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你个讨厌鬼
    路南苏北和路西西,他们三个刚走出门,就看见靳东打开对面的门,走了出来。

    路南认真的看着靳东:“这次的事情,就要靠你了!”

    靳东摇摇头:“没事的,救人一命,也算是给我的子孙后辈积德,跟何况,紫苏本就是个孩子,她不应该遭受这份罪的!”

    路南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好吧,我们先去医院!”

    几个人出门,向着医院而去。

    到了医院,袁冰冰看见靳东,顿时高兴的扑了上去。

    靳东没好气的看着她:“你怎么跟个孩子一样,我怎么听靳泷说,你让他帮忙去气一个男人,据说还是你男朋友,你怎么搞的!”

    靳东的话一出,方平衍的神色,顿时变得极为诡异。

    那个追求袁冰冰的靳泷,难道不是真的在追求袁冰冰?

    袁冰冰的神色有点尴尬:“表哥,你能不能别一见面,就可劲损我,我才没有做那么幼稚的事情,再说,一个榆木疙瘩,气死活该!”

    方平衍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五颜六色。

    他要是现在还听不出来袁冰冰的意思,那他的智商,就真的捉襟见肘了。

    搞了半天,这个靳泷跟袁冰冰,似乎还是表亲关系。

    方平衍此刻的心情,简直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压根就没有想到,这是袁冰冰的试探,以及她的赌气。

    他真想一头撞到墙上。

    靳东也不是来叙旧的。

    他看着袁冰冰:“好了,告诉我,孩子在哪里,我去看看!”

    袁冰冰点了点头。

    她一边走,一边还忍不住说:“我都没有办法,你这个半吊子,能有什么办法,你还是好好经商吧!”

    靳东无语的白了自家表妹一眼:“其实,你的嘴要是不那么损的话,很快就能找到婆家,再说了,靳泷是你表哥,你不觉得,让他假扮你男朋友,你心里别扭吗?”

    袁冰冰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的方平衍:“我才不会亏得慌呢,他是我表哥,我行的端走的正,别人爱说什么,就让别人说什么!”

    靳东无奈的摇摇头。

    靳泷是他的表弟,也是姑姑家的孩子。

    靳泷学了医,袁冰冰学了医学,只有他经商了,爷爷差点气的打人。

    到了路紫苏的病房。

    靳东径直走向病床前,他便开始了一系列的检查。

    路南和苏北,就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

    看着小紫苏闭着眼睛,他们夫妻两人的心,就在滴血一般。

    靳东检查的很快。

    他检查完之后,看着袁冰冰:“你又给她注射了一种想克制的病毒?”

    袁冰冰吃惊的看着靳东:“表哥,没看出来啊,你这么厉害,比我这个专攻的都牛啊,一眼就能看出来!”

    靳东笑了笑:“你想多了,这是病毒和中医相结合的部分,老爷子没有教过你,实属正常,这是他的看家本领,通过人的气色的呼吸脉搏等,就可以判断出来,她的体内有几种病毒,而且是相亲和的,还是相互克制的!”

    袁冰冰瞪了靳东一眼:“你还好意思说,外公不给我这个当医生的教,非得给你这个经商的教,也真是怪了,再说,他最讨厌别人叫他老头子了,你还是悠着点!”

    靳东没好气的看着袁冰冰:“看吧,这就是你小心眼了,你的医术水平还有天赋,爷爷比谁都了解,他给你教的,都是适合你的!再说了,我学的这些东西,你未必能学会,现在也不适合学,到了一定的水平,爷爷自然会教你的!”

    袁冰冰叹了口气:“但愿是这样吧!”

    靳东也不再跟袁冰冰说家常:“你还说呢,今天幸亏我来了,我一会去给你配一种药,你给小紫苏用了,它可以起到一定的隔离作用,不会让两种病毒在体内,相互克制的同时,发生变异,对身体也没有什么危害,是中药,不然的话,谁知道在我们寻找研制抗体的同时,紫苏体内的病毒,会不会发生变异,到时候,就算是你想救人,恐怕就难上加难了!”

    袁冰冰吐了吐舌头:“这个,倒是我自己医术不精,你赶紧去配药吧,我也是今天刚给紫苏注射了这种克制的病毒,用你的药,刚合适!”

    靳东点了点头,走出病房。

    苏北和路南,跟着走了出去。

    路南不傻,刚才靳东的一句话,就消除了紫苏身体内的一个隐患。

    他感激都来不及了。

    他看着靳东:“靳东,谢谢你!”

    靳东无奈的摇摇头,低声在路南耳边:“你就别一直说谢谢了,等我彻底的救治好小丫头,你再说谢谢,也不迟,再说了,我还等着自己娶西西的时候,你把关的时候,能给我通融通融呢!”

