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8章 最后的告别
    水凝烟脸色难看,其实,不用想,她都知道,是水如烟让宋慧这么做的。

    可是,她还是不死心:“妈,我要是不愿意呢!毕竟,真正的事实是什么样的,大家心里都明白!”

    宋慧一听到水凝烟竟然不同意,她的声音顿时歇斯底里:“水凝烟,你要是不同意,我现在就去死,你信不信,我现在出门,就从安溪里跳下去,你再见到我的时候,恐怕也只是我的尸体了!”

    听到宋慧的情绪这么激动,水凝烟赶紧阻止:“妈,你干什么,不要做傻事,我同意还不行吗?这件事情,我以后再也不会告诉别人!”

    水凝烟虽然心里难受到了极点,可是,宋慧逼迫她,她是自己的亲妈啊!

    水凝烟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宋慧听到水凝烟妥协,她还不放心:“凝烟,你要答应妈妈,以后不再跟那个男孩子见面,不去破坏如烟的感情,你答应妈妈,好吗?”

    听着宋慧的哭声,水凝烟哭着点头答应:“好,我答应你!”

    宋慧难过的开口:“不,我不光要你答应我,我要你对我发誓,不许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的真相,更不能再跟那个那孩子见面,否则,你妈妈我就出门被车撞死,喝水被呛死,总之,会不得好死!”

    听到宋慧这么狠毒的话,水凝烟的心,都被揪住了。

    宋慧知道,自己可能不怕死,她让自己拿她来发誓,可是,她怎么做得到!

    水凝烟痛苦到了极点:“妈,我求你了,你也不要再逼我了,我答应你,我不会对任何人说出真相,以后再也不见靳言,否则,我不得好死,行了吧!”

    宋慧终于松了口气,可她心里,说到底还是有点过意不去:“那就好!凝烟啊,妈妈不是真的想针对你……”

    宋慧还没有说完,就被水凝烟打断:“妈,你不用担心了,我现在去见靳言,最后一面,我们彻底做个了断,明天,我要离开临海市,去谁都找不到的地方,你就放心吧,我先挂了!”

    水凝烟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水凝烟看着临海大酒店,几个大字,眼睛酸涩到了极点。

    话说,一个小时前。

    水凝烟正在家里收拾行李。

    她想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别人都找不到她的地方。

    通过这段时间的事情,她想,她也应该放下靳言了,不然的话,她最终只能把自己伤的更深。

    可是,就在她刚刚收拾好东西后,靳言竟然破天荒的打过来电话。

    水凝烟嘲讽的看着来电显示。

    她没想到,自己弄伤了水如烟,靳言还会打电话给自己。

    他想干什么?兴师问罪吗?

    水凝烟心里虽然有种种疑问,但是,她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就当是最后做个了断吧!

    水凝烟接通电话,但是,她一句话也没有说。

    她静静地等着对方说话。

    靳言沉默了许久,才缓缓开口:“水凝烟,我们今晚见一面吧,七点钟,临海大酒店1201,所有的事情,我们都做个了断,好吗?”

    水凝烟静默了几秒:“好啊,到时候见!”

    靳言没想到,水凝烟会这么爽快。

    他有点好奇:“你都不问我,找你干什么吗?”

    水凝烟嗤笑了一声,声音像是在讽刺。

    但是,也不知道她是在讽刺自己,还是在讽刺靳言:“既然你找我当面谈,那到时候,肯定就知道了,我何必多此一举呢!”

    靳言听着水凝烟的态度,无奈的叹口气:“那好吧,我们七点见!”

    靳言刚说完,水凝烟就挂了电话。

    靳言感觉,现在的水凝烟,对自己充满怨气,所以,就算是她真的伤害了水如烟,其实,他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从内心深处,他是不愿意水凝烟变成这样的怨妇!

    可是,他又能怪谁呢,水凝烟变成这个样子,他还不是罪魁祸首。

    酒店的房间,靳言让莫熏儿订好了,到时候,他直接过去就行。

    水凝烟挂了电话,顿时感觉丧失了所有的力气,她一屁股坐在床上,整个人像是跑了一场一千米,身体都虚脱了一般。

    她真的不想这样的,她已经想要放下了。

    可是,靳言他为什么还要搭理自己,让她一个人默默的离开,不好嘛!

    水凝烟想着想着,又自嘲的笑出了声,她倒是自作多情了,靳言根本不知道,自己要离开。

    既然要离开了,这就当成是最后的告别吧!

