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吞安眠药自尽
    “如果我非要娶呢!”蓝清风的态度,也异常固执。

    崔玉英愤怒的看着儿子。

    这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啊,可是,他却拼了命的跟自己对着干。

    她失望的看和蓝清风:“如果你要娶她,除非我死!”

    蓝清风的眸子微微一闪,他淡漠的看了一眼崔玉英,没有再说话。

    崔玉英心里难受的要命。

    蓝清风明明是自己的儿子,可是,他却跟自己这么冷漠。

    崔玉英实在是接受不了。

    看见蓝清风冷漠的转过身,并不打算再理会自己。

    崔玉英气的头顶冒烟。

    她生气的走过去拉住蓝清风:“你这是什么态度,蓝清风,你现在何必这样对待我跟你爸,我们好歹也给了你生命,你现在为了一个外人,跟我们对着干,你的心里,是怎么过得去的!”

    崔玉英说着,眼睛都红了。

    这些年,这个儿子,跟他们的关系,越来越冷淡。

    她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可是,她却也无可奈何,

    有些话,她在心里憋了好久好久。

    蓝清风被崔玉英拉住胳膊,他的神情微凛。

    他转身看着崔玉英,眼睛微眯:“妈,其实有些话,我是本来不想跟你说的,但是,你现在的所作所为,不得不让我跟你好好谈一谈,首先,我跟心月生活的时间,比你们要长,她对我来说,根本不是一个外人,希望你能搞清楚,其次,我跟姚裴娜之间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你,或许,结果也不会变成这样,最后,姚裴娜孩子的事情上,我的确是狠心了点,但是,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她这个孩子,是人工授精得来的,她的目的,就是为了用这个孩子,让我就范,仅此而已,就算是有愧疚,我也不会太强烈,最后,虽然你是我的母亲,但是,我不希望你站在自己的立场来考虑我的事情,我长大了,早就脱离了你们,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我的事情,我希望你们不要再掺和!”

    蓝清风说完,便伸手,将崔玉英的手拉开,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崔玉英生气的在原地跺脚:“蓝清风,你要是敢去方家,我就死给你看!”

    蓝清风对崔玉英的话,置若罔闻。

    他继续向着外面走去。

    蓝横之一个劲的皱眉,最终,蓝清风的背影消失不见,他也只能无奈的叹口气。

    下午,蓝清风并没有受崔玉英的威胁。

    他去了方家,而且,他是带着重礼去的。

    他的目的实则为提亲。

    崔玉英心里到底是不信邪,她找人跟着蓝清风。

    只不过,她万万没有想到,蓝清风竟然真的不顾自己的话,去了方家。

    与此同时。

    蓝清风已经进了方家。

    蓝心月看到蓝清风来了,小脸扑红扑红的,心情看起来很好。

    方平衍和袁冰冰的态度,谈不上多喜欢,但是,也不至于太冷冰。

    毕竟,这是女儿喜欢的男人。

    说到底,他们其实还是尊重女儿的。

    蓝心月巴巴的看着蓝清风将礼物放在茶几上。

    他满脸诚意的看着袁冰冰和方平衍:“叔叔阿姨好,我今天上门拜访呢,其实目的很简单,我想跟你们谈谈,我跟心月的婚事!”

    袁冰冰和方平衍的脸色变了变。

    袁冰冰皱眉开口道:“你跟心月的婚事,你的父母不来提亲,让你自己来?”

    蓝清风早就料到袁冰冰会这样问。

    他认真的开口道:“这个婚事,我自己决定就好,我的父母,这么多年不再我身边,我已经跟他们明确表示了,他们不用管这件事,以后,跟心月生活的人,是我,我们在一起相处了这么多年,我照顾她如何,想必,心月也跟你们提过,心月是你们的心头疙瘩,那她也是我心里的宝贝,我不会让她受任何委屈的,以前没有过,以后也不会有!”

    看着蓝清风如此认真的样子,袁冰冰还是担心不已。

    她无奈的皱眉:“你照顾了心月十几年,这些我都知道,但是,你跟那个女人,不是有个孩子吗?这件事情,你解决了吗?还有,你能保证,以后不会再冒出这种莫名其妙的女人,用各种的方式,来伤害我们家心月吗?”

    听着袁冰冰的话,蓝清风很认真的解释道:“阿姨,那个女人,其实名为姚裴娜,她以前跟我认识,只是我们有二十年没有见面了,加之她换了名字,变化太大,所以,我没有认出她,她心里喜欢我,所以,才人工授精,设局欺骗我,孩子并不是我的,我跟她之间,也没有发生过什么,所以,还请阿姨放心,这种事情,以后都不会在发生了!”

