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竞标书被调包
    路南听到苏暖的话,有点心软。

    可是,想到自己下午看到的那一幕,他的眸子,又开始一寸寸的冰凉。

    “北北,我就是来看看你,你早点睡吧,明天还要上班,我先走了!”路南说完,就将苏暖的手指,一个一个掰开,向着外面走去。

    路南快速的走出房间,他深吸了一口气,下楼,离开。

    第二天一早,苏北早早起床,来到公司。

    她将自己的办公桌,来来回回翻了两遍,她这才敢确定,东西的确不见了。

    她的心里已经慌乱如麻。

    她不敢相信,这件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最后还在云帆那里找了一遍,还是不见竞标书的影子。

    苏北都快急哭了。

    突然,她脑海中,闪现出昨天下午,贾珍珍给自己说话的场面。

    她脑子顿时一个激灵!

    对了!

    贾珍珍!

    一定是她,这件事情,一定跟她有关系,不然的话,世界上,不可能有那么蹊跷的事情。

    她让自己下楼,说云帆找她有事。

    可是,自己下楼后,却没有看见一个人影。

    她上楼,整理完东西,就没有再看竞标书,自己回到家里,竞标书就不翼而飞了。

    这怎么可能!

    在家的时候,绝对不可能丢掉。

    毕竟,包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视线范围。

    想到这里,苏北快速的跑出去找贾珍珍。

    可是,秘书办的人告诉她,贾珍珍还没有上班。

    苏北一直着急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她等了三十分钟,眼看着就要上班了。

    可是,贾珍珍还是没有来!

    苏北彻底慌了!

    她想了半天,这才猛地拍了自己一把。

    她真的是太蠢了,蠢到了极点!

    自己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将这件事情,告诉路南,让他找解决的办法。

    而是自己一个人像个无头苍蝇一样,瞎转悠。

    现在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了。

    她必须拿出个态度来。

    想到这里,苏北深深的吸了口了气。

    她快速的拿出手机,给路南打过去电话。

    电话刚通,就被接起来了。

    “喂!”路南开口,声音沙哑,质地清冽,感觉非常特别。

    苏北顾不得想太多。

    她快速的开口。

    “路南,我错了,你现在别去我家接我了,我弄丢了你给我的竞标书,是我的错,只不过,现在有什么办法补救吗?你告诉我,我一定第一时间就去办,还有,我弄丢竞标书这件事情,肯定跟秘书办的贾珍珍脱不了关系,你一定要帮我啊,路南,我真的错了!”苏北急的都快哭了。

    路南轻哼了一声。

    “苏暖,你知不知道,我等你这个电话,从昨晚等到现在了,没想到,距离竞标时间,一个小时二十八分零九秒的时候,你才给我来了电话,路上就需要半个小时,你觉得,我应该给你想什么办法?”路南凉凉的问道。

    苏北彻底怔住了。

    是啊,这么一点时间了,她让路南,给她想什么办法。

    无论是谁拿走了她的竞标书,可是,千错万错都是她的错,她没有拿好东西,那就是不合格!

    苏北瞬间眼泪流出眼睛。

    “路南,我错了!我害公司丢掉这么大的一个项目,这次竞标结束之后,你辞退我吧,该赔偿的,我会尽力赔偿,哪怕是贷款,还一辈子,我也绝无怨言!”苏北吸了吸鼻子,说道。

    路南没好气的深吸了一口气。

    “算了,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现在正在来公司的路上,我也猜到了,你一大清早,就在公司,等云帆来了,我们一起去竞标,在这之前,你不要对外声张,没丢了什么东西就行了!”路南说道。

    听到路南信心满满的语气,苏北有点疑惑。

    “路总,你已经知道我弄丢竞标书的事情了?”苏北惊奇的问道。

    这件事情,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啊!

    路南轻声“嗯”了一声。

    “我已经知道了,所以,你就不要再声张了,接下来的事情,听我的安排就行!”路南沉声说道。

    苏北重重的点头。

    “好是好,可是,路总,我能不能问你最后一个疑问啊?”苏北说。

    “问吧!”路南平静的说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已经知道了!”苏北问。

    路南的语气,顿时沉下来。

    “我告诉你,让你不再着急,感觉到其实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紧接着,以后你就继续轻信他人,这样的错事,在你身上接连不断,是吗?”伦纳问道。

    苏北脸上顿时闪过一抹羞愧。

    “路总,不是这样的!”苏北说。

    “不是这样的,那你告诉我,究竟是那样的?如果不让你着急,你能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吗?”路南问。

