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3章 幼稚的小朋友
    靳言一个劲的痛苦摇头:“云逸,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爱水凝烟,可是,我一直以为,自己其实并没有那么爱,或许,可以放下的,可是,我没想到后来,一切都是我自欺欺人,你不也一样吗?难道你说自己娶肖诗雅,是因为放下我小表姐了?”

    靳言一句话,瞬间让云逸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两个大男人,就像是两个幼稚的小朋友一样,互揭伤疤。

    云逸深吸了一口气,控制住自己的脾气,没有冲过去,揍死靳言。

    他看着靳言,开口道:“靳言,我能理解你,现在才明白过来自己的感情,或许,真的很痛苦,可是,你也不应该拿我的感情当攻击我的武器,你要知道,是我把你从公安局保释出来,我是来救你帮你的,不是来跟你打架的!”

    靳言看了一眼云逸,神情有点难堪:“云逸,对不起,我知道你是好意,刚才是我情绪太激动了,我道歉!”

    云逸摆摆手:“道歉就不用了,你先告诉我,后来呢,你选择了水凝烟的堂妹,后来发生了什么?”

    靳言看着一脸没好气的云逸,避轻就重的说道:“就在大概一周前,我打电话约水凝烟,想做一个最后的分手告别,你也知道,心里放不下一个人的时候,人总喜欢找各种借口,去见那个人,自己却死不承认,我当时就是这样,可是,我没有想到,水如烟竟然来了,她也不知道怎么知道的,反正就出现在了酒店房间门口,看见我跟水凝烟抱在一起,直接向着外面走去,后面的事情,我现在连想都不想去想!”

    云逸挑眉看了他一眼:“不想想也得给我说清楚了,不然,我能怎么帮你?都说身在局中不自知,你清楚的告诉我前因后果,我这个局外人,帮你好好理理,或许你心里能好受点,再说了,我们俩的事情,谁不知道谁的,你说出来,心里也能好过点!”

    靳言闷闷的点了点头:“我只是想找个人,倾诉一下,我也并不是说,说了这些话,心里就会好受起来!”

    靳言说着,表情像是要哭了一样。

    云逸做了一个你打住的动作。

    靳言咬咬牙,深吸了一口气:“后来,我跟水凝烟都追了出去,我看见水如烟不看红绿灯,直接向着马路对面走去,我太担心了,顾不得太多,就冲过去要拉她,结果,我迎面来了一辆车,在千钧一发之际,水如烟冲过来,将我推到一边,自己被车撞了!”

    云逸的眼睛眯了眯,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所以,你又欠了人家一条命!”云逸说。

    靳言点点头:“的确是你说的这样,可是,经过这次的事情,我本来是想通了,感情的事情,不能将就,我爱的人是水凝烟,为了恩情,跟水如烟在一起,勉强我自己,对她,也是不公平的,所以,我想着,水如烟如果手术后没事,我就跟她坦白,我要跟水凝烟在一起!”

    云逸挑眉:“听你的意思,又出了幺蛾子?”

    靳言猛地后退,靠着墙,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一般,他闭着眼睛,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是啊,又发生了别的事情,水如烟的眼睛瞎了,想要新的眼角膜,否则以后都看不见了,就算是这样了,其实,我想跟水凝烟在一起的心,这次还是没有轻易改变,我已经决定好了,找不到合适的眼角膜,就用我的,水如烟的恩情,我就算是报了,以后除了感情,她要什么,我都能给她,可是,我要选择的人,依旧是水凝烟,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水凝烟听到我说的话,受了刺激,竟然把自己的眼角膜,匿名捐献给了水如烟,悄悄的离开了,我其实早该想到的啊,我怎么就那么蠢呢,我真的就是个傻子啊!我……”

    云逸这才明白过来,感情是水凝烟把眼角膜匿名捐献给水如烟,自己离开了。

    哎,光是听靳言这样说,就感觉够悲伤的了,这个姑娘,还真是傻啊!

    他看着靳言:“事已至此,你也别难过了,好好找找吧,找到水凝烟,你好好爱她吧,至于水如烟那边,你始终要明白一个道理,你对她那是恩情,不能跟爱情相提并论的,你不要混淆了,也不要尝试着,把这两种感情,进行无所谓的捆绑,把你自己的思想局限了,好吗?”

