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0 老聂中计
    踏入府邸,百里聂的别院,果真可谓布置得清幽雅致。

    纵然是人在锦州,百里聂的居所虽不必十分奢侈,却少不得满院清雅。

    青麟唇角轻轻的抽动,京城的豫王府固然更加奢靡华贵,可是好歹人家来锦州一副同甘共苦的样儿。

    百里聂做做样子好不好?

    记忆之中的白羽奴,可不是这个样子。

    他入军营,再粗糙的食物,都是甘之若饴。

    唯独进食的模样,不失贵族风仪。

    笼络军心,与士兵同甘共苦是必要之事。

    虽然是俗套了一些,可是俗套却总归是有用的。

    百里聂都不知道装装样子。

    青麟心绪纷乱,耳边却听到了百里聂关切温柔的嗓音:“阿麟,你瘦了。”

    他感慨,心疼!

    “在外边风餐露宿,吃尽苦头,真是辛苦。回到家,身体多补一补,我让婉婉给你杀只鸡。”

    不是他奴役婉婉,正因为器重她,这些重要的事情才给婉婉做。

    入口之物可是大事,自然也要信得过的烧火丫头。

    “最近我都在学习养生之道——”

    养,养生之道?

    青麟内心抖了抖,若这是百里聂的伪装,百里聂这隐藏得够深了。

    高床软枕,美食佳肴,乃至于,美貌俏婢——

    青麟抬头看着眼前的美人儿,这美貌俏婢可不就活生生的现身在自己跟前。

    文纤雪已然迎上来,一身素衣,容色可人。

    果真是锦州城第一美人儿,倒也有些真实水准。

    那么一张宛如芙蓉花般俏丽面孔,就算一身丫鬟装束,也难掩姿色。

    虽绝对不及死去苏颖的美丽容貌,可也是个活色生香的可人儿。

    更不必提,对方一脸哀怨,竟似有几分凄楚缠绵。

    百里聂一挑眉,不动声色,气定神闲:“这是府上的烧火丫鬟,厨艺可是好极了。阿麟回来了,正好让她多做几个菜。”

    青麟皮笑肉不笑,心里面也不觉呵呵两声。

    百里聂有这么暴敛天物?

    “奴婢纤雪,见过青麟将军。”

    文纤雪盈盈含泪,好一副楚楚可人的姿态,仿若和百里聂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将军既然来了,求容许纤雪出府。至始至终,殿下心中只有将军你一个人。故而,纤雪也不好再留在这儿。”

    让她滚吧,这辈子,她都不想再给鸡拔毛。

    她做梦都想回到家,做自己的千金小姐。

    故而,今日她大起胆子,来到了这儿。

    百里聂不是喜欢海陵青麟,想来他也不会当真青麟的面留下一个俏丫鬟。

    她不信百里聂有这个狗胆。

    婉婉都在自己面前露了口风了,百里聂喜欢青麟,那是喜欢得不得了。

    如今不是还没上手不是?正新鲜不是?

    既然喜欢,百里聂总要避讳一二。

    说不定,就会打发自己走,给海陵青麟表忠心。

    就算百里聂不喜欢自己,要说出气,也够他出气了。

    难道王府还缺个烧火丫鬟?

    婉婉鬼鬼祟祟的躲在花丛后,悄然观察,心里啧啧做声。

    文大小姐,王府还真缺烧火丫鬟啊。

    更何况,文纤雪的厨艺还当真是极不错的。

    当个千金小姐多浪费啊,天天跟别人争风吃醋,好无聊。当厨娘好,做厨娘有前途!连百里聂这种娇气的货都觉得文纤雪厨艺不错,都要多吃一晚白饭,养得身子都微微丰盈些许。

    百里聂心里却冷笑三声,极讽刺的看着眼前文纤雪。

    文纤雪耍弄的什么把戏,自己一下子都看出来。

    那点小小心机,在百里聂这样儿天生会算计的人跟前,简直是无聊透顶,简直是不堪一提。

    权倾天下的豫王百里炎,神秘莫测的洛家娇娘,以及锦州城那些心机老狐狸,一个个,哪个不都落在自己个儿的手中?任由自己算计,引诱他们入局。

    文纤雪?论心机,和自己何止天差地别,连婉婉都比这文纤雪有智商。

    她这么点粗陋把戏,就跟自己足底灰尘一样,根本都是微不足道的。

    她想要走,自己偏不顺她的意。

    他这只老狐狸其实根本吃什么都没味道,不过阿麟既然回来了,留个厨娘将她喂肥一点,似乎也是不错的。

    看家里那狐狸崽,总是回家蹭吃蹭喝,侧面印证文纤雪厨艺还是可以。

    文知府居然是个很坦诚的人,吹自己女儿做菜手艺极好,竟不是什么胡言乱语,还是有那么几分的真实水准。

    文纤雪抬头,看到了百里聂唇角浅浅的笑容。

    这样子的笑容曾让文纤雪心醉神迷,如今却不由自主的升起了一股子寒意。

    她故意娇声细语:“殿下念念不舍,可是舍不得纤雪,若是如此,纤雪也是舍不得走了。”

