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1章算不上情敌
    看着袁冰冰诧异的目光,蓝心月点了点头。

    袁冰冰顿时释然了,怪不得,这两个丫头这么亲近。

    她还觉得,怎么可能有这样一见如故的感情呢!

    方平衍听到蓝心月的话,忍不住皱眉:“你跟紫苏既然认识,关系还这么好,上次在靳家的时候,我看你们也没有人提及啊!”

    一般情况下,她们如果认识的话,当时当着大家的面,应该就说出来了啊!

    反正当时也没有什么外人。

    听到方平衍这样问,蓝心月有点不好意思开口:“爸,其实,我上次在靳家的时候,是故意让紫苏姐和苏北阿姨他们帮我隐瞒的,我那个时候,已经知道我自己怀孕的事情,我不想让您跟我妈担心,所以,就隐瞒了你们,至于紫苏姐,其实,紫苏姐去年悔婚,主要是胃出了问题,这些事情,想必你们都听说了,但是,你们可能不知道,紫苏姐的主治医师,就是我师傅,她这一年多的时间,一直住在神农庄园,今年做手术的时候,苏北阿姨和路南叔叔,还在神农庄园住了两三个月,专门陪着紫苏姐,所以,我跟他们早就认识了,他们对我都很好的!”

    听到蓝心月的话,方平衍的神情微微舒缓:“你路南叔叔和苏北阿姨,是重情重义,知恩图报的人,他们家的人,是非常值得结交的,再加上,紫苏小时候,我跟你妈妈都给她看过病,跟我们关系也比较亲近,这样一来,也是亲上加亲,大家关系更好了!”

    蓝心月笑着点了点头。

    她也是看着父母对路家人的态度和印象都极好,所以,才会这样说的。

    等紫苏姐过来看她的时候,她一定要央求紫苏姐,帮自己说一说。

    晚上,是袁冰冰陪着蓝心月的。

    她跟方平衍商量好,总要有一个人留着精力,第二天照顾蓝心月。

    所以,他们打算轮流换班,照顾蓝心月。

    让别人陪着蓝心月,他们还不放心。

    第二天早上。

    蓝清风早早就过来了。

    他买了蓝心月最爱喝的皮蛋瘦肉粥。

    虽然袁冰冰对蓝家有成见,但是,看到蓝清风这么殷勤,女儿又这般待见他,她也不好说什么。

    蓝清风进来,袁冰冰主动找借口离开:“心月,你先吃点东西,妈妈出去买点吃的,一会回来看你!”

    蓝心月点了点头。

    蓝清风虽然看出来,袁冰冰不想跟自己相处,可是,他还是开口道:“阿姨,我给你也买了早餐,你多少吃点吧!”

    袁冰冰看了一眼蓝清风,神情有点复杂:“算了,我不吃了,你们两个吃就行,我先出去一趟!”

    袁冰冰说完,就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蓝清风无奈的叹了口气。

    蓝心月看出来蓝清风的心情不好,她笑着逗蓝清风:“好了,师傅,不要再烦躁了,我妈也不可能一时就接受你,就算是没有两家人之间的恩怨,她也会觉得,你从五岁把我养大,我们在一起不好,她更是觉得,你还比我大八岁,父母考虑的问题,总是会比我们多一点,希望你理解,理解了呢,自己心情也会自然而然的好起来!”

    蓝清风听着小丫头给自己开导,他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是不要说我了,赶紧身体好起来,才能让大家少担心点,你爸妈对我的脸色,肯定也能好点,你说说你,从小到大,我就怕你生病,给你教了那么多医术,现在还没有保护好自己,把自己弄到医院里来了,你知道师傅有多心疼吗?”

    蓝心月乖巧的坐起来,佯装伸手,去揉蓝清风的胸膛:“师傅,不心疼哈,我过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看着蓝心月俏皮的样子,蓝清风没好气的笑了出来。

    蓝心月眨巴眨巴眼睛:“对了,师傅,紫苏姐什么时候过来啊?”

    蓝清风无奈的看着蓝心月,这小丫头,心里眼里就只有路紫苏,好像路紫苏都比他重要一样。

    虽然,蓝清风知道,自己不该这么幼稚,连路紫苏的醋都吃。

    可是,没办法啊,他心里就是别扭,不得劲。

    以前,在蓝心月心里,最重要的人,肯定是非自己莫属。

    现在,有了她父母,有了路紫苏,自己都不知道排到哪里去了。

    排在她父母后面,蓝清风认了。

    毕竟,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可是,为什么要排在路紫苏后面呢?

    难道,自己比不上路紫苏吗?

    虽然没有可比性,毕竟,路紫苏又算不上情敌。

    可是,蓝清风还是幼稚的止不住想。

    或许,人家说男人在感情中,像个幼稚的孩子,是真的吧。

    蓝清风看了一眼蓝心月,别扭的开口:“我就站在这里陪你,还不够么?还要这么迫不及待的问路紫苏什么时候来!”

