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8章一种药草香
    路紫苏虽然没有告诉蓝清风,蓝心月来了南希市。

    可是,蓝清风就像是已经感觉到,蓝心月来了南希市一样。

    他隔了一天,就上门拜访。

    路紫苏不得已,只能将蓝心月请到楼上的游泳池去。

    不然的话,待在一楼,很容易被蓝清风发现的。

    只不过,就算是这样,蓝清风还是非常容易的找到了蓝心月存在的证据。

    他进了门,看了一眼路紫苏,对这房间里打量了一圈。

    路紫苏干笑着看了他一眼:“那个,我爹地妈咪今天不在,出去散心了,小家伙这会睡着了,家里就我一个人,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水!”

    本来就有所隐瞒,所以,路紫苏就有点心虚。

    谁知道,她刚走了两步,就听见蓝清风突然说了一句:“我闻到了心月的味道!”

    路紫苏一口气提在嗓子眼,差点噎死。

    她艰难的转身看着蓝清风,笑的有点难看:“那个,你鼻子真灵敏啊,估计是我给小彬柯换了奶粉,味道有点像心月身上那种淡淡的味道吧!”

    蓝清风高深莫测的摇了摇头:“不,不是奶粉的香味,是一种药草香!”

    路紫苏已经笑不出来了:“那可能是我的药味吧!”

    路紫苏说完,就迅速的转身,去给蓝清风倒水,她觉得,自己再待一秒,就会露馅。

    路紫苏把水端过来的时候,蓝清风看似已经恢复正常。

    只不过,当路紫苏刚要坐的时候,蓝清风突然来了一句:“心月是不是来南希市了!”

    一句话,成功让路紫苏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吃痛的揉着屁股,吃惊的看着蓝清风。

    她觉得,蓝清风简直都快赶得上侦探了,他是怎么知道,蓝心月来了呢!

    路紫苏摔得有点疼,她揉着屁股坐在沙发上,尴尬的看着蓝清风:“你在说什么呢,心月怎么可能来南希市呢!”

    蓝清风看了一眼路紫苏:“那衣服架上的衣服,是谁的?”

    蓝清风说着,目光扫向衣架。

    路紫苏看了一眼,就差点吐血。

    那可不是蓝心月的外套嘛!

    她的笑容像是在哭,她艰难的开口:“那……那……是我的,我也买了一件,跟心月的一模一样!”

    蓝清风看了路紫苏一眼:“哦,是嘛,这件外套,其实还有两件,是一套,裤子和背心,应该穿在心月身上吧!”

    蓝清风自顾自的说着,完全不看路紫苏那种囧囧的表情。

    说谎被人当面,毫不留情的戳破,是怎么样一种体验!

    蓝清风说完,就站起来,向着衣架走去。

    他再路紫苏震惊的眼神中,闻了闻那件衣服,开口道:“是心月的味道!”

    路紫苏彻底崩溃,这都能闻出来,大哥,你这是狗鼻子骂?

    蓝清风再次转过头,看着路紫苏:“衣服是谁的?”

    路紫苏咽了口唾沫:“心月的,上次见到心月,当时没有穿外套,将她的外套穿回来了,衣服没洗,估计你闻到的味道,就是从这个上面传出来的!”

    路紫苏说完,忍不住佩服自己,这谎简直圆到极点了。

    蓝清风淡淡的看了一眼路紫苏:“哦……是这样吗?”

    路紫苏到底是心虚,她不自在的点点头:“是……真的!”

    蓝清风轻哼了两声:“原来一件衣服,还能带这么长时间的味道,真是稀奇!”

    路紫苏站在原地,彻底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她算是看出来了,蓝清风肯定知道,蓝心月在这里,所以,他才愿意跟自己绕这么久。

    路紫苏看着蓝清风,对他的问题,避而不答:“那个……你先喝水吧!”

    蓝清风转身,走到沙发前坐下来。

    他喝了一口水,闭着眼睛,像是进入了冥想状态一样。

    路紫苏站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什么。

    蓝清风坐了许久。

    他突然站起来:“我就是过来看看,你告诉心月,她什么时候愿意见我了,我再过来,还有,我会等!”

