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3章我不走了
    靳言看了一眼欧阳清凌,最终,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欧阳清凌看着靳言的背影,忍不住挑了挑眉。

    幸亏她机智聪明啊!

    不然的话,今天真的会被发现的。

    结果,欧阳清凌一口气还没有彻底松下来,就听见,门铃响了。

    而此刻,靳言就站在玄关处。

    他转身看了一眼欧阳清凌,眸子里写满了探究的意味。

    欧阳清凌干笑了一声:“你看我干嘛?”

    靳言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声:“要不要我帮你开门!”

    欧阳清凌的脑子飞速运转。

    现在敲门的……八成是送外卖的。

    想到这里,她神情立马放松下来:“当然可以啊,应该是我订的外卖到了,如果你开门的话,劳烦帮我签收一下,直接提进来再走,我就不谢了!”

    欧阳清凌说的毫不客气。

    靳言的眸子闪了闪,真的是送外卖的吗?

    他刚开始听到门铃响的时候,还以为是水凝烟呢!

    想到这里,他顿时摇了摇头,他还真是,遇到水凝烟的事情,立马慌了神。

    毕竟,水凝烟这么躲着自己,他人还在欧阳清凌家里呢!

    她能搞不清楚,就自投罗网吗?

    显然是不太大可能。

    想到这里,靳言顿时摇摇头,转身打开门。

    门打开,他老远就看见,别墅外面的大门口,的确是一个外卖小哥。

    靳言走过去,直接帮欧阳清凌签收了外卖。

    他从外卖小哥手里拿过外卖,提着向别墅里走去。

    只不过,刚走了两步,他却愣住了。

    刚才,他还沉浸在,果然是外卖小哥的思绪里,无法自拔。

    根本没有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他现在手里提着的,两大袋外卖,真的是欧阳清凌订的?

    如果真的是她订的?

    她怎么可能吃得了这么多,家里就她跟那个小姑娘两个人。

    根本吃不了啊!

    除非是,她家里还有其他人!

    想到这里,靳言的眸子,顿时变得很是深沉。

    他提着外卖走进别墅,直接将门关了。

    欧阳清凌看着他的举动,皱了皱眉:“外卖提过来,你就要走了,干嘛还锁门啊!”

    靳言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欧阳清凌:“谁告诉你,我要走了,既然你买了这么多的午饭,你们两人,怎么可能吃的完呢!我还是主动留下来,帮你们吃吧!”

    靳言故意加重了这么多三个字。

    让欧阳清凌的脸色,顿时变了又变。

    难不成,他察觉到什么了!

    她的表情,顿时笑的比哭的还难看。

    早知道,刚才就不让靳言去拿外卖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看着欧阳清凌一脸苦像,靳言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

    他伸手打开外卖,一副不用客气的模样:“吃啊,愣着干嘛?你们两个人,点了八个菜,我看着都浪费!”

    欧阳清凌扯了扯嘴角。

    她看靳言根本不是诚心想吃饭,而是在试探自己。

    自己也是作死,干嘛订这么多菜呢!

    她站起来:“你等着,我去拿几个碟子,把菜放在里面吃。

    说罢,欧阳清凌就逃也似的向着厨房走去,生怕靳言发现自己的情绪不对劲。

    结果,她刚一走,靳言就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水天芸:“你叫……芸芸,是吧?”

    水天芸乖巧的点点头:“是的,我叫芸芸!叔叔!”

    听着小家伙软糯的声音,靳言觉得,心里格外的柔软。

    他笑着看向水天芸,尽量用自己最温柔的一面,生怕吓到孩子。

    虽然他很生气,欧阳清凌到现在了,还在骗自己。

    可是,对于孩子,他还是格外的心疼。

    他看着水天芸,和蔼可亲的试探性的问道:“芸芸,那你知不知道,家里今天来人了吗?”

    水天芸想到麻麻和欧阳阿姨的叮嘱,她看着靳言,眸子都没有眨:“没有,今天家里就我跟欧阳阿姨两个人!”

    靳言听到水天芸的话,顿时皱眉。

    就她们两个人,却点这么多的菜,他们能吃的完吗?

    他怎么说,都是不太相信的。

    他质疑的看着水天芸:“芸芸,小朋友说谎是不好的,你知道吗?你可不能骗叔叔哟,你们两个人,怎么可能点这么多的菜呢!”

    水天芸,嫌弃的看了一眼靳言:“谁说两个人,就不能点这么多的菜了,你难道不知道,这些菜,全都是我点的吗?”

    “你点的?”靳言顿时吃惊不已,一副你是在骗叔叔的表情。

    水天芸眼珠子咕噜咕噜转了转,她点着小脑袋:“当然是我点的啊,我今天这不是刚回国吗?刚刚倒时差,然后,欧阳阿姨怕我饿着了,在我睡觉前,就让我选菜,她帮我订餐,我就说了几种自己平时爱吃,但是在国外吃不到的川菜,没想到,欧阳阿姨全都点了!”

