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6章 是个跳梁小丑
    听到水如烟的话,水凝烟彻底愣住了:“妈妈?你说的是……”

    水如烟目光直直的看着水凝烟:“对,就是妈妈,就是我们的亲生母亲,宋慧,如果她不把那个菱形木头吊坠给我,靳言怎么可能认我,妈妈这是想补偿我,所以,她才选择了这么做,你懂吗?怎么,你现在要拆穿她的谎言吗?你考虑过她的感受吗?如果她不能用这件事情补偿我,我会一辈子憎恶她的,你自己可以想想,她到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还有,水凝烟,我要告诉你,妈妈她知道这件事情,并且帮我圆了谎,她的选择是我,而不是你,你搞清楚,你现在说出来,你觉得还会有人相信吗?不光妈妈帮着我,会在靳言面前,说你是一时的爱慕虚荣,就连靳言,他也不会相信你的,你做多就是个跳梁小丑!”

    水凝烟的身体,猛地后退了一步。

    她的耳边,都是水如烟那句,她的选择是我,而不是你。

    是啊,妈妈的选择是水如烟,她对水如烟亏欠,无论如何都会帮着水如烟,到时候,她就算是说出真相,恐怕也变成谎言了。

    当然了,最重要的是,如果水如烟憎恶妈妈一辈子,妈妈也会难过一辈子的。

    孰重孰轻,水凝烟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决定。

    可是,她真的好痛苦啊,为什么明明属于她的,她却连说也不能说!

    最重要的是,靳言的选择,也是彻底的打击到她了。

    就像水如烟说的,靳言选择了恩情,而不是爱情,这不是认错人的问题,而是他爱自己,根本没有那么深的问题。

    水凝烟看着水如烟狰狞的面容,她突然自嘲的笑了一声。

    什么时候,水如烟已经变成这副模样了,她完全不认识的模样。

    也难怪,她能伙同别人,从自己这里骗走一百万,早就是三观不正到了极点。

    想到这里,水凝烟深吸了一口气:“水如烟,你走,我不想看到你!”

    水如烟看着水凝烟,本想问她,究竟会不会告诉靳言真相。

    可是,不等她说话,就看见靳言气喘吁吁的站在水凝烟门口。

    今天水凝烟这个小区没电,电梯停用了。

    看样子,他是跑上来的。

    水凝烟背对着门口,根本没有看到靳言,她只看到水如烟对自己的话,罔若未闻。

    她心里悲愤到了极点,拉着水如烟的胳膊,就往出拽:“水如烟,你给我滚,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从今以后,你也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没有人能知道,做出这个决定,她的心里究竟有多么难受。

    水如烟看了靳言一眼,她突然就挣脱水凝烟的手,栽了出去,脑袋擦过茶几的尖角,瞬间就流血了。

    水如烟惊恐的看着水凝烟:“姐姐,姐姐你不要这样,我只是来给你解释的,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我,我走,你不要推我,好吗?”

    水如烟说着,伸手摸了一下额头,看到满手是血,她顿时惊恐的尖叫起来:“血,是血,我毁容了,姐,我是不是毁容了,你怎么能这样做呢!”

    水凝烟彻底蒙了,她只是不想看见水如烟,想让她出去而已,她根本没有想到,会一不小心,将水如烟甩出去。

    而且,还弄破了她的额头。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水凝烟无措的站在原地,愣了半天,看着水如烟惊恐愤怒的样子,她才想到要扶她起来,送她去医院。

    只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身后的一股大力给甩到一边。

    靳言跑到了门口,本想进来,就看见水凝烟发疯的拉着水如烟,不知道想干什么。

    两个扭扯的时候,水凝烟一把将水如烟甩出去,脑袋磕在茶几上,磕破了,血瞬间就流了出来。

    看见水如烟又害怕又惊恐的样子,靳言心里的保护欲,瞬间被激起。

    他迅速的走过去,一把将水凝烟推开,将水如烟从地上抱起来!

    等到他转身的时候,看着水凝烟无措自责的脸。

    虽然闪过一丝丝的心软,可是,他终究还是冷着脸,指责了水凝烟。

    毕竟,刚才的一切,他亲眼所见,也不是无中生有。

    水如烟明明已经道歉了,说自己是来跟她解释的,可是,她却弄伤了她。

    难道这段感情,真的已经让她变了一个人吗?

