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9章 变成妻奴了
    靳言顿了顿,继续说道:“所以,他想把自己的器官捐献出来,给需要的人,不光你得到了眼角膜,他的另外一只眼角膜,也捐献给了别人,如果你真的不信的话,我可以带你去医院确认一下,他的器官,能捐献的,都捐献出去了,他说,自己想要用另外一只方式,让自己的生命,得到延续!”

    听到靳言这样说,水凝烟这才半信半疑的看着他:“真的是这样吗?你没有骗我?”

    靳言哭笑不得:“我真的没有骗你,明天,我们先去看看,如果可以的话,后天做手术,要知道,这个眼角膜,保存时间很短,我们必须尽早手术,好吗?不要再对这件事情有争议了!”

    水凝烟被靳言抱在怀里,她抬头看向靳言:“人家都把眼角膜捐献给我了,我能去看看他的家人吗?”

    靳言点点头:“看是可以,但是,我觉得,你还是尽量不要去了,免得让他的家人徒增伤悲,你放心吧,我已经把他的家人安置好了,从工作到生活,保证他们下半辈子衣食无忧,这也算是报答了他的捐赠之恩!”

    水凝烟听到靳言这样说,她这才点点头:“好,那我们明天就去医院看看,只不过,我要是真的手术的话,先不要告诉两个宝宝,将他们带到爷爷奶奶那里去,等我好了之后,再去见他们,不然的话,我怕他们看见我眼睛上蒙着纱布,会难过伤心,会害怕!好吗?”

    靳言无奈的抱紧水凝烟:“好,都听你的!”

    虽然这样说,可是,他心里还是忍不住苦笑,孩子如果真的哭着要找麻麻,他要怎么办!

    其实,他觉得两个宝宝心理年龄很成熟,完全可以接受这样的事情。

    况且,这是让他们麻麻好起来的手术,他们应该高兴才对。

    可是,凡是手术,都有风险,他就听水凝烟的。

    靳言觉得,自己真的变成妻奴了,思前想后半天,还是跟老婆妥协了。

    只不过,只要老婆愿意做手术,只要她能好起来,什么都好说!

    水凝烟跟靳言在一起腻歪了半天,靳言才被她推进浴室。

    靳言站在浴室里,笑眯眯的看着站在门口的水凝烟:“老婆,要不你进来,我们洗个鸳鸯浴!”

    水凝烟白了一眼靳言:“谁是你老婆,赶紧好好洗澡吧!”

    水凝烟说完,就红着脸,拉上了门。

    靳言看着被关上的浴室门,眼底全是笑意。

    水凝烟感觉,自己好久都没有这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了。

    这次回来,就算是跟靳言和好了,她还是在闷声赌气。

    有些话,她不愿意说,如果靳言没有做到,她就会难过,生气。

    毕竟,她就是一个女人,对于爱情,她本就有点小性子,傲娇的不得了。

    她不愿意当圣人,所以,靳言的一言一动,都会影响她的心情。

    更何况,他现在正是表现的时候,他要是表现不好,自己真的极有可能,带着两个宝宝离开。

    可是,今天她明白了,今天这段时间所有行为的原因之后,她突然就释怀了。

    两个人之间,似乎毫无阻碍,感情更是瞬间升温。

    想到他刚才看自己的眼神,水凝烟关上门,坐在床上,还是忍不住脸红。

    水凝烟洗漱完,偷偷贴着耳朵,听了听外面的动静。

    靳言似乎已经睡觉了。

    水凝烟听了听,就回到床上,开始睡觉。

    因为有点小害羞,她刚才在靳言洗澡的时候,已经把被褥给他铺到沙发上了。

    他现在可以直接睡觉了。

    水凝烟怀着一种少女的心情,安然入睡。

    睡梦中,她的脸上似乎都带着甜甜的笑容。

    半夜。

    水凝烟习惯性的醒来了,因为以往,她跟孩子睡在一起,半夜总要看看孩子睡得好不好,有没有蹬被子。

    今天一个人,睡觉的时候还没有察觉到什么。

    此刻醒来,感觉身边空荡荡的,她心里顿时有点空空的感觉。

    她掀开被子下床,轻声打开门。

    水凝烟看见,外面沙发上的靳言,似乎正在熟睡中。

    她轻轻的推开孩子房间的门,借着微弱的壁灯。

    她看到,两个小家伙,一个比一个睡得香甜。

    水天昊睡得很乖巧,被子好好的盖在身上,水天芸可就不行了,她的被子,已经被扯到了腰里,半截身体露在外面。

    水凝烟赶紧过去给她盖上,这小家伙,这样肚子容易着凉。

    水凝烟给孩子盖好被子,她刚给走出去,给两个小家伙拉上门。

    结果,她没有转身,就被人从伸手抱住。

    吓得水凝烟差点叫出声,她感觉到熟悉的温度和气味,这才生生将声音压下去。

    她在某人的拥抱中,慢慢转身,羞涩又娇嗔的开口道:“你要吓死我啊,我差点被你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靳言紧拥着她,低声,温柔的笑道:“这不是没有喊出来嘛!”

