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3章 大人都骗小孩
    不知道不觉,水凝烟做完手术,已经一周了。

    她每天都会跟孩子坚持通电话。

    两个宝贝现在知道的是,她在国外忙工作,尽量会快点赶回来,陪着她们的。

    水凝烟心里虽然有点愧疚。

    可是,想到两个宝贝知道,自己做了手术的话,会各种担忧,她的心里,就忍不住心疼担忧。

    所以,这件事,还是暂且瞒着。

    水凝烟眼睛还没有好,她便接到欧阳清凌结婚的消息。

    婚礼就在两天后,在临海市大酒店举行。

    欧阳清凌邀请了自己,叶墨笙却没有邀请她。

    水凝烟知道,叶墨笙心里,还是有疙瘩的。

    他或许,并没有真的将这场婚礼,当成自己人生的唯一一次婚礼。

    这……也是他对欧阳清凌的态度。

    水凝烟有点无奈,心里真心觉得很不是滋味。

    她现在就算是给叶墨笙说什么,也未必能让他看清楚自己的内心。

    欧阳清凌喜欢了他六年,他没有拒绝,这其实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可惜,他自己一直看不清楚自己的内心,总觉得,是因为她,他才对欧阳清凌不那么绝情的。

    其实不然。

    水凝烟这个局外人能看懂,他却不能。

    自己跟他说,他也不会信。

    他是一个很自信的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相信别人的话,他只相信自己的感觉。

    水凝烟不知道,欧阳清凌和叶墨笙结婚,是好还是坏。

    她只希望,叶墨笙能早早醒悟,珍惜欧阳清凌。

    清凌这个丫头,到底有多么难得,他还是没有看出来。

    水凝烟不知道,两天后,她能不能去欧阳清凌的婚礼。

    因为医生说了,半个月后才能拆纱布,否则的话,她是不能出院的。

    现在才过了一周,水凝烟心里有点着急。

    靳言外出买东西回来后,水凝烟就问他:“叶墨笙,如果我十天拆纱布,你问问医生,可以吗?”

    水凝烟本来想自己问医生的,可是,又怕医生觉得,自己是个不懂事的病人。

    所以,她只能偷偷地让靳言帮自己问。

    靳言皱眉看向水凝烟:“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现在做了手术,这才一周的功夫,提前纱布,当时或许可以,但是,后期很容易感染,这样的话,一双眼睛,就真的瞎了!”

    靳言也不是危言耸听,毕竟,眼睛上,就连医生也不能贸然断定。

    还是迟点拆纱布比较好。

    听到靳言的话,水凝烟忍不住皱眉,看起来有点闷闷不乐的。

    靳言虽然看不见水凝烟眼睛里的神采,可是,她现在的一张小脸,苦巴巴的,看起来,格外的可怜。

    靳言瞬间就心软不已:“凝烟,你为什么要早点出院呢?是不是觉得心情不好,还是想早点看到宝宝们,我知道,蒙着眼睛,你也难受,可是,现在情况特殊,我不敢拿你的身体冒险,知道吗?”

    水凝烟听到靳言温柔的声音,他嘟了嘟嘴:“也不是,只是……刚才清凌给我打电话,她跟叶墨笙两天后结婚,我到时候,想亲自去看看,毕竟,他们两个人,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的心情,你应该也能理解的!”

    欧阳清凌给水凝烟打电话的时候,就知道,水凝烟做完手术一周,可能不能来参加婚礼。

    她的语气听上去,有点失落。

    可是,她还是鼓励水凝烟,好好养着,等到拆了纱布,以后双眼就康复了。

    水凝烟在电话里,也暂且答应下来了。

    可是,她心里,其实还是想去的。

    如果有可能的话,她会尽量去参加。

    靳言听到水凝烟声音里的希冀和期待,他就知道,她到底有多想亲自去一趟。

    当年,水凝烟在自己这里,受到了那么大的伤害,就是欧阳清凌和叶墨笙一路相伴。

    虽然,他很介意叶墨笙。

    可是,不得不说,他从心底里,还是感谢人家的。

    叶墨笙对水凝烟的好,他从心底里感激。

    毕竟,是他在水凝烟最无助的时候,帮助了她。

    如果自己连这点容量都没有的话,他都会看不起自己。

    靳言左思右想了半天,最后,无奈的开口:“凝烟,其实,你也不是不可以去,按照我们家跟欧阳家的关系,到时候,我肯定是要去参加婚礼的,你不拆纱布,我也完全可以带着你过去,但是,我爸妈去的话,那两个宝贝,也肯定去,他们要是看见你,知道你瞒着他们手术,他们肯定会很生气,很伤心的!”

