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4章虎毒不食子
    听到蓝心月委屈的声音。

    蓝清风愣了愣,最终,他缓缓开口,声音郑重认真:“心月,如果非要选择的话,那我选择你!”

    蓝心月听到蓝清风的话,情绪顿时变得动容不已。

    就算是原来心里有再多的难受,此刻变得似乎也没用那么难受了。

    就好像自己受伤的心,被蓝清风用手,一寸一寸抚平。

    她深吸了一口气:“师傅,不管发生什么,我也不会放弃你的,就算是今天的事情,我心里不痛快,可是,我知道,那件事情的始末,我都很清楚,那不是师傅的本意,师傅,我等你来找我!”

    蓝清风重重的点头,认真的开口道:“心月,相信师傅会很快的!”

    蓝心月听了点点头,最终,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蓝清风挂了电话,就离开酒店,前往蓝家。

    崔玉英本以为,经过了上午的事情,想要儿子再回来,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可是,她没有想到,她回到家里,时间并不久,蓝清风就主动回来了。

    崔玉英顿时激动不已。

    她好像都忘记了上午的事情一般,笑嘻嘻的迎上去,问蓝清风:“清风啊,你想吃什么,妈妈给你做!”

    这会其实已经下午了。

    蓝清风看着崔玉英讨好的目光,他心里有些许难受。

    父母其实还是爱自己的,他很明白。

    可是,他从小跟父母亲情淡薄,反倒是跟蓝心月的亲情,恐怕比家里人都甚之。

    而且,再加上父母阻挠他跟心月在一起,他开始变得讨厌父母。

    现在,看到母亲这样,蓝清风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上前拉住崔玉英:“妈,你不用了,我不想吃,而且,我上飞机前,在南希市吃过饭了,我是想问你,姚裴娜人呢?我想找她谈点事情!”

    崔玉英没想到,儿子会主动找姚裴娜。

    她顿时觉得,儿子回头是岸了。

    她早点抱到大胖孙子,也有望了。

    当然了,她心里对姚裴娜,也更加是刮目相看。

    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说是这种事情急不得。

    她本来以为,姚裴娜有一点装的成分在里面。

    毕竟,对蓝家和方家的恩怨,她是清楚一点的。

    相比于蓝心月,她更能接受姚裴娜。

    所以,姚裴娜才那么淡定。

    只因为自己是站在她这边的。

    可没想到,这种事,果真急不得,儿子本来对人家爱答不理,现在倒是主动找上门了。

    想到这里,崔玉英顿时眉开眼笑。

    她笑眯眯的看着蓝清风,开口道:“你说裴娜啊,她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我让她住在我们家了,就在二楼,你卧室对面的房间里!”

    蓝清风听到母亲这样说,他顿时皱眉。

    因为那间房间,本来是他的书房。

    虽然他常年不在家里,可是家里,他的书房卧室,什么都是保留的一应俱全。

    而且,家里有那么多的房间,蓝清风是不相信,姚裴娜没有地方住,才住在他书房的。

    应该是母亲觉得,那里距离他卧室近,特意安排的吧。

    怪不得母亲今天,会主动来机场接自己。

    想到这里,蓝清风的神情更冷。

    他看了一眼崔玉英,冷声道:“我上去看看!”

    蓝清风说完,就迅速的上楼。

    崔玉英还有点不放心,她大声的在后面喊道:“人家裴娜是客人,好好跟人说话!”

    蓝清风没有应答她的话,直接上楼。

    蓝清风刚上楼,蓝横之就从外面走进来。

    他看见崔玉英仰着头,望着楼上。

    他忍不住开口道:“你看什么呢?”

    崔玉英转身看了一眼蓝横之:“你知道什么啊,刚才儿子回来了!”

    听到蓝清风回来了,蓝横之冷峻的脸上,出现一抹温和动容的神色:“他真的回来了?是他主动回来的,还是你找他回来的?”

    蓝横之是很在意这个问题的。

    如果是儿子心甘情愿回来的,那他就会在家里多待几天。

    如果是被妻子喊回来的,他就算是回来,估计过不了夜,就离开了。

    蓝横之虽然平素待人冷淡,可是,他心里最大的牵挂和无奈,其实就是他这个儿子蓝清风。

    可惜,蓝清风好像始终不太明白他的想法。

    听到丈夫的问题,崔玉英笑着开口道:“这次可不是我叫他回来的,我今天的确去机场接机了,但是,清风听说了裴娜怀孕的事情,就生气的离开了,我跟裴娜没有接到人,便自己回来了,结果,我前脚刚回来,他就后脚主动回来了!”

