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2章 紫苏出事
    苏北无奈的张张嘴:“好吧,那我们继续等吧!”

    苏北和苏寒的对话,过了不到三分钟。

    路紫苏突然哭起来。

    而且这次,她的哭声,比以往更大,更撕心裂肺。

    苏北赶紧从路南怀里抱过路紫苏,掏心掏肺的哄起来。

    可是,这一次,苏北再哄也不管用,路紫苏似乎很难受,哭的一张脸都紫青了。

    苏北着急不已:“路南,怎么办?我总觉得,紫苏最近不对劲,她老是哭,我们带去医院,也检查不出所以然,我好担心啊!现在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紫苏又哭的这么难受,我好怕!”

    路南伸手抱住妻子:“北北,不要着急,实在不行,我们先走吧,等改天再来拜访戚大哥吧!”

    苏北含泪点点头。

    她看着路紫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心里难受极了。

    就在这个时候,戚风家的邻居,干农活回来了。

    她看见站在戚风家门口的路南一家人,热心肠的开口问道:“你们是来找戚风的吧!”

    路南点点头:“对啊,大姐,天都这么晚了,请问您知道,戚风去哪里了吗?”

    “哎,别提了,前天下午,小甜去上学了,戚风家里来了几个人,各种的砸东西,好像说戚风藏了什么人!戚风那天夜里,等他们走了,连夜带着女儿走了,也不知道去哪里逃命了,也算是个可怜人啊!”邻居大姐说的很是无奈。

    苏北和路南都怔住了。

    搬家了?

    戚风为什么搬家?

    听这个大姐的意思,跟那天来他们家,砸东西的人,应该脱不了关系。

    可是,路南跟戚风家根本不熟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眼下,路紫苏哭的这么厉害,他们也只能选择离开。

    路南看着邻家大姐:“大姐,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戚大哥以后还回来,麻烦你给我打个电话,谢谢了!”

    邻居家大姐笑着摇摇头:“没事儿的,一看你们就是面善的人,不像是前天来的那个人,看着凶神恶煞的,如果有戚风的消息,我就给你们打电话!”

    路南一再谢过之后,给大姐家放了几样礼,带着路紫苏,赶紧返回车里。

    离开的时候,苏寒眼里涌现出淡淡的落寞和失望。

    他以为,他们还会再见面的。

    所以,那天戚小甜跟他说话的时候,他都有点心不在焉,只想着早点见到父母。

    却没有想到,他们那一分别,以后竟然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一想到这里,苏寒心里就分外难受。

    他和苏凛两个人,因为智商太高,没有去学校,同龄的玩伴也没有。

    遇见戚小甜,她虽然傻傻的,自己嘴上一个劲的鄙视她。

    可是,心里却是欢喜的。

    那个小白痴,不知道去哪里了。

    听邻居家那个婶婶的意思,她肯定是跟着她爹地逃难去了。

    苏寒的心里,就钝钝的难受。

    她那么傻,那么小,肯定受不了那份颠簸的罪。

    他真的好心疼啊!

    苏寒当然没有想到,这种淡淡的心疼,伴随了他往后的十一个年头。

    到了车里,苏北抱着路紫苏,心肝宝贝的哄着。

    苏寒和苏凛都沉默不语。

    他们这会也感觉到了,妹妹的不对劲。

    自从他们回家后,妹妹就一直在哭。

    今天,她哭的更是厉害,肯定是她哪里不舒服。

    可惜,她现在连一句完整的话都不会说。

    只能赶紧去医院,找人看看了。

    路上,路南车速非常高。

    只要听到路紫苏的哭声,他就难受。

    女儿不知道怎么了,哭的这么厉害。

    看来,以前去医院,都是大意了。

    如果真的没事,宝贝闺女,今天不可能哭的这么难受。

    虽然路南着急,但是,他也知道,车上是他们一家人,他开车开的特别稳,特别快。

    到了市里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

    路南加快车速,向着医院开去。

    他刚才给方平衍打了电话。

    不知道袁冰冰又怎么打击他了。

    他现在又跑回了市中心医院。

    路南车子一停下,他就抱着哭泣的路紫苏,往医院里面冲。

    苏北和两个孩子,紧跟在他身后。

    他们走到医院门口,就看见方平衍一脸着急的在那里等待。

    “孩子到底怎么了?”方平衍担心的开口。

    路南路上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声音非常严肃。

    他一听,就感觉不对劲,因为路南很少这般如临大敌。

    肯定是路紫苏的情况非常严重。

    “我也不知道,紫苏这两天一直哭,我们带来医院也检查了好多遍,可是,医生都说没事,我们也只好信了,以为孩子哭是正常的,可是,她今天哭的特别厉害,而且,哭声也不正常,就好像什么东西卡住了喉咙一样,整张脸都变成铁青的了!”路南着急的说道。

    方平衍抱着路紫苏,一边往医院里面走,一边说:“我找到了最权威的儿童专家,他会跟我一起帮紫苏检查,究竟怎么了?你放心吧,我一定给你找出孩子的病因!”

