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9章 祸害遗千年
    他临走的时候,还告诉他们,要等着自己。

    可是,现在的情况,或许已经不是自己能左右得了的!

    眼前的人是威利斯,那么,他的仇恨和愤怒,苏凛也就不用再疑惑了。

    他的确很恨自己,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

    所以,才会有今天这一幕吧!

    威利斯似乎不甘心就这样让苏凛容易的死去,他死死的看着苏凛:“我不会跟你一起死的,我要亲眼看着你死,而且是死无全尸,死的非常惨烈的那种,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的就死了,你看到我的脸了吗?我的眼睛,看到了吗?全都是被你毁了!你是不是非常震惊,我现在怎么还没有死,哈哈,老天爷就是不让我死,他留下我一条命,就是为了让我重新置你于死地!”

    其实,当日苏凛在飞上安装了炸弹。

    可是,威利斯在上了飞机后,就已经发现了,他知道,自己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会被他们监控到,直接让飞机爆炸,自己死无全尸。

    他一直在默默的想办法,到了飞机爆炸那一刻,其实,他就在降落伞旁边。

    他是跳出去了,捡了一条命,可是,飞机的爆炸范围太广,他还是被波及到了。

    他的脸,他的眼睛,就是在那一天,被彻底毁了。

    他不甘心,他要找苏凛报仇。

    他治疗好身上的伤,让宁雨辰买了公司,他召集了一帮人,为自己卖命。

    他的后半生,就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杀了苏凛。

    苏凛不死,他死不瞑目。

    这一次,威利斯没有那么傻了,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出现,因为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死了。

    他小心翼翼的隐匿着,这期间,有很多次机会,他觉得自己可以杀了苏凛。

    可是,他觉得不保险,都放弃了。

    他盼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苏凛出来了,而且还带着一个累赘。

    他想,机会终于来了。

    只不过,为了防止路紫苏报警,他就选择了一个苏凛独身一人的时间。

    而这个好时机,就是今天。

    看着威利斯愤怒的脸,苏凛平静的开口:“威利斯,并不是别人想让你死,是你的性格中充满了暴戾,极端,偏激的思想情绪,让你活着,你只会威胁其他人而已,就算是百叶真的喜欢你,她恐怕也不会跟你这么危险的人在一起,而且,你平心而论,你是真的喜欢她吗?你只不过是为了赢我,你只是不甘心输而已,试问,这样的爱,有意思吗?有存在的必要吗?百叶不选择你,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你知道吗?”

    威利斯似乎是被苏凛刺激到了,他突然愤怒的看着苏凛,像极了一只发狂的野兽:“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为了百叶,我可以背叛全世界,可是,她怎么能假装站在我这一边,却帮着你们,对我赶尽杀绝呢,我对她那么好……”

    威利斯的情绪,很不稳定,他的眼神似乎还有点迷离和不甘。

    苏凛的眸子一凌,就是现在。

    他右手拿着枪,左手猛地伸手,将威利斯的枪口攥住,指向天空。

    两声枪声,同时响起。

    苏凛的子弹,打破了威利斯的脑袋,威利斯的子弹,打穿了苏凛的手掌心。

    威利斯的眸子里,似乎满是难以置信。

    他没想到,苏凛这么狠辣决绝,连死都不怕。

    威利斯的手下,在后一秒才反应过来,他拿着枪,对着苏凛的身上,连开了两枪。

    一枪打在腹部,一枪打在左心口的位置。

    苏凛没有给他开第三枪的机会,直接一枪毙命,打穿他的脑颅。

    威利斯和他的手下,一前一后,直直的向着地上栽下去。

    苏凛痛苦的捂住腹部,慢慢的倒在地上。

    他最后还是不放心,拿着手中的枪,一连开了好多枪,每一枪都打在威利斯的致命部位,直到枪里没有子弹。

    他就不相信,都这样了,威利斯还不死!

    他不会再给威利斯活过来的机会!

    苏凛将没有子弹的枪,扔在一旁。

    他拿起手机,给路紫苏打过去电话。

    路紫苏刚洗完澡,打算睡觉,就看到苏凛电话打过来了。

    她笑着接起来:“小哥哥,怎么了?你回来了吗?”

    苏凛气若游丝,虚弱到了极点:“紫苏……我……中了……好多……枪……带上……蓝……心月……救我!”

    苏凛说完,彻底的晕死过去,整个人陷入一片黑暗。

    是死是活,只能看天意了!

    昏迷前,苏凛的脑海里,全都是百叶看着小白时,温柔的容颜,小白乖巧可爱的样子,在他的脑海里定格。

    路紫苏失控的对着手机大喊:“哥哥……小哥哥!你坚持住,我们马上就来!”

