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9章 有病乱投医
    肖诗雅整个人,彻底崩溃了。

    她抓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云逸,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你要逼出路紫苏,你跟谁结婚不行啊,你为什么要选择我,你难道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吗?你真的好狠啊!”

    云逸的神情,这个时候,反倒是越发的平静了:“我是狠,因为这个世界上,能让我不狠的人,只有路紫苏一个,我为什么娶你,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你做的那些事情,有多让紫苏介意,我用你去逼她,她能出现的几率就越大,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她这个出现,晚了一年都!”

    “所以,你就跟我保持了一年名实存亡的婚姻关系?”肖诗雅自嘲愤怒的盯着云逸。

    云逸无所谓的点头:“是的,你说的没错!”

    肖诗雅突然发了疯一样的,向着云逸冲过来,她一把将挡在茶几上的水晶烟灰缸拨下去,直接将茶几抬翻起来,让茶几砸在地上。

    好像只有这样发疯,才能缓解她心里的愤怒一样。

    她死死地盯着云逸,歇斯底里的开口道:“云逸,你休想,我打死都不会离婚的,是因为她吗?因为她出现了,所以,你才想把我像是垃圾一样的丢掉吗?云逸,我告诉你,不可能的!”

    云逸平静的看着肖诗雅:“离不离婚,这不是你说了算的,肖诗雅,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结婚前,我让你签署过一份文件!”

    肖诗雅愣住了,是签过一份文件。

    只不过,她当时以为,那只是一份婚前财产的有关协议。

    因为标题上写的是,婚前财产公证及相关协议。

    她根本没有在意这个相关协议,究竟指的是什么!

    现在被云逸这么一说,她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看着云逸:“云逸,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云逸的神情很冷淡:“我跟你离婚,的确是因为紫苏,因为自始至终,我爱的人,只有她,对你,只是一种惩罚,你不是想跟我结婚吗?我就满足你的愿望,怎么样?生不如死的滋味,其实还不错吧,我们结婚前签署的协议,不光是财产,其中有一条,是我想什么时候离婚,就可以什么时候离婚,你作为乙方,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利!”

    云逸的话说完,肖诗雅一屁股坐在地上。

    合同那么多,她怎么可能一页一页去看,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云逸会在这个上面动手脚。

    自己有那么让他厌恶吗?他竟然这样做!

    肖诗雅痛苦的看着高高在上的云逸,眼泪肆意的汹涌而出:“云逸,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我那么爱你!”

    云逸的神情有点厌恶:“我为什么跟你离婚,原因还不够明显吗?你自己心里也应该心知肚明,无需多问我什么,你爱我,你不觉得很可笑吗?你爱我,就是让我跟爱人分离,就是想方设法的设计我,让我跟紫苏产生误会吗?肖诗雅,我不会同情你,更不会可怜你,因为这是你应得的,作为一个狠毒的女人,你应该很早就料想到,我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

    肖诗雅面色惨白,难以置信的看着云逸。

    云逸薄情,她应该早就知道的!

    他在自己结婚前,能把自己锁起来,她心里就应该有数的。

    可是,她为什么还要一直心存奢望呢!

    肖诗雅看着云逸,眼泪婆娑,其实,他也不是绝对的薄情!

    他喜欢路紫苏,他对路紫苏,从来就不薄情。

    说到底,还是因人而异,自己在他心里,毫无分量,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吧!

    云逸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肖诗雅,平静的开口道:“明天我的律师就会联系你,你准备好材料吧!”

    云逸说完,似乎不想再跟肖诗雅说一句,他转身就想着外面走去。

    肖诗雅痛苦的喊道:“云逸,我求你了,你可不可以留下来,我们都要离婚了,你难道就不能陪我一个晚上吗?”

