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2章 我要麻麻
    欧阳清凌知道,叶墨笙是自己选择的,是好是坏,她都得忍着。

    好歹这次帮了他,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欠他了。

    她的心上,也算是过得去了,无论他叶墨笙做什么想法。

    家长见面,欧阳清凌虽然什么都没有做,可是,她却感觉自己很疲惫。

    回到家里,欧阳清凌直接倒下就睡觉了!

    晚饭的时候,云清去喊欧阳清凌,也没有将她喊起来。

    她睡得很沉很沉。

    看样子,她真的很累。

    云清无奈的叹口气,便没有打扰她,让女儿安心睡觉。

    话说。

    这会功夫,天已经黑了。

    可是,对于水凝烟来说,天早就黑了。

    今天上午,她跟靳言来到医院。

    因为她怕靳言会把他自己的眼角膜,捐献给自己,所以到了医院,她再三确认了一番。

    她甚至去看了即将要给自己做手术,要捐给自己的眼角膜。

    她这才放心下来。

    在手术之前,水凝烟和靳言去看了给自己捐献的人的家人,他们只是远远地看了,却没有靠近。

    水凝烟知道,他们此刻应该非常悲伤。

    水凝烟回到医院,再次确认了给自己捐献眼角膜的人的资料,她才同意了手术。

    既然同意了手术,当然是越快越好。

    毕竟,水凝烟的眼睛,已经耗不起了。

    下午的时候,水凝烟就做了手术,但是,为了另外一只眼睛恢复后适应光明,她的一双眼睛,都缠上了纱布。

    水凝烟就这样闭着眼睛,感受着前所未有的黑暗。

    以前,一只眼睛还能看见,现在,两只眼睛都看不见了。

    世界一片漆黑,天像是彻底黑了一样。

    水凝烟做了手术,她感觉都过了好久了。

    她忍不住问身边的人:“现在几点了?”

    靳言看了看表:“六点半了,天刚黑!”

    水凝烟顿时愣了愣:“你回来了?”

    刚才,靳言出去给她买吃的,病房里,是护工照顾她的。

    方才她听见脚步声,还以为是护士给她换药呢!

    因为护工也说了,药不多了,她待会去喊护士的话来着。

    靳言看到水凝烟诧异的表情,他笑了笑:“对啊,我都回来了,等我把这边的桌子上收拾一下,我们就可以开饭了!”

    桌子上摆放的,全都是靳言给水凝烟买的水果。

    水凝烟笑着点点头:“好!”

    靳言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

    他端着一碗白白的面条过来,给水凝烟喂饭:“现在你的眼睛这样,什么刺激的都不能吃,我给你买的鲜面条,就放了一点盐,其他什么都没有,你忍忍,过段时间,等眼睛好点就行了!”

    水凝烟点了点头:“没事的,我这几年,吃饭味道也很轻的,毕竟,吃的太重,刺激眼睛。”

    靳言点点头,给她喂了一口面条:“怎么样?味道还能接受吗?”

    水凝烟轻笑着说道:“当然能啊,你放心,我又不是小孩子,不挑食的!”

    靳言脸上升起一抹温柔的笑意,他一边给水凝烟喂饭,一边开口问她:“两只眼睛现在都看不见,你有没有觉得特别害怕的感觉?”

    一般情况下,人如果看不见这个世界,内心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慌和不安。

    靳言心里,很是清楚,他还特地去询问了一下,这方面的心理专家,还查阅了一些资料,看看病人这期间,吃什么东西,说什么,会对她的身体和心情比较好。

    水凝烟听到靳言温柔的声音。

    她笑着说道:“当然有点害怕啊,但是,想到你还陪在我身边,还有两个小宝贝等着我,我就不害怕了!”

    听到水凝烟的回答,靳言笑的更温柔了。

    一碗面条快吃完的时候。

    靳言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电话是路西西打过来的,电话里,她的声音很着急:“靳言,昊昊和芸芸已经哭喊着要麻麻呢,这会吃完饭,他们看你跟凝烟还不回来,就开始哭了,我怎么都哄不下!”

    路西西是知道,靳言去陪着路西西做手术了。

    可是,两个孩子一哭,她根本就没辙了。

    她能哄的办法,几乎都用了,可是,还是无济于事。

    看着两个小家伙哭的眼睛红红的,一声声的:“我要麻麻!”

    路西西感觉到,自己的心肝肺都在疼。

    她无奈的声音,让靳言忍不住更加无奈。

    他想了想,开口道:“妈,这样吧,你先把电话给昊昊,我跟昊昊说两句!”

