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5章 果然不一样
    靳言听到水凝烟的话,脸立马沉了下来。

    他就是害怕她生气,所以,将欧阳清凌找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来跟她解释。

    如果自己不在乎她,其实也没用必要解释。

    一切只不过是因为,他在乎。

    他很在乎她,所以,他才会放下自己的骄傲,来跟眼前这个女人解释。

    可是,她不仅不听,还这么冷漠的对待自己。

    靳言从小娇生惯养,养尊处优,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

    他的心里也非常憋火:“既然不想听,那我也懒得解释,你自己看着办吧!”

    靳言说完,转身就向着外面走去。

    靳言离开。

    秘书办的门刚关上,水凝烟的脸上,就留下两行清泪。

    他们这还没有在一起呢,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以后要是真的在一起了,水凝烟难以想象,究竟会怎么样。

    而且,那个欧阳清凌,看着就不是好对付的主儿。

    最关键的是,她是靳言的前女友,靳言还那么在乎她,那她呢?算什么?

    水凝烟很伤心。

    可是,她却又不愿意告诉别人。

    她不愿意将自己的伤口,揭露在别人的面前。

    她不想让任何人看见,自己的狼狈。

    尤其是靳言。

    下午,水凝烟一直在办公室里,都没有出去过。

    直到下班的时候,她才直接前往地下停车库。

    可是,她刚坐进车里,屁股还没用坐热,就看见靳言和欧阳清凌,一起过来了。

    靳言打开车,欧阳清凌没用注意到水凝烟,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拉开副驾驶。

    看到坐在副驾驶上的水凝烟,她的眸子闪了闪,神色冰冷:“你给我下来!”

    靳言刚想坐上去,就愣住了。

    他看着欧阳清凌,冷声道:“欧阳清凌,你干什么呢?你能不能安分点,不然你就去住酒店!”

    欧阳清凌赌气的哼哼了两声,最后没办法,才“砰”的一声,关上副驾驶的门,向着后面走去。

    水凝烟被她关车门的声音,震得耳朵发疼。

    可是,她也没用在意。

    她在意的,是靳言刚才说的话,他说,不然就去住酒店!

    这意思是,欧阳清凌要住在海景壹号别墅吗?

    水凝烟的心里,突然就变得复杂难过。

    欧阳清凌对于靳言来说,果然不一样!

    此刻,坐在后面的欧阳清凌,气的吹胡子瞪眼。

    她心里想的却是,这个女人,对于靳言来说,果然不一样!

    车子驶出地下车库,一路向着海景壹号别墅而去。

    路上,水凝烟和靳言,没有像是平日里一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他们两个人,一路沉默。

    欧阳清凌瞪着大眼睛,好像要吃人一样。

    车内的氛围,安静的有点诡异。

    好不容易到了海景壹号别墅,欧阳清凌下车,打开后备箱,拉着自己的皮箱,向着别墅里走去。

    水凝烟有几分吃惊,她的皮箱,到底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靳言在中午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告诉自己,难道在他心里,自己就那么不重要吗?

    欧阳清凌轻车熟路的走进别墅,看得出来,她对这里,非常熟悉。

    水凝烟的心情,变得越发不好了。

    靳言没有看她,也径直向着别墅里走去。

    水凝烟有一种错觉。

    在这里住了几个月,此刻,她才发现,自己竟然是最多余的那个人。

    感觉可笑又悲凉。

    她以前住的房子,为了给靳言还钱,已经租出去了。

    现在就算是离开这里,她似乎也无家可归。

    而且,她和靳言有协议的,如果靳言不同意,她也不能离开。

    水凝烟心里难过的要死。

    但是,她还是拼命的控制着自己的感情,尽量不让别人看出来。

    她走进客厅,看见欧阳清凌嬉笑着坐在靳言旁边:“靳言,你已经来这里好几个月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啊?你爸妈都很想你呢,他们说,你走了这么久,平时也不知道主动给他们打个电话!”

    靳言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欧阳清凌:“我什么时候回去,你不用管,但是,你一周后,必须给我回去,还有,我有没有主动打电话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那是我跟我爸妈之间的事情!”

    靳言说完,似乎是察觉到水凝烟的注释,下意识的离欧阳清凌远了一点。

    水凝烟看到靳言这个举动,内心才好受了些许。

    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水凝烟上楼,想让自己安静会。

    可是,她没有安静几分钟,林嫂便喊她下楼吃饭。

    水凝烟闷闷的下楼,看到欧阳清凌从一楼的客房里走出来。

    看样子,她这几天,就要住在哪里。

    看见水凝烟下楼,欧阳清凌嘟着嘴,走过去拉着靳言的胳膊:“靳言,我记得,楼上有两间客房,是不是啊?那水凝烟能住在楼上,我为什么不能呢?我也要住在楼上!”

