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9 算计人心
    洛缨就是不甘心,若有那么一件东西自己得不到,那么她也是绝不会让别的人痛快。

    她本来便是心肠极狠辣的人。

    暗中,洛缨却悄悄的,捏紧了自己的衣衫。

    她禁不住想着,可能百里聂还会转变心意的,只不过如今,因有那么个极为可恶的女子,故而百里聂抛不下的。

    如果没有青麟,没有这个极可恨的意外。

    那么今日自己提出了要求,百里聂说不准,便是会应了这档子的事情了。

    洛缨的唇中,也是吐出了恶狠狠的话儿:“只恐这全天下的百姓,都怪殿下心肠狠。”

    百里聂一双朦胧的眸子,眼中却也是禁不住浮起了涟涟的光辉。

    他心里面轻轻的笑着,啧啧,洛缨不是刚刚还称赞自己是多么的仁义无双付出良多。总不会因为自己不肯出卖自己的身体,顿时又成为了一个无耻自私的小人了吧。

    一想到了这儿,百里聂却也是禁不住说不出的感慨。

    怎么这样儿欺辱自己这个老实人?

    百里聂忍不住感慨,可能当真因为自己个儿当真是人太好了,所以总被别的人欺辱了去。

    “阿缨,这天底下,你最不相信,觉得最不可信的东西是什么?”

    月色下,百里聂那双眸子,却好似染上了那么一缕淡淡的寒光。

    洛缨微微一愕。

    这最不可信的,当然是——

    “当然是人心!”百里聂已然是接口,如此轻缓的言语。

    洛缨面色一僵,忽而明白了百里聂的意思。

    “你不会相信别人的,你会相信自己?”

    百里聂轻笑。

    洛缨纵然是舌灿莲花,可以骗别的人,可是却也是绝对不能骗过自己。

    百里聂振振有词:“等过了几年,我这好看的脸蛋,没这么俊俏,到时候被人一脚踹开。只怕阿缨还是觉得,这天下比男人靠谱。到时候,阿缨让我怎么办?难道还让我送儿子来代替老父亲侍候你?”

    说到了这儿,他感觉自己手臂被人狠狠的掐了一下。

    青麟不动声色,双眸却是冒火。

    百里聂提姜陵做什么?

    洛缨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男子,她绝对想不到,这么样儿极为无赖的言语,居然是从这谪仙般的男子口中说出来。

    更何况,这个男子还是自己个儿心心念念的,记挂了好多年的。

    她感受到了百里聂打心眼儿里面的轻蔑。

    方才,自己居然有那么一缕犹豫。

    不错,就算自己心心念念记挂着百里聂,可是这样子的记挂,又能有多久。

    百里聂本是个薄情的人,打心眼儿里面也不大信这些。故而自己提出的那些个条件,于百里聂而言,根本都是一文不值。

    况且,纵然是洛缨自己,许也是不能如何了然,为何自己个儿竟对百里聂有着这样子说不出的狂热迷恋,乃至于为之而生出放弃一切的心思。

    想到了这儿,洛缨内心之中竟不觉泛起了一股子的嫉妒之念了。

    若是寻常庸俗的人,有那样儿的一生一世的错觉,只因为这么些个人是俗人,原本也是会有一些庸俗和糊涂的念头。

    越是聪明的人,原本也是越不肯相信,这世间有所谓的一生一世。

    她都是不明白,为什么百里聂愿意相信,乃至于心心念念,乃至于心生不舍。而且,还是对别的女人。

    就算自己再如何喜爱百里聂,都是从来未曾有过,什么所谓一生一世的念头了。

    洛缨眼中的光芒宛如冰封一般的冷锐,忽而对百里聂生出恨意。

    百里聂伤害到她了,那么自己也是要伤害百里聂。

    自己不好受了,也是绝对不能让百里聂这样子的风轻云淡。

    洛缨轻轻的抬起那张美丽的面容,柔柔说道:“我对殿下这样子的掏心掏肺,没想到,殿下居然是对我如此的奚落。殿下如今知晓阿缨的真实身份,会不会,顾忌阿缨对你的一片真情,而不来伤害阿缨呢?”

    “还是,面对着我这么一个洛家的家主,觉得阿缨要是死了,那便是天下太平,那么至少,你这位长留王殿下,也是能少去很多的麻烦。”

    “阿缨,只是个娇滴滴的,根本不会武功的怯弱女郎。而青麟将军,却有着那样子绝妙的武功。更加不必提,长留王殿下亦然是武功绝世,只不过是深藏不露。好似,我这样子柔弱的女子,仿若只需清风拂过,便是会这样儿轻柔的倒了下去。殿下,你会不会欺侮阿缨呢?”

