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7章 谁是母老虎
    水凝烟转身,皱眉看着欧阳清凌:“清凌,你这么着急,怎么了?”

    欧阳清凌指着外面:“凝烟,你在搞什么鬼?不是避着靳言吗?怎么还把他带到家里来了!”

    “他今天见到了昊昊,我已经告诉他,昊昊就是他的孩子了!”水凝烟面无表情的说道。

    欧阳清凌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你已经告诉他了?你……你就不怕他跟你争夺孩子的抚养权吗?”

    水凝烟的眸子闪了闪:“如果他真的敢那样做,我在不放弃昊昊的同时,永远都不会让他知道,芸芸的存在!”

    水凝烟的表情,几乎是片刻功夫,就变得很是冷硬。

    她的表情,让欧阳清凌有点发怔。

    是啊,凝烟那么爱孩子,如果靳言真的敢那么做,水凝烟肯定会跟他拼命。

    她往前走了两步,伸手拍了拍水凝烟的肩膀:“好了,我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其实我感觉,靳言不会是那种人的!”

    水凝烟脸上的神情有点让人看不出她的情绪。

    她说:“但愿吧!”

    欧阳清凌从厨房出来,看见靳言还在跟在水天昊后边,一个劲的说好话:“昊昊,你有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我们可以征得你妈妈的同意,叔叔带你去玩,好不好?”

    水天昊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我想去什么地方,妈妈都会带我去,而且,我又不是小孩子,没那么好骗的,你还是不要用那种看小孩儿的目光看着我,我会很不舒服的!”

    听着水天昊的话,靳言莫名的觉得有点无辜。

    好像自己说什么话,都被这个孩子,无情的反驳回来了。

    只不过,他能理解,刚才在门口,他已经潜在意识的把自己当成坏人了,现在这样,也很正常。

    靳言刚要再说点什么,就听见欧阳清凌的声音响起。

    “靳言,你别白费功夫了,我们家昊昊不喜欢你的!”说完,欧阳清凌向着孩子走过来。

    她伸手拉住水天芸的小手 ,对水天昊开口道:“昊昊,欧阳阿姨带你和芸芸去洗手吃饭,我们走!”

    水天昊听到欧阳清凌的话,立马站起来,向着欧阳清凌跑过去。

    看着水天昊欢快的背影,靳言一方面觉得,这才像是个孩子嘛!

    另一方面,他又感觉到深深的挫败。

    既然水天昊在欧阳清凌面前,这样欢快跳脱自然,在他面前,却充满浓浓的敌意。

    这就说明,肯定是他做得不够好,不然的话,小家伙也不可能这样对他。

    想到这里,靳言暗暗下决心,回家后,一定要多做点准备。

    为了跟孩子多相处一会。

    吃饭的时候,尽管欧阳清凌明里暗里让靳言走了,可是,靳言依旧死皮赖脸的留下来。

    饭桌上。

    欧阳清凌和水凝烟则是彻底无视他,两个人不停地给孩子夹菜。

    靳言也想给宝贝儿子夹菜。

    只不过,他夹了一块红烧肉给水天昊,却被水天昊嫌弃的放在一边。

    这时,水凝烟的脸色却变了。

    她生气的看着水天昊:“昊昊,叔叔给你夹菜,你连一句谢谢都不会说吗?麻麻平时就是这样教你的?”

    水天昊抬头,看见水凝烟是真的生气了。

    他顿时有点委屈。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叔叔,他就莫名的生气。

    现在麻麻还这样说自己。

    不是他没礼貌,他只是觉得心里不舒服。

    水天昊越想越委屈,最后,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靳言,放下筷子,转身跑上楼。

    水凝烟看着儿子的背影,无奈不已。

    她没想到,小家伙真的生气了。

    其实,她只是不想让靳言和孩子的关系太僵硬,可是,看水天昊对靳言的态度,完全是敌视啊!

    水凝烟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如果昊昊以后知道,靳言就是自己的父亲,想到自己现在的态度,他会不会后悔自责呢!

    他会不会恨自己,现在没有告诉他真相呢!

    水凝烟心里有点难受。

    靳言看孩子生气了,水凝烟心情似乎也不好。

    他顿时又觉得自己做错了。

    他无奈的看着水凝烟:“那个……我吃饱了,我先回去了,你明天上午会在家吗?”

    水凝烟想了想,点点头:“一般情况下,我上午都会在家里的!”

    靳言开口道:“那我明天再来看孩子,好吗?”

