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3章 找到了妞妞
    欧阳清凌早上回到家里,她轻悄悄的想要先回房间,去换件衣服。

    谁成想,她刚走到客厅,就听到二楼传来靳言的声音。

    欧阳清凌有点好奇,这么早,靳言打什么电话呢。

    处于好奇心,她就侧耳去听了听。

    这一听,欧阳清凌的脸,彻底的沉了下来。

    靳言竟然又要去安溪市!

    靳言这些年,一直都会去安溪市,她一直都知道。

    可是,他不是喜欢水凝烟吗?现在还能不能找到当年那个救他的小女孩,还重要吗?

    他干嘛非得这么执着!

    欧阳清凌是真的不明白。

    听到靳言还在继续打电话,欧阳清凌想了想,先回房间换了身衣服。

    等她再次出来的时候,看到靳言拉着皮箱下楼。

    欧阳清凌快速的上前,挡住靳言:“你要去哪里?”

    “安溪市!”靳言面无表情的说道。

    欧阳清凌拦住他:“你不能去,你都找了这么多年了,还不放弃吗?别人说他们家早就被水冲走了,你就醒醒吧,现在你已经有了水凝烟,你还这样折腾,你置她于何地!”

    靳言看着欧阳清凌:“清凌,你不懂的,虽然那个时候我还小,可是,救命之恩,我怎么可能说忘记就忘记,我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就算是这辈子找不到她,我还是会坚持找她一辈子,况且,莫熏儿说了,这次的消息,非常可靠,我必须亲自去一趟!”

    靳言说完,坚持要走。

    欧阳清凌固执的伸手拉住他:“靳言,如果我坚持不让你走呢!”

    靳言并没有跟欧阳清凌置气,他开口道:“清凌,你是真的不知道,如果一个人救了你,只要你是一个心怀感恩的人,你这辈子,可能都想想方设法的报恩,我是这样的一个人,我也正好被别人救过,所以,我现在只想报恩,你懂了吗?”

    欧阳清凌看着靳言的手,放了下来。

    如果是换做以前的话,她可能会继续拦着靳言,可是现在,她不会了。

    因为她很清楚,如果一个人真的救了你,你真的会想法设法的报恩!

    就像是叶墨笙救了他,她对他,一个仅有一面之缘的人,感情已经发生了变化。

    心里那些悄悄发酵的感情,只有她自己知道。

    看着走到门口的靳言,欧阳清凌大声的喊住他:“靳言,你想好了吗?真的要走?”

    “真的要走!”靳言头也没有回,坚定的开口道。

    “那如果恩情和爱情,只能选择一个呢?”欧阳清凌问。

    “那我就选择报恩!”靳言依旧是没有丝毫犹豫。

    欧阳清凌的声音很大:“好,我知道你的想法了,你走吧,我会告诉水凝烟,你并不爱她,因为在你的心里,她连你所谓的恩情,都比不过,靳言,我虽然能理解你,但是,我还是要劝阻你一下,有时候,你的选择,可能会伤到另一个人!你难道不要再想想嘛?”

    靳言依旧没有转身:“我想好了,我要去安溪市,你不用再劝我了!”

    靳言说完,直接拉着皮箱离开。

    欧阳清凌站在客厅里,她的神情有点恍惚。

    这一刻,她想,靳言应该是不爱水凝烟的,不然的话,他也走不了那么彻底。

    可是,等到水凝烟真的离开后,看到靳言那么痛苦,欧阳清凌又觉得,他应该是爱水凝烟的,只是他的爱,太后知后觉了。

    靳言走了好久,水凝烟才下楼。

    欧阳清凌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见水凝烟的眼睛肿的像是核桃一样。

    她皱眉开口道:“你都成这样了,还要去上班吗?”

    水凝烟点了点头:“去!”

    她的声音很沙哑,听起来像是哭了一夜一样。

    欧阳清凌有点心疼:“你知道靳言走了吗?”

    水凝烟点了点头:“知道!”

    “那你知道他去干吗了吗?”欧阳清凌又问。

    水凝烟摇摇头:“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两个人一问一答,对话简单机械。

    欧阳清凌平静的开口道:“水凝烟,你很喜欢靳言,而且,喜欢到了骨子里,你自己应该比谁都清楚,没有他,你会有多痛苦,可是,今天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把靳言当成了自己的全世界,可是,在他心里,你却只占了十分之一的地位,我还知道,他今天去干什么了,你要是想知道,我全部都可以告诉你,我不是想挑拨离间你们之间的感情,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你们之间的关系,到底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水凝烟很想说不,可是,她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

    因为早上那会,听见靳言打电话的时候,她就已经十分好奇了。

    她想知道,关于他的一切。

    水凝烟沉重的点点头。

    她请了假,这才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等着欧阳清凌,告诉她,她想让自己知道的!

