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5章 必须补偿她
    听到水凝烟的话,靳言顿时喜忧参半。

    他喜的是,水凝烟终于决定,给自己机会了,最起码,不会拒自己于千里之外了,而且,听他的话,他基本也能确定,她现在是单身,否则的话,她是不会说,自己要冷静冷静,而是直接告诉他,他有爱人了。

    而且,她还说,不会刻意的躲着自己,那就是说,他可以时常来找她了!

    最重要的是,如果她一直单身,那那个孩子,妈妈口中的小男孩,肯定就是自己的儿子了。

    只要一想到这个,靳言就莫名的开心。

    只不过,他也有忧虑的事情,他害怕水凝烟想了半天,最后还是给自己一个否定的答案,那样的话,他是真的很难接受。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还没有找到水如烟。

    只要看到水凝烟那个黯淡无光的眼睛,他的心就无时无刻不再自责,愧疚。

    这是他应该的,他必须要补偿她,把她的眼睛,还给她!

    想到这里,靳言郑重的看着水凝烟:“凝烟,你相信我,公司的事情上,我绝对不会公私不分,只要宝丽珠宝的设计过关,我就会签合同,至于给你时间,我会给你时间的,你好好想,等你什么时候想谈了,我们再谈,但是,我会时常来找你的,你刚辞也说了,你不会拒我于千里之外,那就是说,你不会拒绝我来找你的,对吗?我可以这么理解吗?”

    水凝烟看着靳言蔓延期待的眼神。

    她莫名的有点心疼,她最终无奈的点点头:“对,你说的没问题,只要不提感情的事情,你可以来!”

    靳言听了水凝烟的话,有点欣喜和激动。

    他脸上激动的表情,有点难以自制。

    水凝烟看着他,无奈的笑了笑:“好了,你也别再这里呆着了,赶紧回家吧,不然的话,西西阿姨该担心你了,我也要回去了!”

    靳言转身,看了一眼欧阳清凌家里,灯火通明的客厅。

    他点了点头:“你回去吧,我目送你回去!”

    水凝烟看了靳言一眼,点点头,转身向着里面走去。

    她没有转身,可是,她却能够猜到靳言的神情。

    靳言是真的变了。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邪笑。

    在自己的眼里,他一直是恐怖而又强大的。

    可是,现在的他,却多了更多人间烟火的味道。

    因为爱情,他变了,变得没有那么霸道和自私。

    以前,他总要让自己听他的,现在,他开始尊重自己的想法。

    或许,这是用六年的时间,才换来的吧,水凝烟淡淡的自嘲了一声,不知道是喜是忧!

    看着水凝烟走进别墅,靳言并没有离开。

    他只是站在门口,傻傻的看着别墅里面。

    靳言在欧阳清凌家门口,一直站着,等到他们家的灯火熄灭。

    他这才慢慢转身,向着车子走去。

    靳言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父母还没有睡。

    家里的灯,几乎全都开着。

    他走近别墅,发现门打开着,母亲路西西着急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就连父亲靳东,也是一脸认真严肃的坐在沙发上。

    靳言有几分疑惑。

    难道发生什么大事了?父母的样子,看起来好像很紧张,很郑重!

    想到这里,他快速的走进去。

    结果,路西西刚一看见他,立马冲了过来:“靳言,你回来了!”

    靳言点点头:“是啊,我回来了,怎么了?妈,你的脸色看起来很紧张,是不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路西西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先不说发生什么大事了,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不接电话,我跟你爸都担心坏了,你说你要死不活的在家里待了这么久,突然出去上班,手机也打不通了,打电话公司你,说你已经走了,你这是打算急死我们啊!”

    “妈,我去找凝烟了啊,还是你给我提的意见的!”靳言看着路西西说道。

    路西西一愣,她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有点不好意思:“那个……不管怎么说,这样的事情,以后都不许再发生了,你不能再让我跟你爸爸担心了,手机除非没电,不然不要随便关机,知道吗?”

    靳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只不过,为了这事,你们真的没必要这样紧张,刚才看到你们两个在客厅里的样子,我在外面都吓了一跳呢!”

    “你妈妈说的这事,都是次要的,接下来,我要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个臭小子,给我好好听着!”靳东突然冷不丁,沉声开口。

    靳言诧异的转身看着父亲,还有事情。

    他好奇的开口道:“爸,什么事情啊?”