    看着妻子眉开眼笑的样子。

    蓝横之就能想到,蓝清风是主动回来的。

    不然的话,妻子的笑容也没有这么灿烂。

    “那他现在是去干什么了?”蓝横之问。

    崔玉英笑了笑,笑着开口道:“现在啊,他去找裴娜了,可能是因为孩子的事情,你想啊,虽然他当时听了接受不了,还有方家那个小贱人也在场,他的情绪可能有点暴躁,现在好了啊,他冷静下来,好好一下,这孩子怎么着都是他的,虎毒不食子啊,我琢磨着,不管他对方家那个小贱人的态度如何,他对裴娜的态度,最起码已经转变了!”

    崔玉英说完,蓝横之的脸色也变得好了很多:“你去准备点清风爱吃的,让他尽量在家里多待几天,至于他跟裴娜之间的事情,我们就不要管了,我也相信,清风最终会想明白的!”

    崔玉英笑着点点头。

    楼上。

    蓝清风上了楼,走到自己卧室对面的房间门口,伸手敲门。

    姚裴娜回来后,已经睡着了。

    听到敲门声,她心里有点烦躁。

    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倦意:“谁啊?”

    蓝清风清冷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我!”

    姚裴娜期初还没用听清楚,蓝清风的声音。

    结果,她伸手刚要拉门,突然就反应过来。

    在这个家里,这么年轻又熟悉的声音,除了蓝清风,恐怕就没有别人了。

    虽然没想到,蓝清风会现在回家。

    可是,姚裴娜还是很激动的打开门。

    她笑容满面的看着蓝清风:“你回家了啊?”

    姚裴娜的样子,活脱脱在家里的妻子,守着丈夫归来。

    看到她这个样子,蓝清风的眉宇间,闪过一抹厌恶的神色。

    他越过姚裴娜,向着房间里面走去。

    姚裴娜看着他的背影,眼底有一丝爱慕的光闪过。

    蓝清风将房间里打量了一圈,他这才转身看着姚裴娜。

    他的眸子深又沉。

    他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姚裴娜愣了愣,她赶紧连连点头:“是的,是那天晚上的,你一定有印象的,对不对?我看蓝心月也记得呢!”

    听到姚裴娜提蓝心月的名字,蓝清风的情绪,顿时有点暴躁:“你给我住口,不要提心月的名字!”

    姚裴娜知道,蓝清风对蓝心月的感情。

    她也没有不知好歹的往枪口上撞,她赶紧点点头:“好,我不提了!”

    听到姚裴娜这么顺从自己的意思,蓝清风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暴躁。

    他盯着姚裴娜的肚子,看了许久。

    最终,他沉沉的开口:“我会在家里住几天,这个房间本来是我的书房,现在被你当成了卧室,希望你尽量不要来打扰我!”

    姚裴娜看到蓝清风明明在看她的肚子,却只字不提孩子的事情。

    她也只能点了点头:“好,我不打扰你!或者,我搬到别的地方去住也行的!”

    虽然在机场的时候,姚裴娜把持的极好。

    可是,当蓝清风真的主动跟自己说话后,她立马控制不住自己,她想尽力的讨好蓝清风,她想让蓝清风高兴。

    蓝清风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用搬走了,不要打扰我就行!”

    蓝清风说完,就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姚裴娜看着蓝清风的背影,眼底有些许痴迷。

    蓝清风就这样在蓝家住了下来。

    崔玉英心里不放心,还是问了姚裴娜。

    只不过,当她得知,蓝清风对孩子问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问过,也没用对姚裴娜发脾气。

    她顿时觉得,心里更有希望了。

    蓝清风最近每天都在房间里。

    他也不会去多问姚裴娜,但是,至少每天都要去姚裴娜房间里看一次。

    最重要的是,他明天的饭点,都会去厨房,对姚裴娜的饮食,专门精挑细选。

    崔玉英欣慰不已。

    她觉得,蓝清风这么做,肯定是为了孩子。

    毕竟,按照蓝清风这个性格,让他去伺候别人,基本没有什么可能。

    而且,能让他这么上心的,只能是孩子了。

    这天中午。

    蓝清风又去了厨房,给姚裴娜熬汤。

    崔玉英看在眼里,笑在脸上。

    而姚裴娜也是看在眼里,甜在心里。

    虽然蓝清风对她的态度,依旧冷冷淡淡的。

    但是,看他近来的反应,也能看出来,他是将孩子放在心上的。

    所以,他才会这么悉心照料自己的饮食。

    蓝清风去了厨房,看了一下汤,便出来了。

    看到蓝横之坐在沙发上,崔玉英和姚裴娜坐在一旁,笑着说什么。

    他也没有停留,径直上楼。

    吃饭的时间到了。

    姚裴娜上楼去喊蓝清风。

    蓝清风打开门,目光下移,看了一眼姚裴娜的肚子。

    他的眉头微蹙。

    已经三四天了,怎么还没有动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