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上天显灵了
    电石火光间,戚薇薇的思绪飞转。

    她不知道自己脑子抽了,还是哪里出问题了。

    她竟然义无反顾的按了电梯闭合键。

    结果,电梯没关上。

    戚薇薇狠狠的按了几下,还是没有反应。

    她抬头一看,苏寒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他的手,就按在电梯外面的键上。

    怪不得,她怎么按电梯,都没有反应。

    可是,这样的话,她是不是就不能继续按下去了啊!

    不然的话,他肯定会看出来,自己是故意的!

    想到这里,戚薇薇的手,猛地一松。

    苏寒看着她的反应,冷哼了一声,抬步走了进去。

    戚薇薇讪讪的将手,藏在衣袖中。

    电梯合上,缓缓上升。

    戚薇薇感觉到,电梯内的空气,似乎都变得稀薄起来。

    她低着头低着头,不敢去看苏寒的脸。

    自己今天在背后骂他的事情,似乎还历历在目。

    此时此刻,两个人站在一起,真是尴尬到了万分。

    但是,她能感觉到,苏寒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他的目光,看的自己无处遁形。

    苏寒本就比戚薇薇高一头,此时此刻,看着她弯着脑袋,站在自己面前,就像个小学生一样。

    他轻哼了一声:“戚薇薇,你这是做贼心虚吗?”

    戚薇薇想都没想,直接抬起头,心直口快的来了一句:“你才做贼心虚呢!”

    苏寒嗤笑了一声:“是吗?按照你的意思,倒是我做错了事情,你说说,我为什么要做贼心虚啊!”

    戚薇薇翻了翻白眼:“你问我,我问谁啊,我哪里知道,你为什么要做贼心虚!”

    戚薇薇说完话,继续低着头当乌龟。

    反正,已经免不了要被开除的命运,何必还要畏手畏脚的呢!

    “哼!”苏寒这次冷哼了一声,看了戚薇薇一眼,没有再说话。

    电梯缓缓上升。

    好不容易到了顶楼,戚薇薇逃也似的从电梯里冲出去,跟苏寒在一起,真是让人要命,感觉气都喘不上来了一样。

    看着戚薇薇的背影,苏寒的背影闪了闪。

    戚薇薇刚走到秘书办门口,就看见曾佐凡走过来。

    他吃惊的看着戚薇薇:“薇薇,我怎么刚才看见,你是从总裁专属电梯里走出来的啊,你跟总裁一起出去的?”

    戚薇薇一愣,她转身看了一眼背后的电梯,顿时欲哭无泪。

    她这运气,简直是背到了极点,连电梯都能进错,肯定是今天出门没有带脑子!

    戚薇薇一脸要死的表情,一句话都不想再说了。

    她看着曾佐凡摇摇头,伸手拉门,想要进去。

    谁知道,就在这时,苏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戚薇薇,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戚薇薇顿时身形一晃。

    她侧身,看着苏寒的背影,感觉浑身都僵硬起来了。

    他这是要开除自己的节奏吗?

    看着戚薇薇诡异的神情,曾佐凡摇摇头,转身向着助理办公室走去。

    戚薇薇在原地站了片刻,最终认命的松手,耷拉着脑袋,向着总裁办公室走去。

    她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口,鼓起勇气,伸手敲敲门。

    “进来!”冷漠的声音,一如苏寒的人一般,冷酷无情。

    戚薇薇推门走进去:“路总,您找我!”

    “嗯,我找你!”苏寒不咸不淡的说道。

    戚薇薇站在苏寒办公桌前面,等着他的下文。

    谁知道,他翻开文件看起来,彻底将戚薇薇无视。

    戚薇薇皱眉,他不是叫自己来他办公室的吗!

    现在一言不发,他这是几个意思啊!

    戚薇薇想了想,主动开口:“路总,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苏寒的点点头:“我找你,是有点事情!”

    戚薇薇看了他一眼:“什么事啊?”

    苏寒慢条斯理的合上手中的文件夹,抬头看着戚薇薇:“我记得,中午下班后,在楼下,你说什么来着,我招你进公司,是伺机报复你,是吧,那你完全可以选择不来盛世上班啊,我强迫你了吗?还有,我变态,你哪里变态了,你现在可以挡着我的面,仔仔细细的告诉我,让我听个明白!”

