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7章 火药味十足
    路紫苏吃惊的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她压根没想到,云逸会这么做。

    可是,她也是情非得已啊!

    她本来的确是想跟他解释的,她在国外熬了那么久,为的就是这一刻。

    可是,现在他已经结婚了,自己还有解释的必要吗?

    路紫苏自嘲的笑了一声,她看着云逸:“云逸,过去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再争论了,人要活在当下,何必拘泥过去呢,再说了,你都结婚了,就算是我给你选择的妻子也罢,你自己想娶她也无所谓,我们都不要再争执了,ok?我是真的累了,我不想再讨论这样的话题!”

    路紫苏的话说完,云逸刚要说什么。

    突然,他的胳膊被人挽住。

    云逸转身,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她怎么过来了!

    只见肖诗雅不甘示弱的走道云逸身边,牢牢地伸手挽着云逸。

    没有人知道,她的力气到底有多大,她几乎是用了全身的力气,挽住云逸那只胳膊,生怕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胳膊挣脱。

    云逸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路紫苏,她的样子摇摇欲坠,看起来神色透明,让人心疼到极点。

    他激动的想要抽出胳膊,肖诗雅却把自己整个人,都挂在了他身上一般,他根本没挣脱。

    许是看到他想挣开肖诗雅,拉出胳膊的动作。

    路紫苏嘲笑的笑了一声:“你们夫妻感情可真是好,伉俪情深,只不过,不用在我面前表现了,毕竟,我现在已经不在乎了!”

    路紫苏觉得,似乎这样说,她才能觉得心底好受一点,找回她可怜的,仅存的微薄自尊。

    云逸听到路紫苏这么说,瞬间失了力气,任由肖诗雅拉着他。

    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路紫苏,现在挣不挣脱的,似乎也已经无所谓了。

    毕竟,她都这么说了,自己何苦再做出一些,让她以为是做戏的举动。

    倒是他身边的肖诗雅,她笑眯眯的看着路紫苏:“是啊,我跟云逸感情,的确是很甜蜜呢,当然了,这也是不在某人打扰的前提下,我一直都希望,我们能继续恩恩爱爱下去,我是真的不希望,突然蹦出来一个小三小四,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呢!”

    肖诗雅每说一句,路紫苏的心,就沉一分。

    肖诗雅这是在明说,让她不要当小三,她跟云逸已经结婚了,他们感情很好,让自己不会插足他们的婚姻。

    路紫苏感觉到,自己受到了莫大的耻辱,就这样被人指着鼻子骂。

    关键是,她什么都没有做。

    她整个人摇摇欲坠,似乎快要站不住,如果不是苏寒拉着她,她此刻恐怕已经跌倒在地。

    云逸似乎是不满肖诗雅的说法,他生气的瞪了一眼肖诗雅:“肖诗雅,你够了,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肖诗雅一副不怕死的神情:“我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而且,我们是夫妻,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云逸脸色铁青,似乎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驳肖诗雅的话。

    肖诗雅看着路紫苏:“哎呦,对了,你们刚才是在讨论我吗?我似乎听到点什么,虽然吧,我并不喜欢别人在背后讨论我,但是,你路紫苏嘛,就除过了,毕竟,你是我老公的好朋友嘛!”

    肖诗雅把好朋友三个字,咬的非常重。

    路紫苏的脸色,更加苍白一分。

    不是她懦弱,只是,此刻她没有任何身份和立场,去跟肖诗雅争执。

    云逸的确有纠缠自己的意思,可是,她却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云逸身上。

    而肖诗雅,她是云逸的妻子,她有资格说这些。

    苏寒脸色难看的看着肖诗雅,肖诗雅的华丽,火药味十足,她的话,句句针锋相对,好像路紫苏破坏了她的家庭一样。

    他们家紫苏,是一家人心里的宝贝,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公主,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

    苏寒冷着脸,看着肖诗雅,开口道:“肖小姐,我希望你说话的时候,注意分寸,不要指桑骂槐,你是云逸的妻子,但是,你也没有污蔑别人的权利,你不要当别人都是吃素的,我是看在云逸的面上,才让你在这里大放厥词,你要是继续这样,我分分钟让人请你出去!”

    肖诗雅听到苏寒的话,脸色变了变。

    她是的确不敢真的把路紫苏如何,因为她害怕路家的势力,承受不住路家的怒火。

    想到这里,她瞬间嫣然一笑:“路总在说什么呢,我就是开个玩笑,路小姐跟云逸是青梅竹马,我怎么可能误会呢,我就是随便说两句,你不要见怪啊!”

