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1章 余生请指教
    看着顾念城还在做垂死挣扎,苏北无语的看着他,目光极尽怜悯。

    她说:“顾念城,或许吧,但是,不是人人都跟你一样的疯狂,爱是奉献给予,而不是残忍掠夺,如果你不明白,这辈子,你都不可能获得真爱!”

    顾念城最后看了苏北一眼。

    突然,他挣扎着站起来。

    路南手里的枪,直直的对着顾念城。

    他快速的走向苏北,将她护在怀里,生怕顾念城对苏北不轨。

    可是,令他意外的是,顾念城并没有冲向苏北。

    他拼劲最后一丝力气,直接向着外海跳下去。

    路南怔住了。

    苏北也傻眼了。

    叶婷洛愣了两秒,她突然悲恸的哭了一声,疯了一般的跟着顾念城跳下去。

    苏北慌了:“婷洛,不要……”

    她的声音,方圆几百海里,几乎都能听到。

    外海虽然常常有游艇和船只出没,但是,他们出海之前,都会做好安全措施。

    因为外海和大西洋相连接,如果海水过急,就有可能被冲入大洋,彻底被海水唾沫。

    苏北转身拉着路南:“路南,你赶紧想办法啊,婷洛她跳下去了!”

    路南点了点头:“北北,你不要着急,我马上让人去救她!”

    因为怕顾念城在水里安排人,路南在游艇的四周,都安排了水手,他们不仅熟通水性,而且,还会拳脚功夫,在水下,犹如鱼儿一般,一般人不能耐他们如何。

    路南安排人手去就叶婷洛。

    司仪早就被吓的僵硬在原地。

    苏北神色紧张。

    过了许久,才有人过来告诉苏北和路南,叶婷洛被救上来了。

    至于顾念城,光天化日之下杀了他太麻烦,既然他跳进海里,一心求死,那也怨不得别人了。

    所以,他的死活,根本无人问津。

    路南抓住苏北的手:“北北,刚掉进去,就被救了上来,叶婷洛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妈我也让人安排好了,她正在游艇五楼的房间里睡觉,她的情绪有点激动,我让人给她打了一剂镇定剂,你完了之后,好好劝劝她!”

    路南将苏北所担心的事情,都一一安排周到了。

    苏北转身看着路南:“路南,我知道,这个婚礼你期待已久,却没想到,被顾念城搅和成这个样子,是我不好……”

    苏北的神色很是委屈。

    路南伸手抱着她:“北北,你在说什么呢,我们早就知道,顾念城今天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我做的这些,只要你喜欢就好,再说,顾念城只是打断了我们的婚礼而已,他并没有成功带走你啊!”

    苏北嘟着嘴看着路南:“你还说呢,你明知道的,我就算是不知道真相,我也不会跟着他走的!”

    路南紧抱着她:“其实,婚礼只是一种形式,期待的,只不过是你能为我穿上洁白的婚纱,你能陪着我,一起走红地毯而已,现在,这些我们都做到了,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

    看着路南淡然的目光,苏北突然灵机一动。

    她拉着路南的手:“路南,你跟我来!”

    苏北说着,拉着路南走向他们刚才宣誓的地方。

    她大声的开口:“我苏北,愿意嫁给眼前这位英俊帅气的路南先生,今生今世,无论贫穷富有,永不离弃!”

    路南看着苏北脸上诚挚的光芒,就好像太阳为她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路南亲亲的亲吻着苏北的额头。

    他深情款款的看着苏北:“北北,今生今世,无论发生什么,我也会同你不离不弃,一生一世一双人!”

    苏北重重的点头。

    想到顾念城刚才偏执的话语,她突然有点眼泪泛滥。

    是什么时候,她对路南的信任,已经深入到了骨子里。

    虽然顾念城一直在误导自己。

    可是,她内心一直有一个信念,她在告诉自己,相信他,相信眼前的男人,他肯定会带给你不一样的惊喜。

    苏北抱着路南,将脑袋贴在他的胸膛上,眼泪浸湿了他的衬衫。

    虽然宾客都散了,没有人能为他们一起见证爱情。

    可是,蓝天白云,微风大海,他们都能见证这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苏北闷声:“路南,一生一世我爱你!”

    路南低头,将他的下巴,抵在苏北的额头上。

    他说:“北北,我说过,这辈子,我要做你的唯一,一生一世的唯一,我爱上的,不是一个名字,更不是一个皮相,只是你这个人,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最后,我注定都会爱上你,就算顾念城改变了你的容颜,我们兜兜转转,又相遇相爱了,北北,我们不得不承认,或许,有时候,这也是一种命,我们的爱情,就是命中注定!我爱你!”

