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1 允她不死
    而百里雪那一双眸子之中,却并无任何的温度,竟似融合在一道的冰雪,森森寒意流转。

    她内心充满了仇恨。

    从小到大,自己就受尽委屈。

    明明都是金枝玉叶,可偏生就没享受到什么尊贵锦绣。打小,父皇都并不如何待见自己。她身为公主,从小就受到冷待。

    而后,自己掏心掏肺的对待风徽征,可是却未曾想得到,风徽征居然待自己如此狠心,一颗心竟似冷成了这般模样。乃至于自己成为龙胤得祸根,说她是妖孽,将她逐出京城。而自己呢,却也是苦苦挣扎,费尽心机,用了许多手腕,好不容易才从那泥地里面爬了出来。

    可惜,自己纵然是费尽心思,却犹自被狠狠践踏,再次落入了地狱。

    任由自己如何挣扎,怎么样儿的努力,什么样子的用心,可是偏生却一点用都没有的。

    她仍然是任由这锦绣身躯,沉溺于污泥之中,生生被那么些个污秽毁了去。

    可就算这样子,自己个儿也是绝对是不会甘愿认输。

    她眼中拥有着火焰,内心想要着复仇,一心一意,只盼望能将自己所遭受的屈辱,一一的还回去。

    就算这纤纤双足,踏下的是团团血污,累累白骨,自己个儿也是绝不会就这样子甘愿认输。

    犹自要步步向前。

    百里雪那一双眸子之中,仿若流转了缕缕火焰,仿若有着那说不尽的恼恨怨毒,一缕缕的浮起在心口,好似让心尖尖流转了一缕说不出的疼意。

    软榻上的宣德帝,病色的面颊之上,一双眸子凝聚了一缕淡淡的精神。

    他蓦然抓住了贞敏公主的手臂,轻轻的说道:“阿敏,你去,你去——”

    百里敏不明所以,顺着宣德帝的指向,打开了一个小小的格子。

    那格中,更有那么一副画卷。

    瞧着是个老件儿,已然是有几分陈旧了。

    只不过显然是宣德帝爱惜的画儿,自然是完好的。

    她回过头,凝视着宣德帝。

    宣德帝微笑点点头。

    让百里敏将画儿给拿过来。

    他那枯瘦的手掌,轻轻的抚摸过这副画,眼睛里面,渐渐浮起了一股子怀念之色。

    他的思绪,仿佛是飞到了很远、很远——

    好似飞去了很久以前,那时候他也还年轻,虽然是有着几分阴郁,然而却生了一张好皮囊。

    其实那时候,他能做这个皇帝,就是因为靠着好皮囊。

    摄政王石修,想要一个傀儡的皇帝。

    彼时自己显得柔弱、恭顺,而且样儿也好,既然是个傀儡,何不找个样子好看的呢。

    他这一辈子,都是浸泡在权力之中,从来没有开心、肆意过。

    说来真是可笑,他是龙胤的皇帝,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人,可他那么一辈子,都是没有半点肆意。

    不过就算是这样子,宣德帝一生还是痴迷于权力的。

    他就好像一个守财奴,他们痴迷于积攒财富,却舍不得花出去一个子儿。

    百里彰一生汲汲于收集权力,却从来没有恣意挥霍过。他怕自己挥霍一下,就会损坏自己手中的权力。

    不过,除了权力,其实自己一生之中,还是有着那么一点别的喜爱。

    百里彰的眼睛里面,蓦然流转了一缕说不出的温柔。

    一阵子的,惆怅。

    贞敏公主慢慢的捏紧了手帕,心中流转了一股子说不出的焦灼。

    母妃,母妃如今怎么样了。

    静贵妃让贞敏公主觉得担心。

    可旋即,贞敏公主却忍不住内心自嘲。

    担心这些,又又什么要紧呢?就算母妃死了,可是自己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耳边,却听着宣德帝含糊而混沌的嗓音:“敏儿,敏儿,你不要怕。你虽然年纪轻,这样子死了,是有些可惜的。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这世上的人,原本或迟或早,都是一定会死的。你,你是为了龙胤牺牲的。你要记得,纵然是死了,你的哥哥,一定会为你报仇。”

    报仇?是百里炎吗?

