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7章 不能背叛紫苏
    ,!

    可是,爱又能如何!

    爱也不能让她陪着云逸,地老天荒!

    她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他们之间唯一的纽带,她想,她现在这个样子,怕是没有时间和机会,再陪着他成长了。

    或许,她放手,才是最好的选择!

    另一边,肖诗雅生气的将手机摔在地上。

    路紫苏凭什么这么自信,她凭什么这么趾高气昂,难道她就真的以为,云逸不会欺骗她吗?

    想到这里,肖诗雅的目光,变得阴沉起来。

    她走到一边,拿出一瓶透明的液体,麻利的吸进针管里,快速的向着云逸走过去。

    云逸沉睡着,昏迷着,像个天真无邪的孩童,好像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肖诗雅犹豫了一秒,便低头,将针筒里的液体,悉数注射到云逸的身体里。

    她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谁让云逸那么对待自己呢,这一切,不怪她的,完全不怪她!

    做完这一切,肖诗雅转身,将针头扔进一旁的垃圾桶,然后,她打开屋内的摄像头,调整好角度,这才作罢。

    她安静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着云逸醒来。

    云逸本来应该是可以一觉睡到明天的,可是,肖诗雅给他注射的那种药,完全可以让他的大脑和神经,彻底的兴奋起来。

    云逸感觉自己浑身燥热,血脉膨胀,整个人有一种快要爆炸的感觉。

    越来越难受,越来越热。

    他最终受不了这种感觉,直接被难受醒来。

    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床边的椅子上,有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交叠在一起,看起来极具美感。

    云逸觉得,他好像流鼻血了,就是单纯的看见这么一双腿,他就受不了,整个人就像是炸了一样,身体里好像住着一头野兽,在不断的吞噬着他的理智,冲上去,将那个美丽的身体,彻底占有。

    云逸中了迷药的劲头,还有点没有过去,他使劲的甩了甩脑袋,这才清醒了一点。

    他似乎看清楚了一点,前面的人,是紫苏,可是,下一秒,就变成肖诗雅了。

    云逸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仅存的理智告诉他,明天是他的婚礼,他现在,是不可能见到路紫苏的!

    云逸一想到这个,立马不安起来,他使劲的将头撞向床头柜,疼痛让他清醒了片刻。

    他看见面前椅子上,穿着性感睡衣的肖诗雅。

    云逸愤怒的吼道:“肖诗雅,你疯了吗?你到底在干什么?”

    肖诗雅娇笑着看着云逸:“我当然是想跟你玩啊!我不急,我就安静的坐在这里,等着你像个野兽一样的冲上来!你放心,我也不会强迫你的!”

    肖诗雅的模样,看起来无辜的紧。

    明明一脸清纯的模样,却穿的性感暴露至极,仿佛在无声的勾引着云逸。

    她倒是很想知道,如果路紫苏看见,云逸在这样不清醒的情况下,要了自己,她还会不会那么信誓旦旦的说,她相信云逸呢!

    云逸知道,肖诗雅彻底疯了。

    她给自己下了药,目的再简单不过了,她想破坏自己明天的婚礼,他不能让她就这样得逞的!

    无论如何,他一定一定要控制好自己。

    不就是中药了嘛,他可以的!

    云逸快速的冲到门口,去开门,结果,门被锁的死死地,怎么都打不开!

    肖诗雅讽刺的看着云逸:“你省省吧,就算是拿来斧头,也不见得能把这个门弄开,钥匙我已经藏起来,这个房间四周,都是钢筋密封过的,你根本出不去的!”

    云逸狠狠的看了一眼肖诗雅,身体热的让他几欲控制不了自己!

    云逸红着眼睛,环视着屋子内的一切,看见那边的矮桌上,有一把水果刀,云逸快速的冲过去。

    他的动作敏捷,就像是沙漠里的饿狼,迅速极了。

    他拿着水果刀,直接向着手指上划了一刀。

    俗话说,十指连心,手指的疼痛,让云逸的大脑,更清楚了一些。

    肖诗雅震惊的看着这一幕,云逸从门口冲过去,到拿着水果刀,其实也就是三两秒的事情。

    看到他的动作,肖诗雅大概已经明白了,他大概是想用这样的方式,让他清醒一点,不跟自己发生关系。

    可是,他到底有没有想过,能让自制力一向强大的他,变成这个样子。

    这种药,要是不用女人做解药的话,会没命的!

    肖诗雅蹭的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步一步向着云逸走过去。

    她料定了,云逸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可是,就在她刚靠近云逸的时候,云逸突然伸手,一把将她的脖子捏住。

    他的手非常用力,好像下一秒,就能把肖诗雅的脖子捏断一样。

    他愤怒的看着肖诗雅:“快点……快点给我开门,不然我就杀了你!”

