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4章 她是我前女友
    看着欧阳清凌这幅样子。水凝烟还是没忍住,好奇的问道:“那你是他的什么?”

    欧阳清凌美眸一瞪:“我啊,我当然是他的女朋友啊,不然,你还见过其他女人来找靳言不成!”

    说罢,她看着水凝烟,笑眯眯的开口:“而且,我也知道你是靳言的秘书,我说的对不对?”

    水凝烟没有告诉欧阳清凌,她说的话,究竟对不对。

    她的目光直接转向靳言,好像要从靳言的目光中,看出一个究竟来。

    靳言的眉头皱眉:“欧阳清凌,我给你点面子,你还真起劲了,是吧!”

    靳言说完,这才看着水凝烟:“凝烟,你别听她乱说,她跟我,确实是有过一段,但是,那也是年少轻狂,不懂事的时候,我们分手已经八百年,怎么还能算得上男女朋友,她在那里瞎说,你可别往心里去。”

    水凝烟虽然听清楚了靳言的话,可是,她的心情沉闷,依旧好不起来。

    她看见欧阳清凌,就知道她跟靳言受到的教育,以及家庭环境,非常相似。

    这些东西,是自己永远不可能拥有的。

    而且,他们曾经在一起过,欧阳清凌跑到这里,不难想到,可能是父母的意思。

    只要想到这里,水凝烟的心里,就像是打翻了的调料盒,五味陈杂。

    看到水凝烟的表情,靳言就知道,她肯定多想了。

    他生气的瞪着欧阳清凌:“你现在就给我出去,哪里来的回哪里去!”

    看到靳言凶巴巴的目光,欧阳清凌竟然像个孩子一样哭起来:“你竟然凶我,你都开始凶我了,你以前从来不凶我的,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小小的秘书,就这样对待我,靳言,我告诉你,我现在就跑出去随便站在大马路上,找个车撞死算了!看你怎么跟家里人交代!”

    欧阳清凌说完,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般,赌气的向着外面跑出去。

    看着她这个样子,靳言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看了一眼水凝烟,最终还是站起来:“她太孩子气了,什么傻事都能做的出来,我现在去找她,你在这里等我!”

    靳言说完,就转身向着外面跑出去。

    他不知道怎么跟水凝烟解释,欧阳清凌发了脾气,说是出去找个车撞死算了,她就真的会这样做。

    她是那种任性起来,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的人。

    而且,绝对不是那种做戏的人。

    靳言深刻的记得有一次,她跟家里吵架,说自己死了算了。

    她竟然真的发疯到去割腕自杀。

    那一次,可把家里人吓坏了!

    以后她凡是这样说,都会真的去干这样的傻事。

    家里人在她的房间里,没少翻出安眠药。

    对于她这种症状,家里人还以为,是精神方面的问题。

    可是,找医生去检查了一番,竟然没有任何问题。

    家里人就只能归结为,她太任性了,因为有这么多的前车之鉴。

    纵然她从来没有跟靳言说过这样赌气的话,靳言还是相信,她是真的能做出来。

    因此,欧阳清凌撂下一句话,跑了出去。

    靳言就跟着跑了出去。

    这个过程解释起来,实在太复杂。

    而且,就算是她解释,水凝烟也不一定会相信。

    因此,快速思考了一下,靳言还是决定跑出去看看。

    靳言坐的总裁专属电梯。

    他追上欧阳清凌的时候,欧阳清凌已经走到一楼大厅了。

    靳言快速的冲上去,将她拉住:“欧阳清凌,你闹够了没有,你已经不是两三岁的小孩子了,麻烦你能正确认识一下自己的年龄吗?”

    欧阳清凌嘟着嘴,委屈的转身,看着靳言。

    她的眼睛眼泪汪汪的:“靳言,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你以前从来不这样说我的,我们这才分开多久啊,还不到半年时间,你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看着欧阳清凌委屈的神情,靳言实在头疼,他都不知道要跟欧阳清凌再说什么了。

    出去吃午饭的员工,陆陆续续回来。

    他们看到靳言,还有一个陌生女人,在一楼大厅拉拉扯扯。

    他们看见了,也装作看不见,目不斜视的向着电梯走进去。

    虽然,他们现在没有说话,可是谁知道下午他们会说什么呢!

    靳言现在烦乱不已,哪里还能顾得了那么多的事情呢!

    当莫熏儿吃完饭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欧阳清凌已经来了。

    靳言看见她,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因为没有欧阳清凌,莫熏儿就不会知道,他跟水凝烟之间的事情,如果没有她,欧阳清凌也上不了楼。

    现在惹了事,她还跟没事人一样。

    靳言着实生气。

    可是,莫熏儿是他的得力助手,却也是欧阳清凌的好闺蜜。

    欧阳清凌问她的时候,她肯定说了点什么。

    想到这里,靳言的目光更生气了。

    莫熏儿有点心虚的看着靳言。

    靳言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还在这里看什么,赶紧去上楼工作!”