    贞敏公主这样儿想着,毕竟豫王如今手掌兵权,什么都有。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面想的,却是百里聂的影子。

    那道出色的身影,焕发着光彩,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砰然心动。

    “不要恨你哥哥。”宣德帝轻轻的说道。

    百里敏却也是禁不住在想,其实我已经没那般恨他了。

    不原谅,和心里恨,原本也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情。

    她听到了门口的喧哗,然后是几声惨叫,是要夺门而出的内侍,被人生生斩杀。

    然后,百里敏就听到了女子的轻笑声音,娇滴滴的,却仿佛蕴含了说不出的怨毒。

    那娇滴滴的嗓音,仿若蕴含了一股子从地狱而来的森森寒意。

    旋即,贞敏公主就瞧见了百里雪了。

    只见百里雪盈盈而来,唇瓣好似蕴含了一股子轻盈的笑容。

    然后,贞敏公主便瞧见了眼前血花一闪,父皇身边的李公公,便是被生生一斩,瞬间便是血花飞舞,映满了自己的眼帘。

    “父皇,你好歹是一国之君,女儿也不好让别的人看到你的丑态,故而也是未曾让别的人踏入这房中。无论如何,总归要是给你留那么几许的颜面的。”

    更要紧的则是,自己应该亲手为之,双手染血。

    她要自己生生出这么一口恶气。

    要自己亲手杀人,就算沾染满手血腥,为世不容,化身为恶鬼,也不在乎。

    谁让自己命不好呢。

    宣德帝瞪大了眼睛,眼中流转了火焰,仿佛是极怒,嗓音也是不自禁颤抖:“逆女!逆女!”

    “想不到,想不到你居然是这般心狠,你果真是个,祸害!”

    那祸害两个字,落入了百里雪的耳中,却顿时刺激了百里雪,让百里雪顿时尖锐的说道:“祸害,祸害!打小你便这样子瞧着我。你恨我,极讨厌我这个女儿。我到底做错过什么呀?就因为这虚无缥缈的言语,我便受那无尽的委屈,”

    百里雪眼底,流转了郁郁狠色,竟似要将人穿透。

    “我原也想做个乖顺的女儿,只盼得到父皇喜欢,只盼能得到龙胤公主的荣耀。可是,这是你们,根本不给我机会的。一点机会都没有!”

    这样子说着,百里雪轻轻的抖动手中软剑,一步步的向着宣德帝踏步过去,眼底却也是流转了极为浓郁的狠色。

    “你,你——”

    宣德帝连连的咳嗽,胸口轻轻的起伏,气得不轻。

    落在了百里雪眼底,却觉得说不出得厌憎。

    她没那么贱,从前自己是脑子糊涂了,所以才一门心思去讨宣德帝的喜欢。

    可是她如今可谓也是清醒了,这个亲爹既然是打心眼儿里面并不如何喜欢自己,那么她,凭什么作践自己?

    百里雪那带着几分怨恨的目光,顿时又落在了百里敏身上,那一双眸子,涟润生寒辉。

    “说起来,皇妹你实则并未当真如何得罪过我的。我原本,也不当恼你。我挑父皇报仇是应该的,原本也是轮不到你身上——”

    百里雪是故意这样子说的,加以挑衅,存心算计。

    实则她心里面,又怎会当真有那不该两字?

    不知道有多少人,死于她那极血腥狠戾的手腕之下。

    更不必提,其实她是极为厌憎这个皇妹的。

    无关乎利益,而关乎,嫉妒!

    “可你自幼就比我幸福、快乐,你有那么一张绝好的面容,会讨人喜欢。你在宫中受宠,而我呢却备受煎熬。若不是你昏了头,嫁了个根本都不值得嫁的男人,何至于落到这般地步,这样儿的悲惨?”

    “你真幸运,不用打小被人叫做灾星,不是二月生的贱丫头。你不会被人说你是什么祸国的妖物,是害人的妖孽。你一生一世,总归是被人捧在手心,好生娇宠的。是你自己,却不肯珍惜这样子的好命,偏生去喜欢一个浑身是血的臭男人。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这么轻狂,我会谨小慎微,会步步为营。我不会像你这么浪费,因为我得到的每一件东西都很不容易。所以,我才知晓,什么叫做珍惜。不会像你也似,不懂珍惜!”