    路西西点了点头。

    将手机给一旁红着眼睛的水天昊。

    水天昊虽然没有嚎啕大哭,可是,眼睛明显红了。

    都说母子连心,他总觉得,心里很是不安。

    他想到麻麻,心里就有点不安,这样的感觉,以前是没有过的。

    水天昊都哭了,水天芸更是哭的厉害了。

    毕竟,她是女孩子,这方面,更敏感一些。

    水天昊拿到手机,吸了吸鼻子:“拔拔,你把麻麻带到哪里去了?你们怎么还没有回来啊?”

    靳言听到孩子的声音,顿时觉得心疼到了骨子里,小家伙似乎是在质问自己。

    可是,他能听到的,更多的是他的难过。

    他轻声安慰道:“昊昊别哭,麻麻现在不再国内,我们今天在医院检查完,你麻麻就接到公司那边的电话,说有事情让她回法国一趟,拔拔很担心你麻麻,所以就跟着过去了,现在,你妈妈下了飞机,刚刚睡下,我们等她醒来,再让她跟你通电话,好吗?这会她实在是太累了!”

    听到靳言的声音,水天昊的心里,安心了些许:“那好,麻麻要是醒来了,你一定要联系我,不然,我今晚会睡不着的!”

    靳言连连点头:“一定让你麻麻给你打电话,今天我们走的太急,没有告诉昊昊和芸芸,是我们的不对,拔拔给你道歉,昊昊别难受了,一会帮拔拔麻麻安慰一下芸芸,好不好?”

    靳言觉得,心里充满了负罪感。

    因为他骗了孩子,虽然说起来,算是善意的谎言。

    可是,这怎么都算是骗孩子的。

    他有点无奈和愧疚。

    水天昊是个通情达理的聪明孩子,听到靳言道歉了。

    他赶紧开口:“拔拔,你没有必要跟我道歉的,你没有做错什么,我就是太想麻麻,太担心她了,所以,才会这么着急,你也别难受愧疚了!”

    靳言心里又是温暖,又是更加愧疚。

    怎么能不愧疚,他就是骗了孩子。

    他轻声开口:“那昊昊把手机给芸芸,拔拔跟她说两句,好不好?”

    水天昊点了点头:“好!”

    说罢,他就把手机递给了水天芸。

    水天芸接起电话,声音就有点失控。

    她委屈的喊了一声:“拔拔……”

    靳言瞬间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在抽疼。

    他连连回答:“在在在,拔拔在呢,芸芸不哭,芸芸是不是难受了,都是拔拔麻麻不好,没有跟我家芸芸打招呼,芸芸别哭了,拔拔会心疼的!”

    水天芸乖巧的开口:“芸芸不哭,拔拔不要心疼了,芸芸就是想麻麻!”

    长这么大,他们跟水凝烟分开最多,也就是五六个小时,今天都一天了。

    小家伙心里慌了,也是情有可原的。

    毕竟,连水天昊这般的小大人,都忍不住了,更何况,水天芸的心性,还是十足的小孩子。

    靳言听到小公主的话,心疼到了骨子里:“芸芸不哭哭,我一会就让你麻麻给你打电话,听到她的声音,芸芸再睡觉觉,好不好?”

    水天芸稚嫩的声音,郑重极了:“嗯嗯,我一定等麻麻的电话!”

    靳言这才松了口气。

    他哄了小家伙半天,最终,才挂了电话。

    靳言挂了电话,他就看见,水凝烟看着他,脸上写满了悲伤。

    靳言吓了一跳:“凝烟,你是不是哭了,你现在不能哭的,你今天才刚做完手术!”

    水凝烟摇摇头:“我知道,我心里有分寸的,我就是太难受了,我感觉,自己都压制不住自己的悲伤,靳言,你说,我是不是不是个好麻麻,当初,我明知道,自己能给与他们的,只是个单亲家庭,而且,还有可能经济上也给与不了太多的满足,可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生下他们,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们现在怎么会这么不安呢!是不是我真的错了,要是我能再为孩子多考虑一点……”

    靳言听到水凝烟的声音,似乎都带着哭腔。

    他赶紧伸手抱住水凝烟:“凝烟,听话,不能难过,不能哭,不然的话,你以后都见不到两个宝宝了,你已经做得很好了,真的,你是世界上最好的麻麻,孩子都很爱你的,是我的错,我当年要是早点看清楚自己的心,也不会让你和孩子吃这么多的苦,是我这个当父亲的失职,不是你,你不要责怪自己了,待会,你假装刚睡醒了,给孩子打个电话,你既然不想让他们担心,就瞒着他们,说我们现在在国外吧,这样的话,孩子也能安心点!”

    水凝烟点了点头:“嗯,我会的,我一会给他们打电话,不让他们担心,我也不会哭的,我还要看我的芸芸和昊昊呢!”

    关于当年的对错,水凝烟没有提及,因为她不想再说。

    毕竟,感情的事情,那有什么对错和道理可言呢!

    “嗯嗯!”靳言重重的点头,紧紧的将水凝烟抱在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