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2章 高傲的走开
    路紫苏定了两天后回国的机票。

    只不过,她这次回国,决定不带孩子。

    苏北知道路紫苏的打算后,当即皱眉:“傻丫头,你怎么能把孩子留在这里呢?”

    路紫苏摇摇头:“妈咪,你不要担心,我不是打算把孩子留在这里,我只是想着,我身体的状况,还是需要定时回来,让蓝医生给我检查一下,这样,你们也能放心,孩子出生时间不久,贸然带回国,我怕他会吃不消,留在这里,让心月和蓝医生帮我看着,我也放心,等孩子大一点,我就带他回国!”

    听到路紫苏这样说,苏北点了点头:“这样也好,我本来还在担心了,小孩子身体抵抗力差,你生他的时候。身体又不好,我还想着回家后,估计要请医生调养一下呢!”

    路紫苏笑了笑:“我也是想到这些,所以才做了这样的决定,我已经跟心月商量好了,等到还在再过几个月,满周岁的时候,我带他回去!”

    苏北点了点头:“那就好!”

    路紫苏没有告诉苏北,其实,她不光是担心孩子,她也不想让云逸因为孩子,才跟我在一起。

    这一年多的时间,她已经想过无数次,等到自己康复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跟云逸解释,她当初悔婚的原因,她一点也不想让别的因素影响了云逸的决定。

    其实,这一年多,路紫苏心里是有点后悔的,如果她当初的想法没有那么偏激,态度没有那么决绝,或许,一切都不是这个样子的!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

    路紫苏和苏北路南登机的时候,蓝心月去送的他们。

    路紫苏一在叮嘱蓝心月:“一定要照顾好小家伙,如果小家伙哪里有什么不舒服的,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尽快赶过来!”

    蓝心月点点头:“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赶紧登机吧,这些话,你都给我说了不下八百遍了,我肯定能照顾好小东西的,我那么疼他,平时我抱着他的时间,比你多了无数倍,你又不是不知道!”

    听到蓝心月这样说,路紫苏忍不住笑了。

    她点点头:“嗯嗯,我知道的,好了,我要登机了,你也照顾好自己!”

    蓝心月伸手抱住路紫苏:“回国后,不管发生什么,都要记得给我打电话!还有,如果那个人不能理解你的苦心,你就高傲的走开,我们不需要他的怜悯!”

    听到蓝心月的话,路紫苏感动的点了点头。

    或许,所有人都知道,她这次回去,主要目的是什么,可是,没有人直接跟她挑明说,她应该怎么做。

    她抱了抱蓝心月,松开手,拉着登机箱,头也不回的,跟路南和苏北向着登机口而去。

    路紫苏坐了十个小时的飞机,到达南希市国际机场的时候,已经上午九点多了。

    路紫苏拉着皮箱,跟路南和苏北走出机场。

    路紫苏在飞机上,没有怎么睡觉,这会脑袋有点晕晕沉沉的。

    她和父母走出贵宾通道,一眼就看见苏寒站在那里等他们。

    路紫苏笑着跑上前,抱了抱苏寒:“大哥哥,不是说小哥哥今天来接机吗?”

    苏寒故意逗她:“怎么?换成我了,你就不高兴了?”

    路紫苏赶紧摇头:“哪能啊!我就是奇怪而已!”

    苏寒笑了笑:“小白和小柯在学校出了点事,他去解决了,所以,我就过来了!”

    “什么事啊?严重不?”路紫苏担心的问道。

    苏寒摇摇头:“没什么,就小孩子之间那点小事,小柯调皮,常常带着小白打架斗殴,我都被叫去无数回了,我是实在不好意思去了,就让小凛去了!”

    路紫苏笑着点了点头。

    小白和小柯,本来是送到龙行组织的训练系统训练的。

    但是,他们训练了半年,百叶嫂子觉得,这样不间断的训练,对孩子来说,实在是太乏味。

    他们以前在组织的时候,就是从小到大那样过来的,他们不想让孩子也这样。

    所以,百叶在征求了两个孩子的意见后,打算每年的寒暑假,将他们送去训练基地,平日里,还跟一般孩子一样,上学读书。

    这样一来的话,苏凛也能帮助苏寒处理公司的事情,简直是一举两得。

    路紫苏笑着松开苏寒,她刚想说话,就看见迎面走过来一个人。

    那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男人!

