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1 青麟坦白(二更)
    虽然早就习惯了百里聂的无耻,不过现在这戏码还是过了点。

    姜陵也禁不住唇角轻轻的抽搐,好在他这样子开口问,也早就有些心理准备。

    “那爹你这么个心理创伤,估计隐匿得有些深,寻常之人只怕也是不大能瞧得出来。就是不知晓,爹你怎么就心如刀割。”

    不要告诉我你是不好意思。

    他今日辛辛苦苦,叫来锦州豪强。没想到这些锦州豪强,因为一心对抗百里炎,抬出百里聂做筏子。姜陵也隐隐察觉到这段时间百里聂的险恶居心,一大尾巴狼装什么小白兔。

    姜陵嘴上不饶人,其实心里面却是很佩服百里聂。

    不过,他仍然内心好奇。

    好奇百里聂在这儿舒坦过日子,究竟也是什么策略,还是这只老狐狸如今喜欢享受?

    他个人觉得,还是后者。

    其实他真的不太喜欢,别人说百里聂是绣花枕头,这让他打心眼里面觉得不舒服。

    仔细想想,百里聂现在也该慢慢撕破他小白兔的真面目,让别人看清楚他是怎么样的大尾巴狼了吧?

    百里聂叹了口气,手帕轻轻擦过了唇角。

    “我的陵少爷,你怎能知晓你爹心里面的酸苦郁闷。如今龙胤风波起,东海兵祸乱,你爹内心何尝不是万分痛楚,忧国忧民?”

    “如今我在这儿,锦衣玉食,不过是,强自忍着内心的悲痛。”

    强,强忍悲痛?

    婉婉唇角颤抖冷笑两三声,小心翼翼的,轻轻巧巧的咬了口面前的莲花糕。

    她是不予置评,反正百里聂随便怎么胡说八道,自己个儿都要假装出很相信的样子。

    这是她这样子的小人物生存之道。

    姜陵那张俊美的脸蛋似笑非笑:“爹怎么这么委屈自己?儿子瞧着心里面疼。”

    百里聂轻叹:“小少爷,你毕竟在王府娇养了几年,故而也是有些个高高在上,有些不知晓寻常百姓的心里面想什么。”

    娇生惯养?见鬼的娇生惯养。

    自己自从跟了百里聂,百里聂养他跟养小豹子似的,那可真是严厉非凡。

    别看百里聂面上看着死里活气,又可以没大没小,还可以跟他随随便便开开玩笑。

    可是他若是有意调教你,那可是一点儿都是不会轻巧饶过,那可是要多狠有多狠。

    婉婉不过是有份儿做长留王府的丫鬟,已经是这种可悲的下场。

    更不用说,自己需做百里聂的儿子。

    亏得自己可谓是天分出众,从小就是个天才儿童,不然哪里能熬得住。

    他都心里盘算小九九,可是要去青姨那里哭诉一下百里聂的可恶罪行。

    这个男人就是极肤浅,本着最大的压力能逼迫出最大的潜力,压榨他们这些个年纪轻又很天真的男男女女。

    姜陵听他说话都有火,可谁让相处久了,他也算是对百里聂性子颇为知根知底。

    故而他淡定,一副柔顺、低调的模样:“那看来,老聂是很懂?”

    “我当然懂,你爹,不知道多关心锦州老百姓。”

    百里聂回答得好生坦然。

    姜陵一双眸子弯弯,透出了浅浅的笑意,倒是有几分想要愿闻其详了。

    爹,你既然这么多,知不知道现在锦州百姓都在骂你是绣花枕头?

    怪谁呢,怪自己这只狐狸崽不如老狐狸脸皮厚。他听着愤愤不平,可百里聂居然就能风轻云淡。

    真的是,好生潇洒。

    “锦州气候温润,物产丰富,又接着东海,更遥望江南。可谓是交通便利,四通八达。也正因为这样儿,故而来往商贾频繁,一向都是极为富庶。这里的百姓,若是平时,日子也算是温饱富足。”

    百里聂随口将锦州境况娓娓道来,姜陵也是一点儿都不奇怪。

    百里聂这般聪慧绝伦,满身都是心眼子的人,自然也是会未雨绸缪,将这些境况闹清楚。若非准备周祥,百里聂也是做不到风轻云淡,将一个个人算入彀中。

    “故而锦州的百姓,他们一向衣食无忧,也不会缺口吃喝。就算我这个时候,犹自讲究吃喝,也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阿陵,你觉得此时此刻,他们内心最畏惧的是什么?”

    这个答案,是如此的显而易见,姜陵甚至无需思考,都是能答得上来。

    自然是战争!