    水凝烟在心里,默默地安慰着自己。

    ……

    回忆在脑海中慢慢消失。

    水凝烟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大酒店,心里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悲凉。

    她挂了靳言的电话,特地化了妆,换了一身衣服,这才出门的。

    没想到,到了酒店门口,还接到了母亲宋慧的电话。

    看来,靳言这次来见自己,水如烟应该是知道的吧!

    想到这里,她拿出手机,给靳言发了一条信息:我已经到了酒店门口。

    靳言几乎是立马就回了消息:我在楼上房间,你直接上来就好!

    水凝烟收起手机,深吸了一口气,向着酒店里面走去。

    房间的门,是微开着的。

    水凝烟伸手,推开门。

    靳言就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门口。

    水凝烟感觉有点不自在,她动了动嘴,走了过去,在靳言不远处站定:“我来了,你找我什么事?”

    水凝烟的话,感觉很生硬,像是面前坐着的,是她的仇人。

    靳言无奈的看着水凝烟,苦笑了一声:“其实,你可以不用这样对我的!我们之间,好像也没用多大的深仇大恨!”

    水凝烟嘲讽的看了靳言一眼:“是啊,我们之间,的确是没有多大的深仇大恨!”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经爱上他了。

    现在,他跟水如烟在一起,她心里能是什么滋味呢,她的态度能那么好吗?

    她真的不是圣母,不要对她的要求太高,她只是个普通女人。

    如果不是母亲威胁,她真的想一股脑将所有的事情,全都说出来算了!

    可是,她心里还是懦弱的,她不敢拿母亲的生命赌注。

    毕竟,母亲把说如烟看的那么重要。

    靳言在爱情和恩情面前,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恩情!

    她在爱情和亲情面前,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亲情!

    他们两个人,还真是绝配!

    只可惜,绝配终究是走不到一起的,因为他们对别人绝情,对自己更绝!

    靳言无奈的皱眉:“水凝烟,我今天来,是想敞开心扉的,跟你好好告个别,你能不要这么阴阳怪气的吗?”

    水凝烟感觉靳言的神情,实在刺眼,毕竟,他是因为另一个女人,才这样对她的。

    而那个女人,还是自己的亲妹妹,真是可笑。

    可是,最终她还是笑了笑,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自然一点:“好啊,好好说,你说吧,我听着!”

    看着水凝烟的态度柔和下来,靳言的语气也柔和了很多:“首先,我要跟你道个歉,毕竟,以前的事情,我们两厢情愿,也不怪你!”

    水凝烟嘲讽的勾了勾唇:“没事,我已经不介意了,所以,你的道歉也没有必要!”

    水凝烟心里,确实另一种答案,她想要的不是道歉,而是靳言会毫无保留的选择自己。

    可是,他没有,所以,她也就死心了。

    道不道歉的,无所谓!

    靳言看着水凝呀,慢慢从床上站起来。

    水凝烟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在靳言面前,本来就有一种若有似无的压迫感,这还是他坐在那里,毫无气势的时候。

    等到他站起来,这种压迫感,更强了。

    她看着靳言,心里有点忐忑:“你……你干什么?”

    靳言心里微微一动,他真的好喜欢水凝烟这个模样,忐忑不安,像是慌乱的小白兔,很可爱。

    他无奈的叹口气:“你不用害怕,我不想干什么,我就是想跟你道个歉,告诉你,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不该凶你的,就算是你真的推了如烟,也是情有可原,说到底,一切都怪我!”

    水凝烟难以置信的看着靳言:“所以,在你心里,你也觉得,是我推了水如烟?”

    靳言看见水凝烟的情绪,有点激动。

    他想伸手安抚一下水凝烟:“你别这样,我不是那么想的,只是,有时候无意的情况下,人都会做出一些失去理智的事情……”

    靳言还没有说完,就被水凝烟一把推开:“你还是不用说了,这样的话,我的心里,还能保留一点,最后对你的美好!”

    靳言的神情,变得僵硬:“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水凝烟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就是你想的那种意思!”

    靳言对于水凝烟刺猬一般的态度,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沉沉的看着水凝烟,最终开口道:“今天来跟你见面,是想跟你做个最后的告别!”

    水凝烟不等靳言接着说,她就打断:“正好,我也是这个意思!”

    靳言无奈的看着她:“水凝烟,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水凝烟的神色有点铁青,她的眸子闪了闪,最后还是说:“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靳言看了她一眼,继续开口道:“我要跟如烟求婚了,你是她的姐姐,我想,我们之间,必须有一个非常正式的了断,毕竟,以后我们可能还会经常见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