    看到云逸的那一刻,路紫苏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似乎都在逆流一般。

    他看起来还是那么英俊迷人,只不过,下巴清瘦,给人的感觉,好像更冷了。

    路紫苏僵硬的站在那里,目光凝聚在那个男人身上。

    他的眸子微抬,看到自己的那一刻,路紫苏感觉到,他的目光微闪,表情有些许的僵硬。

    只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苏寒发觉到路紫苏的异常,他转身看了一眼,看到云逸过来。

    苏寒的神情,立马变得僵硬。

    他以为,就算是路紫苏回国了,如果不是两家人见面,路紫苏和云逸是不会见到的,却没想到,这刚回国,就撞上了。

    想到云逸和肖诗雅结婚的事情,家里人还一直瞒着路紫苏,苏寒就忍不住在心底,捏了一把汗。

    路紫苏松开苏寒,目光盯在云逸的身上,苏寒感觉到,她整个人似乎都在颤抖,情绪很不稳定。

    就在在这时,贵宾通道里又走出来一个人。

    苏寒看见,路紫苏打算向着云逸走去。

    只不过,她还没有抬脚,就被苏寒一把抓住。

    路紫苏不解的看了一眼苏寒。

    就在这时,她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激动的声音:“老公!”

    然后,路紫苏就看见,一道身影从身边一闪而过,向着站在不远处的云逸冲过去。

    路紫苏傻了一样的看着这一幕。

    她看着,那个长发女人,将云逸的胳膊挽住,笑着开口道:“老公,你今天怎么来接我了啊?”

    云逸的声音,听起来久违的清冷,不知道是不是路紫苏的错觉,他的声音非常冷漠。

    他说:“顺道!”

    看到云逸和那个女人离开了,路紫苏还傻傻的站在原地。

    她整个人,简直难以置信,刚才的声音,不是肖诗雅吗?

    她为什么会喊云逸老公,她不在的这一年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路紫苏看着苏寒,神情复杂至极。

    她以前没有感觉,可是,现在看到这一幕,很多事情,似乎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有一段时间,全家人跟她说话,都是支支吾吾的,还有,爹地妈咪不让她回国,他们是什么原因,路紫苏从来没有想过。

    可是,现在她完全明白了。

    一切也只不过是因为,云逸跟肖诗雅结婚了,他跟那个她最讨厌的,伤害过她的女人结婚了。

    他早已不是那个属于自己的云逸,因为当初的事情,他恐怕早已开始记恨自己了!

    路紫苏看着云逸和肖诗雅离开的背影,她站在苏寒面前,看着苏寒难过自责的神情,路紫苏默默的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可是,泪水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

    她咬着嘴唇,难过的,静默的哭泣着。

    苏寒不知道,一个人的悲伤,可以到达什么程度。

    可是,路紫苏此刻的神情,让他这个当哥哥的揪心。

    他能感觉到她心里,无边无际的难过和伤心。

    她等了一年多的时间,想为她和云逸的感情,寻找一个夹缝求生的机会。

    可是,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就连这样的机会,她也没有。

    她的爱人,早已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少年。

    苏寒心疼的将路紫苏抱住,低声道:“紫苏不哭,爹地妈咪会跟着难过的,好吗?我知道紫苏最乖了!”

    苏北看着女儿的样子,心疼的直抹眼泪,她靠在路南身上,难过的无以复加。

    有时候真不明白,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

    云逸是个好孩子,苏北不否认,毕竟,都是他们看着长大的。

    可是,感情这东西,有时候真的没法说。

    或许,他们俩真的是有缘无分。

    路紫苏被苏寒抱着,眼泪滴落在他的肩膀。

    许久,她才伸手抹了抹眼泪,故作坚强的笑着看向苏寒:“大哥哥,你也不要为我难过了,你看,我都好了,刚才我只是感慨,一年多的时间,好像很多事情都变得物是人非了。只不过,我也就是感慨而已啦没有别的想法,大哥哥,我们快点回去吧我都好久没有回家住了!”

    苏寒重重的点点头:“好!我们回家!”

    回家的路上,路紫苏坐在副驾驶座上,眼睛一直看着车窗外。

    苏北很是担心,可是,她想开口关心关心路紫苏,却被路南拉住了。

    路南轻声道:“不要打扰她,让她一个人好好静静!”

    回家本来是一件无比高兴的事情。

    可是,回到家里后,路紫苏就将自己关在了房间里。

    吃饭的时候,苏北将饭菜和药端进去。

    路紫苏不哭不闹,安静的将饭菜吃完,吃了药。

    她知道,就算是自己心情再糟糕,也要吃药,因为她的身体还在康复中。

    一年多以前,她就是因为这个病,放弃了自己爱的人,绝情的伤害了他。

    一年以后,路紫苏懂得了,无论什么时候,身体最重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