    蓝心月的小脸,顿时就黑了。

    她看着蓝清风:“师傅,哪能一样吗?你现在怎么跟个小朋友一样!”

    蓝清风看着蓝心月,头顶飞过一排乌鸦。

    竟然说他是小朋友!

    他蓝清风唐唐神医,怎么就变成小朋友了。

    蓝清风皱眉看着蓝心月:“想知道自己去问!”

    蓝清风说完,闷闷的坐在那里不说话。

    蓝心月顿时有点哑然,这还是她师傅吗?怎么感觉,像是被小孩子附体了。

    就好像吃不到糖的孩子,在撒娇一样。

    自己不就说,他跟紫苏姐不一样嘛,他省的哪门子气啊!

    看着蓝清风黑着脸坐在那里,蓝心月没好气的开口道:“师傅,你没事吧,你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蓝清风狠狠地瞪了一眼,病床上某个没心没肺的小家伙:“我干嘛要生气,我有什么生气的理由吗?生气那是俗人才会做的事情,你看我有那么俗气,有那份闲心思吗?”

    蓝心月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好吧,是她自作多情了!

    是她觉着,师傅现在的一系列不正常,都是因为自己。

    她撅了撅嘴巴:“那好吧,是我说错了,师傅你的心胸如同大海一般,怎么可能会为一些无名小事生气呢?好了,那你现在能告诉我,紫苏姐到底什么时候来吗?”

    蓝清风的脸色,瞬间黑的像是锅底。

    刚开始蓝心月夸自己的时候,他还以为,这个没良心的小家伙,终于良心发现了。

    没想到,她拐弯抹角的,心里想的念的,都是路紫苏什么时候来。

    蓝清风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蓝心月:“路紫苏说她九点钟下飞机,十点救过来了!”

    蓝心月看了医院病房里的时间,她笑着开口道:“现在已经九点了啊,那说明,紫苏姐已经下飞机了,她一会就能到了呢!”

    蓝清风依旧黑着脸:“可能吧!”

    蓝心月看到蓝清风一副黑面神的样子,她忍不住大笑起来:“好了啦,师傅,你不要沉着脸了,我是逗你的,紫苏姐是闺蜜,我可以跟她说一些悄悄话啊,我们虽然关系亲近,可是,你终究是个大男人啊,跟女孩子想事情,还是有所不同的嘛,所以,你就不要多想了,好吗?”

    蓝清风别扭的扭过头:“我才没有多想!”

    蓝心月差点憋不住笑,笑了出来。

    她说:“嗯,我知道的,我师傅肯定不会多想!”

    蓝清风转过头看着蓝心月,他黑着脸,瞪了一眼蓝心月。

    蓝心月笑的很欢快了。

    虽然回到临市,她跟蓝清风面对的事情,将会超出她的想象。

    可是,到了这里,似乎师傅也变得有了些许人间烟火的味道。

    他没有以前那么冷漠疏离了,比以前更有意思了。

    袁冰冰回来的时候,老远就能听到,病房里传出来蓝心月的笑声。

    她的神情有点复杂,或许,蓝心月跟蓝清风在一起,才是真正快乐的吧!

    他们不让心月跟蓝清风在一起,她是不是会在心里,责怪她跟方平衍。

    可是,说到底,也不是他们不肯妥协啊!

    主要是蓝横之夫妻俩,对他们方家的成见太大了。

    他们总觉得,当年他们的那个小儿子,被害死,跟她和方平衍有关系。

    这种事情,有时候根本就解释不通。

    所以,到了最后,也便成了积怨。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袁冰冰只能无奈的想着,看蓝清风能不能说服蓝横之夫妇。

    毕竟,她是不可能答应,让自己的女儿是蓝家受苦的,除非蓝横之夫妇承诺,不会因为两家的积怨,对她女儿不好。

    她和方平衍现在还活着呢,怎么能容忍别人欺负她的宝贝女儿呢!

    想到这里,袁冰冰推门进去。

    看到母亲回来,蓝心月的笑声,立马戛然而止。

    看到袁冰冰脸色复杂的表情,蓝心月干笑了一声,有点不自在:“妈,你回来了!你吃了吗?”

    袁冰冰点点头:“我吃了点,你爸爸在来的路上了,现在也没有什么事了,要不,你让……蓝清风先回去!”

    明明蓝清风就站在病房里。

    可是,袁冰冰却不知道怎么跟他说话,她非得隔空喊话,让蓝心月给蓝清风说,让他回去。

    其实,最重要的是,袁冰冰怕自己说了,蓝清风不肯走。

    听到母亲的话,蓝心月的眸子闪了闪。

    蓝清风跟母亲也没有什么话说,再加上两家的关系,本来就是有点尴尬的。

    她看着蓝清风:“师傅,你去帮我接一下紫苏姐吧,她应该快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