    说着,他突然将她打横抱起来,水凝烟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伸手捂嘴,又差点掉下来,赶紧伸手搂住他的脖子。

    水凝烟又惊又无语:“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啊?”

    靳言笑着开口:“我醒来啊,已经很早了,在你给孩子去捻被子的时候,我就已经醒来了,只不过,我看你过去了,我就没有过去!”

    水凝烟没好气的开口道:“原来你早就醒来了,我还以为,你没有醒来了呢!”

    靳言笑着将她放在沙发上:“怎么可能没有醒来,芸芸晚上睡觉一直蹬被子,小家伙睡得很不安分,我怕她着凉了,就定了几个闹钟,结果,闹钟没响,你倒是醒来了!”

    水凝烟笑了笑:“你对闺女还挺好的!”

    其实,她心里是很开心的,靳言对孩子这么上心,她当然开心。

    毕竟,孩子就是她的命!

    靳言满脸笑意的看着她,借着微弱的壁灯,看到水凝烟羞涩的笑容,他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

    水凝烟都不知道,她跟靳言是怎么从沙发上,辗转到自己卧室床上的。

    一次之后,水凝烟浑身香汗淋漓,她害羞的伸手抓着被子。

    靳言声音充满笑意,他无奈的开口道:“怎么这么傻呢,孩子都有了,现在还这么害羞!”

    水凝烟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老流氓!”

    靳言的声音宠溺又无奈:“是啊,我不对你流氓,我们怎么可能有孩子呢!”

    水凝烟已经被他说得毫无还嘴的能力,她红着脸,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你赶紧下床去看看,芸芸是不是蹬被子了!”

    靳言无奈的看了水凝烟一眼:“好,我去看!”

    说罢,他起身,在水凝烟的额头,深深地吻了吻。

    水凝烟红着脸,看着靳言光着上身,向着外面走去。

    靳言去了旁边的房间,水凝烟伸手,捂着自己的小脸,感觉自己好像发烧一般的,脸有点发烫。

    好在靳言看完孩子之后,出来就没有再调戏自己。

    水凝烟也着实有点累了,她眯着眼睛,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

    水凝烟起来,拿起手机一眼,已经九点了。

    她赶紧从床上爬起来,今天可真是起来太迟了。

    只不过,身边的靳言,已经早早起来了。

    水凝烟有点无语,这个男人,起来了也不知道喊自己一声。

    水凝烟穿好衣服,从房间里走出去。

    她刚打开门,就看见两个小家伙已经起来了。

    而且,他们此刻就坐在沙发上,笑嘻嘻的看着水凝烟。

    水凝烟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就红了脸。

    她无奈的看着两个小家伙:“你们笑什么呢!”

    水天昊笑着,没有说话。

    倒是水天芸,根本忍不住自己一颗要说话的心。

    她激动的开口道:“拔拔早上也是从这个房间里出来的,麻麻也是哦,你们昨晚是不是睡在一起呀!”

    小家伙无比天真的,无辜的问出这个问题。

    水凝烟瞬间闹了个大红脸,这都什么事儿啊!

    她无奈的看着水天芸,有点不知道如何解释,正好这个时候,靳言买早饭,从外面进来了。

    他还不知道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只见水天芸撒欢的跑上前,抱着他的大腿,仰头,天真的问他:“拔拔,你昨晚是不是跟麻麻睡在一起啊,麻麻都不告诉我!”

    靳言抬头看了一眼水凝烟,只见她的小脸格外的红。

    水凝烟怕靳言乱说话,她赶紧开口:“芸芸,不许胡闹,昨晚你拔拔睡在沙发上,今天早上,他是进来给麻麻捻被子的!”

    水天芸一脸天真懵懂的表情,无法分辨水凝烟话的真假。

    半天,她才皱着眉头:“真的是去捻被子的嘛!难道麻麻现在也开始蹬被子!”

    水凝烟生怕小家伙多想,她连连点头:“是的,麻麻最近睡得不好,老实踢被子,你拔拔昨晚怕我着凉,特地进来给我捻被子!”

    听完水凝烟的解释,靳言满脸笑意的点点头:“是的,我是给你麻麻捻被子来着,可爱的小芸芸,我们来吃早饭了,不要胡思乱想了!”

    听到拔拔麻麻给出来的解释,水天芸有点失望,很不开心。

    为什么,别人家的拔拔麻麻都是睡在一起的,为什么她的拔拔麻麻就不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