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1章 他就是你表弟
    靳言死死地盯着水凝烟,半天才吐出几个字:“女人,原来是你!”

    靳言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有点咬牙切齿的感觉。

    水凝烟不解的抬头看了靳言一眼,不太明白他突然的情绪变化,难不成,这个豪门继承人,是个神经质。

    以前她所听到的赞美之词,都是外界的虚张声势?

    就在水凝烟胡思乱想的时候,靳言突然一把抓住水凝烟的手,将她蛮横的拉上车。

    因为是路紫苏的婚礼,水凝烟也不想闹出太大的婚礼。

    所以,尽管靳言拉着自己的时候,动作很粗暴。

    但是,水凝烟也没有反抗。

    她此刻完全是把靳言,当成一个神经病和智障来看待的。

    可是,当车子行驶,靳言开始说话。

    水凝烟突然产生了一种逃离的想法,怎么会是他呢!

    靳言死死地盯着水凝烟,他说:“女人,看见我,居然没有丝毫反应,看来,你是忘记了你在临海市,酒吧打工的时候,在二楼包厢里,跟我发生的事情了!你这种人,吃饱喝足之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行为,有点不好吗?”

    水凝烟被靳言吓到了,她尽量的往角落里缩,希望靳言能忽略自己。

    如果今天不是路紫苏的婚礼,她恨不得此刻就下车,离开这里。

    靳言那吃饱喝足几个字,让她面色羞红。

    明明她是被迫的好不好,她被人利用了,到头来,他却说得自己利用了他一样,她是受害者好吗!

    看着水凝烟蜷缩在一旁,就像是捂着龟壳的乌龟一样。

    靳言的心里,有点闷得慌,他伸手,一把将水凝烟拉到自己旁边:“怎么?女人,你倒是说话啊,难道我说的不是真的吗?或者,你连自己睡过的男人,你都忘了不成!”

    水凝烟的情绪突然有点激动:“我没忘!”

    那样的记忆,对她造成的伤害不小,她当时吓得都不敢去上班,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忘记呢!

    水凝烟说完这话,就后悔了,她到底是在说什么!

    前面的司机,抽搐的嘴角,似乎想笑,却不敢笑出来。

    水凝烟羞愧的想钻到座位下面,只可惜,靳言死死地拽着自己的手,她离他的距离,那么近。

    她吓得一动不敢动。

    水凝烟心里琢磨着,实在不行,婚礼一结束,她就赶紧跑。

    可是,靳言似乎能看穿她的想法一样。

    他突然开口道:“女人,不要想着偷偷逃走,你是我小表姐的好闺蜜,又是凌风集团的员工,就连你家里有几口人,你的父亲生病,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觉得,自己还能跑到哪里去呢?”

    水凝烟顿时脸色惨白,她不是因为别的,她只是单纯的被靳言吓到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知道那么多的事情,就好像对她的家庭,进行过调查一样。

    可是很明显,在这之前,她好像根本不认识自己啊!

    水凝烟压低声音,有点小小的愤怒:“你到底想干嘛?”

    靳言的目光有点诧异,明明那么柔婉的性子,此刻都生气了,难不成,她真的想咬自己,这只可爱的小兔子。

    靳言突然低声笑了起来:“我想干什么,你现在就不用知道了,你只需要知道,你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都逃不过我的手掌心,我想把你抓回来,简直是易如反掌!”

    靳言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太了解水凝烟这样的女孩子了。

    家庭就是她的软肋,她能倾尽一切帮助家里,就说明,她容不得家里出一点事情。

    人只要有了软肋,这就很容易就被人威胁。

    水凝烟看着靳言,有点生气,明明那么愤怒的样子,却偏偏显得有点楚楚可怜,靳言似乎听到自己心脏,跳得有点不规律。

    他松开水凝烟的手,扭过头去看车窗外。

    只不过,水凝烟的手刚被松开,她就立马尽可能的远离靳言。

    靳言的俊脸,有些不悦,只不过,他也没有继续把水凝烟抓过来。

    他反而觉得,她这个样子,看起来,比那些妖娆的女人,要动人多了。

    靳言邪邪的笑着开口:“不要试图反抗或者逃离哟,后果是你无法承受的!”