    真是个小气的男人,这种事情,竟然记得这么清楚。

    诽谤归诽谤,可是,面对苏寒。

    戚薇薇还是低着头,大气不敢喘。

    她不敢去看苏寒的眼睛,她生怕自己一看,他就突然发脾气,要把自己开除了。

    其实,她也就是发发牢骚,他当然没有自己说的那么严重了。

    平心而论,他的身上,有一个领导者该有的所有特制和风范。

    可是,想到他每次说话,那种拽的贰万八千五的样子,她就不舒服。

    “总裁,我错了!”戚薇薇低着头,闷闷的说道。

    除此之外,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要说什么。

    虽然无话可说,可是,她还是祈祷着,苏寒能大发慈悲,放她这一马。

    不知道上天显灵了,还是苏寒良心突然发现了。

    他突然不耐烦的说道:“想要在我手下办事,我做错了事情,你可以当面指出来,但是,这种背后说闲话的做法,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知道了吗?”

    戚薇薇吃惊的抬起头:“路总,你开除我?”

    苏寒突然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看来,在你的内心深处,还是很想被我开除的!”

    “不不不!”戚薇薇连连摆手:“路总,我一点也没有这个意思,我就是心想着,我中午下班,那样跟我朋友说您,是不对的,而且,在背后说人闲话这种做法,本来就不好,我知道错了,我以为,您不会原谅我!”

    戚薇薇说的很是谦逊懂礼。

    苏寒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怎么?这会变得这么会说话了,戚薇薇啊戚薇薇,我都不知道该说你什么才好了,你这个人,真的让人很无语,你知道吗?”

    “我知道!”戚薇薇脱口而出,完全顺着苏寒的意思,似乎生怕苏寒生气一般。

    苏寒看着她没头没脑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好了,我今天找你来,也不是为了追究你的不是,你上午不是要求预支工资嘛,公司的钱,我也没有权利预支给你,毕竟,这是有规章制度的,但是,我可以私人借给你,让你为你父亲去看病,你以后可以慢慢还给我!”

    看见苏寒突然变得这么好心,戚薇薇吃惊的抬起头:“路总,您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啊!您上午不还说,公司不是我家开的,之类的嘛!”

    苏寒冷哼了一声,他的神情有点不自在。

    在戚薇薇的心里,他就是个冷酷无情的恶魔。

    现在,他要是说,自己对她动了恻隐之心,因为他自己也很清楚,那种看着亲人生病,自己无能无力的感觉。

    所以,他才提出帮助戚薇薇。

    他才不会这样说呢!

    苏寒干咳了一声:“你不要多想,我给你钱,只不过是,不想让我的员工分心,在工作上不认真而已,你不要太感激我!”

    戚薇薇看了一眼自以为是的某人:“路总,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中午的时候,我在朋友那里借到了钱,现在,我不需要了!”

    苏寒瞬间被噎住了,他的脸色难看。

    什么,自己主动提出来借给她,她还不需要了!

    她到底懂不懂事啊,存心给自己难堪。

    苏寒心里闷闷的:“既然你借到了,那就可以走了!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戚薇薇不解的看了他一眼,自己刚刚对他印象好转,突然就看见他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顿时,好感全无!

    什么人嘛,难道自己不借他钱,他也生气了?

    这大脑回路,真是奇特的让人无法理解!

    戚薇薇看了苏寒一眼,转身离开。

    苏寒看着关上的办公室门,突然有点气急败坏。

    他拿着文件夹,直接向着门摔过去。

    正好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打开门了。

    文件夹,直直的摔到曾佐凡的脸上。

    曾佐凡手里端着喝的,直接摔到了地上。

    玻璃杯子,发出破碎的声音。

    他有点茫然,这是怎么了?

    总裁为什么要拿文件摔自己。

    他刚上楼的时候,不是给自己打电话,让自己给他端杯喝的嘛!

    苏寒看着曾佐凡僵在办公室门口,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啊,你让清洁工打扫一下,麻烦你了,我不喝了!”

    曾佐凡还是有点不明白苏寒的举动。

    苏寒有点尴尬:“那个,我刚才打蚊子呢,不好意思,你收拾一下吧,总之,别在那里站着了!”

    曾佐凡点了点头,伸手关上总裁办公室门,将所有的东西,挡再门外。

    他转身去拿拖把和扫把。

    戚薇薇听到外面的响动,好奇的打开秘书办的门。

    然后,她一眼就看见了总裁办公室门口的情景。

    看着曾佐凡走过来,戚薇薇同情的看着他:“怎么了?他又发脾气了?”

    曾佐凡没有发脾气,他只是微微笑了笑,便一言不发的去拿东西。

    戚薇薇看着总裁办公室门口的碎玻璃渣子,忍不住吐槽:“还是总裁呢,跟个小孩子一样,就爱跟别人发脾气!”

    她说完话,一把关上秘书办的门。

    只要苏寒不开除自己,他哪怕天天不见自己都行,她只要工资,其他的,并不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