    莫熏儿点了点头,对着欧阳清凌吐了吐舌头,快速的向着楼上跑去。

    靳言伸手,拽着欧阳清凌:“你给我上楼,不要乱来,否则,你以后见了我,也当做不认识我!”

    欧阳清凌不情愿的看着他:“我不要,我要是上楼了,你就继续跟那个水凝烟亲亲我我去了,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

    靳言无语的看着她:“你跟我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顾及你的感受!”

    欧阳清凌嘟着嘴:“我是你的玩伴啊,你刚才在楼上也说了!”

    “那你在楼上办公室,当着水凝烟的面,还敢乱说!”靳言生气的说道。

    欧阳清凌不满的瞪着靳言:“你有了新欢,就完全忘记旧爱了,我哪里乱说了,人家本来就是你的前女友嘛!”

    靳言实在是没话跟欧阳清凌说了:“我们那只是试一试,麻烦你搞搞清楚,好吗?”

    欧阳清凌嘟着嘴,有点不满:“我搞清楚了啊,就算是试一试,那也是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关系,你不要再跟我说这些了,早干嘛去了,现在竟然不承认!”

    靳言郁闷:“我哪是不承认吗?我只是不想没事找事,我们俩之间怎么样,别人不清楚,你自己心里能不清楚?”

    欧阳清凌眨了眨眼睛:“我当然清楚了,我喜欢你嘛,死缠烂打了好久,你才答应跟我试一试,难不成你忘了!”

    靳言实在是不想被人当成猴子看,他不回答欧阳清凌的话,直接拉着她往电梯走。

    欧阳清凌使劲挣扎了两下:“我不去,不去,不要去,除非你答应我,让我留在临海市玩一段时间,这个期间,不能把我赶走,还要陪我玩,不然的话,我可不要听你的话!”

    看着欧阳清凌固执的样子,靳言都快疯了:“好了好了,赶紧走吧,你说的话,我都同意,只要你不要动不动的冲动,脑子一抽就要去寻死觅活,就行了!”

    听到靳言答应了,欧阳清凌也不挣扎了,任由靳言拉着她进了电梯。

    电梯里,靳言没好气的看着她:“让你在临海市玩,不是不行,但是你不能再胡说了,省的让水凝烟误会,我是真的喜欢她,不是你想的那样,再说,我们在一起玩了那么多年,你是怎么样的,我还不清楚,你对我那是什么习惯,你能不知道!”

    欧阳清凌翻了翻白眼,也没有继续顶嘴。

    这天下午,靳言把欧阳清凌扔到了会客室,让莫熏儿一边工作,一边陪她。

    安排好欧阳清凌。

    靳言直接去秘书办,找水凝烟。

    他必须跟水凝烟解释清楚,不然的话,水凝烟那敏感细腻的心思,不知道都想到哪里去了。

    靳言打开门,水凝烟抬头看了他一眼,她又继续低下头去工作了。

    她那目光,就好像没看见自己一样。

    靳言无奈的伸手摸了摸鼻子。

    他走过去,站在水凝烟旁边,弯腰,伸手搂着她的肩膀:“凝烟啊,你是不是生气了?”

    水凝烟赌气的开口道:“我怎么可能生气,谁还没有个前任啊!”

    靳言的俊脸立马黑了:“听你这么说,你还有好多前任了?”

    水凝烟的嘴动了动,突然有点不知道怎么解释。

    只不过,她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开口:“你都有前任,我为什么不能有!”

    看着水凝烟气鼓鼓的小脸,靳言突然反应过来,她肯定是吃醋了,所以才这样生气。

    自己真是个傻子,竟然因为这事,跟她置气!

    他无奈的叹口气,声音变得温柔:“凝烟啊,你是不是生气了?你不用说!我知道,你肯定是生气了,毕竟,我突然冒出来一个前任,换谁都接受不了!”

    水凝烟看了一眼靳言,她不是接受不了靳言突然多出来的前任,她只是不能接受,靳言看见欧阳清凌跑出去,毫不犹豫的留下她,追了出去。

    而且,她也不是生气,当时她只是觉得,深深地讽刺!

    靳言看着低头沉思的水凝烟,将她拉回现实:“凝烟,不管你怎么想,关于欧阳清凌的事情,我必须跟你解释!”

    “可我不想听!”水凝烟毫不犹豫的拒绝。

    想到靳言走的那么干脆,她就一句解释也不想听了。

    而且,事后的解释,管用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