    肖诗雅说完,从旁边的桌上,拿了两杯红酒。

    她将一杯递给路紫苏。

    面对情敌,路紫苏当然不会怂,她伸手接下酒杯。

    肖诗雅笑的意味深长:“路小姐,刚才是我说话,没有过脑子,我这杯酒,就当是给你赔罪了,我先干为敬,你随意!”

    肖诗雅说完,就是一杯酒下肚。

    如果说,云逸的酒,路紫苏可以不喝。

    但是,肖诗雅的酒,路紫苏就不能不喝。

    因为她这是在**裸的挑衅路紫苏,路紫苏怎么可能认输呢!

    她死死的盯着肖诗雅,一脸笑意的脸庞。

    她拿着酒,直接往嘴边送去。

    苏寒虽然知道,路紫苏心里很憋屈,可是,他没想到,路紫苏竟然敢真的喝酒。

    她是当真不要命了,还是忘了蓝清风的医嘱。

    在手术后的三年时间,辛辣刺激,还有酒,是她万万不能碰的,她真的是不想要命了。

    苏寒是真的不明白,路紫苏的确是不想要命了。

    毕竟,自己辛辛苦苦等了一年多,终于活过来了。

    可是,她等到的是什么,是自己的情敌,站在自己面前,挽着云逸,耀武扬威的嘲讽自己。

    只不过,路紫苏的酒刚拿到嘴边,就被苏寒一把打翻:“紫苏,你干什么!”

    云逸和肖诗雅,都被苏寒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镇住了。

    苏寒铁青着脸,看着路紫苏:“你不想要命了吗?你不能喝酒,你自己不知道吗?”

    路紫苏的红酒,洒在胸前,她的酒杯应声落地。

    看到大哥哥如此震惊愤怒的神情,她这才回过神来,自己到底在干什么!

    她是疯了吗?忍受了那么多,才做了手术,现在因为这么一点小小的事情,就不爱惜自己的生命。

    她还有小东西呢,如果她真的出事了,小东西要怎么办!

    想到这里,路紫苏越发的自责起来。

    侍者拿着东西过来,清扫破碎的酒杯。

    路紫苏松开苏寒的胳膊:“对不起,大哥哥,我去换件衣服!”

    路紫苏说完,就狼狈的离开。

    她真的是一分一秒,也在这里待不下去了。

    看着路紫苏仓皇离开的背影,云逸的神情,充满了担忧的神色。

    他紧张的抓着苏寒的手:“苏寒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不能喝酒!”

    刚才路紫苏不喝他敬的酒,他还以为,她只是不想给自己面子,她不想搭理自己。

    却不成想,她是真的不能喝!

    她要是能喝酒的话,苏寒刚才的神情,何至于那么的紧张。

    苏寒看着紧张担心的云逸,再看看站在面前的肖诗雅。

    他无奈的摇摇头,算了!

    云逸都结婚了,这些事情,就像是路紫苏说的,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而且,就算是说了,也未必会改变什么,只会徒增云逸的心理负担。

    最关键的是,这些事情,该不该说,要不要说,都取决于路紫苏。

    他尊重紫苏的决定。

    想到这里,苏寒伸手,将云逸的手甩开:“紫苏生病了,所以不能喝酒!你不用大惊小怪的,她胃不好,你知道的!”

    云逸看着苏寒平静的神色,他的神情有点恍惚,真的是这样吗?

    肖诗雅有一种女人的直觉,她总觉得事情不对劲。

    她看了一眼苏寒,伸手拉着云逸:“老公,我们去别处转转吧!”

    云逸伸手甩开肖诗雅的手,头也不回的向着一个方向离开。

    肖诗雅看着云逸的背影,生气的跺了跺脚,一见路紫苏,云逸三魂七魄都被她勾走了。

    他难道忘了,当年路紫苏是怎么对待他的了吗?

    肖诗雅很生气。

    可是,她却又不能把云逸怎么样!

    毕竟,云逸是她深爱的人!

    就在这时,苏寒的声音突然响起,他冷冷的看着肖诗雅,说了一句:“女人有时候越是缠着男人,越是引发男人的厌恶!”

    苏寒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肖诗雅站在原地,咬了咬牙,转身离开晚宴。

    虽然她不待见路家人,可是,苏寒刚才说的话,她也明白,很有道理。

    只是,自己虽然清楚,却常常做不到。

    或许,她是应该给云逸一点空间,让他考虑考虑。

    毕竟,他们现在已经结婚了,她不能把云逸盯得太死,让他厌恶自己。

    不然的话,可能真的会走到离婚那一步。

    话说,路紫苏上了宴会厅二楼,有几件专门准备的休息室。

    她随便打开一间,走了进去。

    她感觉今天晚上的这个晚宴,自己就跟打了一场仗一样,累到了极点。

    她莫名的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找罪受一样,云逸跟肖诗雅已经结婚了,自己何必还跟他们再置气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