    靳东冷哼了一声:“什么事情,你自己干的好事,自己能不知道?”

    “什么事情啊?我是真的不知道!”靳言一脸懵逼的看着靳东。

    路西西没好气的看了丈夫一眼:“你看他都急成什么样子了,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告诉他吧!”

    靳东瞪了儿子一眼,开口道:“那个孩子,我已经查出来了,就是你跟那个水凝烟的孩子,连怀疑都不用怀疑!”

    “啊!”靳言吃惊的张着嘴,说实话,他都已经准好了准备,那个孩子是水凝烟跟别人生的。

    结果,现在老爹来了这么一句。

    着实让他震惊坏了,他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丝小小的窃喜:“爸,你怎么知道的?”

    靳东瞪着他:“当然是查的啊,没出息的东西,连这个都查不到!”

    靳言无语的看着靳东,查不到这个就叫没出息啊!

    他着急的开口道:“爸, 你就告诉我的,你到底是怎么查到的?”

    靳言在哪卖关子。

    路西西很不给面子的开口道:“别问你爸了,我来告诉你!”

    靳言立马转身,跑到路西西那边去了。

    路西西笑着看了靳东一眼,对靳言说道:“这件事情啊,其实很简单,我们用龙行组织最新研究的那个全球定位识别系统,找出了水凝烟这几年生活的地方,然后,我们找当地的人,去调查了一下她这些年的生活动态,儿子啊,你要知道,只要一个人在某个地方生活过,或多或少,都会留下一些痕迹,更何况,水凝烟这几年时间,一直住在那里,那里的人都知道,她何时生的孩子,我们根据时间大概一看,就可以断定,那个孩子是你的,当然了,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亲口问问水凝烟,你也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证实,只不过,作为你妈妈,我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凝烟这姑娘,是不能再刺激的,尤其是在你这里,因为你以前对她的伤害,够多了?我怕你要是做的过了,她就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了!”

    靳言点了点头:“这我知道,只不过,我更想知道,她这些年,生活在哪里?”

    “法国,在法国刚开始去是做一些服务生的工作,后来在街头卖设计稿和饰品,最后听人说,是被什么人慧眼识珠,挖走了,再后来,周围的人也就知道,她什么时候生孩子,其他的也不清楚,我是根据孩子出生的时间,来推断的!”路西西开口道。

    其实,现在的路西西并不知道,她这次调查的时候,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她的重心全在那个孩子身上,所以,也没有去问更多关于水凝烟的问题。

    以至于后来,他们对水天芸的身份,蒙在鼓里,伤害了小家伙幼小的心灵。

    靳言听到路西西的话,他点了点头:“妈,我知道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都很谢谢你,还有,我跟凝烟之间的事情,我会慎重处理,这次,我一定不会再伤害她了!”

    路西西点了点头,转身看见丈夫对他们这无营养的话,毫无兴趣,已经转身回房了。

    她看了看靳言:“时间不早了,你也收拾一下,早点睡吧,我也去睡觉了!”

    今天为了查这个事情,她跟靳东,可是,一刻不停的打电话,忙来忙去。

    结果,最终就得到这样一个,本就一定认定的事实。

    然后,就等着儿子回来,告诉他。

    只不过,路西西突然觉得,告诉儿子也无济于事。

    就算是给他说了,他也不见得能把自家孙子领回来。

    路西西是真的很想见那个孩子,可是,又怕水凝烟多想。

    她可真是纠结啊!

    看着路西西转身去睡觉,靳言望着路西西的背影,眸子闪了闪,也转身上楼。

    第二天一早。

    靳言就去上班了。

    晚上的时候,靳言下班,又去了欧阳清凌别墅那边。

    只不过,生怕路西西担心,他还专门打电话,给路西西说了一声。

    话说,靳言刚到别墅那边,他本来就是想站在这里等着,若是运气好的话,还能见水凝烟一面。

    只不过,水凝烟没见到,他却见到了母亲口中的那个小男孩。

    那个有可能是自己儿子的小家伙。

    话说,水天昊下午和妹妹争论一个问题,两个人争论的面红耳赤。

    欧阳清凌不在家,水凝烟也去公司了。

    小家伙有点生气,扔下妹妹,想出去走走,在别墅周围冷静冷静。

    结果,他一出来就是半个小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