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8章 叫你老妖怪
    药熬好以后,苏北将路紫苏喊醒。

    短短几天时间,小丫头已经瘦的不成样子。

    本来是软软糯糯的一个小不点,现在变得瘦弱可怜。

    苏北的心,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揪在了一起,怎么也舒展不开。

    她以前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路紫苏不喜欢顾念城抱她。

    说实在的,在她面前的时候,顾念城对路紫苏,那一直都是特别好的。

    苏北感觉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就好像一场梦一样。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顾念城会对紫苏下这样的手。

    小丫头看着小小的,什么都不懂。

    其实,她心里什么都清楚吧。

    因为顾念城给她注射病毒,所以,她一直下意识的躲着他。

    甚至,苏北从未见,路紫苏对着顾念城笑过。

    以前,苏北想不通的,现在,都有了答案。

    只不过,她的心更酸涩,更难受了。

    虽然袁冰冰给路紫苏用了止痛药,可是,小丫头还是有点疼。

    苏北喂她喝中药的时候,她鼻尖红红的。

    她说:“妈咪,疼……”

    苏北顿时眼泪都出来了,她努力将自己的头转过去,不敢看路紫苏,生怕自己哭了,会影响路紫苏的心情。

    兴许是生病的缘故,路紫苏这几天学会说的话,都多了起来。

    她看见苏北别过头,有点小委屈:“妈咪,不要吃药药,打针针!”

    苏北赶紧射手,擦了擦自己的眼泪,这才勉为其难的转过身,笑着看向小丫头。

    她亲了亲路紫苏的脸颊:“好好好,宝贝怪,不吃药药,一会妈咪抱着你去一个很远的地方看病,等病好了,我们家紫苏,就不用吃药药了!”

    路紫苏听到苏北的话,大概一知半解的懂了。

    她笑得可开心了。

    苏北喂路紫苏吃完药,便抱着她出了病房。

    病房外面的几个人,都准备好了。

    路南伸手,从苏北怀里抱过路紫苏:“北北,孩子我来抱着吧,私人飞机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直接飞临市!”

    苏北将孩子放在路南怀里,伸手给她拉了拉衣服,这才点了点头。

    路南苏北,靳东路西西四个人,抱着孩子,一起上了飞机。

    袁冰冰和方平衍都没有离开,留在了医院里。

    飞机起飞,苏北看着擦肩而过的白云,心里祈祷:如果上天能够让紫苏好起来,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南希市距离临市,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飞机直接降落在,靳家的停机坪。

    靳国栋原以为,是孙子要回来看自己。

    结果,看到飞机一降落,里面走出来这么多人呢。

    他老人家,顿时愣了愣。

    他伸手的管家,也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看来,小少爷这是回家,给老爷找事来了啊!

    靳东上前走了一步。

    苏北和路南抱着路紫苏,下意识的看向靳国栋身后的老管家。

    他们以为,那才是真正的靳国栋。

    毕竟,靳东的爷爷,想想也应该七老八十了吧!

    苏北和路南,将袁冰冰说靳国栋看起来年轻的那些话,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当然不是因为他们不相信袁冰冰,而是,眼前这位四十多岁的老管家,看起来保养的也很好,像是一位老人家,现在还依旧带着一丝潇洒。

    可是,令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靳东直接走向那位年轻俊美的男子,恭敬的喊了一声:“爷爷!”

    苏北和路南,还有路西西,三个人都傻眼了。

    苏北这下,算是彻底明白了。

    为什么靳国栋不愿意别人喊他老人家了。

    这长相,现在出去,十八岁的小姑娘怕是前仆后继吧!

    真是绝了!

    这驻容养颜的本事,绝对是世界一绝。

    靳东喊完爷爷,靳国栋冷哼了一声,仰着头,看上去很是不高兴。

    靳东无奈的摇摇头,转身向着众人介绍:“这是我爷爷,靳国栋,你们可是称呼他,靳少,或者靳医生!”

    路西西的反应最大,她干巴巴的笑了一声:“靳少……呵呵呵!”

    靳东看了路西西一眼,赶紧过去捂住她的嘴。

    他看了一眼靳国栋:“爷爷,她刚才什么都没有说,您肯定是幻听了!”

    靳国栋看着路西西:“小姑娘很有胆量啊,看着我,还能发出呵呵的讽刺笑声,你都不怕我对你不客气吗?”

    路西西不怕死的看着靳国栋:“我有什么好害怕的,你明明已经七老八十了,还不承认自己老,非得让别人称呼你靳少,再说,你长得这么年轻,怎么能对得起自己的年龄,我看叫你老妖怪还差不多!”

