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0章一两天的交情
    蓝横之和崔玉英走了。

    蓝清风这才转身去看方平衍。

    方平衍的眸子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奇。

    蓝横之两口子,出了名的难缠。

    没想到,他们对儿子蓝清风的话,还是听几分的。

    方平衍不由得看向蓝清风,也不知道女儿怎么想的,蓝清风大她八岁,怎么就在一起了呢!

    本来,女儿的恋爱婚姻,他是不会插手的。

    谁料想到,她相中的人,竟然是蓝清风呢!

    就算是蓝清风是个孤儿,他都能接受!

    可是,偏偏不是,他是蓝家的继承人!

    方平衍这辈子,都不想跟蓝家人扯上关系!

    没想到末了,还是没能如愿。

    方平衍冷冷的看着蓝清风,一言不发。

    鉴于方平衍是蓝心月的亲生父亲,蓝清风放低了姿态,轻声说道:“伯父,刚才的事情,实在是不好意思!”

    方平衍的态度,出乎意料的冷淡:“别这样称呼我,我担不起这个称呼,我就问你一句,我刚才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蓝清风的脸色微变:“伯父,我就算是蓝家的儿子,可是,心月也是我照顾长大的,就算是我们之间没有爱情,那也是有亲情存在的,我奔着尊重您的意思,并不想跟您吵架,可是,您做这样的决定时,有没有征求过心月的意思,她是一个心思非常敏感的女孩子,从小就被我保护的很好,基本没有去过神农庄园之外的地方,有我在的地方,基本都有她,现在,你不仅让我们分开,还说要把孩子留在方家,您是想让心月做单亲妈妈,还是想给我的儿子,重新找一个父亲,伯父,我就问你,有没有问过心月,她愿意吗?”

    听到蓝清风这样说,方平衍的脸色,变得有几分难看。

    的确,他是没有问过蓝心月,毕竟,他今天才得知心月怀孕了,孩子还是蓝清风的。

    就这个接受过程,都有点艰难,更何况是去问心月。

    心月从小不在他身边长大,跟他们夫妻俩的关系,本就不是很亲近。

    现在刚刚认了女儿,他也怕自己对她说出什么要求,她会觉得自己很过分,然后,离开他们夫妻。

    这是他跟袁冰冰都接受不了的。

    毕竟,女儿就是他们心里的宝。

    这些年,他们都没有要孩子,就是盼着,能找到这个孩子!

    现在,蓝心月终于回来了,可是,他们要面对的,却有这么多的问题。

    方平衍冷冷的看了一眼蓝清风,沉默了半天,最终说出一句:“臭小子,就算是你以前对心月多好,就你现在这样的行为,你知道是什么吗?你欺骗我们家心月不懂事,跟她……”

    方平衍脸色涨红,面对蓝清风这个小辈,那些难听话,他终究是说不出来。

    他看了蓝清风半天,最后冷哼了一声,生气的转身就走。

    袁冰冰无奈的看了一眼蓝清风,赶紧追上方平衍。

    说实在的,蓝清风这些年照顾蓝心月,他们心里是感激的。

    可是,现在弄出这样的事情,这都算什么嘛!

    袁冰冰也是气的不能说什么!

    他们只是心疼蓝心月年纪小,不懂事,被人骗了,怕她以后后悔。

    看着方平衍和袁冰冰负气离开,蓝清风无奈的摇摇头。

    或许,一开始,他就应该做好准备,回来面对这一切。

    而不是让蓝心月误打误撞的跟方家人相认,现在弄成这个局面,的确有点让人头疼。

    但是,无论事情发展成什么样子。

    他始终会护蓝心月周全的。

    蓝清风在医院门口站了一会,便转身向着医院里走去。

    蓝心月躺在病床上,她伸手小心翼翼的护着肚子。

    她心里有几分庆幸,幸亏宝宝没事。

    不然的话,她肯定会非常难过的。

    听到门口有人走过来,蓝心月的新,瞬间提起来。

    她想着,自己都让蓝清风他们离开了,这会还会有谁来?

    难不成是医生?

    护士姐姐?

    蓝心月正在乱七八糟的想着,病房门就被推开了。

    蓝清风去而复返。

    他看着蓝心月,走过来,在她病床前坐下来。

    “心月,有没有感觉好点?”蓝清风的声音,出奇的温柔。

    蓝心月记得,以前师傅说话的时候,总是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

    可是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好像慢慢的发生了改变。

    他会哄她,试着轻声跟她说话。

    面对蓝清风的温柔,蓝心月不由得变得傲娇起来。

    她轻声的哼了哼,别过小脑袋。

    蓝清风有点无奈,只能走过去,站在病床的另一边。

    结果,蓝清风刚过去,面对着蓝心月的小脸。

    蓝心月立马把脑袋蒙在被子里。

    蓝清风本来还有点烦躁,看到她这个小女孩的样子,顿时哭笑不得,心里的郁闷,也化解了不少。

    他伸手拉了拉被子的一角,轻声的哄着:“心月,乖乖听话,你把脑袋放出来,听师傅跟你说话,好不好?”

