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4章 两人关系匪浅
    靳东到了小洋楼,发现周围人还挺多的。

    他小心翼翼的摸进去,他找了两三个房间,都没有找到路西西的影子。

    他想了想,偷偷上楼。

    结果,他刚上楼,就听见一个房间里传出来脚步声。

    靳东赶紧躲进一件房间里。

    房间里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

    靳东伸手打开灯。

    他这才看清楚房间的格局。

    这个房间里,应该是有人居住的,一张床,一个书桌,看起来简单大气。

    似乎是一个男人住的房间。

    可是,按照靳东的推测,主人一般是不会住在这样的房间。

    但是,却也是主人很重要的人,不然的话,他是不可能住在这里的。

    靳东有点好奇,他四处打量了一下,就看见床头柜上有一个相框。

    他向前走了两步,一看,整个人都愣住了。

    顾念城和曾一辰?

    他们两个怎么会合照呢!

    靳东震惊极了!

    难道顾念城住在这里,那样的话,他们的身份,岂不是很轻易就暴露了。

    而且,只要一想到顾念城做的那些事,他的后背就阵阵发凉。

    靳东满怀心事的靠近门。

    等那个脚步声走远了,他才打开门出去。

    他看见空荡的楼道,快速的向着尽头的那扇门走去。

    刚才,他就是听见说话的声音,从这里传出来的。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路西西应该在这里面。

    靳东伸手推了一把,发现门锁的死死的。

    他想了想,二楼似乎有一个小阳台,而且,这种小洋楼也不是很高,如果他顺着下水管爬上二楼的话,应该能爬上阳台,再进入房间。

    这样的话,他还能在阳台那里,确定一下,路西西是不是在房间里,房间还有没有别人。

    这样一来,似乎更安全一点。

    想到这里,他立马开始行动。

    他从走廊的通风窗那边翻下去,直接去阳台下面的下水管。

    这个时候,靳东无比的庆幸,曾一辰这里,并没有太多的人看守。

    不然的话,他行动起来,也很是不方便的。

    靳东爬上阳台后,发现阳台并没有门,只是拉着帘子,帘子还随风摆动。

    想必,这些人根本不了解路西西的身份,所以才会这么放心大胆的将路西西留在这里。

    靳东透过帘子的缝隙,看见里面,只有路西西一个人。

    她被绑在一个椅子上,依旧穿着刚开始的白衣服。

    唯一让人觉得无语的是,路西西被绑着的椅子上,绑满了无数的蕾丝带。

    看起来更像是个礼物,如果为路西西松绑的话,像是在拆礼物一样。

    靳东又生气又好笑。

    他生气的是,这些人竟然敢这么对待路西西。

    他好笑的是,这些人的花样,可真是多!

    而且,这样的花样,对男人来说,有致命的诱惑力。

    没有人知道,刚才在大厂房那边,路西西进来的那一刻,靳东多想把她藏起来。

    他不想让任何人看见路西西的美。

    他只想一个人,霸道的独赏。

    确定了房间没有人之后,靳东悄悄的拉开帘子走进去。

    路西西被绑在椅子上,她的眼睛却没有被捂住。

    刚开始被抓的时候,她的确挺害怕的,毕竟,在一个陌生的地盘上。

    可是,当她看见哥哥和靳东的时候,瞬间就安心下来。

    她知道,他们肯定会救自己出去的。

    现在猛然看见靳东,路西西真的是喜出望外。

    “靳东……”路西西低声的笑着喊道。

    靳东做了一个噤嘘的动作:“我来救你出去!”

    靳东的声音很小。

    他走近路西西,闻到她身上那股淡淡的清香,有点心旷神怡。

    他刚打算给路西西松绑,就听见门外传来脚步声。

    靳东爆了一句粗口,转身快速的走向阳台。

    房间门被打开,进来一个女佣。

    她手里拿着一盆火红的玫瑰花瓣,洒在白色的大床上,还很有心的拢成一个心形。

    路西西有点无语,这些人,这样到底累不累。

    把自己包扎成礼物,满身的蕾丝带,现在又来扑玫瑰花瓣,是不是完了,还要弄满屋子的气球啊!

    神呐,赶紧来救救她吧!

    这个女佣面无表情的弄好玫瑰花瓣,就转身离开了。

    听见关门声,路西西瘪瘪嘴。

    靳东快速的从窗帘后面闪出来。

    他看着路西西,伸手就要帮她解开身上的蕾丝带。

    路西西却出声阻止他:“靳东,你慢着!我哥呢?”

    “他在大厂房那边,现在那伙人还在喝酒,怎么了?”靳东问。

    路西西的脸色有点沉:“你们两个人为什么不一起来,这样我们就能一起走了啊!”