    水凝烟看着靳言,点点头。

    靳言走后,一直闷声吃饭的水天芸,突然天真的开口道:“麻麻,为什么我感觉,你跟那个蜀黍之间,怪怪的……”

    听到女儿的话,水凝烟顿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她求助的看着欧阳清凌。

    欧阳清凌一副你自己造的孽,自己解决的表情。

    水凝烟有点无语,她的目光看向期待的水天芸,斟酌了一下,开口道:“这样,芸芸,你先吃完饭上楼,去看看你格格,麻麻一会上来,给你说点事情,好不好?”

    水天芸皱眉,嘟了嘟小嘴,只不过,她还是点头同意了。

    吃完小碗里的饭菜,水天芸就跑上楼看自家格格了。

    欧阳清凌吃了一口菜,随口问道:“怎么?看你这样子,是打算告诉两个孩子,他们的亲生父亲了?”

    水凝烟吃着饭,停了下来。

    她抬头看了一眼欧阳清凌,点点头:“是啊,我打算告诉他们了,我不想让孩子们蒙在鼓里,如果知道了真相,他们想跟靳言相认的话,我也不反对,我尊重他们,其实现在想想,我以前都有点太自私了,我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是对他们好,可是,我却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们到底需要什么!如果因为我,孩子和他爸爸反目的话,我真的会很自责的!”

    听到水凝烟的话,欧阳清凌有些许无奈:“这种事情,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单看你从哪个角度考虑了,我就是在孩子面前,对靳言还能狐假虎威的发发威,真是两个人的话,我估计他会劈了我,我瞒了他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告诉他,你在哪里,他估计是现在没时间跟我算账,以后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的!”

    水凝烟听到欧阳清凌的话,没好气的笑了笑:“你放心,你们是朋友,不告诉他是你的本分,你也没有义务,非要告诉他啊,而且,我也是你的朋友,你是为了朋友义气,才不告诉他的,我倒是想看看,他敢把你怎么样!”

    欧阳清凌听到水凝烟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你知道吗?你现在已经有了母老虎的潜质了,感觉你以后,肯定把靳言管的死死的!”

    欧阳清凌的话刚出口,水凝烟的脸就红了:“你个死丫头,乱说什么呢!谁是母老虎?”

    欧阳清凌赶紧笑着安抚她:“别生气,我逗你的,赶紧吃饭,吃完去看宝宝,不然,你家男宝宝,真生气了!”

    听到欧阳清凌的话,水凝烟这才打住。

    的确是得赶紧去安抚一下水天昊,不然,按照小家伙那傲娇的性格,今天晚上,估计都不会搭理自己了。

    想到这里,水凝烟快速的把碗里的饭吃完。

    她放下碗筷,抬头看着欧阳清凌:“厨房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了!”

    水凝烟说完,就迅速的转身上楼了。

    欧阳清凌张了张嘴,看着速度奇快的水凝烟,最终还是闭嘴了。

    好吧,她洗!

    水凝烟上楼,轻轻推开房门。

    她就看见,儿子傲娇的站在窗户前,看着别墅不远处的海边。

    女儿站在儿子身后,轻声细语的安慰他:“格格,你就不要生气了,麻麻肯定也不是故意的,麻麻刚才还说了,上楼要跟我们说个事情,我想,她肯定是要说刚才楼下的事情,你不要跟麻麻生气嘛,不然麻麻会很伤心的,这样的话,芸芸也会跟着难过,格格……芸芸说了这么多,你就理一下芸芸嘛!”

    “嗯!”水天昊傲娇的发出一个字。

    水天芸气的小脸都红了,这就是搭理自己吗?

    水凝烟看和一双儿女,莫名的觉得欣慰,只不过,看着女儿拉着自家格格的手,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水凝烟觉得,充满了喜感。

    她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走了进去。

    听到脚步声,水天芸和水天昊,几乎是同时转身,看向水凝烟。

    一看是水凝烟,水天昊立马傲娇的转身。

    水天芸为难的看了看格格,又看了看自家麻麻,有点笑哭哭。

    看着女儿可怜的小样子,水凝烟迅速的走上前,在女儿的小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她说:“我家芸芸最乖了,从来不会掉眼泪,是个坚强的小女孩!”

    果然,水天芸的眼泪,立马止住了。

    水凝烟这才站起来,看着儿子小小的背影,她开口道:“昊昊,今天吃饭的时候,是麻麻不该凶你,麻麻错了,麻麻向你道歉,但是,你也必须答应我,以后不管是谁给你夹菜,就算是不喜欢吃,你也要礼貌的说谢谢,这是别人对你的喜爱,你要走最起码的礼貌,懂吗?”

    水天昊到底还是听水凝烟话的,不想跟自家麻麻生气。

    他转身看了一眼水凝烟,闷闷的低着头开口道:“可是,我不喜欢他!”

    “你不喜欢他,那你知道他是谁吗?”水凝烟皱着眉头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