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5章救救我的孩子
    蓝清风看似在照顾姚裴娜,关切她肚子里的孩子。

    可其实,每天熬制的汤药,他都在里面加了一种慢性堕胎药。

    这种药,几乎是无色无味的,在汤中少加一点,一般人根本闻不出来。

    孕妇喝上三天,胎儿必将不保。

    现在,眼看着都要第四天中午了,姚裴娜看着还是没有动静。

    这让蓝清风心里有些许疑惑,难道是他用药有问题?

    应该不可能啊,他对重要的研究,虽然说不上奥妙,但是,精深总是有的。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换药。

    他不能让心月再继续等下去了。

    姚裴娜看蓝清风盯着自己的肚子沉思。

    她的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蓝清风用这种思索又冰凉的目光看自己的时候,她莫名的觉得后背发凉。

    虽然有这种不自在。

    可是,姚裴娜还是硬着头皮,看着蓝清风:“清风,你看什么呢?吃饭了,伯父伯母让我上来叫你!”

    蓝清风看了一眼姚裴娜,思绪中断。

    他看着姚裴娜点了点头:“行了,我知道了!”

    蓝清风越过姚裴娜,向着楼下走去。

    姚裴娜快速的跟了上去。

    可是,走了两步,她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

    姚裴娜伸手揉了揉肚子,她皱了皱眉,本来想下楼告诉崔玉英,让她帮自己检查检查。

    结果,那种不适的感觉,有了那么一点,然后,好像又归于正常了。

    姚裴娜以为,只是短暂的不舒服,她也没有放在心上,便下楼吃饭了。

    姚裴娜下楼后,看见蓝横之和崔玉英,还有蓝清风,已经向着餐厅走去。

    看到她下楼,崔玉英笑着喊道:“裴娜,赶紧过来,去吃饭,清风今天中午给你熬的汤,已经端上桌了,一会一定要记得喝啊!”

    姚裴娜微微笑了笑,点点头。

    上了餐桌。

    姚裴娜吃了点东西,垫了垫肚子,觉得有七分饱了,便开始喝汤。

    蓝家的餐桌上,基本很安静,没有人主动开口说话。

    蓝清风安静的吃着饭,目光只在菜上和自己碗里流转,其他人,一概不看。

    蓝清风简单的吃完,他便打算上楼研究一下自己现在给姚裴娜用的这种堕胎药。

    结果,他刚站起来,姚裴娜就跟着他站起来。

    她激动的开口:“清风,你去干什么?你吃饱了吗?我看你就吃了一点点!”

    因为这几天,蓝清风对姚裴娜的关心,姚裴娜几乎都有点得意忘形了。

    所以,她努力表现的让自己跟蓝清风很亲昵。

    结果,蓝清风压根没有把她当回事。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姚裴娜:“我的事情,你还是少管!”

    蓝清风说完,就径直向着楼上走去。

    姚裴娜急了。

    她已经将熬的汤喝了大半,她看了一眼崔玉英,笑着开口道:“阿姨,我已经吃饱了,我去看看清风!”

    姚裴娜说完,就迅速的向着蓝清风追过去。

    结果,她刚跑到楼梯口,肚子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她整个人都站立不稳了。

    她扶着楼梯扶手,直接滑倒在地上。

    姚裴娜倒在地上,她痛苦的双手捂着肚子,她的额头冷汗直往外冒。

    听到声响,蓝清风转身看了一眼,就看到倒在地上的姚裴娜。

    崔玉英和蓝横之也看了过来。

    他们是两秒后,才反应过来的。

    崔玉英直接起身,向着姚裴娜跑过来:“裴娜,你这是怎么了?”

    蓝横之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蓝清风冷漠的站在那里,眼神冰冷,好像眼前的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崔玉英所认为的,蓝清风已经默认了这个孩子的存在,他非常关心这个孩子,好像在蓝清风身上,一点都没有体现出来。

    蓝清风只是冷漠的看着。

    崔玉英看见姚裴娜穿的淡蓝色裙子上,沾满了血迹。

    她低头一看,整个人都蒙了。

    血都流成这样了,孩子还有救吗?

    她紧张的拉过姚裴娜的手,给她把了把脉,这一把脉,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抬头,看向站在楼梯台阶上的蓝清风。

    是蓝清风,肯定是他。

    一般人怎么会对姚裴娜用这种药!

    崔玉英的神色有点痛苦,她看错了。

    一直以来,她都看错了!