    最后三个字,路南说的特别轻,特别轻……

    但是,却仿佛刻在了苏北的心上一般。

    苏北面对着太阳,逆光,紧紧的拥抱着路南。

    路南更加用力的回抱着她:“北北,能跟你结婚,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苏北低声在他耳边:“路南,余生请多多指教!”

    路南轻吻着苏北的额头,低声呢喃:“老婆大人,多多承让!”

    苏北笑倒在路南的怀里。

    海风吹来,苏北的发丝和头纱,随风扬起。

    蓝天,爱人,大海,游艇……形成一幅无与伦比美妙的画面。

    这场轰动南希市的婚礼结束后。

    虽然传出了n多个版本,当时在游艇上,是如何的惊心动魄。

    但是,那也都是后话了。

    因为苏北和路南一对璧人,终究是圆满的在一起了。

    当然,这也都是外界所知。

    具体圆满与否,也只能看后话了。

    婚礼结束后第二天。

    苏北和路南,亲自回苏家别墅,去看望云锦。

    事情的前因后果,苏北一一为云锦叙述了一遍。

    云锦虽然难过不已,可是,她却没有昨天那般疯狂,歇斯底里了。

    她跟苏北说:“事情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你也不用再问我了,你爸爸已经死了,谁害死的,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世界上,现在,这剩下我孤孤单单,一个人了!”

    苏北难过的抱着云锦:“妈,不是你一个人,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你的,顾念城现在跳海而亡,一切都该在这里,划上一个句话了,不管是好是坏,我们都要平静的去接受,好不好,妈?”

    苏北看见云锦,仿佛一夕之间,苍老了好多。

    平日里那个高傲的贵妇人,此刻依然憔悴到极点。

    苏北的心,就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啃噬一般,难受到熬了极点。

    她心疼云锦,很心疼。

    虽然云锦以前对她并不怎么好,可是,归根到底,她都是自己的亲妈。

    云锦看着苏北难过的神情,她缓缓摇头:“北北啊,你也不用难受,我到了今天这一步,都是自己自作自受,你也别为我伤心,以后,好好跟路南生活吧!”

    云锦说完,就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苏北无奈至极,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劝说云锦:“妈,那你好好待着吧,我先走了,我有时间,就会回来看你的!”

    苏北说完,云锦这次啊抬起头来:“嗯,我送你吧!”

    路南帮苏氏集团找了职业的经理人,现在,云锦和苏北,只要坐等分红就行了。

    云锦的物质生活,是没有什么问题。

    可是,心里上的创伤,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愈合了。

    苏北和路南离开苏家别墅,并没有直接离开家里。

    他们两个人,带着苏寒苏寒,还有路紫苏,一行人向着戚风家而去。

    虽然戚风说,他不需要任何感谢。

    可是,路南觉得,自己还是得亲自登门拜访一下。

    毕竟,他们本来就缘分不浅,一年前就见过面。

    而如今,戚风又救了苏寒一命,这是大恩。

    他们不可能忽略不计。

    到了戚风家的村子里,苏北和路南,将车子停在不远处,走着进去的。

    村子里的路很窄,车子行驶起来,似乎都显得很费劲。

    苏寒前天才从戚风家离开,他清楚的记得,戚风家住在哪里。

    他一路带着路南和苏北,走着弯弯绕绕的村道,直到走到村子尽头。

    他指着一家说道:“这就是戚叔叔家!”

    苏北抬眸望去,一个小院子,里面还种了点青菜,两间砖房,没有过多的修缮,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农民家庭。

    而且,还有点寒酸。

    两间房子,一间明显有被烟熏过的痕迹,应该是厨房,另一间,应该是住人的地方。

    苏北看着拉住的木门,忍不住开口问道:“有人吗?”

    苏寒和苏凛,还有路南,他们父子几个人,都凝神去听。

    结果,半天屋子里也没有人回应。

    苏寒挠了挠耳朵:“妈咪,戚叔叔和小甜,该不会是去采草药了吧,他们平日里采了草药,会晒干了,拿到集市上去卖钱!”

    苏北想了想:“行吧,那我们等等吧!”

    这一等,就是两三个钟头。

    眼看着,太阳都快落山了,戚家父女俩,还没有踪迹。

    苏北有点不淡定了:“小寒,你会不会把路记错了?”

    苏寒鄙视的看着自家妈咪:“妈咪,你觉得,你家宝贝,有可能记错路吗?那么复杂的程序代码我都能记得住,更何况是一个房子的地理位置呢,除非这个房子会移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