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蠢得无药可救
    刘总的脸上,看起来白白净净,一点伤痕都没有。

    可是,他浑身瘫软,却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路南,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魔鬼,自己快被打成残废了!

    而路南想知道的,他没出息的,也全都招了。

    只为了少挨一下打!

    他是竖着进去的,但是,最后却横着出来了。

    没有人知道,他内心,究竟有多痛苦。

    路南回去的时候,路西西还在昏迷状态。

    听靳东的话,医生已经帮路西西看过了。

    她浑身上下,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这应该归功于孙磊,他看见路西西后,就一直护着她。

    只不过,她中的这种迷药,却是非常烈的。

    所以上,她才会昏睡这么久。

    用苏北的话来说,路西西只知道,自己被抓走了,其他的事情,一无所知。

    现在,完好无损的被救了回来,这应该是万幸。

    木屋,昏黄的小灯。

    路西西安静的躺在床上。

    房子里,坐着三个人。

    苏北,路南,还有靳东。

    三个人静静的坐着。

    好半天,靳东才开口。

    “说吧,你都查到了什么?”靳东问。

    路南看了一眼床上的路西西。

    “我查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你应该知道,非洲有个出色的雇佣兵王,名为林枫!”路南说道。

    靳东“嗯”了一声。

    “知道,说重点!”靳东说道。

    路南想了想,缓缓开口。

    “听说林枫投靠了一个名为g先生的人,我之前一直以为,只是人云亦云,可是,今天从刘总的嘴里,我竟然听到了g先生,他说,有个自称是g先生的人,给了他一笔钱,让他找那些雇佣兵,来抓西西,从而对付我!”路南简单的说了一下。

    靳东的眸子微微一闪,有一丝危险的光芒闪过。

    “路南,我就知道,肯定是因为你!”靳东说完,神色恢复平静。

    好在路西西没事,否则的话,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干出什么事情。

    路南有点抱歉,对靳东,对西西,他都觉得很抱歉,如果不是他的话,他们不会受到无辜的牵连。

    “我听那个刘总说,他当时已经落魄到极点了,以前过顺了人上人的生活,现在落入尘埃,处处遭人踩,几天的时间,他连饭都吃不起了,哪有什么心思,找我报仇,就在那个时候,对方出现了,话说,对方带着青狐面具,自称是g先生,给了他钱,交代了事情之后,就离开了!对方来来去去,也只不过几分钟的时间而已!”路南说道。

    靳东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所以,刘总有了钱,顿时有了动力,想找你报仇?”靳东问。

    路南点了点头。

    靳东嗤笑了一声。

    “还真是蠢得无可救药!”靳东嘲讽的说道。

    路南眸子闪了闪,没有再说话。

    苏北从始至终,一直在沉默。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g先生,这个称呼。

    苏北没有想到,这个称呼,在后来的时间里,会对她造成那么多的影响。

    (注:在苏北面前,顾念城从来都只喊林枫,“林”,林枫称呼顾念城为先生!)

    第二天的时候,路西西还没有醒来。

    苏北,路南和靳东,三个人都开始着急起来。

    不是说,这个迷药,虽然比较烈,但是,对人体没有什么伤害吗?