    靳言说完,就不再搭理水凝烟。

    水凝烟的一颗心,一直七上八下的,直到婚车队绕城三圈,最终停在帝爵大酒店门口。

    所有的人,下车,车队开走。

    水凝烟几乎是逃到路紫苏身边的,看着她像一只慌不择路,无辜可怜的小白兔一样,惊艳看着她的背影,笑的有点耐人寻味。

    婚礼开始了,伴郎伴娘本来是在门口迎接宾客的。

    路紫苏看水凝烟的脸色不对劲,就带着她去休息室了。

    云逸和伴郎团在迎接参加婚礼的宾客,几个伴娘说是迎接,也只不过是坐在一旁歇着。

    新娘休息室里。

    此刻,只有水凝烟和路紫苏两个人。

    今天要发生的事情,路紫苏早已打定了主意,再说,一切都有大哥哥苏寒帮她。

    可是,水凝烟的变化,是路紫苏始料未及的。

    自从她们认识以来,这是路紫苏第二次,看见水凝烟这样。

    第一次是在酒吧里工作的时候,她被人设计了,扔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

    当时的水凝烟,好像对整个世界都产生了恐惧。

    第二次就是现在,她现在害怕的像个小麋鹿,好像只有有个风吹草动,她就吓得战战兢兢。

    路紫苏有点不解,难不成有老虎豹子,让她这么害怕?

    路紫苏看着沉浸在害怕中的水凝烟,放下自己心里所有的事情,平静的开口问道:“凝烟,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刚才在我家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

    路紫苏着实有点担心,那会在她房间的时候,水凝烟还一个劲的安慰自己。

    现在她反倒是不对劲了,脸色差到了极点!

    水凝烟死死地抓住路紫苏的婚纱一角。

    路紫苏伸手拉着她的手,想让她慢慢放松。

    水凝烟恐惧的开口道:“紫苏,那天晚上那个男人,他认出我来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路紫苏顿时吃惊不已,水凝烟一说那天晚上的男人,她不用问,就知道她在说什么。

    那个男人,凝烟不是都没有看清楚长相吗?

    而且,他也说了,那个男人当时中了药,他怎么会认出水凝烟呢?

    “到底是怎么回事?凝烟,你不要慌,一切都有我呢,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我会帮你的!”路紫苏认真的说道。

    水凝烟抬头,眼底已经有了晶莹的东西在闪烁:“你帮我?你怎么帮我?紫苏,你知道他是谁吗?你就说帮我,到时候如果让你为难的话,你又会怎么选择!”

    路紫苏皱眉,她甚是不解:“凝烟,你到底在说什么,如果是你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帮你呢?”

    水凝烟抬头看着路紫苏,神情有点悲戚:“紫苏,你不要骗我了,我能去凌风集团分公司公司,都是你安排的吧,不然的话,那么大的公司,招我一个刚毕业的新人,还给我那么高的工资,怎么可能,是我以前太天真了!”

    路紫苏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她说:“凝烟,你到底在说什么啊,就算是这其中有我的原因,那他们能留下你工作,也是因为你工作能力强啊,一般这样的大公司,是不可能招收无用的人!”

    水凝烟明明知道,路紫苏说的有道理,可是,她还是摇头:“紫苏,你不要骗我了,我都知道了,因为凌风集团是你姑姑和姑父家的,我之所以能进去工作,全都是因为你的原因,你让你表弟靳言安排的,对不对?”

    路紫苏看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她只能无奈的点点头:“的确是这样,凝烟,你不要怪我,我也是为了你好,我看当时你家里那么苦难,我只是想给你找个好工作,帮帮你而已!”

    水凝烟的眼泪,已经滚落下来:“紫苏,我知道,你不要自责了,我只是很难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知道吗?那天晚上跟我上床的那个男人,就是你的表弟,靳言!”

    水凝烟的话说完,路紫苏顿时觉得,她的耳膜似乎都在嗡嗡作响。

    凝烟说,跟她发生关系的那个男人,是表弟?

    怎么回事这样,怪不得,怪不得她情绪会这么失控,脸色会这么难看,怪不得水凝烟刚才会问她,会不会向着她。

    只是因为,那个伤害过她的男人,就是靳言么!

    一切怎么会这么凑巧,简直是孽缘啊!

    她还记得,她当时信誓旦旦的说,要带着水凝烟去告那个男人!

    水凝烟低头,泪水落在路紫苏的婚纱上:“紫苏,你知道吗?靳言说,她知道我的家庭情况,知道我在哪里工作,知道我所有的一切,我要是敢逃走,后果不是我能承受的,紫苏,你说说,我还能逃吗?还敢吗?”

    路紫苏听到水凝烟的话,气的想把靳言暴揍一顿,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变成恶霸了。

    她安慰水凝烟:“凝烟啊,你不要难过了,那个臭小子,他不敢把你怎么样的,如果他真的敢把你怎么样,你就告诉我!”

    热书推荐:猫腻大神新作《》、忘语大神新书《》、陈风笑新书《》、尝谕大神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