    她那一双眸子之中蕴含了极为浓郁的火光,方才要将那一切生生吞噬。

    百里雪字字句句,可谓悲愤。

    那张若明月一般的脸颊,如今更因为愤怒,而不觉浮起了两片明润的娇红。

    那一双眸子,更是寒光凛凛。

    她缓缓的,晃动自己手中的剑锋,上面一滴滴的鲜血就这样子滴落。

    她觉得今日自己个儿说的话儿也是未免太多了些了。

    而如今,有些个话儿,自己已然是不欲再言。

    她步步向前,步步生姿,款款生莲。

    病榻上的宣德帝,因为动怒,一双眸子已经凝动了那么一缕浑浊。

    全无平素的精明之态,反而喘息而混沌。

    百里雪只觉得说不出的厌憎,说不尽的讽刺。

    这个老人,就是自己的亲爹,曾经自己千方百计,就是为了得到他的喜欢。

    真是,可笑之极!

    只需要一挥剑,自己就能斩断这样子的可笑。

    从此以后,自己就能过上真正属于自己的,开心又幸福的生活。

    没有任何事情,再能牵绊住自己了。

    然而她的耳边,却不觉想起了贞敏公主尖锐的嗓音:“你干什么,你究竟要干什么?百里雪,你要亲手弑父,你要害死你的亲爹!他可是你的亲生父亲!”

    “是呀,谁让他打小就这样儿待我,并没有真正喜爱过我呢?他这样子的狠下心肠,让我觉得自己不过是个没人要,没人疼的野孩子。我这打心眼儿里面啊,都是觉得十分难受,一颗心可都是真正的伤心。”

    百里雪笑得若春水妩媚,十分娇艳。

    “不是,他,他是爱你得啊。”百里敏脱口而出。

    “你为他说什么话?百里敏,你不记得当初,他因为萧英,对你毫不理会?你不要告诉我,你如今居然是毫不在意,这样子的宽容大度?我懂了,你盼望我饶了他,你自己都不会死了。”

    百里雪极是轻蔑。

    百里敏蓦然抬头,盯着百里雪:“没错,他可能对自己孩子很凉薄,他,他对豫王没什么情意,对我也不是真心。别人都说,贞敏公主是他最喜爱最宠爱的女儿,其实不是的。其实父皇,有一个孩子,这么些年,一直都是真心以待。可能,这也是她唯一真心以待的孩子。”

    “百里雪,很久以前,我娘都跟我说过,有一件事情,那便是十分的好奇。你的存在,本来就是那样子的,奇怪。这皇宫之中,有一个二月生的丫头,生下来,就不是很吉利。陛下嫌弃她克死亲娘,打小,也并不如何待见她。甚至于,不想多看她一眼。可是这样子很奇怪的,真的很奇怪的。你见过那些呆在冷宫,长于冷宫的孩子。真正不让父皇上心的孩子,过着的是什么样儿?你知道豫王,一个奴仆都可以按着他下跪,朝着别的亲兄弟磕头。虽然宫中自有定例,可你若是不受宠,下人就会怠慢,什么东西都是应付。可那个二月生的克人丫头,本来无依无靠,本来不受陛下待见。这样子一个没娘的孩子,没有任何人庇护,本该是被人欺辱,活得十分辛苦的。”

    “可你没发现,你吃的喝的,身上穿戴,平素用度,样样都好,从来没谁短了你什么。你身边的下人,也对你恭顺,客客气气,从来不敢动你一根手指头。你脾气倨傲,向来眼高于顶。若不是这般优渥环境,你又怎么可能有如此骄傲狂傲的秉性?打小,母妃让我学会察言观色,讨人喜欢。可是百里雪,你不一样,你是很聪明,可是你一向都不习惯看人脸色,你一向都好生自负狂傲。你根本都是自以为是!”