    肖诗雅红着眼眶,看着云逸,自嘲的说道:“我都给你下了这么猛的药了,还是不能达成所愿,那我究竟还有什么脸活在这个世上呢,你动手吧,你不是要杀了我吗?那你现在就可以啊,你尽可以一下子捏断我的脖子,大不了,死了一了百了!只不过,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给你开门!”

    肖诗雅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因为云逸捏着她的脖子,所以,她发出的声音,似乎有点艰难痛苦,而又沙哑。

    云逸一把将她甩开,一手拿着水果刀,一手滴着血,开始找钥匙。

    肖诗雅倒在地上,痛苦的咳嗽着。

    她看见云逸一边找钥匙,还一边不时的拿着水果刀,在自己的身上划一下。

    虽然都不是致命伤,可是,这样一直流血,他会没命的!

    肖诗雅痛苦的看着云逸,神色凄婉哀伤:“云逸,你难道宁愿死,也不愿意要我吗?”

    云逸看到没有看肖诗雅,继续找钥匙。

    他几乎将屋内翻了一遍了,也没有找到他想要的钥匙。

    他这才算是彻底明白了,如果肖诗雅不愿意给自己钥匙,他就是找到明天,估计也找不到钥匙。

    刚才在门口的时候,他也看过了,门是很厚的钢板,他这个样子,根本不可能打开门。

    因为不断的划破身体,用短暂的疼痛,来让自己获得清醒的缘故。

    不消片刻,云逸的脸色已经苍白的跟鬼一样。

    虽然身体在不断的流血,可是,他依旧觉得自己血脉喷张,整个人的血好像沸腾了一样,他迫切的渴求一具女性的身体。

    可是,他却又在这种痛苦的清醒中,明确的告诫自己,除了路紫苏,谁都不行!

    他不能背叛紫苏,不可以,一定不可以!

    云逸想着,直接向着卫生间冲进去,他站在花洒下,冷水打下来,落在他的身上,他伤口的血流速度,似乎加快了。

    只不过,他的意识,也没有刚才那么涣散了。

    云逸这一刻,深切的体会到,月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滋味。

    如果他能彻底的解决掉肖诗雅这个麻烦,路紫苏就不会受那些无谓的骚扰和挑衅。

    自己更不会遇到眼下这样的困境。

    血流的越来越快,云逸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他感觉自己站立不稳,都快要摔倒了。

    大脑混混沌沌,他身体猛地一晃,手直接打在了旁边洗漱的牙刷杯上。

    牙刷杯应声落地,云逸手撑着墙,索性没有晕倒。

    只不过,恍惚间,云逸似乎听到了,钥匙的声音。

    他迅速的关闭花洒,盯着地面,一眼就看见牙刷杯旁边的钥匙。

    怪不得肖诗雅说他找不到钥匙,原来要是被她藏在这个地方了。

    也对,一般人,谁会想到来这里找钥匙。

    更何况,他还是一个中了药,身残志坚的人!

    云逸刚将地上的钥匙捡起来,肖诗雅就从浴室冲进来!

    看见云逸拿在手中的钥匙,她的小脸白了白。

    难道上天都这么优待他跟路紫苏吗?都这样了,他还能找到钥匙。

    肖诗雅心里真的很不服气!

    他想要去伸手抢钥匙,却被云逸躲开。

    云逸快速的走出浴室,拉上门,向着门口走去。

    云逸将门插进钥匙孔,转了两圈,门就这样被打开了!

    云逸打开门,看见床头柜上的车钥匙,他迟疑了一下,走过去,将车钥匙拿起来,向着外面走出去。

    肖诗雅冲过来,一把拉住云逸。

    云逸身体虚弱的要命,差点被肖诗雅直接拽倒。

    只不过,他晃了两下,好歹稳住了身体。

    他使劲将肖诗雅拉开,没有留情,直接将她推倒在地上。

    云逸走出去房间,一把将房门拉上。

    这个平房,是肖诗雅用来围困自己的,她想让自己走不出去,只可惜,现在只能用来围困她自己了。

    也好,将她留在这里,明天,他就不能出来捣乱了!

    云逸伸手,将门关上,直接落锁。

    做完这一切,云逸感觉,自己的身体,又开始发热了。

    他艰难的走近车,上了车,坐在驾驶座上,云逸感觉自己出了一身汗。

    他的大脑不听使唤,开始恍恍惚惚的,眼前闪过一片一片的亮光。

    云逸发动车子,找到一个最近的小超市。

    晕倒前,他给苏凛去了电话,让他过来帮帮自己。

    他手机不在身上,现在,只能向信任的人求救。

    苏凛是医学界的天才,虽然现在管理公司,可是,他应该会有办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