    听到靳言的话,水凝烟顿时顿住了。

    她刚才听到靳言说,就算是不拆纱布,也可以带着自己去,她真的非常高兴。

    可是,紧接着听到他说,瞒着孩子的事情,她顿时就像是霜打的茄子,蔫了。

    她怎么忘了这一茬。

    两个宝贝,是一定要瞒着的。

    可是,路西西和靳东去参加婚礼,肯定不放心把自家孙子,交给外人照管的。

    那次水如烟的事情,都让大家吓破胆了,谁还敢让孩子单独一个人。

    想到这里,水凝烟的心里,顿时无比低落:“那就算了吧,我……就不去了,你帮我给叶墨笙和清凌带去祝福,帮我给他们挑个结婚礼物,我现在看不见,也没法给他们挑选,只不过,礼物我可以给你提点意见,你到时候帮我买!”

    毕竟,是两个好朋友的婚礼,水凝烟还是非常看重的。

    靳言看水凝烟虽然心情失落,但是,好歹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无奈的坐在病床边,伸手抱着水凝烟:“凝烟最乖了,不难受,你的祝福和心意到了,就行了!”

    水凝烟点点头,不再说话。

    话说。

    欧阳清凌是早上给水凝烟打的电话。

    上午的时候,她要亲自去送请柬。

    在临海市,关系比较好的几家,他们都打算亲自拜访一下,让后送出请柬。

    他们来的第一家,便是靳家。

    他们一进门,就看见两个水天芸活蹦乱跳的拍着一个皮球玩。

    水天昊像个小大人一样,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的,手里还捧着一本书。

    显然是不想跟妹妹一样幼稚。

    欧阳清凌看到两个孩子,脸上立马出现了大大的笑容。

    她走过去,将水天芸抱起来:“芸芸,看看谁来看你了?”

    水天芸看着欧阳清凌,惊喜的开口:“欧阳阿姨,你怎么来了?”

    欧阳清凌笑着看向一边,父母已经跟靳东和路西西,坐在沙发上说话了。

    因为要去好几家,他们刚坐下来,就说明来意。

    并且,将请柬递给了靳东。

    欧阳清凌笑嘻嘻的跟水天芸说:“阿姨要结婚了,过来给你爷爷奶奶送请柬,你到时候,一定要跟着爷爷奶奶过来玩,好不好?”

    水天芸眼睛睁的大大的,看起来,分外可爱:“结婚,欧阳阿姨要结婚啦,那我麻麻是不是会回来啊?”

    欧阳清凌压根不知道,水凝烟将做手术的事情,瞒着两个小家伙。

    她心直口快的开口:“当然不能来了,你麻麻刚做了手术,纱布还不能拆,我们要为她身体着想的,我知道,你麻麻肯定非常希望来的!”

    水天芸听到欧阳清凌的话,彻底愣住了。

    就连低头的水天昊,也抬起头,错愕的看着欧阳清凌。

    水天昊自从欧阳家人进门,乖巧的问了好,便继续,好像谁都不能打扰他一般。

    可是,欧阳清凌的一句话,就让他合上了书。

    他直直的看着欧阳清凌。

    水天芸也呆呆的看着欧阳清凌。

    欧阳清凌彻底傻了,这是什么情况,她感觉出来不对劲了。

    自己肯定说错了话。

    因为坐在沙发上的靳东和路西西,一脸的无奈。

    许久,才听到水天芸带着哭腔的声音:“欧阳阿姨,我麻麻不是因为工作,去法国了吗?”

    欧阳清凌一看这情况,立马明白了,水凝烟肯定是瞒着两个小家伙的。

    她顿时一脸的愧疚和自责。

    她尴尬的开口:“那个……那个欧阳阿姨乱说了,你麻麻人不在国内,也买不到这两天的飞机票,所以,暂且赶不回来了,你跟你格格来替她参加就好了!”

    欧阳清凌知道,自己的话,很难让两个聪明的小家伙信服。

    可是,现在已经这样了,她也只能勉强的自圆其说了。

    水天芸的眼睛里,已经有了豆大的泪珠:“欧阳阿姨,我感觉,你是骗我的,我麻麻是不是做手术了,她那天去医院,根本就是去做手术了,而不是去法国了,对不对,你们大人都骗我们小孩儿!”

    水天芸说的可委屈了。

    欧阳清凌尴尬为难的抱着她,心里无比难受,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水天芸平日里看着迷糊可爱,可是,关键时刻,她逻辑清晰,一点都不迷糊。

    这时,坐在沙发上的水天昊,将手里的书本放在一旁,他站起来,向着欧阳清凌走过来。

    他就那样抬头看着欧阳清凌,声音闷闷的开口道:“欧阳阿姨,你能告诉我们,我麻麻在哪个医院吗?”

    欧阳清凌为难的看着路西西和靳东。

    不知道该不该说。

    欧阳清凌是知道水凝烟在那家医院做手术的。

    前两天,她一直在忙别的事情,所以,跟水凝烟也没有联系。

    今天通知水凝烟婚礼的事情,这才知道,她做了手术,已经一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