    “你为何不想想,父皇那么多女儿,唯独我跟你,是有着封号。我是最受宠的公主,那也罢了。可你呢,为什么一个二月生的不吉利丫头,居然还能有此殊荣?说你不受待见,我当着为不待见三个字委屈。”

    “及你入学,我这个公主,和皇子混在一起,在御学堂读书。可你呢,你的老师是唯一的。是,你可能抱怨,说因为你不待见,你这样子的晦气,不容你跟别的皇子皇女接触。可是你却受着最好的教育,你的老师风徽征,是当年翰林院最出色风流的俊俏人物。他这个探花郎,弱冠之龄,便以那清华之姿,名动京城。他人品端方,什么都好。若不上心,可不必让你入学,或者随便挑个人来教你。可是教你的人,始终也是最好的。”

    “你不觉得,父皇其实非常、非常的厚待你,对你好得不得了。从小大,你就那样子,安安稳稳的,不沾半点宫廷风波。他若不对你上心,这些又是怎么样来的?其实,你才是他真正厚待的女儿!”

    百里敏说的那些话儿,是这样子的出人意料。

    便算是百里雪,也是不觉轻轻的怔了怔。

    从小到大,百里雪内心都在不甘心的愤怒之中度过。

    这些事情,她从未细细去想过。

    如今细细想了一回,往事如流水一般涌过,竟不自禁的在内心泛起了那缕缕的惆怅酸楚。

    诚如百里敏所言,此刻百里雪内心蓦然浮起了一缕从来没有过的巨大疑窦。

    是呀,既然是这样儿打心眼儿里面的厌憎自己,那么为什么从小到大,自己样样不缺,也算是锦衣玉食呢。

    甚至身边的奴仆,也是个个柔顺。

    甚至于,她最心爱的风徽征——

    若不是精心安排,以风徽征那极为倨傲的性子,也不会来到她的身边。

    可是,可是这根本不可能!

    百里雪眼中蓦然流转了极为浓郁的恼怒之意!

    这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从小到大,自己受了多少委屈,曾经是何等难受。

    她孤独、难受,被自己孤傲的脾气折磨得十分难受。

    然后一天天长大,寂寞的她就恋上了风徽征了。

    那个高洁,明润的男子。

    可绕是如此,自己还是被生生辜负,什么都没有。

    到后来,自己要放下所有的自尊、傲气,委曲求全,在东海的贼寇面前,以娇美的身躯获取自己的利益。

    自己如此不幸,被作践到这般地步。

    那些作践自己的人,一个个的在自己心里面打转。

    那时候,自己便发誓,一定要狠狠报复,将那些羞辱过自己的人,一个个的狠狠践踏。

    这最可恨的,当然便是她的生身父亲,龙胤之主宣德帝。

    可是如今,这个娇滴滴的妹妹,这个从小受宠的贞敏公主,却居然在这儿胡言乱语,说什么自己这个父皇,其实是极为在意自己的。

    说这么些个,假惺惺的话儿,说给自己听。

    她可当真是工于心计,这样子会算计。

    难怪能够这样子得宠。

    她深深呼吸一口气,厉声说道:“胡说,你胡言乱语,你以为说这些,今日你便能活命?阿敏,我跟你说过了,你要死了,必须得给我死。”

    她死死的咬紧了牙关,目光之中流转了浓郁的恨意。

    方才她还客客气气,颇具风度,可是如今百里雪却是将心眼儿里面的恼恨都是透在了脸上。

    然而百里敏却反而没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了。

    “我胡言乱语?他一生钟爱权力,听说你是祸国之物,纵然将你逐出京城,可是居然还容你回来。你以为你有很大的功劳,做了很了不起的事情,当真是很有本事?如果你不是他的女儿,就凭你有祸国的谣言,他就会杀了你。就算虎毒不食子,如果你不是他最钟爱的女儿,什么样的功劳,都不可能让你回来京城。”

    “百里雪,你觉得自己好委屈,这世间没人给你机会?其实至始至终,你都有那很好的运气,有很多次机会,可是你一点儿都不珍惜。那日你顺从百里炎,唆使龙轻梅谋反,利用东海死士要取父皇性命。待长留王平息了叛乱,事后你被幽禁在这皇宫之中。为什么你犯下如此重罪,居然是没有被处死?不要将自己跟豫王相提并论,你什么都没有,而且那时候百里炎将你视如弃子。就算顾忌名声,要弄死你百里雪,还会有什么动静?一杯毒酒,一抹白绫,死得无声无息。可是你没有死,你还好端端的活着,还活得那样子的好。”

    百里敏止不住的泪水滚落,轻轻的,滑落了脸颊。

    “到后来,你私自离开京城,你投靠东海,做了叛贼。就算是这样子,你知道吗,你不是朝廷的通缉犯。你离开的事情,父皇也是已经这样儿的生生的压下来。一开始,我都不明白是为什么。可是现在我明白了,也知道是为什么了。”

    “他觉得,你这个女儿,终有一天,还是会回来的。就好似之前,你终于还是回到了京城里面一样。”

    “他许是个薄情的人,可是一直一直都对你很好啊!”