    路西西不带打嗑的一口气说完。

    靳东早已目瞪口呆。

    从小到大,他虽然违背了爷爷的意愿,没有去学医。

    可是,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敢这么跟老爷子说话。

    他都不知道敢叹服路西西,还是为自己默哀了。

    路西西这么挑战爷爷,以后他俩要是在一起,怕是老爷子会不遗余力的反对吧!

    靳东哭丧着脸。

    谁料,靳国栋看着路西西,突然哈哈哈大笑起来。

    他开心的看着路西西:“这丫头合我心意,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听过有人跟我说实话,小姑娘,告诉爷爷,你今年多大了,叫什么名字啊?”

    苏北和路南对视了一眼。

    这脾气,也没谁了,果然是非常诡异啊!

    路西西瘪了瘪嘴:“我叫路西西,跟你孙子差不多大,只不过,虽然我的年龄在这里,可是,你不觉得,你长成这样,我叫你爷爷,不仅有压力,还很有违和感吗?”

    靳国栋笑得开心:“没事,小丫头,你随意就好,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总之看见你,我就很高兴,你也不要有压力,既然是我家臭小子带来的,就随和一点,把这里当成自己家!”

    靳国栋说完,带着众人,向着里面走去。

    苏北一进客厅,就着急的看着靳东。

    靳东点了点头,他走向靳国栋。

    他说:“爷爷,你也别装傻充愣了,我们这次来干什么,想必你也清楚,能不能帮那个小丫头看看病,您给一句准话!”

    靳国栋随意的看了一眼路紫苏:“这么大一点,就感染了病毒,你们是怎么照顾孩子的,只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帮她看的!”

    靳东看见苏北的眼眶,似乎都红了。

    他顿时有点急了:“爷爷,你怎么能这样呢,只不过是看个病,本就是您医生的职责,你怎么能见死不救呢!”

    靳国栋冷哼了一声:“我是医生,可是,我现在已经退休了,再说了,天下可怜的人那么多,难道每一个,都要让我去救死扶伤吗?我告诉你,臭小子,我还没有那么伟大,你另请高明吧!”

    靳国栋说的很是冷血。

    路西西顿时皱起了眉头,刚才看他笑得那么开心,还以为这个老头很好说话呢!

    结果,现在一听他的意思,立马就变卦了。

    路西西直接站出来:“你到底想干什么,想必我们一下飞机,你就知道了我们的来意,你把我们迎进家门,现在又一副甩手掌柜的样子,你这是刁难谁呢!”

    靳国栋笑了一声:“呦呵!小丫头有骨气啊,你还真猜对了,我的确是在刁难你们!”

    “那你说吧,你究竟想干什么,或者,你有什么条件,你说出来,我们要是能做到,都会努力去达成你的要求!”路西西不客气的说道。

    靳国栋似笑非笑的看着路西西:“条件嘛,我当然是有的,就看你们愿不愿意听了!”

    靳国栋说完,苏北就着急的开口:“您说,您有什么条件我,我们会努力去做的!”

    路西西看着自家嫂子着急的样子,有点心疼。

    她转身看着靳国栋,重重的点头:“她说的对,只要你说出来的,我们都会尽力去做!”

    靳国栋轻咳了两声:“你们先坐下来吧!”

    他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来,环视了一圈,这次啊慢条斯理的开口:“首先,想要让我出手,也不是没有可能,当然,只是出手,并没有一定要救活,就这样,你们也得答应我三个条件之一,我才能去做。想要我拼了老命,救活这个小丫头,那么,三个条件,你们必须答应我其中两个!”

    “哎呀,你赶紧说吧,别卖关子了!”路西西有点着急。

    靳国栋嘴角勾了勾:“别急,听我说,这其一嘛,你跟我们家这个臭小子,能跟我学医,这其二嘛,他能帮我找个孙媳妇,还要立马结婚!至于最后一个嘛,你要是能嫁给我们家臭小子,并且代替他学医,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路西西抿了抿唇:“为什么这条件,都跟我和靳东有关系啊,能不能是别的条件?”

    靳国栋的脸,顿时拉下来:“不行,其他条件,一律免谈!”

    路西西无语至极,她看着靳国栋:“倒不是说怎么样,你这条件也太坑了吧,说是三个满足两个就能救孩子,可说到底,就是一个要求,我跟靳东结婚,其中一个跟你学医,你至于这样忽悠我们嘛!”

    路西西简直要吐血,这老头子,简直跟常人完全不一样。

    “对啊,我坑的就是喜欢,我喜欢忽悠你们,那你们也没有办法,不是?”靳国栋完全不以为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