    听到方平衍的话,路南点了点头。

    可是,他终究还是不放心,他们一家四口,在手术室门口,着急的等待着。

    路南只要一想到,路紫苏那么小,却要上各种仪器检查,他的心就像是刀剜一样的疼。

    苏寒和苏凛,两个小家伙,也是神情凝重。

    如果妹妹出事,他们都不敢想象,爹地妈咪会变成什么样子。

    而且,教练给他们下了死命令,两天之后,必须回到训练基地。

    如果他们走了,爹地妈咪估计会更加伤心难过。

    他们现在只能安静的祈祷,妹妹不会有什么事情。

    方平衍带着路紫苏,和几个专家进了手术室,大概检查了三个小时,他们才出来。

    方平衍神色严肃的走出来。

    他拉着路南的胳膊:“路南,我有些话要跟你单独说!”

    苏北一听,顿时着急了。

    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什么事情,我也要听,是不是关于紫苏的,她究竟怎么了?路南,你们不要瞒我!”

    看着苏北难过着急的神情。

    路南看向方平衍:“算了,你说吧,我们是孩子的父母,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能承受得住!”

    方平衍无奈的叹口气:“好吧,既然你们这么说,那我就不避讳了,直接告诉你们,我们将紫苏全身检查了一遍,也没有什么大问题,跟你们以前来医院,检查的一模一样,最后,看着孩子依旧在哭,我们也觉得不对劲,便抽血化验了一下,这才发现问题所在!”

    苏北往后退了一步,整个人差点跌倒在地上。

    幸亏路南手疾眼快,扶住她。

    苏北盯着方平衍,艰难的开口:“化验结果出来了吗?”

    方平衍摇摇头:“具体的化验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根据我们初步化验,可以判定,小丫头中了一种罕见的病毒,至于是什么病毒,什么时候感染上的,这都需要我们最终的化验结果出来,才能告诉你们,还有,我个人觉得,这次的病毒,肯定不会太简单,我也不会专攻病毒的,那几个我请来的专家,他们比我更不在行,我们只能做个化验,帮你们分析一下,具体的情况,必须找一个这方面的专家,我知道,你一时间肯定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所以,我就打电话,让袁冰冰过来了,她虽然常常帮人做整容,可是,她的主攻专业,其实是病毒学,尤其是人体病毒,这方面的问题,她比较拿手,我让她过来,先帮小丫头,控制住病情,你们看怎么样?”

    苏北整个人,已经摇摇欲坠了。

    她怎么都想不到,路紫苏会感染病毒。

    她靠在路南的怀里,生怕自己跌倒在医院的走廊:“方医生,结果出来,请你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紫苏的病情究竟如何,还请你和袁医生,多多帮我们!”

    苏北的语气,充满二楼祈求。

    紫苏,她的紫苏,她的心头肉,那可是她拼了命生下来的宝贝啊!

    她怎么能出事呢!

    她才那么大一点!

    苏北难过到了极点。

    可是,她知道,自己一定要支撑柱,否则的话,紫苏还没有出事,自己就先倒下了。

    “平衍,孩子现在怎么样?还在哭吗?”路南神色凝重的问道。

    方平衍摇摇头:“没有,我给她打了一针止痛针,她这会哭累了,睡过去了!”

    “止痛针?”苏北不解的看着方平衍。

    方平衍点了点头:“对,是止痛针,虽然我没有主攻病毒医学,可是,我对这个,大概还是有了解的,据我的判断,紫苏感染这个病毒,可不是一天两天了,病毒在她的身体里,应该潜伏了好久了,只是最近才爆发出来,这直接的表现,就是孩子感觉疼,一直在哭,你们却找不到原因!我给她打了止痛针,她立马不哭了,一会就睡着了!”

    苏北红着眼睛看着方平衍:“谢谢你,真的谢谢你,方医生,你一定要救救紫苏!”

    苏北弓着腰,都快俯身九十度了。

    路南拉着她,可是,却还是控制不了她的身体前倾。

    这次的事情,给她的打击太大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路紫苏会出这么大的事情。

    方平衍赶紧伸手扶苏北:“嫂子,你说什么呢,我肯定会全力救紫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