    百里聂也无需姜陵回答,已然是说出了答案:“一个地方,如果这儿的百姓过着富饶安稳的日子,并且早习惯了这样子的日子。那么这里的人,总是会比其他地方的人更加怕死一些。他们如今所畏惧的,自然便是战争。害怕这些东海叛军攻入城中,杀害他们亲人,掠夺他们的财富,从前富庶安乐的日子也是一去不复返。”

    “不错,我在他们眼中,是一个娇生惯养的皇子,爱惜自己,又恣意妄为。这吃的喝的,都是要极出挑。”

    百里聂嗤笑。

    就连被百里聂奴役的婉婉,都觉得这些传言有些过了。要说百里聂,住的地方还算清雅,吃的食物还算丰富。不过这待遇跟奢靡也没什么关系,根本还有老远的距离。不过就跟掉到狐狸窝似的,天天大小狐狸要吃鸡。

    不过,谁让豫王殿下跑去军营吃草,这叫人比人气死人,这差距就是这样子的大,这么的远。

    还有就是文纤雪,被百里聂扣来当丫鬟,天天拔鸡毛。

    外头的人,自然也是传得绘声绘色,说什么长留王身边服侍的,就算是烧火丫鬟都是文纤雪这样子成色。那么其他的女人,是何等的国色天香!他们固然没亲眼见过百里聂的其他女人,至少见过文纤雪。自己平时当成珍贵料子的上等丝绸,在长留王那里不过用来擦屁股。经过这样子明白的对比,顿时直观告诉了大家长留王府的奢侈与无耻!

    婉婉叹了口气,咽下了自己个儿口中的糕点,老聂这也算是被虚名所累啊。

    姜陵那心里面也是哼哼,没错,就是这样子。就因为这样子,他才是咽不下这口气。

    “这些都是虚名,虚名,浮云而已。你爹被人误会,说我是个纨绔子弟,养得娇贵,不知轻重,可那又有什么关系?我是可以忍辱负重的。锦州全城百姓这般看待我,我都觉得无所谓。一个如此讲究,娇生惯养,只知贪图享受的受宠王爷居然留在锦州。我可是父皇爱子,仙人之姿色,天下皆知。连用的烧火丫鬟,都是官宦贵女。这么一个讲究人,居然留在这儿,大家看在眼里,会有什么感觉?那就是锦州很安全!若非如此,我这个贪生怕死的王爷只怕早就移驾。”

    “如此一来,纵然我身染污名,却能安锦州民心。小小牺牲,有何不可?你爹不介意的。”

    他抬眸,眸子微光轻闪,掠动了万千风华。

    然后目光轻扫,便落在了姜陵和婉婉那两张已然呆滞的脸孔之上。

    姜陵慢慢的咽下了唇中的鸡肉,抖了抖。

    真是说得好有道理哦,简直都没办法反驳。

    这种话儿都能让百里聂得天衣无缝,大义凛然,百里聂可是真是天才。

    百里聂口口声声,一口一个你爹。

    你爹,你爹,你爹就是你爹!

    百里聂目光从两人身上移开,然后落在了青麟身上。

    青麟就淡然多了,举起了勺子,轻轻的喝了口汤水。

    无所谓,这种话自己听得多了,都觉得好习惯,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

    百里聂看着青麟,微笑。

    还是阿麟沉得住气,难怪自己个儿,是最喜爱阿麟的了。

    姜陵不觉露出了小虎牙嗤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百里聂的话从道理之上是无懈可击的,可是他就是觉得有那么些个不对劲儿。

    百里聂,有那么大度?有那么悲情?有那么隐忍?

    每次自己啃个鸡腿他都不太爽的样子。

    这只老狐狸!

    他狠狠的咬了口鸡肉,看着百里聂一脸谄媚将另外一只腿夹道青麟碗里面。

    “陵少爷就不用这么忍着心累,陪我做戏,被人误会。还是乖乖的,且去军营,好好的锻炼锻炼。”

    百里聂微笑脸。

    没事儿就别回来蹭吃蹭喝,打搅自己跟青麟培养感情。

    更何况——

    一瞬间,百里聂那深邃的瞳孔之中也是不自禁的浮起了一股子极为幽润的冷光。

    锦州的和平,也不会多久。

    东海叛军这几日虽然暂停了攻势,可那也不过是因为,蓄势待发。

    接下来,这儿便是会有更多的腥风血雨。

    那眸中冷意不过是一瞬,瞬间却又恢复如常,恢复了柔和的光彩。

    无论如何,这世间的血腥杀伐,总是不会停止的。

    唯一能够做的,便是把握眼前这么一刻温馨与柔情。

    珍惜眼前这么些个自己在意的人,如此呆在自己的身边。

    每一次相会,都是弥足珍贵的。

    百里聂的心里忽而也是涌动了温暖,他原本只当自己个儿可谓是铁石心肠,无需任何感情。可是原来,自己再怎么样,也有人的一面。原来他也需要爱情、亲情、友情!