    靳言看着水天芸,小巧的嘴巴,乖巧的样子。

    他张了张嘴,最终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是不怎么相信欧阳清凌。

    可是,对于水天芸的话,他还是相信的。

    毕竟,他觉得,小孩子应该不会骗人的!

    水天芸的眸子,闪过一丝小小的窃喜。

    她帮麻麻和欧阳阿姨隐瞒了,这个叔叔笨笨的,还没有一点怀疑的意思。

    靳言看着水天芸,突然莫名的有点忧伤。

    他问水天芸:“芸芸,你今年多大了?”

    水天芸掰着小指头,算了算:“五岁!”

    靳言笑了起来:“这也要算啊!”

    水天芸皱眉,又是一记嫌弃的目光:“当然要算啊,我本来是想告诉你准确的时间,几年几个月而已,你还这么说!”

    靳言没想到,自己一个玩笑话,小家伙还不高兴了。

    他顿时开口安慰道:“芸芸可别生气啊,是叔叔说错了,该罚!”

    水天芸嘟了嘟小嘴,没有说话。

    靳言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心里生出一丝丝喜爱。

    如果当年,他跟水凝烟没有分开,那些破事都没有发生。

    他们应该也有孩子了,恐怕跟眼前的小女孩,也一般大吧。

    想到这里,靳言只能无奈的摇头。

    没办法,物是人非啊!

    别说是当年的事情如何,就是现在,水凝烟躲着自己。

    按照她的态度,他也未必能求得她的原谅!

    想到这里,靳言的心里,就莫名的哀伤。

    水天芸忽闪忽闪着一双可爱的大眼睛,看到靳言脸上的难过。

    她竟然莫名的……心疼。

    她赶紧摇晃着小脑袋,她心疼个什么鬼啊!

    她跟这个怪蜀黍,都不认识!

    想到这里,她不禁觉得,自己太善良了。

    麻麻常常教育她,人呢,不能太善良,否则很容易被人欺负的!

    她还说,她以前就是太善良了,被别人欺负的很惨。

    她每次听麻麻说这些话的时候,都能从她的脸上,看到跟这个叔叔,一模一样的神情。

    想到这里,她迅速的沙发上跳下来,走到靳言的旁边。

    靳言不知道小家伙想干什么,只见她走到自己面前,皱着眉毛,看起来有点不开心。

    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奶声奶气的开口道:“叔叔,虽然我不认识你,可是,你这会都皱眉无数次了,我麻麻说过,人要是活的开心,就不会无端皱眉的,你别再皱眉了,好吗?”

    看着小家伙真诚的样子,靳言感觉自己心里,莫名的开心。

    他点了点头,伸手,如愿以偿捏了捏水天芸肉嘟嘟的小脸。

    水天芸顿时气呼呼的打开靳言的手:“人家好心好意的安慰你,你却捏人家脸蛋!”

    水天芸并不是不给别人捏她的小脸,只是,她的脸,从来都是最亲近的人,才可以碰的。

    比如麻麻,比如欧阳阿姨。

    靳言看着她生气的样子,似乎都是可爱的。

    他笑着说道:“叔叔错了,给叔叔说说,你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

    水天芸皱着眉头想着,自家麻麻是什么样的人。

    站在一旁的欧阳清凌,她手里拿着碗碟。

    她本来看着水天芸和靳言互动的挺温情的,她想多给他们一点事情。

    毕竟,他们是亲生父女。

    虽然他们不知道,可欧阳清凌心里清楚啊!

    只不过,她没想到的是,自己给靳言创造一点机会,靳言竟然打听水天芸的麻麻!

    水天芸可不知道水凝烟跟靳言之间的事情,万一小家伙说漏嘴了,靳言恐怕是打死都送不走了!

    想到这里,欧阳清凌迅速的拿着碗碟,走上前:“碗碟来了,我们吃饭吧!”

    靳言抬头看了一眼,破坏气氛的欧阳清凌,忍不住皱了皱眉。

    欧阳清凌哪里管他怎么看自己。

    她将碗碟放在茶几上:“你们要是不想移动,就在这里吃吧,不用去餐厅了!”

    靳言伸手拿过碗:“好啊,我没意见!”

    欧阳清凌在他低头的时候,忍不住张牙舞爪。

    这是她家里啊,他还不介意!

    他不介意,她介意,好吧!

    水凝烟看着靳言把菜放到碟子里,米饭装进碗里。

    他把最好吃的,全都放在水天芸面前,温柔的对她说:“芸芸,你不是说,很想吃这些菜吗?好好吃吧!”

    靳言说完,就给自己弄了一份米饭。

    唯独没有管欧阳清凌。

    欧阳清凌都气炸了:“靳言,有你这样的吗?在我家里吃饭,居然不搭理我?”

    靳言抬头,凉凉的看了她一眼:“要我给你盛饭,可以啊,告诉我,凝烟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