    她以为,蓝清风是很看重这个孩子,而蓝清风的本意,只不过是流掉这个孩子。

    崔玉英看着姚裴娜痛苦的样子,苍白的脸色。

    她的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胳膊,在自己耳边说:“阿姨,救救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崔玉英的心里,突然就有点难过。

    毕竟,她一直期待着这个孩子,把他当成自己的孙子来看的。

    结果,现在竟然变成这样。

    而且,姚裴娜还是她好朋友的女儿,她住在自己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都不好交代啊!

    崔玉英气的脸色发青,她慌张的抬头看着丈夫:“横之,赶紧开车,我们送她去医院啊!”

    蓝横之反应过来,迅速的过来,和妻子扶着姚裴娜,向着外面走去。

    蓝清风在楼梯台阶上,看到姚裴娜被带着向外面走去。

    他平静的转身,上楼。

    孩子应该是保不住了,不管怎么样,他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等跟父母协商好,告诉他们,自己的决心。

    然后,他就去找蓝心月。

    姚裴娜在医院,做了清宫手术,保住了一条性命。

    崔玉英心里愧疚,喊了姚裴娜的母亲过来。

    她跟蓝横之,打算叫蓝清风过来道歉。

    毕竟,发生这样的事情,姚裴娜是个傻子,她都能知道怎么回事。

    蓝清风的突然热情,原来真的是有原因的。

    崔玉英在姚裴娜的病房外,给蓝清风打电话。

    她一连打了十几个电话,蓝清风都没有接听。

    无奈之下,崔玉英只能让蓝横之回去,叫蓝清风过来。

    她给蓝清风拨通的电话,响了好久,都是无人接听。

    崔玉英挂掉电话,她看着丈夫:“横之,你去叫清风过来,给裴娜道歉,你看看,他这干都是什么事,我就说,他怎么突然转性了呢!”

    崔玉英被蓝清风气的不轻。

    她压根就想不到,蓝清风会给自己来这么一出。

    蓝横之伸手拍了拍崔玉英的肩膀:“好了,你也别生气了,我回去找清风,押着他,我也会将他带到医院来的!”

    崔玉英点了点头,胸口还是在不断的起伏。

    蓝横之离开医院,直接回家找蓝清风。

    他回到家里的时候,蓝清风就在房间里看医书。

    蓝横之生气的推门进去:“蓝清风,今天的事情,都是你干的好事吧!”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何必再多问,你们都是干这行的,我也没有指望能瞒着你们,只要孩子没了就行!”蓝清风很平静的看了一眼蓝横之,开口道。

    蓝横之生气的看着蓝清风:“蓝清风,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逆子啊,人都说虎毒不食子,裴娜怀的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能忍心下杀手呢,难道你这辈子,对方家的女儿,就彻底死了心了!我要是不让你娶她,你是不是连我也要杀了!”

    看着蓝横之额头青筋暴起,蓝清风的神色漠然:“我的态度一直都是这样,难道你只是今天感觉到我的态度不好吗?对于姚裴娜的孩子,我从未承认过,不管是不是,只不过,这个孩子的存在,阻挡了我的幸福,所以,我是不会让他被生下来的,要怪就怪姚裴娜,非得让孩子跟我沾上关系,对于心月,我也很诚实的告诉你,都就是对她死心了,这辈子,我非她不娶,不管你们用什么招数逼我,都没有用,至于你不让我娶,我也非常明确的告诉你,我没有不要杀你,但是,我可以跟你断绝关系!”

    蓝清风冷漠的说完,继续低头看书。

    蓝横之愤怒的看着蓝清风,如果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他的亲生儿子的话,他真的很想把他掐死。

    一个人的心,怎么可以冰冷到这个程度呢!

    他生气的深吸了一口气,压制着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要太暴怒。

    他看着蓝清风:“你要干什么,我现在也管不着,但是,裴娜的事情,是你做的,你要还是个男人,就跟我去给人家道个歉,不要让你妈妈下不了台,还有,蓝清风,我告诉你,孩子是无辜的,你这样做,会遭报应的!”

    蓝横之对于蓝清风的行为,非常愤怒。

    他现在之所以这么记恨方家,就是因为当初他的孩子,被大火烧死了。

    纵然是两家有仇,孩子也是无辜的。

    他的孩子那样死了之后,他便不能再原谅任何一个方家人。

    听到蓝横之的声音。

    蓝清风看了一眼他愤怒的眼神,他站起来,看着蓝横之:“事情是我做的,我自然会一力承担,孩子无辜的,可是,她的母亲不无辜,她的母亲用卑劣的方式,想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就算是真的生下来,他也未必会幸福,医院,我会去的,我这次之所以这样做,也是为了告诉你跟我妈,不要逼我,我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这辈子,别的女人,不要给我塞,塞过来,她们的下场,不会比姚裴娜好多少,我的好父亲,你知道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