    蓝心月把脑袋蒙在被子里,她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不要,我不想说话!”

    蓝清风无奈的叹了口气:“真的不要听我说吗?刚才你在手术室的时候,路紫苏还打电话过来了!”

    听到路紫苏打了电话,蓝心月立马将被子掀开:“真的吗?紫苏姐都说什么了?”

    蓝心月激动的看着蓝清风,两个大眼睛水汪汪的,看起来非常的迷人。

    蓝清风忍不住想去亲她的眸子。

    但是,想到这里是医院,他便生生忍住了。

    他看着蓝心月,轻笑了一声:“怎么?终于舍得把脑袋露出来了,感觉路紫苏怎么还比我重要啊!”

    蓝清风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戏谑的幽怨。

    蓝心月偷笑了一声:“赶紧的,师傅,快告诉我,紫苏姐到底说了什么?”

    蓝清风看着蓝心月着急的样子,他没好气的开口:“路紫苏说了,她明天过来看你,还有,她告诉我,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蓝清风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目不转睛的盯着蓝心月,看着她的眉眼。

    蓝心月羞涩的捻着被角,挡住自己的脸。

    “紫苏姐没有跟你乱说吧?”蓝心月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忐忑。

    蓝清风轻笑了一声:“她没有胡说,都是据实说来的,她害怕我们俩像她跟云逸一样,走太多弯路,所以,她就直接告诉我了!”

    蓝心月听到蓝清风这样说,她的小脸更红了。

    看着蓝心月娇羞的样子,蓝清风打心眼里喜欢。

    其实,刚开始带着蓝心月从孤儿院离开的时候,她还那么小,小小的一个小丫头。

    他哪里会想到,有现在这样的光景。

    蓝清风陪着蓝心月,在病房里,安安静静的待着,就像是以前,他们两个人相处一般。

    岁月静好。

    没有了彼此父母的争吵,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晚上的时候,袁冰冰和方平衍来了。

    蓝清风识相的离开。

    毕竟,方平衍和袁冰冰对自己的不放心,他看在眼里。

    蓝心月怎么说,都是他们的亲生骨肉,他们有这样的担心,也是理所当然。

    蓝清风跟方平衍和袁冰冰道别,就离开了。

    袁冰冰和方平衍这次回来医院,对蓝清风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

    其实,他们都是明事理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蓝家父母,他们心里,是感激蓝清风的。

    毕竟,蓝清风对蓝心月有养育之恩和救命之恩。

    就这两个恩情,他们夫妻都无以为报。

    可是,现在蓝心月和蓝清风的关系,上升到恋人阶段了。

    这就让袁冰冰和方平衍有点难以接受。

    好像这件事情,变成他们心里的结了一般。

    蓝清风离开后,蓝心月的情绪,明显有点低落。

    她喝了点粥,躺下来,闷闷的不说话。

    袁冰冰有点担心:“心月,你吃点东西吧,你现在怀孕了,就算是你不想吃,宝宝也要吃东西的!”

    蓝心月看了看,父母买的食物,基本都是清淡点的。

    可是,她今天就是没什么胃口。

    蓝心月一言不发的摇了摇头。

    方平衍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自己的宝贝女儿才这么大,就要为别的男人生孩子。

    他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没有当过父亲的人,永远不会理解,出现别的男人,将女儿带走的时候,父亲心里的滋味。

    方平衍向着袁冰冰摆摆手:“算了,心月不想吃,你就不要勉强她了,等她想吃的时候,我再给她买!”

    蓝心月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看到父母对她这么上心。

    她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

    可是,蓝清风,她这辈子认定了,就不要再跟别人在一起。

    最重要的是,蓝清风对她的意义,真的根本没有人能代替。

    蓝心月尽量避免谈到蓝家和方家之间的敏感话题。

    她看着方平衍和袁冰冰开口道:“紫苏姐明天要过来看我!”

    袁冰冰愣了愣,上一次,路紫苏来靳家老宅的时候,她总是觉得,路紫苏跟蓝心月非常亲近。

    结果后来,路紫苏一通电话,蓝心月就跑去了南希市。

    现在,蓝心月差点出事,路紫苏第一时间,就要跑过来。

    任谁给她说,这是一两天的交情,她都有点不相信。

    袁冰冰看着蓝心月:“心月,你跟紫苏,以前是不是认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