    听到蓝清风的解释,一旁的蓝心月有点小欧激动。

    因为事情发生的紧,蓝清风并没有告诉她,姚裴娜的孩子,其实是人工授精的。

    现在听到这个解释,她莫名的心花怒放。

    毕竟,这件事情,这几天,一直是她的心结。

    袁冰冰听到蓝清风的话,心里有点咂舌。

    那个女人的孩子,居然是人工授精得来的,这简直是超乎她的想象。

    要如何爱一个人,才能做到这个地步呢!

    她挑眉问道:“那个女人呢?她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吗?那个孩子呢?你真的确定不是你的?”

    对于这个问题的真实性,袁冰冰还是非常执着的想要确定。

    蓝清风很耐心的跟袁冰冰解释:“阿姨,是这样的,我今天彻底跟她说清楚了,她也表示,以后都不想再见到我,至于那个孩子,今天流掉了!”

    蓝清风的话说完,袁冰冰的眉梢扬了扬。

    蓝心月嘟了嘟小嘴。

    姚裴娜的孩子没了,这对于蓝心月和蓝清风来说,无疑是件好事。

    至于是怎么没有的,袁冰冰其实也不怎么关心。

    袁冰冰关心的问题,基本都问完了。

    方平衍这才开口:“其实,蓝清风,你养了心月这么多年,我心里其实是感激你的,就算你是小辈,我也该郑重其事的感谢你一次,但是,你现在来求亲,这就让我有点不能接受,不是因为我对你有意见,而是,结婚其实是两个家庭之间的事情,你这样一个人擅自决定,你就你不怕以后生出什么事端来吗?最重要的是,我们家心月去了你们家,你父母会待见她吗?”

    蓝清风早就知道,这个问题,其实才是最重要的。

    他想了想,这才看着方平衍:“叔叔,方家和蓝家的这个死结,我在小时候就已经深有体会了,所以,这些年,我带着心月,才没有回来过,或许,你们在心里,也曾埋怨过,我让你们的女儿远离你们,可是,你们却不懂,这是最好的,保护心月的方式,至于结婚的事情,我已经决定了,我打算自己一手操办,心月是嫁给我,不是嫁给蓝家,以后我们也不会住在这里,我想带着心月,远离这个是非之地,你们可以随时来看心月,我不会让她受任何委屈,只要有我在,谁都不能给心月一点气受!”

    看着蓝清风认真的样子。

    方平衍沉思了片刻,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口道:“如果我们同意,你是打算再临市举行婚礼吗?婚礼你打算邀请你的父母参加吗?还有你背后的蓝家,你是打算一个人都不邀请吗?这些,看似不是问题的事情,其实都是问题!”

    蓝清风点了点头:“叔叔,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但是,我跟心月结婚,我这边,出席的基本都是我的朋友,不会有蓝家人,我现在的户口,也是单独的,我有能力给心月一个幸福温暖的家!”

    方平衍听蓝清风基本都跟蓝家断绝了经济和联系。

    如果不是这次他们认了心月,蓝清风想必也是不会回来的。

    上次,蓝家一直说要蓝清风回来,结果,蓝清风最终都没有回来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

    想到这里,方平衍清了清嗓子:“蓝清风,这件事情呢,我们今天暂且不谈,所谓好事多磨,我慢慢再了解两次,再给你答复,至于我真的同意了,婚事的话,我们坐下来,慢慢商量!其实,只要你对心月好,我跟你阿姨,基本都是放心的!”

    方平衍其实本来不想让蓝心月嫁给蓝清风。

    可是,蓝清风这几天没有联系蓝心月,正在处理蓝家那边的事情。

    他看蓝心月魂不守舍的样子,他着实心疼。

    现在好了,蓝清风来了,蓝心月整个人,好像都活过来了。

    所以,方平衍为了女儿,态度才松懈下来。

    蓝清风看向蓝心月,温柔的笑了笑。

    其实,能有这样的结果,他觉得已经很满意了。

    就在他刚要说什么的时候,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蓝清风皱了皱眉,伸手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父亲蓝横之打过来的。

    蓝清风想了想,伸手挂掉。

    结果,他刚挂掉手机,抬头看向方平衍,手机又响了起来。

    蓝清风略微尴尬的看了一眼方平衍:“不好意思啊,叔叔!”

    方平衍摇摇头:“没事,你接电话吧!”

    蓝清风点点头,将电话接通。

    “清风,你现在在哪里呢?赶紧来医院吧,你妈妈吞安眠药自尽了!”蓝横之的声音,从电话中着急的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