    文纤雪就不相信,她都说出了这样子的话儿了,百里聂还敢留着自己个儿。

    这海陵青麟,生了这么一副姿容,又是军中将军,必定是性子刚烈。

    如此艳辣女子,百里聂又捧了这么久,想来眼睛里也揉不得砂子。

    所以文纤雪故意这么说,说得这样子的暧昧,她就不信有女人受得了。

    百里聂听了心里却不觉嗤笑,雕虫小技,居然还在这儿卖弄。

    果然这文家女儿,自始至终,都谈不上如何聪慧。

    装,随随便便装,这么点伎俩,上不得台面。

    唉,为何有人居然会想到挑拨自己和青麟的感情呢。

    自己和青麟可谓是情比金坚。

    百里聂轻柔的叹了口气,一脸无奈之色。

    “纤雪,你放心,青麟是个大度的人,一定不会跟一个厨娘计较。所以,你便安安分分的,在我家做下去。做主子的,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文纤雪一阵子的天旋地转,咬牙切齿,却不肯放弃。

    她双眸含泪,好一副楚楚可人的姿态。

    “不错,将军,我真的只是个厨娘,厨娘而已。”

    好一个,俏厨娘。

    百里聂眯起眼睛看着文纤雪,心里不觉心忖,这戏有点儿假啊。他承认,这就是长留王府的素质,纵然区区一个丫鬟,也是精于做戏。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粗浅的手段,却让百里聂莫名觉得心虚。

    可能,这是抓住了自己的软肋。

    这做人,还真不能有弱点。

    百里聂侧头,对着青麟微笑:“阿麟,想来这简单的手腕,你应当也觉得极可笑的,是不是?”

    是不是?这么简单的计策。

    这种女人,你在京城也看得多了,应该能从城南排队到城尾。

    自己可是对青麟情比金坚,阿麟哪能这么轻巧相信这种表演。

    青麟却容色沉沉的,看不出喜怒,只浅浅笑了笑:“你猜!”

    百里聂顿时无语。

    青麟不过是故意耍弄自己?

    他心念转动,只不过若有可能是当真生气,为了区区一个厨娘,那当真是很不值得。

    当断则断,百里聂无疑有做大事的手腕和魄力。

    既然阿麟都说了你猜,那么自己也应做出那等相应姿态才是。

    百里聂重新绽放那等和煦的笑容:“好了,文小姐,其实本王不过是跟你开开玩笑。你是千金之躯,怎好意思让你在我身边做厨娘?”

    你好意思的,你真的很好意思的!文纤雪心里愤怒无比的控诉!

    就是这种无赖,这样子的混账,居然能无耻如斯,将自己折辱如此,让她沦为锦州笑柄!

    她内心充满了愤怒,却一丁点儿都不敢发作。

    说到底,自己到底还是让百里聂折腾怕了。

    如今用了心机,终于能够滚蛋,她打心眼儿里面,不知道多欢喜。

    她才不想继续留在这里,只怕是迟则生变。

    只不过,如此良机,要一劳永逸,要把握机会。

    “那殿下可否,将那张卖身契还给妾身?”

    对,就是那张该死的卖身契。

    当初自己的脑子,一定是进水了去,才会让这么一张绝色皮囊给蛊惑住。

    然后,居然是将自己的性命交给眼前恶魔。

    拿回来,一定要拿回来。

    趁着百里聂对青麟还新鲜,正是十分迷恋的时候,自己借机脱身。

    至于百里聂这等恶毒货色,还是让这个不知死活的青麟将军享受。

    文纤雪提到了卖身契,却也是一阵子的紧张。这关乎自己后半辈子的薄薄一张纸,她当真生恐怕自己拿不到。

    百里聂虽不喜欢她,可也许觉得面子过不去。

    百里聂却保持微笑:“纤雪放心,这卖身契,立刻给你送过来。”

    他内心对自己充满了嘲讽,对自己个儿啧啧两声。

    他这个刚刚耍了豫王洛家锦州豪强,一石几鸟,自己都佩服自己个儿的长留王殿下百里聂,如今居然栽在文纤雪这种浮夸浅薄的计策之下。

    说出去,真的是怕别人笑,只怕百里炎听说了都会被气坏,骂自己不争气。

    文纤雪这自以为得计的样子,真是好似一耳光朝着自己抽了过来啊。

    不过,没关系的,抽抽更健康,他真的无所谓。

    他就是不争气,对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什么一定要争气?