    洛缨那柔弱的娇滴滴的嗓音之中,却仿佛蕴含了一股子说不出的挑衅。

    青麟轻轻的冷笑着,慢慢的轻轻的缠绕着手指头上那细细的丝线。那样子轻柔细细的丝线,只要轻轻的一动,也许就能让这个娇滴滴的女郎去死。可是青麟的一颗心,却也是轻柔的往下沉。以眼前这个女郎如此心机,她绝对不会毫无防范,柔柔弱弱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不待别人回答,洛缨眼中已然是流转了那么一缕清光。

    “阿缨从小,就学会了那么一件事情,那就是绝对不要,将自己的命运放在别人的手中。今日我来见殿下,自然绝对不会,毫无防范,任由别人轻而易举的宰割!阿缨,自然也是要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出来吧,风大人。”

    伴随那声娇弱无比的嗓音,只见那月色之色,一道锋锐冷厉的清俊身影,就这样子披着月光,一步步的走到了洛缨跟前。

    那道身影,竟似说不出的熟悉,焕发着令人心悸的光彩。

    月色下,男子清俊的容貌可谓是锋锐凌厉。

    风徽征,龙胤最俊美凌厉的青年臣子。

    洛缨纤弱的身躯,却也是轻轻的偎依在风徽征的怀中,雪白水润的手指头,好似藤曼一样,轻轻的蜿蜒攀上了风徽征的手臂。

    她就是故意伤害百里聂,要在百里聂的心口,狠狠的刺上一刀。

    她那一双眼眸,流转了莹润的水光,竟似有几分令人心悸的韵味。

    “刚才阿缨说的话儿,殿下可还是记得。李玄真最后选择了谋反,说到原因,其中之一,便是因为这位风大人的铁面无私。他名下的养子只不过做错了那么一点儿的事情,没想到,居然让风大人取其性命。这可当真,冷了李玄真的心肠!”

    如果,这并不是一件偶然,如果这是刻意设计。

    天子的宠臣,对李玄真没那么客气,故而让这个东海的逆贼生出了几分的叛乱之心。

    一股子淡淡的凉意,顿时也是在这如水的夜晚,就这样儿悄然的泛起。

    青麟不觉盯着眼前这个俊美如斯的男人,这个男人第一次见面,血腥凌厉之中也是泛起了一股子的固执和倔强。

    那时候,自己一不小心摔出了马车,本来因为演戏要摔在了地上。可是风徽征明明素不相识,却肯伸出手,接住自己。当然,他又是那样子的有洁癖,接住之后就让自己落在了地上。

    可是如今,洛缨的手掌轻轻的缠住了风徽征的手臂,风徽征却并没有挣脱的打算。

    清风轻轻的拂过了风徽征漆黑的头发,拂过了他的脸颊。

    而风徽征就这样子的抬起头,看着自己此生最好的朋友,长留王百里聂。

    百里聂也盯着他,目光有些深邃:“为什么?”

    “因为,这世间一切正义,根本都是假的。”

    风徽征一双眸子,却也是无比的深邃,深邃得不可思议。

    竟似让百里聂想起,当年那个探花郎,一身素衣风流,盈盈踏入皇宫之中的模样。

    雪衣乌发,干净如许,宛如山峰之上永远不会融化的冰雪。

    可是如今,这纯洁的冰山,似乎也是沾染上了那么缕缕的污秽。

    “幼年,我因为家族蒙冤,被放逐了边疆,受了许多的委屈,吃了很多很多的苦头。彼时,我身边的亲人,他们一个个的染了恶疾,然后一个个的都死在了我的面前。那时候,我痛恨自己家族的蒙冤,我想,以后一定要做一个干净的人,什么样儿的污秽都不会有。只盼天下,再没什么冤屈。”

    “而后,便是我那个亲妹妹洛沅,她养在洛家,玻璃心肝,又是个病秧子。我常常去看她,心疼她,很爱惜她。我知道,洛家的人打算。可是一个人终究是不能完全无情的,我只能假装不知道。所以,其实我并没有如何怪罪百里雪,她确实是为了我好,免得我沦为别人的棋子。虽然公主误会洛沅是我的情人,然而实则妹妹和情人,又能有什么不一样呢?这本来也是没什么差别,仍然不过是沦为别人手中的棋子。”

    “我瞧着我那温顺善良的妹妹,手里面拿着鸟食,轻轻的撒了出来,然后冬日的鸟儿就会来吃她投喂的那些食物。阿沅其实真的很乖巧,很贴心。她这样子柔顺的瞧着我,眼中都是柔柔的温情。对于一个从小都失去了亲人的我而言,可谓是极为珍贵。”

    这些,风徽征曾经说过,百里聂也都知道。

    “可是——”

    “其实阿沅,是我害死的。”

    百里聂瞧着他,没有说话。

    洛缨在一边温柔切切,蕴含了几分好奇的说到:“当初动手的,不是月意公主百里雪,和风大人又有什么关系。”

    “其实每次见到阿沅,我还有一种难以启齿的另外一种感觉。我知道洛家的打算,有时候我甚至在想,其实阿沅不应该活下来的。她要是活下来了,其实,本来就要付出一些代价。她,会玷污我如雪清白,让我束手束脚。”

    “后来百里雪害死了阿沅,我内心被愤怒填满了心房,打心眼儿里面觉得很恼恨。曾经的异样,也是荡然无存。”