    虽然他心里真的很喜欢水凝烟,但是,如果是这样恶毒的一个水凝烟的话,靳言想,那他宁可不要。

    他认识的那个水凝烟,是外柔内刚,很有主见,却善良温柔的女子。

    绝对不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做错了事情,还干站在那里,不知道悔改,没有一点自责的意思。

    靳言不知道,他愤怒的是水凝烟弄伤了水如烟这件事情,还是愤怒水凝烟变了。

    她不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水凝烟。

    他愤怒的盯着水凝烟:“她不是已经道歉了吗?你为什么还要推她,水凝烟,曾几何时,你变得这么心思歹毒了,难道就因为我选择了水如烟,而没有选择你吗?”

    靳言说完,根本没有搭理水凝烟,他抱着水如烟,就向着外面走去。

    水凝烟彻底呆住了,她站在那里,傻傻的看着靳言抱着水如烟离开的背影。

    靳言在说什么,他到底在说什么!

    他的意思,是她故意弄伤水如烟的吗?

    难道这就是他心里的自己,他们好歹也相处了近半年,他怎么能这样想呢!

    刚才的事情,她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好像一瞬间,就变成了那个场面,她根本就不是故意的,靳言为什么不听她解释,一口断定她就是那个坏人!

    水凝烟感觉好难过,这比水如烟冒充她的身份,都让她心里难过。

    原来在靳言心里,她竟然是这样恶毒的一个女人!

    也对啊,现在在他的心里,水如烟才是那个当年救他的人,是他心里的天使,自己呢!

    算什么!

    想到这里,水凝烟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唰唰唰的流。

    她都已经决定了,不会戳破水如烟的谎言了,为什么还要这么对她!

    水凝烟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无助的低声啜泣。

    叶墨笙从外面轻轻的走进来,他无奈的叹口气,走到水凝烟面前。

    他蹲下来,伸手轻轻地揉了揉水凝烟的头发:“水凝烟,别难过了,看到你这么伤心,我一个大男人都想哭了,爱情伤人固然没错,可是,你也不能一直任由他将你伤的体无完肤,不值得!”

    水凝烟的事情,他听欧阳清凌说了一些。

    说实话,他从心底里,替水凝烟不值得。

    可是,他不是水凝烟,代替不了她的决定,只能默默的心疼她。

    站在门外的欧阳清凌,看着叶墨笙温柔的侧脸,眼角眉梢的心疼,她的心里有点难受。

    可是,她不停地告诉自己,她喜欢叶墨笙,是她自己的选择,可是同样,她也要尊重叶墨笙的选择。

    就像水凝烟尊重靳言的选择一样。

    不管靳言把水凝烟想的多么不堪,可是,水凝烟都尊重了他的选择。

    或许,这就是爱一个人的表现吧!

    只希望他能幸福,而不是一味的掠夺。

    欧阳清凌在门口站了一会,悄悄的离开。

    与此同时。

    靳言抱着水如烟冲下楼,直接发动车子,向着医院而去。

    水如烟额头伤的很严重,必须用针缝一下。

    靳言的神情很着急,他一脸闯了好几个红灯。

    可是,水如烟捂着伤口,却在嘤嘤的哭泣:“靳言,我不想缝针!”

    靳言知道,水如烟疼,而且,现在这情况,无异于毁容了,她心里难受,也是在所难免。

    而且,想到这是水凝烟的杰作,他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

    想到这里,他耐心的安慰水如烟:“如烟,你不要胡思乱想了,我们先去医院,缝几针,然后止血,等到伤口好了,我就让最好的整形医生,给你把伤口那里做好,绝对让人看不出来!”

    靳言的声音太温柔了,安抚了心情难过暴躁的水如烟。

    她闷闷的点点头:“好吧!”

    虽然这样,可是,她心里并不这样想,她明白,什么都没有原装的好!

    可是,她这一次受伤,不仅阻止了水凝烟说实话,而且,还获得了靳言的同情。

    从某些方面来说,这对她是没有一点坏处的。

    可是,想到自己以后毁容了,水如烟心里就塞塞的。

    到了医院,医生快速的给水如烟做了处理。

    因为伤口比较大,缝合了几针,又在额头,看起来是一条斜口子,有点狰狞吓人。

    水如烟缝合好伤口后,第一眼看到,就直接哭了出来。

    靳言万般无奈,他是最见不得女人哭泣的。

    可是,想到水如烟小时候就救过自己,今天又是被水凝烟所伤,他顿时觉得自责不已,开始安慰水如烟。

    靳言哄了好半天,把他平时没有的耐心,都用上了,水如烟好不容易才停止哭泣。

    靳言害怕水如烟的伤口发炎,本来是想让她住在医院里的。

    可是,水如烟坚持回家,靳言又只能送她回家。

    将水如烟送到家里。

    本来,水如烟哭泣着,让靳言陪陪自己。

    靳言本来是打算陪着水如烟的,毕竟,他受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