    她知道,靳言有很多事情,都隐瞒了自己。

    “你说吧,他为什么要走,以及他要去干什么?最重要的是,你说他是我的全世界,我确实他的十分之一,到底是什么意思?”水凝烟看着欧阳清凌,平静的问道。

    昨晚,她才知道,靳言为了维护自己的自尊,没有告诉她,给父亲匿名捐款的事情。

    可是,今天,欧阳清凌却又告诉自己,靳言并没有那么在乎自己。

    所有的话,其实都是有原因的。

    此刻,她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去左右自己,她只想知道原因,原因究竟是什么!

    欧阳清凌有点意外水凝烟的平静,毕竟,昨晚的她,可不是这个样子。

    只不过,不管水凝烟怎么样,她已经决定了,将她所知道的,统统告诉水凝烟。

    “我先告诉你,我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我觉得,靳言并不爱你,他爱的另有其人,至于我为什么这么说呢,这就是他这次离开的原因,你可能不知道,靳言这些年,一直在找一个女孩,关于那个女孩,我其实不知道太多的事情,只知道,这些年,他一直都在找,因为有人告诉过靳言,那个女孩一家人都被水冲走了,可是,他不愿意相信,还是坚持了这么多年,只因为那个女孩曾经救过他,其实,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这件事情,除了他比较熟悉的人,没有人能知道,我为什么说,他不爱你呢,因为我觉得,他爱的人,其实是那个女孩,你早上没有下楼之前,我是亲眼目睹靳言离开的,我告诉他,爱情和报恩,他选择哪一个,他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报恩!这些都是他的原话,我没有丝毫改动,水凝烟,你好好问问自己,这样的她,是不是真的值得你付出!”欧阳清凌很冷静的对水凝烟说道。

    此刻,她这么冷静,因为她是局外人,她能看清楚,靳言对水凝烟,现在其实根本比不上水凝烟对靳言。

    她来临海市这两天,没有多想,一股脑的想整一整水凝烟,现在想想,着实有点惭愧,她现在只是想帮帮水凝烟而已。

    只不过,不知道水凝烟自己怎么想。

    水凝烟听完欧阳清凌的话,神色变得呆滞起来。

    所以,她最终想选择靳言,靳言却选择了报恩。

    她突然觉得有点可笑,自己挣扎了一夜,在自尊骄傲和爱情卑微之间,选择了那卑微的爱情。

    她想着,就算是飞蛾扑火,她也想要试一试。

    却不曾想,爱情根本没有光顾过。

    她笑着看向欧阳清凌:“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了,我会保留自己的感情!”

    水凝烟平静的说完,嘴角甚至还带着笑意。

    她说完,起身,向着楼上走去。

    欧阳清凌没有看见,水凝烟转身的那一刻,脸上已经挂满了眼泪。

    她说的是会保留感情,其实,没有人知道,她的感情,已经全部倾注在靳言一个人身上。

    试问,付出的感情,如何收回。

    水凝烟一步一步,挺直后背,走上楼。

    刚走上楼,转过楼梯角,她直接失去浑身的力气,坐在了走廊里。

    欧阳清凌担心的看了一眼楼上,无奈的摇摇头。

    她希望,水凝烟早知道,早点抽身。

    不然的话,她难以想象,如果靳言这次,真的找到当初救他的那个女孩,而那个女孩,又非常贪婪,水凝烟要如何自处。

    欧阳清凌没有太多的纠结在这件事情上。

    她跟林嫂说了一声,让她好好看着水凝烟,有什么事情,给自己打电话。

    她便一个人出门了。

    她要去找自己的救命恩人。

    就在欧阳清凌去找叶墨笙的时候,靳言已经到了安溪市。

    他刚走出机场,就看见莫熏儿的车停在一旁,向着他挥手。

    靳言快速走过去。

    上了车。

    莫熏儿的就发动车子。

    靳言看着安溪市这些年的变化,他不知道,那个人,真的能找到吗?

    他许久才转过头,看向莫熏儿:“你说你找到妞妞了?”

    莫熏儿点点头:“是的,我也是听派出去打听的人说的,我知道后,第一时间就告诉了您!”

    靳言“嗯”了一声:“那就直接去她工作的酒吧!”

    莫熏儿点点头,加快车速。

    他们到了酒吧,发现酒吧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