    听到肖诗雅痛苦的声音,云逸的脚步顿了顿。

    他冷漠的开口道:“我不会留下来,在这里过夜的!”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的向着外面走去。

    其实,他跟肖诗雅结婚的时候,他就告诉过自己,不能在这里过夜,仿佛在这里过夜,就算是没有跟肖诗雅发生什么,那也是对路紫苏的不忠心。

    想到这里,云逸加快了脚步,向着外面走去。

    其实,肖诗雅并不知道,云逸对她并不是薄情,只是她在路紫苏和云逸的感情中,横插一脚,将云逸对她的感情,早已消磨殆尽。

    云逸离开后,肖诗雅痛苦的在房间喊了一声,听起来绝望凄凉。

    云逸在车里,都听到了肖诗雅的声音。

    可是,他还是没有丝毫犹豫,踩下油门,轰的一声离开。

    另一边。

    路紫苏回到家里,路南和苏北已经睡觉了。

    她轻轻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卸妆,就那样直接躺在了床上。

    其实,路紫苏提出来过,自己搬出去住,她不想打扰父母的生活。

    可是,她的想法被苏北和路南否定了。

    毕竟,路紫苏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适合一个人单独居住。

    路紫苏虽然有点无力,但是,还是听了自家爹地妈咪的话。

    因为她现在搬出去,身体这个样子,没有人照顾,父母也会更加担心的。

    还不如住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让他们安心。

    路紫苏疲惫的躺在床上 ,她的唇角,似乎还是湿热的,明明云逸吻过的时间,那么久了。

    可是,路紫苏还是能感觉到他的温度。

    路紫苏伸手,用被子将自己蒙起来。

    她想,自己一定是魔怔了。

    云逸已经结婚了,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究竟是干什么。

    想到云逸和肖诗雅在一起的场面,肖诗雅的讽刺和挑衅,路紫苏就觉得,心里难受的紧。

    或许,自己本来就应该听家里人的话,不应该回国吧!

    而且,就算是要回国,也要等到身体彻底康复吧!

    她现在这个样子,只会徒增痛苦而已。

    路紫苏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半天,最终,只能认命的下床洗漱,然后再睡觉。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

    云逸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一点消息,也没用来找过路紫苏。

    路紫苏的心情,却越发的不好了。

    她明知道云逸结婚了,自己这个样子,只会让自己越来越难受,可是,她就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

    路紫苏的心里,想过千万种猜测。

    可是,最有可能的,就是自己刚回国的时候,云逸对自己的纠缠,只是一种不甘心的心理。

    现在,这种劲儿过了,他又回归了家庭。

    自己在他心里,顶多像是个得不到的玩具,后来得到后,发现没意思了,所以就丢弃在了角落里。

    路紫苏越想越难受!

    她觉得,自己要是继续这样下去,迟早会疯的!

    路紫苏心底,萌生出了一种回挪威的念头。

    有了这个念头后,这种感觉,便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路紫苏去找了苏寒。

    路紫苏去找苏寒的时候,苏寒刚开完会。

    看到路紫苏的表情,苏寒就知道,她有心事。

    只不过,当路紫苏提出,回挪威的时候,苏寒的脸色,还是变了变。

    他认真的看着路紫苏,语重心长的开口道:“紫苏,哥哥知道你有心事,我也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是哥哥不想让你回去,只是,你觉得,你现在已经见了云逸,真的是回到挪威,逃避现实,就能解决问题的吗?哥哥是过来人,我跟你谈谈我的想法,如果你真的回去,我感觉,你不仅不会快乐,心里反倒是更加痛苦,因为这里的一切,你已经知道了,你现在能做的,只有试着去面对,毕竟,人生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还有一点,非常重要,紫苏你也是个有责任心的丫头,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大张旗鼓的开了晚宴,跟商界的合作伙伴介绍了你,还跟董事会宣布了你的身份,现在,你如果撂挑子不干了,别人怎么看待我们路家,怎看待你,一个大公司,最忌讳的就是高层变换太快,这样不利于公司的稳定发展,紫苏,你懂哥哥的意思吗?”

    路紫苏闷闷的点点头:“哥哥,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就是心里有点难受,有些有病乱投医的感觉!”

    苏寒看着路紫苏,无奈的开口道:“哥哥知道你难受,这样吧,你先去挪威,让蓝清风给你检查检查,看看你最近身体恢复如何,毕竟,你近些日子,情绪变化太大,正好,你过去也能散散心,排解一下心里的不痛快,最重要的是,你还能看看小彬柯!”

    听到苏寒这样说,路紫苏点了点头:“好,大哥哥,我都听你的,我的确是有点想小家伙了,或许,看到他,我的心情能够好点吧!”

    苏寒微微点头:“这就对了,勇敢面对,人生的事情,谁说的准呢,下一刻是什么,我们永远无法预知,好了,安心去工作吧,订个票,明天去挪威,至于工作上的事情,让助理安排一下,如果不能往后推的,就交给我,你就去挪威,查查病,散散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