    苏北顿时被问的哑口无言,只知道认错。

    “路总,我知道错了!”苏北闷闷的说道,她还伸手,擦了一下不争气流下来的眼泪。

    路南有点没好气。

    “算了,不说了,记得我的话,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弄丢竞标书的事情!知道了吗?”路南说。

    苏北点点头。

    “嗯嗯,我这次绝对听话!”苏北说的非常认真。

    路南“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他加快了车速,向着公司赶去。

    路南和云帆到了公司的时候,已经早上九点一时了。

    他们三个人向着竞标的地点而去。

    云帆看见苏北的眼睛,明显有哭过的痕迹。

    车上的时候,云帆多嘴问了一句。

    “苏暖,你的眼睛怎么了?大清早的怎么哭了,谁惹你了?”云帆问道。

    苏北还没有回答,路南就冷声。

    “好好开你的车,多嘴!”路南说完,云帆瞬间噤声。

    苏北有点不好意思。

    她看着云帆。

    “没事的,我就是昨晚没睡好,眼睛有点疼,早上流了点眼泪而已!”苏北轻声解释道。

    云帆睁了睁眼睛。

    是这样吗?

    为什么他一句话也不信呢!

    肯定是总裁,他惹得人家姑娘不开心了!

    想到这里,云帆就闭着嘴,默默的开始吐槽!

    到了会场,竞标开始,一切的事情,苏北都像个木偶一样,跟在云帆和路南身后,默默的走着。

    只有当最后,主持人宣布,是盛世集团,拿下城南的土地开发权的时候,苏北这才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着路南。

    他竟然真的做到了!

    看着路南嘴角噙着一抹笑容,那一刻,苏北突然发现,这个男人,简直英俊迷人到了骨子里。

    她抬头看了一眼大屏幕,上面的竞标底价,跟他们昨天最后的预算,根本不一样。

    苏北这才明白了,肯定是路南连夜改了。

    她向路南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

    其实,云帆何尝不是很吃惊。

    昨天的竞标底价,他也是知道的,所以,当他看见云城集团的底价时,瞬间觉得,他们集团没戏了。

    可是,当看见那个发生变化的竞标底价时,他瞬间惊呆了。

    随即,他只能崇拜的看着自家老大。

    也只有路总这样的男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苏北看着路南的目光,有点炙热,路南忍不住轻咳了一声,苏北顿时羞的红着脸,低下头。

    她将头扭向另一边,这才看见,顾念城死死的看着路南。

    与其说,他是在看路南,还不如说他是在看自己。

    苏北顿时心虚的低下头。

    其实,在今天进入会场的时候,因为她做错了事情,所以,她一直失魂落魄的,以为盛世集团会失去这个土地开发权。

    她自责了整整一个多小时。

    可是,没想到的是,最后竟然转败为胜。

    当然了,这也没有什么。

    最关键的是,她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见顾念城,在刚刚转头的那一瞬间,才看见。

    顾念城似乎很不高兴,准确的说,他的目光中,带着一丝愤怒。

    苏北有点无奈。

    她深吸了一口气,听见云帆喊自己离开,赶紧站起来,跟着云帆他们走出去。

    回去的路上。

    苏北特别高兴,叽叽喳喳的,像个小黄鹂一样。

    路南看着她,嘴角挂着一抹笑容。

    昨天晚上看到的事情,他打算好好查查。

    为什么云城集团的底价,会比他们昨天的那个底价,多出那么多的优势。

    难不成,“苏北”将那个竞标书,拿去给顾念城了?

    路南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至于“苏暖”弄丢竞标书这件事,他暂且不打算追究了。

    毕竟,这次的漏洞,他及时发现了,她着急了那么久,也算是给她一个教训了。

    路南有心包庇身边的这个小女人。

    可是,他没有想到,竞标的结果,还没有传到公司,他回到公司的时候,就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也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

    一早上的时间,公司都散布着一个谣言。

    那就是,路总的这位苏特助,其实是顾念城的妻子,她为了自己老公的公司能够中标,将他们一群人辛辛苦苦,花费了大半个月做出来的竞标书,偷偷拿去给了自己的丈夫。

    所以今天,毫无疑问的是,云城集团中标了。

    盛世集团的人,基本上参与了这次,城南土地开发权竞标项目的人,基本都疯狂了。

    他们堵在公司门口,想要找路南和苏北,讨个说法。

    苏北和路南他们回到公司的时候,看见那么一大群人堵在公司门口,苏北当时就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