    欧阳清凌非常不开心的说道。

    靳言不着痕迹的将胳膊抽出来,他淡淡的看了欧阳清凌一眼:“我知道你有时候不按常理出牌,所以,一直纵容你,但是,我不是你爸妈,说实在话,我对你的安危,远没有他们那么看重,所以,在我这里,你还是好自已位置!”

    靳言说完,走向餐桌。

    欧阳清凌生气的跺了跺脚,转身,狠狠地瞪着水凝烟。

    水凝烟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向着餐桌走去。

    吃饭的时候。

    欧阳清凌见林嫂盛完饭,竟然直接在餐桌上坐下来。

    她的小脸立马变得生气:“靳言,你家佣人,吃饭的时候,怎么跟主人坐在一起啊?”

    林嫂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

    靳言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非常平静的问:“你是主人吗?”

    欧阳清凌有点不明所以,她摇摇头:“不是!”

    靳言轻哼了一声:“既然你不是主人,那就不要质疑别人的决定!”

    欧阳清凌没想到,自从中午,靳言顺着她的意思,让她留下来之后,对她的态度,就越来越差。

    欧阳清凌很难过。

    她知道,自己的一些话,对靳言还是没有作用的。

    毕竟,就像是靳言说的,他又不是自己的父母,没有必要受到她的威胁。

    欧阳清凌虽然能明白,可是,她心里还是止不住的生气。

    看见水凝烟伸手去夹菜。

    她生气的伸出筷子,跟水凝烟去夹同一个菜。

    两个人夹住了一片肉。

    你不松手,她也不松手。

    水凝烟面无表情的看着欧阳清凌。

    欧阳清凌满脸怒火的瞪着水凝烟。

    两个人,谁也不肯服输一般,在饭桌上僵持起来。

    饭桌上充斥着浓浓的火药味,眼看着两个人,就像是快要打起来了一样。

    靳言突然伸手,将水凝烟的碗拿起来。

    在水凝烟诧异,欧阳清凌吃惊的目光中。

    他将水凝烟平时爱吃的菜,给她夹在碗里,放在面前。

    水凝烟夹着肉的筷子,突然就松了。

    她收回筷子,端着面前的饭菜,吃了起来。

    欧阳清凌一看,顿时不依了。

    她赌气的将自己的碗递给靳言:“靳言,你也帮我夹菜,我也要吃!”

    靳言没有接欧阳清凌的碗,他冷冷的看了欧阳清凌一眼:“欧阳清凌,有些话,我不想再多重复一遍,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这里,不是你家,要吃菜,自己动手夹,你又不是没有长手!”

    欧阳清凌感觉,自己的内心已经很强大了。

    可是,听到靳言这样说话,她还是很难过。

    因为靳言以前,从来都不会这样对自己说话的。

    她本就是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

    而且,以前她跟靳言玩的很好,他哪里会这样对待自己呢!

    肯定是这个水凝烟,要不是她,靳言也不会这么对待自己!

    欧阳清凌生气的瞪了一眼水凝烟,转身,负气的对着靳言吼了一句:“你就知道凶我,我讨厌你!”

    欧阳清凌说完,就站起来,向着客房走去。

    靳言没有搭理她,依旧继续吃饭。

    水凝烟的眸子闪了闪,她低着头,面无表情的吃着碗里的饭,也没用什么神情变化。

    倒是林嫂有点不自在。

    她不安的看着靳言:“先生,是不是我坐在这里,欧阳小姐心里不太舒服,要不然,我这几天,在厨房里吃饭吧!”

    水凝烟皱眉看着林嫂,刚要说话。

    靳言就已经开口了:“林嫂,你不用管她,她就是大小姐脾气,你不用搭理,你该在哪里吃饭,还在哪里吃饭,我也习惯了你在饭桌上,帮我添饭!”

    林嫂点了点头,有了靳言这话,她的心里安定多了。

    只不过,靳言说完后,又补充了一句:“虽然她脾气大,但是,今天晚上晚饭的确没有吃几口,你给她留点饭,放在冰箱里,她要是饿了,自己会出来找吃的!”

    林嫂点点头:“先生,我一会就给她准备点,放在冰箱里,一热就可以吃!”

    靳言“嗯”了一声,不再说话,继续吃饭。

    水凝烟吃饭的筷子,放在嘴边,很久才把那一口饭吃下去。

    她真的是太看不懂靳言了。

    他好像不在乎欧阳清凌,却又好像默默的关心着她。

    欧阳清凌不是那种很坏的女孩子,她只是养尊处优,以自我为中心惯了,有点嚣张了。

    对于这些,水凝烟都能忍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