    文纤雪欢天喜地的去领卖身契,可百里聂的目光却落在了青麟身上。

    他看着青麟的唇角浮起了浅浅的笑容,先是轻轻的微笑,旋即笑容不断的扩大,甚至笑出声。

    青麟果然是故意的!

    然而百里聂看着青麟的笑容,心里却很开心。

    不由得,觉得阳光极好,极是灿烂。

    那样儿明润的阳光,洒在了身上,令人心里面也觉得开心起来。仿佛那过去的血污,种种的阴郁,在他的青麟这样子的笑声之中,却也是缓缓消融。而留在心中的,也只有那欢喜和温暖。

    仿若过去一切,都已然过去了。

    以后的日子,一定是明润又灿烂。

    而一旁的花丛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姜陵,却是小小声和婉婉咬耳朵。

    “是你提点文纤雪的吧。”

    婉婉吓的毛都要抖起来,矢口否认:“没有的事,陵少爷不要随口胡说,要是殿下知道了,我可就惨了。”

    以百里聂那种小气兮兮,睚眦必报的德性,要是知道今天文纤雪来闹跟自己个儿有关。只怕,百里聂定是要折腾些个风风浪浪,定然是不肯跟自己干休。

    一点肚量都没有的男人!

    她可没唆使文纤雪闹,只不过文纤雪天天在自己面前哭,哭得好可怜。说她好端端的一个千金大小姐,每天都要给鸡拔毛,真的好可怜。

    虽然文纤雪能分担自己的工作量,她到底于心不忍。

    人家终究是个娇滴滴的千金小姐,就算瞎了狗眼看上百里聂,也已经吃过亏受过罪了。再要别人做一辈子厨娘,似乎多多少少,也是有些个过分了。

    所以,自己不过在文纤雪面前提了提,百里聂是极在乎青麟将军的。

    文纤雪不是很聪明,应该能懂。

    原本婉婉也得意,想不到自己也能顺便坑了百里聂一把。

    可没想到,连姜陵这个狐狸崽子居然都瞧出来了。

    说不准,百里聂也是会猜到。

    一想到了这儿,文纤雪一颗心沉了沉,顿时也是说不出的沮丧起来。

    姜陵却一把搂住了肩膀:“放心,婉婉,爹面前,我把你罩着。”

    婉婉心里却经不住嗤笑,死狐狸崽子,只怕也是居心不良。

    天生爱喝鸡汤,只怕自己不知道被姜陵勒索多少顿。

    真不知晓,姜陵是不是当真是只臭狐狸变出来的。

    “老实说婉婉这么勤劳又可爱,我都有点喜欢你了。”

    姜陵笑眯眯的看着眼前少女。

    婉婉顿时拒绝:“陵少爷,我只是长留王府的下人,可不敢高攀。”

    开玩笑,她现在已经好辛苦,不过以后说不定有解脱一天。要是嫁给了眼前的狐狸崽子,岂不是一辈子被欺负?

    有百里聂这种奇葩公公,鬼才敢嫁进来。

    姜陵笑眯眯的,也不生气:“开玩笑的,婉婉不要怕。”

    他俊秀的脸蛋,却忍不住红了红,推着婉婉走。

    “今天你使唤的丫鬟赎身了,我帮你做饭。”

    婉婉脸颊也忽而有些热度,心里轻啐,这死狐狸崽子。

    有时候,还挺体贴的。

    要是青麟将军嫁进来,将百里聂收拾得服服帖帖,说不准,自己还是会愿意的。

    啊,百里聂那种人,话说得可好听了。说什么要不是信任自己,煮饭这种事情也不会交给自己。可耻!可笑!