    靳东不放心,又请了好几个医生来看。

    他们最终的检查结果,跟第一个医生一般无二。

    就是药性太强,需要多等等。

    如果病人身体不好,注射一点葡萄糖,或者营养液也可以。

    看着路西西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路南和苏北,都没有离开。

    他们陪着靳东等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路西西终于醒来了。

    靳东差点喜极而泣,他死死的抱着路西西,如同失而复得的珍宝。

    苏北看的感动不已。

    她悄悄的退了出去。

    她刚拉上门,就看见不远处走过来的路南。

    路南看了她一眼。

    “你怎么出来了?”路南问。

    苏北笑了笑。

    “西西醒过来了!”苏北说。

    路南顿时高兴不已。

    “这是好事啊,我们快进去,看看她想吃什么,喝什么,给她准备一点!”路南快速说道。

    苏北摇摇头。

    “不要了,我觉得,这个时候,我们度不方便进去,靳东现在在里面,我自从看见他到现在,都没见过他这么开心,或许,这就是爱一个人的表现吧!”苏北说道。

    路南看的出来,苏北有点惆怅。

    既然西西醒来了,那他也就放心,索性跟苏北一起向着外面走去。

    “你现在和顾念城不是夫妻吗?我见你们关系挺好的啊,而且,他待你,也是如珍宝一般啊!”路南由衷的说道。

    虽然他心里,暗暗的隐藏着对苏北的喜欢。

    可是,他还是能看的出来,顾念城对苏北,那是真的非常珍惜。

    苏北转过身,看了路南一眼。

    “或许……”她笑了笑,笑容有点苦涩。

    “没什么,你说吧,你今晚无论说什么,我都会帮你保密,你就将我当成你的垃圾桶,尽情的一吐为快吧!”路南笑着说道。

    苏北看着他的笑容,突然有点释然。

    “好啊,不过,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啊!”苏北说。

    路南点点头,看着苏北,沉默不语。

    苏北看着漆黑的夜空,心里也有点压抑。

    “路南,你可能不知道,失忆后的我,一直想记起以前的生活,尽管在别人眼里,我以前所做的事情,究竟有多么的不堪,可是,就算是这样,我还是想记起来。你可能不知道,我时常做一个梦,梦里有个男人,他很爱我很爱我,我一直觉得,那个跟我的过去有关,可顾念城说那是我在胡思乱想!”苏北苦笑着说道。

    路南看着她。

    “说不定,真的是你想多了,你梦里一直出现的人,是顾念城也说不定啊!”路南说道。

    苏北摇摇头。

    “不是他,我有感觉的,或许,在你看来,他真的很爱我,我们是夫妻,可是,在我的感觉中,我们更像是朋友,没有夫妻间那种感觉,说实话,要不是他拿着结婚证,还有,我们之间有个小紫苏,紫苏可是我怀胎十月,才生下来的,如果不是这些,我真的会怀疑他的话,可是,他待紫苏如同亲生闺女,对我也是好到了极点,可是,我总是觉得,哪里不对劲!”苏北悠悠的说道。

    路南听得出来,她的心情,似乎也很是郁闷。

    他伸手,下意识的揉了揉苏北的脑袋。

    “好了,别再胡思乱想了,等你想起以前的事情,或许,就能真相大白了,也不一定啊!”路南说道。

    苏北苦笑着看了他一眼。

    “说出来也不怕你笑话,虽然我们是夫妻,可是,自从我失忆后,我连最基本的跟他同床共枕,都做不到,为了这个,他还生了好多次气,但是,到最后都迁就我了,我也觉得,自己挺无理取闹的,但是,我的性格就是这样偏执,连我自己都没有办法!”苏北有点无奈的说道。

    路南默默的看着苏北。

    “你现在失去记忆了,还是凭着感觉去走,我觉得比较好,等想起以前的事情,我想,会变好的吧!”路南说。

    苏北点点头。

    “其实,我也是这样想的,自从上次,我晕倒醒来之后,就时常感觉脑袋阵阵的疼,我感觉,我应该很快,就能想起以前的事情了!”苏北说道。

    路南点了点头。

    他想到自己以前跟苏暖的关系,突然有点不自在。

    “好了,也不早了,我们早点回去睡觉吧,我让云帆订机票,我们明天一早回去!”路南快速的说道。

    苏北点点头。

    “好啊,回吧!”苏北说完,两个人便慢慢的往回走。

    不知道什么时候,月亮已经出来了,把两个人的背影拉的老长老长。

    第二天一早,路南就去找靳东和路西西,告诉他们,自己定了早上九点的机票。

    回程。

    他们四个人坐在一起。

    路西西这次决定,直接跟着路南回家,去看看父母。

    明天和意外,谁都不知道哪个先到来。

    虽然她很不喜欢家里人,对她的教育模式。

    可是,她更担心,如果以后出现意外,自己连父母和奶奶,最后一面都见不到,那该多遗憾。

    听了路西西的话,靳东完全尊重她的选择。

    所以,到了南希市,路西西便跟着路南回家了。

    苏北跟着路南一起走,靳东一个人离开了。

    回路家的路上,会经过公司。

    路南把自己办公室要是,给苏北,让她上楼,给自己拿几份文件。

    苏北点了点头,拿着钥匙就上楼了。

    苏北上楼后,打开路南的办公室门,走到办公桌前,按照路南给她说的,开始找文件。

    突然,她看见一个水晶蓝色的东西。

    形状非常别致,像是脖子里带的挂饰,又像是一把钥匙。

    苏北看到那个东西的瞬间,彻底僵硬了。

    因为她,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一直被她贴身收藏,带在胸前,就连顾念城都不知道。

    苏北的手,有点颤抖。

    她拿起那个东西,将自己衣领解开一个口子,放在一起对比,一模一样。

    那一刻,苏北的心,似乎在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