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我想回家一趟
    白天的酒吧,处于歇业状态。

    靳言和莫熏儿进去的时候,只有一个服务员在收拾东西。

    见到他们进来,她立马开口道:“酒吧白天不营业!”

    靳言看了她一眼,一句话都没说。

    莫熏儿皱了皱眉:“我们不是来喝酒的,我们找人,把你们老板叫出来!”

    莫熏儿说完,塞给服务员二百块钱。

    服务员前一秒还不耐烦的神情,在下一秒,就变得眉开眼笑。

    她点头哈腰的开口:“您们先坐着,老板在楼上休息,我现在就去叫他下来!”

    服务员说完,就放下手中的抹布,将莫熏儿给她的二百块钱,塞进兜里,匆匆向着楼上跑去。

    靳言随便找地儿坐下来,等着老板下来。

    莫熏儿早上打电话的时候,说的就是这家酒吧,听说有个小名叫妞妞的,在这里打工卖酒。

    就算是小名一样,他还是抱着希望来了。

    这些年,他一直在国外,也不能自己亲自找人,所以,传来的消息总是模棱两可。

    这些年了,也没用找到他小时候遇见的那个姑娘,那个可爱的女孩。

    现在想起她那一双明亮的水眸,靳言感觉,还很熟悉。

    只不过,十几年过去了,他现在要是看见她,肯定都认不出来了吧!

    毕竟,女大十八变!

    在靳言的心里,他的救命恩人,一定长得非常好看。

    听到莫熏儿传来消息,说她卖酒的时候,靳言心里,还是非常难受的。

    他在楼下等了大概五分钟,按个所谓的老板,就揉着眼睛,从楼上下来。

    他的神情很不耐烦:“谁啊,这个时间找我,有什么事啊?”

    靳言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神情很冷。

    莫熏儿冷声道:“说话的时候,能不能瞪大你的眼睛,看看你眼前的人,究竟是谁!”

    莫熏儿刚说完,靳言就举起手,示意她不用激动。

    他看着面前的男人,应该就是这家酒吧的老板。

    靳言从座位上站起来,盯着那个男人看了半天,看的那个男人心里有点发憷。

    他结结巴巴的看着靳言:“你……你谁啊!干嘛这么看着我?”

    靳言也不说自己的身份,他只是看着酒吧老板:“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来找人的!”

    看着靳言和么霸道,酒吧老板心里有点憋屈,明明在自己的地盘上来找人,干嘛还这么嚣张。

    只不过,对方的气势实在是太强了,他就算是有脾气,好像也发布出来。

    他憋屈的深吸了一口气:“好吧,那你总得告诉我,你们找谁吧!”

    靳言看了他一眼,开口道:“你们酒吧,是不是有一个名字叫妞妞卖酒的女孩!”

    听到靳言这样问,酒吧老板支支吾吾的,也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只不过,就算是揣测不明白靳言的意思,他也如实开口:“是这样的,的确是有一个名字叫妞妞的卖酒女孩,只不过,那只是她的小名,我们这行,有个规矩,卖酒的女郎,用的都是化名,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光彩的工作,没有几个人用真名!”

    靳言神情有一丝不耐烦,他微微点头:“我知道了,现在你告诉我,她人呢?住在哪里?你们这里有没有她的具体住址!”

    酒吧老板顿时犹犹豫豫,一副为难的样子:“这位先生,你们也要理解,我们这小酒吧,小本生意,就算是普通员工,我们也得罪不起啊,我们要是泄露了员工的基本信息,被人家告了,到时候也要赔偿一大笔钱呢,前段时间,我们这里就有过这样的例子……”

    听着酒吧老板,一个劲的在那装。

    靳言的神情更不耐烦了,他皱眉喊了一声莫熏儿:“莫熏儿!”

    莫熏儿点了点头,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这是一百万的支票,总够让你开口了吧!如果你贪得无厌,我们也会有别的办法!”

    酒吧老板看着支票,顿时眼睛里冒着贪婪的光,他想伸手去抓支票,却被莫熏儿闪开了。

    靳言冷声:“先回答我的问题,如果答案让我满意,这张支票,就是你的!”

    酒吧老板顿时连连点头:“保证!保证让你满意!”

    看着他贪婪谄媚的笑意,靳言脸上的表情,更加厌恶:“说,她人在哪里?”

    酒吧老板这才情绪稳定了一下,继续开口:“那个妞妞啊,她走了,就是在前两天辞职的,好像是她卖酒,被家里人知道了,所以就辞职了!”

    靳言顿时皱眉看着他:“那她的住址呢,这些信息,你们酒吧总该有吧!”

    酒吧老板摇摇头:“这我还真不敢骗你,只有一张信息登记表,至于上面的地址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你先等一下,我给你去拿!”