    靳言痛苦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可是,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走了,恐怕都一周了,要是她存心不让我找到,大千世界,无异于大海捞针,我要去哪里找呢!”

    听着靳言的话,云逸无奈的皱眉。

    他知道,靳言说的话,都是实话。

    可是,有时候,就是大实话最伤人,茫茫人海,想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存心躲着你的。

    云逸沉思了半天,他摇头,将这些想法,从自己脑海中赶出去。

    他看着靳言:“对了,那个水如烟不是水凝烟的堂妹吗?你问她啊,说不定,她能知道水凝烟的去处呢,你说这个水如烟救了你两次,可是,我虽然还没有见过这姑娘,我对这姑娘的印象,就不怎么好!”

    靳言皱眉:“没有见过,你为什么对她印象不好!”

    虽然不爱水如烟,可是,水如烟好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在云逸面前,靳言还是尽量维护的。

    云逸看了一眼靳言:“也没什么,就是以前听……听那个人说过,她说,水如烟常常抢水凝烟的东西,小到衣服包包,大到家里所有人的疼爱,不光如此,就连小名这种东西,都要抢水凝烟的,我觉得,她应该是被家里惯坏了吧,所以,你知道的,我并不喜欢这样的人!”

    靳言听到云逸说,水如烟抢水凝烟的小名,他的神情立马变得不对劲。

    他死死的盯着云逸:“你说水如烟抢水凝烟的小名,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逸看见靳言的反应过激,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他还是一五一十,原原本本的告诉靳言:“这件事,我也是听你小表姐说的,她说,水凝烟其实以前小名叫妞妞,只不过,水如烟慢慢的长大了,觉得堂姐的小名更好听,便死活都要改小名,最后,大人们依了她,给她改了小名,也叫妞妞,不得已,水凝烟只能改了小名,叫囡囡,我当时也是觉得,世界上还有这样奇葩的小孩子,你说是抢个东西还能理解,连名字都抢,是不是以后还想抢夺别的男朋友,彻底复制他人的人生呢!”

    云逸就是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可是,他没想到,靳言的一张脸,瞬间变得比刚才更可怕。

    他向着云逸扑过来,拉着云逸的领口:“云逸,你告诉我,这件事情是真的吗?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们改小名的时候,多大了?”

    云逸看着靳言如此失态的模样,忍不住皱眉:“靳言,你冷静点,你到底想知道什么,其实,这件事情,我也就是听你小表姐说的,至于什么时候的事情,这我哪里知道啊,我又不关心这个,我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啊!”

    听到云逸的话,靳言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心里,已经有一个不好的想法,在慢慢的滋生了,可是,他还是不敢相信,真相竟然是那样的残忍。

    云逸看的出来,靳言的情绪很崩溃,他整个人已经痛苦到了极点。

    所以,他现在也不敢说什么话,去刺激靳言。

    失去一个人,究竟有多痛苦,云逸心里很明白。

    正因为知道这其中滋味,所以,他才更不敢轻举妄动。

    靳言在地上坐了好久,他才从地上站起来,整个人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云逸,陪我去趟安溪市,先回趟家,我身份证和钱包,好像落在家里了!”

    云逸点了点,担心的看着他:“你没事吧?”

    靳言摇摇头:“死不了,我要去验证一件事情!”

    云逸不知道靳言说的,究竟是什么事情,可是,他还是尽心尽力的跟着靳言。

    毕竟,现在让靳言一个人,他也不放心。

    到了海景壹号别墅。

    云逸和靳言进了别墅。

    欧阳清凌正在沙发上看电视,看到靳言回来,她立马从沙发上跳起来:“你给我站住!”

    靳言没有搭理她,继续向着楼上走去。

    云逸给欧阳清凌一个眼色,他心情不好,不要去招惹他。

    可是,欧阳清凌根本不理会云逸给她传达的意思。

    她直接对着靳言大喊:“你站住,我有东西要给你!”

    靳言已经走到了楼梯中间,只当正在说话的欧阳清凌是团空气。

    欧阳清凌怒了:“这东西是水凝烟让我给你的,你爱要不要吧!”

    欧阳清凌说完,赌气的坐在沙发上,开始吃零食。

    已经快走到二楼的靳言,转身,几乎是飞一样的速度,冲到了欧阳清凌面前,伸出手掌:“什么东西?给我!”

    听到靳言的语气,欧阳清凌很不爽,可是,她受人之托,还是把东西给了靳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