    纵然没有感情才能成为天底下最好的谋士,可是就连他百里聂也是做不到的。

    不过,也只有有限的那么几个人,对于别的人他仍然是可以以最冷静的心对待。

    并非轻蔑,并非厌憎,并非瞧不上——

    只是,这是一场博弈。

    就好似打仗的将军,不能因为心肠柔软而错过战机。

    惟愿做到最少的牺牲,最大的战果!

    他目光轻轻的凝视青麟,他瞧着青麟看似淡然的容色下,其实隐匿了一缕悲伤。

    百里聂自然是知道为什么。他的阿麟比谁都强悍,比谁都凶狠,可又比谁都多情,比谁都心软。这样子的矛盾,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出现在青麟的身上,又是这样儿的万般契合。

    所以,为了逗阿麟开心,怎么样都可以的。

    用完膳,青麟提着食盒,来到湘染房间。

    她略一犹豫,轻轻的推开门。

    湘染该多伤心啊,凌洛才跟她产生了温柔的感情,可没想到又这样儿离开她了。

    若是可以,她只盼望湘染能够幸福,不要因为自己不幸福。

    她们这些多年来征战沙场的女子,其实也习惯了生离死别。

    前一日还在一起言笑晏晏的同袍,后一日,说不定就已经生死相隔。

    可是习惯,也并不代表不会伤心,不会悲痛。

    就好似如今,青麟的心口也是禁不住浮起了一股子浅淡的酸意。

    然后她就瞧见了湘染。

    湘染坐在了镜子前,剪了那么一朵雪白的绒花儿,轻轻的别在了自己的发间,似更平添了几许的娇艳。

    她从镜子里面看到了青麟,顿时回过头来。

    湘染眼眶红红的,唇角却不觉泛起了浅浅的笑容。

    “将军,你瞧我这样子好看吗?”

    青麟轻轻的说道:“好看。”

    这些话,青麟是真心实意这样儿说的。

    湘染这个样儿,真的很好看,很美丽,是青麟印象之中最好看的一次了。

    “凌洛死了,没关系的,这个世界,每天都是在死人。有些人运气不好死得早一些,有些人死得晚了一些。只要他喜欢我,我喜欢他,时间长短又有什么关系。就算再恩爱的夫妻,也会有一个人先去世的。我与他只不过时间稍稍短一些,没关系的,没关系。”

    说到了这儿,湘染对着青麟笑了笑。

    青麟有些吃惊:“阿染,你——”

    “凌洛性子比较羞涩,将军,你知道吗,那天他捏着我的手,耳朵都红透了,却不敢说喜欢我。可是我知道的,他喜欢我,而我,也是喜欢他的。我瞧着他,他亦这样儿瞧着我。我们心里,都是很明白。虽然,只是短短几日,可是我认定,自己一生一世都是只会喜欢他。如今他就算死了,可我并不伤心,因为他就在我的心里面,一生一世都是会陪伴着我的。”

    湘染不觉轻轻的抬起头,唇角也不自禁的溢出了微笑。

    青麟微微默了默,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如今凌洛才死,她也是觉得好生可惜。可是就算是这样子,她也不想湘染以后,都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她还这么年轻,又是这样子的好。以后的年华里,也是会遇到好的人,然后两个人就会在一起了。

    凌洛虽然很好,可是毕竟已经是死了,而且相处不过几日。

    青麟承认自己偏心,可谁让湘染是她上心又在意的人。

    不过,这些话儿,她如今说不出口的。

    毕竟,凌洛才死没有多久,湘染正十分伤心,不是说这么些个话儿的时候。

    青麟眸色微凝:“那就不要不吃东西。”

    湘染轻轻的嗯了一声,看着青麟打开了食盒。

    鸡汤里面煮着雪白的面条,还加了一个荷包蛋,香气扑鼻。

    湘染挑起了面,吃了一口,忽而又抬起头:“将军,如果有一天,我也战死沙场,你不要为了阿染伤心。只要你心里面记得我,阿染就跟活着一样,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的。”

    青麟不动声色:“我不会让你死的。”

    是了,她才不会让自己身边的人,随随便便的死。

    以前年纪小,不懂事,没有法子。现在她已然长大了,自然也是会保护那些自己在意的人。

    然而她看着湘染认认真真的吃面,一颗心却不觉往下沉。

    如果现在湘染悲痛欲绝,东西都吃不下,那么她纵然说要跟凌洛一辈子,也不过是悲痛时候的想法。也许,以后悲痛抚平,湘染就不会这样儿想了。可是现在湘染这样儿的冷静,如此沉润,好似那些事儿,她当真已然滴滴在心头,如呼吸一般的自然。湘染这样儿的认真,反而让青麟隐隐觉得不安。