    蓝清风说完,就向着外面走出去。

    路紫苏的心,一下子安了下来。

    她刚才都觉得,蓝清风可能会直接搜人。

    虽然路上的游泳池不容易被发现。

    但是,楼上和楼下连在一起,如果蓝清风非要找,她也不想弄得太僵硬。

    毕竟,蓝清风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只不过,路紫苏没想到,蓝清风竟然就这样走了。

    蓝清风走后,路紫苏打电话,让蓝心月下楼。

    路紫苏将蓝清风刚才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告诉蓝心月。

    蓝心月吃惊的张了张嘴,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下午的时候。

    路紫苏和蓝心月出去买东西。

    小宝宝的尿不湿没了,还有晚饭也没用菜了。

    蓝心月爱吃海鲜,路紫苏带着她,专门去海鲜市场,买了一点海鲜。

    小彬柯被蓝心月抱着,一个劲的扑腾,想要去抓人家水里的海鲜。

    路紫苏和蓝心月被他逗得一个劲的笑,小家伙现在可爱到不行。

    卖完海鲜。

    路紫苏和蓝心月去超市,给小家伙买尿不湿。

    买完所有的东西,两个人才打道回府。

    回到家里,停了车,两个人抱着小家伙下车。

    只不过,她们刚走到楼下。

    路紫苏就看到了一个意外之客。

    为什么说意外之客呢,因为这个人,此刻本应该在医院里。

    但是,他却出现在了自己家楼下。

    没错,这个人正是从医院里跑出来的云逸。

    他见路紫苏迟迟不来看自己,虽然他人还待在医院里,但是,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

    所以,他就偷偷跑了出来。

    只不过,他刚到路紫苏楼下,就看到蓝心月和路紫苏,抱着一个小孩出来。

    期初,他没有注意蓝心月。

    只不过,等到她们走近了,云逸这才注意到,蓝心月非常熟悉。

    这种熟悉,跟她怀里抱着的宝宝,给自己的感觉,一样熟悉。

    电石火花间,云逸就想了起来,他到底是在哪里见过蓝心月了。

    对了!

    在挪威!

    就是在挪威,他去找路紫苏的时候,见过这个女人。

    当时,她怀里抱着的,就是这个孩子!

    路紫苏却说,这个孩子是她的!

    他就说,这个孩子,怎么会给自己那么熟悉的感觉呢!

    那么,这个孩子,究竟是谁的呢,到底是谁在说谎!

    云逸不知道,只不过,他心里虽然早已翻天覆地,但是,脸上却依旧不动声色。

    他直直的看着迎面走来的路紫苏和蓝心月,沉默不语。

    路紫苏看着云逸,有点恼怒,他不好好养病,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只不过,不等她开口说话,旁边的蓝心月,就惊奇的喊了一声:“是你!”

    云逸微微点了点头。

    路紫苏诧异的目光,在他们俩之间流转:“你们认识?”

    路紫苏看着蓝心月,有点不解,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见过啊!

    蓝心月连连点头:“对啊,紫苏姐,在挪威的时候,那次,你去超市买东西,我在停车场等你,当时就遇到了他呢,怎么?你们认识?”

    路紫苏看着蓝心月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根本没有想到深层次的地方去。

    她点了点头:“是的,我们认识,他叫云逸!”

    路紫苏说了云逸的名字,蓝心月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精彩纷呈。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云逸就是路紫苏的前男友,而且,她竟然已经见过了。

    就是不知道,云逸跑到挪威去干什么了!

    路紫苏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见过。

    场面有点诡异。

    蓝心月抱着小彬柯,她干笑了一声:“那个,我先上楼去了,你们慢慢聊!”

    蓝心月说完,就赶紧抱着孩子遁走。

    路紫苏尴尬的看着云逸:“你怎么会在这里呢?你现在还不能出院吧!”

    云逸看着路紫苏:“我在医院里,一直等着你来看我,等了好几天了,还不见你人影,我就自己找过来了!”

    听到云逸的话,路紫苏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说实话,云逸不管是真的很受伤,还是只是想用苦肉计来骗自己,他真的都成功了。

    因为,她很心疼!

    她心疼他,为了她,把自己折磨成这个鬼样子。

    而且,刚才心月也说了,她是在挪威见到云逸的,那么,他去挪威,究竟是做什么呢!

    不光蓝心月心里好奇,路紫苏比她更好奇。

    她看着云逸:“对了,刚才心月说在挪威见过你,你去挪威干什么了?”

    云逸想到那个孩子的事情,他不动声色的开口道:“刚好去挪威谈点生意,超市买了点喝的,没想到,遇到了她,只不过,我们也就是见了一面而已,没想到,还会再见面!”

    路紫苏点了点头:“那这样吧,你先回医院,免得叔叔阿姨担心,我们家有客人,我就不带你上去了!”

    如果换做是平常的话,云逸肯定不会同意的。

    可是,今天他却点头同意了:“好,你先上楼吧,我回医院!”

    云逸之所以要走,是因为他心里有疑惑,他觉得,路紫苏在骗自己!

    她肯定有什么事情在欺骗自己!

    关于蓝清风的身份,蓝心月,还有那个孩子,似乎都不像路紫苏介绍的那般简单。

    他以前没有察觉到,是因为,他没有发现,这个孩子,自己见过,蓝心月告诉他,她是孩子的母亲。

    现在,路紫苏又告诉他,孩子是她跟蓝清风的。

    这件事情,他真的有必要,好好调查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