    回到了府邸之后,百里聂也梳洗了一番,更换了一套整齐的衫儿,亦越发衬得他俊逸非凡。那雪白衣绸之上,点缀了兰花刺绣,样式清雅。而他那腰间,更轻轻结了一枚精巧香囊,做工精巧,散发如兰似麝的味儿。

    纵然整个锦州都是浓稠的血腥味,可百里聂这儿,犹自干干净净,点尘不染。

    那略略苍白的脸蛋儿上,好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水雾,烟水朦胧。

    而那张俊美的面容,却好似沉溺在淡淡的雾气之中,好似流转了一股子宛如神明的光辉。

    而这样子的一张面容,却流转了温和柔润的光彩。

    入席用膳,百里聂也是极为温和言语:“阿麟,来,多喝碗汤。”

    说到了这儿,他主动伸出手,给青麟盛了鸡汤。

    却殷殷切切,细致入微,剔除了鸡汤里面的油花。

    青麟却主动夹了鸡腿,送到了姜陵的碗里。

    这狐狸崽子,可是苏姐姐的儿子,真是越看越可爱,越看越值得疼。

    “谢谢青姨!”姜陵嘴甜甜的,说得不知道多好听。

    还是青姨好,人漂亮,也疼自己,比这个爹靠谱得多。

    这么些年,自己跟着百里聂,他自己都忍不住心疼自己。

    青麟一双眸子,眼底深处,却也是不觉浮起了点点的温柔。看到这个孩子,她总觉得有些失去的东西,就这样子悄悄的已然回来,让人心动。

    婉婉慢慢的在一边小口小口的吃饭,其实百里聂唯一一个优点,就是虽然让你干下人的活,至少不是下人的待遇。同桌吃饭,不是问题。

    她记得自己第一次来长留王府,那时候自己多天真啊,简直就是个不经世事的小姑娘。

    所以,自己也被百里聂天仙般的容貌和和煦的笑意所蛊惑。

    不知不觉,竟不由得觉得百里聂是个极好的人。

    尤其是对方纡尊降贵,下厨炖煮了那锅汤。

    那时候,自己不知道百里聂的真面目,可真是真感动啊。她觉得这个长留王殿下真的没架子,对自己这么个小女子也亲手煮汤。是煮汤呢,堂堂王爷下厨房。

    然后,自己张口喝了一口汤,她对百里聂所有的好感,都是烟消云散了。

    真特么难喝。

    也许见微知著,从这样子的小事,就能窥见百里聂那无耻人品和恶劣的本质。

    他根本将自己这种天真无邪的小丫头当小白鼠。

    而且自己跟狐狸崽子喝了这么多年汤水,百里聂厨艺也毫无长进。

    比起耍心眼,百里聂在厨艺之上可当真是毫无天分。

    姜陵差不多跟婉婉心意相通,这时候想的居然是差不多是同一件事情。

    这风骚狐狸厨艺可谓毫不长进,想靠这个讨得青姨欢心也好困难。

    也亏得青姨不怎么挑剔,记得第一次初见,百里聂烧的那锅蔬菜汤,可真是令青姨心寒啊。

    姜陵都还记得彼时青麟容色冷然,将那汤水一口口喝下去的场景。

    而姜陵如今,更是打心眼儿的轻蔑百里聂,这叫慷他人之慨。

    百里聂眼底却也是流转了一缕精光,看着姜陵毫不客气吃着青麟夹给他的鸡腿。

    碍事的小崽子,青麟对他如此疼爱,虽是有些好处,可是如今百里聂已然是觉得有些碍眼。

    “我的陵少爷,我记得你在军中也是有任职,总在为父这儿厮混,为父只怕,你有违军法。”

    百里聂瞧着眼前俊美的少年郎,唇角也是禁不住浮起了温润的笑容。

    姜陵内心啧啧两声,这个爹忘恩负义啊。

    今日也不知道靠谁,前去报信,引来这锦州的豪强。

    虽然可能有一点点关百里聂计划的事,可最要紧的是自己这个儿子,干事漂亮又稳妥。

    “老聂,所谓言传身教,我们长留王府的家风如此,做儿子的也不过是跟当爹的步伐保持一致。就好像现在,整个锦州城兵荒马乱,个个都是灰头土脸。连豫王府的爱妾,也是因为穿得好看了些,硬生生的被教训一巴掌。可是老聂你呢,却也是一身整洁,锦衣玉食,让美女陪着你在这儿吃鸡。做儿子的,要是太勤劳,只怕别人眼里,我这个儿子会将你这个爹给比下去。”

    百里聂微笑:“所以,我一直都说,我家陵少爷,是最孝顺的一个人。”

    看他们家狐狸崽崽多孝顺。

    看着百里聂面不改色,姜陵也是不觉佩服。

    “人家灰头土脸,老爹你呢却是这样儿的气定神闲。真不知道,你内心是什么感受。”

    百里聂不动声色喝汤。

    汤滋味他虽然是尝不出来,可是看这鸡汤补,自然不能浪费掉。

    “心如刀割!”百里聂说得可谓是义正言辞。

    青麟一口汤送到嘴里面,险些被呛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