    “他就算对不起天下人,也没有对不起你百里雪。”

    哗啦一声剑响,伴随一声极凄厉的惨叫。

    百里雪疯狂的呵斥:“你住口,你给我住口,事到如今,你居然还在胡说八道。你为了活命,怎么,怎么这么无耻的话,居然都是说得出口?”

    百里雪含怒出手,伸手间,竟似没有半点的犹豫,竟似极为的心狠手辣。

    她含愤出手,竟有些故意为之。

    那一剑,却蓦然狠狠的划上了贞敏公主的脸颊。

    一瞬间,血花飞舞,百里敏的脸颊之上,顿时添了一道深深的疤痕。

    那样儿的痛楚,不仅仅痛在皮肤,还痛在百里敏的心。

    那天底下,最美丽的一张面容,到底还是毁在了这兵灾战祸,这血腥杀伐,这狠辣人心之下。

    到底还是毁了去了啊。

    如美玉蒙上了尘埃,如明珠有了瑕疵。

    百里敏捂着了脸孔,鲜血一滴滴的顺着她的指缝,这样儿一滴滴的渗透出来,焕发了一股子浓郁的血腥气味。

    可是百里敏之所以心口疼,却并非顾忌自己美丽的容貌,而是因为这世道——

    这如雪冰封,寒冷若骨的世道。

    这血淋漓,如斗兽场一样的修罗人世间。

    当真是,寒得令人发抖,让人为之而心惊啊。

    她疼得汗水一颗颗的渗透出来,一双眸子却并无一丝一毫的畏惧。

    “今日要杀父皇的,若是睿王石诫,没什么可说,他不过是个逆贼。若是豫王百里炎,他本就为了权势。唯独你百里雪,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自己薄待向他讨公道,你便没这个资格!”

    “你没有,这全天下,谁都可以杀他,唯独你是不可以的。”

    “你绝对没有这般资格。”

    百里雪手中有剑,剑上有血,她本可无所畏惧,可是竟似,竟似被百里敏闹得说不出话儿。

    她的胸口仿佛压了一块重重的石头,因而竟似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鬼使神差,她心头竟忽而涌过了一个念头,难道我曾经真的什么都有,却是我不懂得珍惜?

    难道上天当真没有薄待过我,却是我自作自受?

    不,绝对不是这样子。

    自己从来,都是个很不幸运的人啊。

    百里敏颤抖着,放下了染血的手掌。

    她半张脸颊是那样儿的美丽,可另外半张面颊,却是血肉模糊,宛如地狱饿鬼。

    一半是仙子,一半却是修罗。

    揉着一股子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的韵味。

    她一步步的,走到了宣德帝身边。

    宣德帝方才,让她拿了那副画卷。

    百里敏是个慧智兰心的姑娘,本来就很聪明,而且又善于观察。

    想到了宣德帝多年来对百里雪疏离又细致的关怀,想到了那个难产而死的柳妃娘娘,其实百里敏内心,也是隐隐有数的。

    她染血的手掌,小心翼翼的,打开了这副画卷。

    画中,却有着一个极美丽的女子,轻轻的依靠着一棵柳树,眉宇温柔。

    而那容貌,仔细瞧来,却竟似与百里雪有那么几分相似的。

    赫然正是,早年难产而没了的柳妃,百里雪的生母。

    百里雪微微一愕然,瞧到的瞬间,竟似不自禁的轻轻的抚摸自己的脸颊。

    宣德帝原本神智渐渐已经有些模糊了,可在那画卷展开事后,他那一双眸子却禁不住浮起了灼热急切的光彩。

    他急切的伸出手去,却很温柔的抚摸这样儿的一副画。

    好似曾经一段温柔岁月,一片痴心和柔情。

    画中的女郎,衣衫并不如何的华贵。

    因为她本来出身就并没有多好。她不是什么大家闺秀,是从前服侍自己的婢女。

    曾经他还是个不得志皇子时候,柳妃便陪伴在他身边。

    那时候,全世界好似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秉性沉闷,工于心计,私底下话也不说,有什么事情也闷在心里面不说。