    靳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为了那一百万,酒吧老板可谓是殷勤的紧。

    他迅速的跑过去,走进一间看似办公室的房间里,在里面找了半天,最后拿出一张表。

    他拿着表走出来,递给靳言:“她留在我们这里的信息,就是这个了,至于真假,我可就不得而知了,我现在把它给你,你们按照上面的具体信息去找吧!”

    靳言拿着表看了看,上面有很多信息。

    看起来都填写了。

    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拿着那张信息登记表,就往外面走。

    莫熏儿刚转身,那个酒吧老板就着急了:“支票呢,我可是把我所有知道的,全都告诉你们了!”

    靳言转身看了一眼酒吧老板,他的目光移到莫熏儿身上:“给他吧!”

    靳言说完,就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莫熏儿将支票放在一旁的桌上,看了一眼酒吧老板,迅速的跟上靳言。

    酒吧老板顿时眉开眼笑,几句话,就赚了一百万,真是划算到了极点。

    同一时间。

    临海市。

    林嫂刚收拾完厨房,就看见水凝烟下楼了。

    她听到声音,本来以为,水凝烟是下楼吃点东西,却没想水凝烟竟然拉着皮箱,明显是一副想离家出走的模样。

    林嫂想到欧阳清凌叮嘱自己的话,她赶紧走上前,拉住水凝烟:“水小姐,您这是去干什么啊?”

    水凝烟看着林嫂担忧的神情,她开口解释:“林嫂,我想……”

    她本来是想说,自己要去安溪市找靳言,可是,话到了嘴边,她又改口了:“我想回家一趟!”

    林嫂看着水凝烟面无表情的样子。

    最终,她还是松开了手。

    她无奈的看着水凝烟:“既然是回家,那就小心点!”

    水凝烟点了点头,拉着皮箱向着外面走去。

    林嫂想了想,还是觉得心里不怎么踏实。

    看见水凝烟拉着皮箱走出别墅,她给欧阳清凌打了一通电话:“欧阳小姐,水小姐拉着皮箱出去了,我问她想去干什么,她说自己要回家,我总觉得心里不怎么放心!”

    欧阳清凌听到林嫂电话的时候,正在拉着叶墨笙在商场里逛街。

    今天早上,她穿了叶墨笙的运动装离开。

    回家收拾了一下,换了衣服,就过来找叶墨笙道谢。

    她执意要帮叶墨笙买一身运动装,还要请客谢谢他。

    只不过,叶墨笙一直在推辞。

    只不过,欧阳清凌是个固执的姑娘,她一个劲的坚持,叶墨笙最后犟不过,只能跟着她来商场了。

    叶墨笙拿到了一身运动装,去试衣服了。

    欧阳清凌迅速的跟林嫂说道:“这件事,你先不用管,我等下打电话给水凝烟!”

    林嫂听到欧阳清凌这么说,只能点头答应。

    欧阳清凌刚挂了林嫂电话,就看见叶墨笙穿着运动装,从试衣间走出来。

    欧阳清凌真心不知道怎么形容叶墨笙。

    他是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帅气,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温暖可靠的男人。

    而且,无论什么衣服,穿在他身上,都感觉格外的帅气,从小到下,都散发着英俊的气息。

    叶墨笙笑着走过来。

    欧阳清凌有点犯花痴,感觉像是童话中的王子,向着自己走来一般。

    直到叶墨笙开口问她:“怎么样?”

    欧阳清凌这才从花痴中回过神来。

    她连连点头:“挺好的,挺好!”

    说完,她有察觉不对劲,赶紧摇摇头,换了个词:“不是,非常好,真的非常好看,我没有骗你,我是第一次看有人讲运动装穿的这么帅气!”

    看着欧阳清凌夸张的语气,叶墨笙笑了笑:“那行,就这身吧,我也不想再继续逛了,我去换下来,我们就走!”

    欧阳清凌点了点头,笑着说:“你去吧!”

    叶墨笙刚走,她就赶紧给水凝烟打电话。

    她打了好几次,都是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好不容易接通了,欧阳清凌赶紧开口:“水凝烟,你人在哪里呢?我听林嫂说,你出门了?”

    水凝烟点了点头:“嗯,我想回家一趟!”

    欧阳清凌觉得似信非信:“那你家在哪里呢?”

    水凝烟也没有骗她,她诚实的开口:“我家在安溪市!”

    听到水凝烟的话,欧阳清凌顿时无力望天,这是回家吗?这明明是去找靳言,好不好!

    水凝烟真当自己是林嫂,那么容易糊弄吗?

    她没好气的开口道:“水凝烟,你想好了吗?就这样去找靳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