    靳东说笑的说道,气氛果然变得好点了。

    路西西快速的走上前来。

    她走在路南和靳东中间:“哎呦,这又说我什么坏话呢?”

    靳东赶紧坚决的摇头:“没,什么话都没有说,天地良心!”

    路西西嗤笑了一声:“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呢,只不过,没看出来啊,你还真有两把刷子!”

    靳东挑眉:“你以为呢,没有的事情,我怎么敢给你胡言乱语呢!”

    几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去取药。

    病房里,就剩下了方平衍和袁冰冰。

    紫苏还在沉睡当中。

    方平衍见人都走完了。

    他故意轻咳了一声:“咳咳咳……”

    袁冰冰瞪了他一眼:“你要是嗓子不舒服,就去外面看,不要在这里阴阳怪气的!”

    方平衍一步一步的,以龟速,向着袁冰冰的方向移动。

    袁冰冰故意别过脸,不去看他。

    虽然方平衍的速度很慢。

    可是,病房里就那么大的地儿。

    方平衍两三下,就移动到了袁冰冰的面前。

    他看着袁冰冰,不好意思的开口:“那个……冰冰啊!”

    “谁是冰冰啊,方医生,请你不要乱叫,称呼我为袁医生!”袁冰冰冷着脸,面无表情的说道。

    方平衍死皮赖脸的伸手,抱住袁冰冰:“冰冰,是我错了,是我不对,我不知道那个靳泷是你表哥,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犯浑,怎么可能给你发脾气呢,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这样的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在我身上了!”

    方平衍说的好声好气。

    袁冰冰瞪了他一眼:“我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谁知道你哪天病就突然犯了呢!”

    方平衍无奈的看着她,他看了一眼病房门,猛地亲了一口袁冰冰,偷笑了起来。

    袁冰冰的小脸,立马就红了起来。

    她在方平衍的怀里,使劲挣扎了几下:“方平衍,你个讨厌鬼,你在干什么呢,你放开我!”

    方平衍嬉皮笑脸的看着她,一点都没有平日里,在病人面前,严肃正经的做派。

    他的下巴抵着袁冰冰的额头:“我爱你,所以,我就是不放,就算是你打我,你用针扎我,我这次都不会走了!”

    袁冰冰哭笑不得:“谁知道你以后又会变什么卦呢!离我远点!”

    方平衍像个耍赖的小孩子一样:“我不,我就不放开你,看你能怎么样!”

    袁冰冰正想开口说话,突然听见门外有人说话,她赶紧推开方平衍:“注意点,有人来了!”

    几乎是袁冰冰的话刚落,靳东他们就走到了门口。

    他们拿着药走进来。

    靳东看着袁冰冰通红的小脸,好奇的问道:“今天天也不热啊,你怎么脸这么红呢?”

    袁冰冰顿时将脑袋耷拉下去,低着头,不愿意看人。

    她闷声说道:“谁脸红了,表哥,你的视力出现问题了,你还是不要说话了吧!”

    靳东一脸郁闷,是他的视力有问题吗?

    他摇摇头,继续看着袁冰冰:“冰冰,我是来跟你说正事的,我们已经把药碾成粉末了,剩下的,正在医院熬着呢,等一会紫苏喝完药,我们打算带着她离开!”

    袁冰冰吃惊的抬起头来,脸上的羞涩也慢慢的淡去:“什么?带着紫苏离开,表哥,你知道的,她现在的身体,根本不宜挪动!”

    “我知道!”靳东没好气的开口:“我跟路总已经商量了,紫苏的身体虽然不宜移动,可是,想让我爷爷过来给她看病,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所以,我们决定抱着紫苏过去,让爷爷亲眼看看她。我就不信,我说服不了他,给紫苏看病!”

    袁冰冰想了想,她点点头:“你说的办法,的确更管用点,按照外公的脾气,他的确不可能来南希市,那行吧,你带着小丫头去外公家吧,只不过,路上一定要小心点!”

    靳东皱了皱眉:“感情你不愿意跟着我们一起回去啊?”

    袁冰冰摇摇头:“我还是别回去了,外公上次把我批的狗血淋头,我还是过段时间,再去找他吧,路上有你照顾,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只不过,记得安全把紫苏送回来!”

    靳东点了点头:“那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

    他说完,就转身看着路南:“一会吃完药,就带着紫苏走吧!”

    路南点点头,苏北眼神一直盯着病床上的小紫苏。

    只要女儿有救,让她做什么都愿意。

    路南伸手握着她的手,轻声在她耳边说道:“北北,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