    不过偶尔,他还是会待阿絮温柔的。

    会替她描眉,温柔的和她说话。

    又或者,在恐惧时候,紧紧的抱紧了阿絮的身体,仿佛这样儿,才能汲取到那么一点点的温暖和安危。

    那时候,那个女人就会温柔搂住了背脊,眼睛里面充满了怜惜。

    “阿彰,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是会陪着你,陪着你一辈子,不会离开你的。”

    然后这个女人,就这样跟着他,走过那一片片的荆棘。

    阿絮一向也是低调温柔的,而自己呢,就算是皇帝,也不敢明着对她太好。

    因为,他是个没权力的皇帝,做傀儡的皇帝。

    所以石家塞来的女儿,成为了他最得宠的如妃。彼时如妃一碗药,生生的打了阿絮腹中孩子。那是个,成型的男婴。只因为这个骄纵的如妃,不愿意长子是别人所出。

    自己却只视而不见,甚至讨好那个石家的恶毒女人,只说阿絮是个物件儿,没什么打紧。

    只说,阿絮身份卑微,原本不配给他生孩子。

    在阿絮悲痛哭泣时候,他却躺在别的女人床上,抵死缠绵,甜言蜜语。

    只因为,他不能错,不能输,没有任性的资格。

    阿絮真的为了他做了好多事情,牺牲了很多。

    包括,喝了别人试探送上了的毒酒。

    让她那一双眼睛,其实都是不大能看得了东西。

    石家覆灭之后,他为了安抚争取世家,新皇后又是杨家的女儿。

    杨皇后脾气不好,为杀鸡儆猴,对阿絮动了手。

    彼时,阿絮便硬生生的挨了三十板子,去了半条命。

    可那又如何?他亦只能忍,继续忍耐下去。

    他奉承、讨好杨家,宠爱杨皇后,甚至还将杨皇后的儿子立为太子。

    那个太子,也就是以后被废的临江王。

    他不承认自己对阿絮很坏,因为阿絮经历的事情,自己同样经历,同样隐忍。他对阿絮不好,可是对自己也没多好。

    记得阿絮封妃那天,他觉得柳妃这个封号并不怎么好。阿絮,柳妃,岂不是飘散的柳絮?

    听着,便不觉得多吉利。

    可阿絮却是不在乎,说她一生之命,本来就飘零薄命,柳妃这个封号很好。

    后来,他真正掌权了,稍微能透口气了。

    伴随他多年的阿絮,也没那么年轻,眼睛也没多好。

    他轻轻的替阿絮描眉毛,心想,自己虽然不是很好,可是并不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

    这个女人,相伴多年,可能比有血缘的亲人,更像是自己的亲人。

    阿絮以前受过苦,以后也要过上一些,有福气的日子。

    柳妃一直很遗憾,以前被打落的孩子。她喝了药调养,终于又怀上了一个。

    可惜,到底身子骨弱了些,这孩子勉强怀上,她生出来时候却难产。

    他觉得阿絮命真苦,怎么都享受不到一点福呢?

    他恨这个女儿,这个女儿出生,却是她的死期。

    “陛下,陛下,臣妾跟随你多年,如今要死了,我求你一件事情,好不好?我不求我们女儿,大富大贵,能多风光。皇家无情,我知道的。她,她再聪明,说不定也会做错事情。这里都是好危险,真的好危险。我只愿,她一生平平安安。我求你,求你答应我,无论她,她做错了什么。陛下罚她也罢,教训也罢,不过,不过——”

    “不过一定留她一条命啊。”

    “或者,那时候,你想想臣妾,想想你的阿絮——”

    而他伸手,轻轻的按在那女人额头:“好,阿絮,我应了你。她,她便是做错了什么,朕,我,一定会留她一命的。”

    他感觉那个女人一滴泪水滴落了自己的掌心,然后就没了呼吸。

    152743195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