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7章 将喜欢藏心里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夏颖的身体养的也差不多了。

    这天,是她出院的日子。

    叶凭海早就跟欧阳星汉商量好了,夏颖出院后的第二天,他们两家人聚一聚,商量一下两个孩子的婚事。

    欧阳兴汉看欧阳清凌的态度,似乎是非要促成这样段婚姻。

    女儿铁了心,他也不想让女儿难受,所以,就只能默默的认了!

    就在夏颖出院当天,水凝烟和靳言,带着两个宝贝也回了临海市。

    因为其他市的工作,已经完成,水凝烟决定回法国。

    其实,她本来是想看靳言态度的,谁知道,她说了去法国之后,靳言根本没有阻止。

    这让水凝烟根本想不明白,靳言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前思后想,最终决定,带着两个宝贝回法国。

    既然靳言对自己这么不在意,她还有留在这里的必要吗?

    看来,他之前跟自己说,要跟自己在一起的话,都是假的!

    水凝烟离开临海市的时候,心里生着闷气,等到靳言出现在机场,她心里莫名的欢喜。

    一家人出去这一趟,她工作也完成了,一家人的感情,也培养的不错。

    可是,靳言叫她回临海市,也没有别的表示,她心里还是有点不开心的。

    只不过,尽管是不开心,水凝烟还是跟着回来了。

    水凝烟这次回来之后,并没有带着宝贝去海景壹号别墅住。

    就算孩子真的是靳言的孩子,可是,她跟靳言,现在也不是夫妻。

    或许有人说她矫情,两个人孩子都有了,还用在乎那么多吗?

    可是,她就是矫情,没办法!

    水凝烟带着孩子去了酒店入住。

    靳言提过让她去海景壹号别墅,但是,水凝烟不愿意,他也尊重水凝烟的意愿。

    再说了,父母现在还在海景壹号别墅呢,水凝烟就算是真的不想去,那也是情理之中。

    想明白之后,靳言也没有多说什么!

    可是,他永远不知道,女人的心思,到底有多纠结。

    看着水凝烟闷闷不乐,靳言心里也不开心。

    其实,水凝烟这次工作结束之后,完全可以不用回临海市的。

    可是,他一直在准备一件事情,现在终于差不多了,他怎么能让水凝烟现在离开呢!

    就算是她要去法国,也得等一阵子。

    想到这里之后,靳言这个大男人,心里也没有任何结了。

    倒是水凝烟心里,还是很不开心。

    今天刚回来,靳言说,路西西和靳东想孩子了!

    水凝烟便让靳言带着孩子去海景壹号别墅,她自己并没有去。

    她去找了欧阳清凌。

    她临走的时候,知道欧阳清凌的情况不妙。

    这几天,给欧阳清凌断断续续打了几个电话,知道她这边的事情进展。

    今天回来了,水凝烟想着,正好去看看欧阳清凌。

    毕竟,她这次回法国,也不知道靳言到底会不会有所行动。

    水凝烟到了欧阳清凌家里,欧阳清凌一个人在家,她父母在水凝烟不在的这段时间,也没有搬进来。

    他们给了水凝烟一个独立的环境。

    可是,水凝烟去了之后,发现欧阳清凌的状态,其实并不好。

    她看上去闷闷的,坐在沙发上,似乎心事重重。

    水凝烟走过去,将她从别的地方带来的特产,放在一边,这才看向欧阳清凌:“清凌,你怎么了?看上去闷闷不乐的!”

    欧阳清凌抬头看了一眼水凝烟,水凝烟看到她的眼睛有点发红。

    她的样子,就像是要哭了一样。

    她说:“凝烟,我有点后悔了……”

    水凝烟皱着眉头,有点不解:“你后悔了?后悔什么?”

    欧阳清凌难过的开口道:“我后悔自己把自己当成报恩的一个物品,嫁给叶墨笙,这根当初靳言把你错当成水如烟,报恩的事情,有什么区别啊!当然了,情况也有所不同,那就是,你这边,靳言是爱你的,当初想跟水如烟在一起,是想报恩,满足水如烟的愿望,可是,我想报恩,可是,我也爱叶墨笙,我告诉自己,不要爱他,这场婚姻,就当成我给他报恩,可是,心里的喜欢,怎么都掩饰不住,你知道吗?凝烟,前段时间,我去医院看他妈妈,他说我别有心机,不要把主意打到他们家人身上!凝烟,你是知道我的,我是那样的人吗?我能把机会打到别人身上?我只不过是想去看看阿姨而已,为什么,我的好心,全都被他当成驴肝肺了,难道在他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还是说,因为他爱的是你,所以,根本不把我当回事!”