    不错,凌洛是很好,可是若结果会是这样子,那么青麟宁可湘染没有跟他产生什么感觉。

    只不过,青麟却不想打搅如今湘染的这份心绪。

    她让湘染好生休息,而自己则轻轻的踏出了房门。

    明润的阳光,也轻柔的洒在了青麟的身上,让青麟感受到了一缕淡淡的温暖。

    却掩不住内心一缕纠结。

    耳边却听到了百里聂极温和的嗓音:“阿麟,不要再伤心了。”

    百里聂的眼神,深邃之中,却忽而添了一缕淡淡的温柔。

    青麟忽而想起了龙轻梅死时候场景,那时候自己悲痛、孤单,感觉自己就是个没人要的野孩子。百里聂恰到好处的出现,安慰了自己。

    当真奇怪,为什么每次自己需要的时候,百里聂就是会那样儿可巧的出现在自己身边。

    而那双深邃的眸子,却也好似透到了自己个儿的心底。

    百里聂不觉微笑:“其实湘染这个样子,也没什么不好。为了一个死人,记挂一辈子,其实何尝不是一种福气。一个人一辈子那么长,什么事情都会发生,凌洛如果活着,跟着她一辈子。可他也许会喜欢别的姑娘,也许会背叛湘染,不见得会有一生一世的爱情。”

    青麟瞧着他,凌洛可是百里聂的属下,想不到百里聂居然会这样子说凌洛。

    百里聂也微笑的看着青麟,苍白的脸容焕发了那绝代风华,令人不觉为止而心悸。

    而他那一双眸子,更是灼灼生辉煌,染上了一层近乎奇异的光彩。

    他可没有说凌洛本性不好,毕竟,若是不好,他也不会挑中凌洛做自己的下属。

    只不过,一个人一生这么长长久久,什么事情都是会发生的。

    恶毒的人可以变得善良,善良的人也是可以变得恶毒。这个世界上,无时无刻,都是会发生一些个改变人本性的事情。

    百里聂容貌虽美,可那张极好看的容貌,在阳光之下,却仿佛闪动了一缕淡淡的污黑。

    仿佛阳光下的阴影,阳光越炽热,那阳光下的阴影就越是幽润深邃。

    这个给自己盛汤,眼巴巴给自己夹鸡腿,温柔又讨好自己的男人。如今在阳光之下,却也是换发了那等惊心动魄的魅力,炫目的,令人不可逼视。

    “所以凌洛死了,有什么不好?毕竟他死的时候,是真心喜爱着湘染,并且甘愿为了他而死的。这是他作为一颗棋子最自我的一次决定!然后,湘染还可以得到一生一世永远不必担心背叛的真爱。这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说到了这儿,百里聂不觉轻轻的伸出手,握住了青麟的手掌。

    他慢慢的用力,甚至攥得青麟手指微微发疼。

    明明是极匪夷所思的事情,百里聂都能自圆其说,说得可谓是头头是道。

    这就是他,长留王百里聂。

    他就是有那巧舌如簧,了得口才,将那一切均是说得头头是道。

    “如果觉得,一个人死了会比较好,这样子才不会背叛。这只能说明,感情也不过如此,为人也不过如此,连一点,真心的信任都没有。”

    青麟蓦然抬头,嗓音如青莲一样青涩,有着一股子说不出的味道。

    而那样儿的嗓音,却一点点的润入了心底。

    “虽然,我是觉得湘染可以有别的人喜爱她,可是如果凌洛还活着,我也信他会一生一世对湘染好。”

    凌洛不会背叛湘染的,不会。

    就算现实可能不是如何的美妙,可是如果信任都没有,何必去爱。

    爱了,就要去信任。

    百里聂看着她,看着眼前绮丽的女子,不觉对青麟微笑。

    这就是阿麟跟自己不同之处了。

    虽然青麟人在黑暗之中,可是再阴郁黑暗的心,都是染上了一层明润的光明。

    不似自己,虽然有贪恋的东西,可是人生仿若已经染上了一层,阴郁。

    也许他可以装一装,欺骗一下青麟。若是需要,百里聂能幻化成任何人都喜爱的模样。

    这于百里聂而言,是极为容易的。

    他虽然没有婉婉易容的手腕,可是却也是能让自己拥有一千张面容,而这每张面容都会是不一样的。

    饶是如此,百里聂仍然想在青麟面前,做最真实的自己。

    也不知道,青麟会不会喜爱真实的自己。

    就好似卸妆的女人,袒露了真面目,就这样儿简单直接的,出现在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面前。

    然后,他就瞧着青麟看着自己。

    面前女子,蓦然深深呼吸一口气。

    “就好像,我对苏姐姐的感情,一生一世不会变。”

    “还有对你——”

    青麟蓦然扭过头去,飞快说道:“那也是绝对不会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