    靳东皱眉:“不是我们不想,刚才有人献给曾一辰一株万须草,我们想把那个东西拿到手,然后一起离开!”

    路西西顿时了然的点点头:“那你现在也别救我了,我们一会一起走,曾一辰从那边离开的时候,你跟我哥也偷偷溜过来,我看这边人也不多,到时候,我从曾一辰手里,把万须草骗过来,你们再出手将他制住,到时候,我们带着万须草,再离开!”

    靳东想了想,最后只能点头答应:“那你一个人小心点,我这里又把瑞士军刀,你拿着防身,如果我们来迟了,就算是捅死曾一辰,也不能让自己受到伤害,有什么事情,我担着!”

    路西西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快去吧!”

    靳东这才点头,继续沿着下水管下去。

    靳东回到厂房的时候,已经酒过三巡了。

    虎哥看见靳东,有点没好气:“懒人屎尿多!你上个厕所这么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去找女人了呢!”

    对于虎哥粗俗不堪的话,靳东只当没听到。

    路南开口帮他圆谎:“我这兄弟,人就这样,虎哥你别介意啊,估计他就是今天吃坏肚子了!”

    路南说完,虎哥冷哼了一声,继续喝酒。

    靳东看向路南,发现他说话的时候,目光都死死的盯着放在曾一辰旁边的那个木盒子。

    靳东知道,那个木盒子里装的是万须草。

    面对路南的执着,其实,靳东也能理解。

    毕竟,现在这一株株的药材,都跟他女儿的性命,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换做是谁,应该都会这样吧!

    靳东想了一会,便拉了拉路南的袖子。

    路南头也没转过去:“怎么了?”

    靳东低声在他耳边:“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是大事!”

    路南看着那株万须草,明明近在咫尺,却要他费尽心思去拿。

    现在当然不行,毕竟众目睽睽之下,除非他想被人当成活靶子。

    “哦,你说吧!”路南一心想着,如何得到那株万须草,对靳东的话,根本没有在意。

    靳东有点无语:“你听我说,这个曾一辰跟顾念城,肯定有关系,我刚在在曾一辰的小洋楼里,误打误撞走进一个房间,里面竟然有他跟顾念城的合影,要说这俩人没有什么关系,那是必然不可能的!”

    靳东说完,路南半天才反应过来。

    他转身看着靳东,目光闪过一丝危险的讯息:“你说什么?”

    他刚才好像听见靳东,提到了顾念城的名字。

    靳东没好气的看着路南:“你给我听仔细了!我说,我在曾一辰的小洋楼里,发现了疑似顾念城的房间,里面还有他们两根的合影,我们要速战速决,以免被发现,那就真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路南神色沉沉的点点头。

    他也没有想到,他们误打误撞,竟然刚来东南亚,就能遇上顾念城。

    靳东看着路南阴沉的神色,将他跟路西西商量好的对策,告诉路南。

    路南点了点头:“行,我知道了,我不会冲动的,在找齐药材之前,我会尽量避开顾念城的!”

    靳东“嗯”了一声:“这就好,这才是我认识的路南!”

    两个人默默的等着众人喝酒,散场。

    最后离开的时候,曾一辰还是清醒的。

    毕竟,这里还没有人敢给他灌酒的,他心情好了喝两杯,心情不好,谁也不敢把他怎么样。

    倒是几个小混混组织的老大,全都喝的醉醺醺的。

    路南和靳东毕竟是初来乍到。

    那些小混混,一是对他们不放心,二是争着在自家老大面前邀功,他们争着扶着虎哥,向着外面走出去。

    还有人给靳东和路南安排了住处。

    说是住处,其实就是工厂里的一个房间,里面还是大通铺。

    只不过,比起那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人来说,这样的条件,已经算是很好了。

    靳东和路南等大家睡下之后,悄悄的起身。

    他们刚下床,旁边的一个男人突然翻了个身。

    他睁开模糊的双眼,看着路南和靳东:“你们两个干嘛呢?”

    靳东赶紧轻声解释,生怕吵到其他人休息:“我和我哥打算去上厕所呢,我吃坏了东西,对这边路也不熟,就拉着我哥一起了,怎么?你也去吗?”

    那个男人摇摇头:“算了,你们去吧,我睡觉了!”

    说完,他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不消片刻,就打起了呼噜。

    路南和靳东,这才蹑手蹑脚的向着外面走去。

    他们出了厂房,就快速的摸黑,向着小洋楼那边走去。

    现在已经快十二点了,这些人入眠时间比较短。

    几乎是刚刚躺下,就睡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