    路紫苏记得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向着外面流出来。

    她拿着手机,直接冲出房门,去找蓝心月。

    蓝心月听到房门被急促的拍响,她皱了皱眉,走出去,看见路紫苏已经哭成泪人:“心月,快救我哥哥,他中枪了!”

    蓝心月的眉头,立马皱起来,虽然说她跟苏凛感情不深。

    可是,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大家还是把彼此当成朋友的。

    她来不及多想,立马开口道:“人在哪里,我们现在过去!”

    路紫苏点了点头:“我带你过去,那个地方我知道,我哥去租车的时候,我跟他去的!”

    蓝心月点点头,不敢废话,她背上自己随身的小包。

    里面有一套针灸用的针,必要的时候,可以用它护住伤者的心脉,能保命!

    蓝心月和路紫苏出了酒店,她快速的拨通一个电话:“出动救护车,去我说的地址救人,手术我来做,暂且不要告诉我师傅!”

    蓝心月说完,就把手机塞给路紫苏:“告诉他地址!”

    路紫苏不敢耽误,立马报出一长串的地址。

    蓝心月语气前所未有的严肃:“现在立刻准备手术室,患者多处枪伤,手术做完,我自然会向我师傅交代!”

    蓝心月说完,就挂了电话。

    她现在俨然不是那个小丫头蓝心月了,而是一名救死扶伤的大夫。

    路紫苏看着蓝心月,凝重的开口:“心月,你打电话的医院,靠谱吗?”

    蓝心月点点头:“没问题的,他们常常请我师傅过来做手术,我师傅有时候有事情,也会让我过来,所以,他们对我很尊重的,这点事情,我可以搞定!”

    路紫苏终于松了一口气,怪不得小哥哥让她叫上心月。

    车子极速向着租车行而去。

    路紫苏红肿着眼睛,一路上不停的对司机说:“麻烦您再快点,我给你加钱!”

    司机虽然不知道这姑娘有什么事情,但是,看她的神色就知道,事情非常着急。

    虽然现在是半夜,但是,他这速度已经够快了。

    看着路紫苏急的泪水都落下来了,司机无奈,只能加快速度。

    蓝心月知道路紫苏着急,但是,作为医生,她还是忍不住劝告:“紫苏姐,你不要太着急,相信我,苏凛哥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反倒是你,身体状况本来就不好,如果现在情绪不稳定,容易动胎气!”

    路紫苏知道,蓝心月说的话,句句属实。

    可是,小哥哥出事了,没有人能理解,她在电话里,听到小哥哥奄奄一息,说自己中了好多枪,那种心情。

    担忧,着急,难过,伤心,害怕……

    各种各样的情绪,复杂的糅合在一起,她现在只想迫不及待的冲到小哥哥身边,看看他究竟怎么样了。

    她好自责啊,如果不是她这个病的话,小哥哥怎么可能带着她来这边,又怎么会受伤呢!

    都怪她,她真的该死!

    路紫苏难过自责的无以复杂。

    蓝心月无奈的摇摇头,最终叹口气,没有再劝她。

    其实,也能理解,他们是最亲的亲人,就跟自己和师傅一样,如果师傅出事,自己肯定会觉得,天都塌了!

    蓝心月伸手,牢牢的攥住路紫苏的手,给予她一点安慰。

    其实,租车行和酒店距离并不远。

    可是,这一段距离,却让路紫苏感受到生与死的距离。

    车子好不容易到了租车行。

    路紫苏和蓝心月把车费塞给司机,迅速跑下去。

    租车行里,浓重的血腥味,迎面扑来。

    路紫苏和蓝心月,在无数个尸体中,翻找着苏凛。

    路紫苏坚信,就算是现场变成这样了,小哥哥也不会死!

    寻找的过程是漫长的,因为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在浪费苏凛的生命。

    蓝心月抬头,租车行这么大,这样找下去,苏凛可能真的会没命。

    她抬头看着路紫苏:“紫苏姐,你打苏凛哥的电话,他出事前给你打了电话,手机这会应该在他身边!”

    路紫苏顿时反应过来,是啊,小哥哥身边,肯定有手机啊!

    她太着急了,竟然连这么重要的线索,都给忽略了。

    路紫苏迅速的拿出手机,拨通苏凛的电话。

    刺耳的铃声,在寂静的租车行,响起来。

    路紫苏和蓝心月,快速的向着发声源走去。

    看到苏凛的那一刻,路紫苏差点崩溃了。

    肉眼可见,苏凛身上中了好多枪,他的手里,还死死的攥着手机。

    躺在他旁边的两个人,皆是一枪毙命。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