    “我都好奇,为何自己对她竟然是如此的宽容。只是将她逐出京城,竟然并未取她性命。”

    “离开京城时候,她一张口,将我手臂咬得鲜血淋漓。”

    “而后,我便瞧着她离开,我一直以为,她引诱了我妹妹自尽。”

    “直到后来,我终于瞧见妹妹留给我真正的遗书。那也是,好几年以后的事情了。”

    “阿沅并不是那样子一个真正单纯无知的姑娘,就算洛家故意这样子养,可是她却懂得很多很多的东西。她笃信邪教,不过是因为她的心里面实在是太过于苦闷,总是需要解脱。而她,早瞧出来我的为难。”

    “她是为了我,所以去自尽的。”

    “其实是我逼死她的,因为我每次见到阿沅,看着很欢喜,瞧着很疼爱这个妹妹。然而实则,在我的心中,可能隐隐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告诉我阿沅死了,才是最好的。我自以为隐匿得很好,可是阿沅是我的亲妹妹,最后还是瞧了出来了。”

    “百里雪是我亲手教出来,可能其实正因为有我这样子的人,才有她这样子的学生。她不过是因为我不自禁的恶念流转,故而做了一件我本来想做却最终没有去做的事情。”

    “殿下,你将阿洌托付给我,可是他还是如此性情。是因为,有些东西,连我自己都说服不了,更何况说服别的人呢?所以,我干脆将婉婉送到你的府上,不要留在我的身边。”

    “而早在几年前,我已然接触了洛家,成为了洛家的人——”

    百里聂沉声:“为什么?”

    “为了替阿沅报仇,寻觅到当年设计一切,救活了阿沅,让阿沅成为了棋子的人。而这个人,难道不该去死吗?当然这个人,如今已经是死了。”

    百里聂缓缓说道:“最初你接触洛家,不过是相互利用,可是到后来,想来你也是觉得,留在了洛家,似乎也是不错的,对不对?”

    “这世间有什么对,又有什么错?李玄真的庶子恣意妄为,残害人命。可是没有谁会去伤害他。为了安抚这位投靠朝廷的胡人,朝廷对他一向纵容,很多事情也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如果将他斩杀,李玄真起兵叛乱,这似乎也是一件很错的事情了。因为,这是影响了局势,会死更多的人。那一天,洛缨找到了我,如此咄咄逼人,质问于我。究竟什么样是对,什么是错。”

    “其实,这无非是彰显了这世间一个道理。对错不在于别的,而在于权力。正因为李玄真有着可以谋反的实力,那么就算胡作非为,得罪了他,那也是一件错事。然后那一天,我终于下定了决心,然后一刀斩杀了李玄真的庶子。”

    “这么些年,我结怨无数,逼死了自己亲妹妹,舍弃了自己最喜爱的女人。可是到头来,这一切当真值得?殿下,如果我出了什么事,全天下也只有你一个,肯舍了什么都不要,拼命来救我。所以其实,我并不想伤害你的。我也很感激,那日在皇宫,你拼了命来救我。好在阿缨答应过我,至少无论如何,你也是绝对不会有事的。你既然喜爱海陵青麟,何不离开龙胤,过一些神仙眷侣的日子,其实你也不贪图权势——”

    百里聂对着风徽征微笑:“那就谢谢你的关心。”

    洛缨的手指头,却几乎要掐入了风徽征的肉里面,她心里面冷笑,因为她知晓百里聂内心并不好过。

    不过可能正因为这样子,才显得百里聂是那样儿的特别。至少,风徽征是有那么一个价码的,而百里聂却是并没有。

    所以,百里聂才显得那么珍贵,才让人那么想要得到。

    百里聂不动声色,轻轻的垂下头去。

    洛缨禁不住想,百里聂到底是人,到底是血肉之躯,故而总是会受伤的。

    所以一个善于谋算的人,并不适合有着太多的感情。

    正因为百里聂找了那个女人,故而才会心肠变软。

    百里聂实在是太骄傲了,想来也是绝对不会愿意在自己面前露出真正的沮丧。

    他拼命救下来的朋友居然是出卖了他。

    这是何等打脸,何等悲剧。

    百里聂垂下头,却想着不久以前和风徽征的对话儿。

    那时候风徽征双手抱在胸前,冷冰冰的说道:“这几年,我是故意接近洛家,试探洛家。可是你怎么就觉得,洛缨会相信我是真心实意的依附洛家。”

    那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一双眸子却仿佛蕴含了一股子如水的寒冰,令人不觉为之而心悸。

    “要一个聪明的人上当,需要的可能不是什么天衣无缝的计划,而是顺她心意而为,如果她原本就相信,自然就容易相信。”

    “一个人如果最不相信的是人心,那么最相信的自然便是人心易变。”

    “故而在她眼中,这天底下最虚伪,最矫揉造作,最不真实之人,便是你风徽征了。”

    “小风,委屈你一下了。”

    百里聂垂下头,只为了唇角笑了笑,他在内心之中感慨。

    百里聂啊百里聂,你永远都是最聪明的。

    。

    152726214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