你,他会不知道,你会死在京城?他知道,只不过这个逆贼已经腻味了去。”

    百里洌嗤笑,眼中流转了那么一股子极为浓郁的不屑之色。

    他不觉得自己和百里雪一样,至始至终,自己都是毫无选择。

    咚的一下,是百里雪的剑这样儿的坠落在地。

    她双手捂住了耳中,好似疯了一样,极为尖锐的说道:“你住口,你住口。”

    可百里洌的那些话儿,她终究还是听入了耳,到底还是入了心。

    百里雪歇斯底里的尖叫了一声,顿时捂住了耳朵,扭头跑出去了。

    地上,那沾了鲜血的画卷之上,那画上的女子,犹自盈盈而笑,与百里雪一般容貌。

    百里敏已然是被这一系列的变故彻底弄得呆住了,容色也是不自禁微微有些个恍惚。

    她任由泪水珠子,一颗颗的,这样儿滑落了自己的脸颊。

    这个世界,为什么这样子的可怕,为什么。

    为什么,一切不能停留在最美好的时候,却偏偏任由这一切,生生毁了去。

    就好似画卷之上的柳妃,纵然一生不是很幸福,可是画上的她,到底还是开心的。

    也许,年少时候,柳妃陪伴着父皇时候,确实也是有过那么一段岁月静好的日子。

    也是,真正的开心过的呀。

    然而百里敏却看到了一只脚,就这样子踏上了这副画,留下了一个沾血的脚印。

    宣德帝多年来珍而重之爱惜的那么一副画儿,此时此刻,到底还是,真正的毁了去了——

    她看着百里洌走到了宣德帝的身边,然后一挥手,血花飞舞。

    百里洌竟然将宣德帝的头颅,这样儿的狠狠斩落。

    百里敏好似发痴也似,看着眼前一幕。

    父皇的脑袋,居然被百里洌这样子的砍落。

    人都死了,居然还遭受这样子的羞辱。

    百里敏只觉得自己唇瓣轻轻的颤抖,却竟似说不出话来。

    她怔怔的看着,百里洌羞辱自己父皇的尸体,然后将这颗头颅,这样子包起来,提在了手中。

    然而这颗人头纵然是被包住了,新割了的人头,却也是一点点的渗透出了鲜血,散发出了极为浓稠的血腥味道。

    然后,百里洌才仿佛刚刚发觉了百里敏也似,侧头这样儿看着百里敏,唇角却也是浮起了笑容。

    他走近了百里敏,伸出手,托起了百里敏的面颊,端详百里雪容貌。

    纵然只有半张面颊完好,可那还好好的半张脸,却犹自焕发着惊心动魄的动人魔力,令人不自禁的为之砰然心动。

    果然是,整个龙胤最美丽的公主。

    只不过,那也是曾经。

    那完好的面容越好看,却也是越发衬托百里敏另外半张面容血肉模糊,令人不自禁的为之而心悸。

    越美,越发能衬托越丑。

    百里洌心里面啧啧作声,百里敏如今自然也不是什么美人儿了,可是却好似一件十分奇异的艺术品,焕发着惊心动魄的异样光芒,令人不觉为之夺目。

    他凑过去,在百里敏耳边轻柔的说道:“敏公主,脸毁了,可惜吗?”

    他瞧着百里敏那呆滞的样儿,仿若连话儿都不会说了。

    任由自己捏着她下巴,却不加以抵抗。

    百里洌心里冷冷的发笑,蓦然轻轻的叹了口气:“好似咱们百里皇族,总是会出一些,皮相极好的男男女女。可是每个人的命运,都仿若被诅咒一样,格外的不幸。你知道吗,你,我,还有百里雪,纵然容貌出众,性子聪慧又如何?你知道我们是什么?我们每个人,都是被各种权力摆布侮辱的棋子!你知不知道!”

    说到了这儿,他松开了手指,却轻轻的抚上了百里雪尚自完好的半张脸。

    那手指,却轻轻的擦去了百里敏面颊之上的泪水。

    “所以脸蛋纵然是坏掉了,其实,也是并不如何的可惜。一张美丽动人的容貌,有时候非但不是一种福气,反而会是一种灾祸。”

    他,嗓音微沉:“算了,我不杀你。不是因为我心肠好,而是因为,我杀人,是为了活命,或者是为了什么好处。”

    这样子说着,百里洌缓缓的抽回了自己个儿的手掌。

    “不过,我也不会救你。因为,这同样没什么好处的。敏公主,你就要靠着自己,好努力的活下去。”

    “倘若,你做不到活下去。那么,也是怪不得别的人,你说是不是。”

    百里洌轻轻的冷笑,眼中却也是不自禁的流转了几许锋锐狠色。

    152758925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