    听欧阳清凌说着说着,就扯到这件事情上来了,水凝烟有点无奈。

    可是,她也理解欧阳清凌。

    她跟欧阳清凌是朋友,可是,叶墨笙对她的好,欧阳清凌都能忍住。

    虽然,她未曾回应过叶墨笙什么,可是,欧阳清凌光是叶墨笙喜欢自己这点,她心里怕是已经难过到极点了吧!

    可是,有时候,水凝烟又觉得,叶墨笙对欧阳清凌也不是那么无情。

    可能是他对这件事情,反应太大了吧!

    想到这里,水凝烟安慰欧阳清凌:“你先不要胡思乱想了,你不是无论如何,也要救叶氏房地产吗?现在已经这样了,到时候,走一步看一步吧,如果叶墨笙真的不领情,他们家公司复原后,你就离开他,不要再为难自己了,我看你这样,我心里也难受,我感觉,叶墨笙对我,其实真的不是爱情,只是一种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好,可能是他最低落的时候,正好我出现,让他觉得有了几分生机吧,我觉得,他至今都没有搞清楚自己的感情,男人都是长不大的孩子,有时候,我们真的不了解他内心的想法,你不要着急,也不要难过,你这样,只是在为难自己,我都在发愁了,要是我走了,你这样子跟叶墨笙结婚,以后遇到事情,可怎么办!”

    听到水凝烟这样说,欧阳清凌有点吃惊:“你要走吗?你这次回来,难道不留在临海市了吗?我以为你出差回来,直接来了临海市,就是不走的意思了呢!”

    水凝烟摇摇头:“我怎么可能不走呢,我留在这里,算什么,你知道吗,清凌,虽然我跟靳言历经磨难,算是在一起了,可是,他现在也未曾跟我求婚,我是未婚先育,生下两个宝宝,可是,他现在这样什么都不说,我心里更是难受,一点底儿都没有,我说了回法国,他也未曾挽留,你觉得,我还有什么理由留下来呢!”

    “那你这次回临海市,是因为什么?”欧阳清凌吃惊的问道。

    水凝烟无奈的看着她:“是靳言让我回来的,可能是他爸妈想看孩子,以后长途飞行不便,我也想回来,正好看看你,前几天,我在电话里,听到你的情绪不好,我心里很是担心,现在看到你这个样子,虽然也是不好,但是,我亲眼看到了,心里也踏实了一点,这几天,我会留在临海市,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

    欧阳清凌看着水凝烟,点了点头:“嗯嗯,凝烟,我如果真的遇到什么事情,肯定会问你的,对了,你这次回来,是住在海景壹号别墅吗?”

    水凝烟苦笑着摇摇头:“我跟靳言没名没分的,住在一起,算什么,可能是我骨子里比较传统,我还是接受不了,我和孩子住在酒店,他也没有反对,下了飞机,直接送我们去酒店了!”

    “那孩子呢?”欧阳清凌吃惊的看着水凝烟。

    水凝烟回答:“他带着去见爷爷奶奶了,这样也好,我还能陪着你,说说话,你心里要是有什么苦水,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都跟我说说,不要闷在心里,让自己一个人难受!”

    可能是这几天,真的心里委屈坏了。

    欧阳清凌跟水凝烟说了好多,水凝烟拿着一包纸巾,一边安慰她,一边给她递纸巾。

    水凝烟听完欧阳清凌的哭诉后,她觉得,虽然自己的身份比较敏感。

    可是,她还是有必要给叶墨笙打个电话。

    叶墨笙现在的行为,完全是在逼欧阳清凌。

    欧阳清凌要么彻底放弃他,要么,真的会被他逼疯抑郁的。

    一个抑郁的人,会干出什么事情来,水凝烟都能想到。

    她安慰欧阳清凌,给她开导。

    下午晚饭的时候,欧阳清凌的心情,明显有所好转。

    欧阳清凌告诉水凝烟,明天两家人就要见面。

    水凝烟轻声安慰她:“清凌,你不要害怕,更不要在叶墨笙面前觉得卑微,是你在帮她,你才是那个掌握主权的人,不要把自己弄得那么卑微,让他觉得,你好欺负,你就高姿态的出现,高姿态的面对一切,你明确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你只是帮他,别无他意,他要是想多想,你也不要搭理,等到时间长了,他自然会明白,清凌,我还要给你一句忠告,有些爱情,并不适合挂在脸上,你越是这样,别人越是不当回事,所以,藏在心里就好,人越是得不到,越是想得到,轻易得到的,那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你懂吗?我这话已经是给你说第二遍了,你要真的做到,才不枉费我的苦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