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没有被玩残
    路南侧头看了路西西一眼,他能从路西西的脸上,看到一丝幸福的光。

    那是以前的路西西,所没有的!

    或许,西西说的对吧,自己不应该像家里人一样,恨不得拿个笼子,将她当成金丝群圈养起来。

    还是这种自由自在的生活,更能释放她的天性。

    “原来是这样,不过,不管如何,只要你没事,活的开心快乐就好!”路南说道。

    听见哥哥这么宽容,路西西顿时红了眼眶。

    “哥哥,我知道,自己太自私了,为了挣脱束缚,不考虑家里人的感受,让他们为我担心,可是,你知道吗?我真的不想那样生活下去了,我感觉自己,就像个木偶,尤其是,我看见瑟琳一年前,为了你奋不顾身,最后被炸成碎片,没有人知道,那一刻,我的心都跟着被炸成碎片了,虽然瑟琳恨我,可是,没有人知道,她其实是生病了,她太爱你,人格严重分裂,我想帮她的,没想到,最后却害了她,这一年的时间,权当是我在为自己赎罪吧!”路西西说道。

    听到路西西说起瑟琳,路南的眸子,闪过一丝沉痛。

    虽然说,以前他都是讨厌别人女人给他献殷勤。

    可是,瑟琳却是实实在在为自己死的,不是因为爱他,她是不会年纪轻轻就被炸的灰飞烟灭。

    他也自责,这一年来,他也时时刻刻,都遭受着良知的谴责。

    “西西,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逝者已走,我们就让她安心吧!只不过,在外面一年了,你也该给家里说一声了,就算你想待在外面,我想,现在应该没有人会阻止你了!”路南语重心长的说道。

    路西西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她敢说完,路有点不平稳。

    小黑和小六驮着路南,颠簸了一下,路南疼的下意识伸手捂腿。

    路西西和苏北,几乎是异口同声。

    “你没事吧!”她们担忧的看着路南。

    路南摇摇头。

    “我没事!”他淡淡的说道。

    路西西指着不远处的一排小木屋。

    “哥,你看到了吗?那里是我住的地方,安溪就在南溪的下游,一年前,我和靳东被冲到这里,幸亏当地的村民搭救,我和他最后才活下来,后来,我想留在这里,他就帮我建造了这个!”路西西笑着说道。

    她说完,加快了脚步,向着木屋走去。

    苏北和路西西,两个人将路南从猎犬身上扶下来。

    回到屋子里,苏北这才看清。

    怪不得路西西宁愿待在这里,先不说,她这般自由自在的生活。

    这里的一切,都那么温馨,让一个外人看了,都有点留恋不舍。

    路西西快速的给路南找来打火机,蜡烛,酒精,镊子,以及小刀。

    路南本想让苏北给他把子弹挖出来。

    可是,看着苏北心疼的眼神。

    他只能忍不住摇头。

    “苏暖,你帮我把那一截裤子剪下来,用酒精洗一洗伤口,我把子弹挖出来!”路南沉声说道。

    苏北皱眉。

    “路南,你这样能行吗?”苏北问。

    子弹入口虽然在腿上,可是,在腿后面,路南操作起来,肯定不方便。

    “那要不,你来?”路南说。

    苏北下意识的摇头。

    可是,她想了想,却点头。

    “好,我来帮你取子弹!”苏北说道。

    路南看着她认真的眸子,点了点头。

    “好,那你下手狠一点,速度快点,这样才能减少我的痛苦,不然的话,你慢慢吞吞,越是心疼,我越是疼!”路南说。

    苏北郑重的点点头。

    “你不说,这些我都知道的!”苏北说完,就把刀子架在一边的蜡烛上,开始烧。

    她拿着酒精,快速的给路南消毒。

    消完毒之后,刀子也红的差不多了。

    苏北看着路南。

    “你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苏北说。

    路南转过头,不去看中弹的地方。

    “你开始吧,我准备好了!”他说完,闭上了眼睛。

    苏北咬咬牙,拿着小刀,快速的开始。

    刀子插进肉里那一刻,她似乎听见了那种声音。

    苏北手有点抖。

    可是,看见路南紧绷着侧脸,脸上汗如雨下,脸色疼的苍白,她不敢怠慢,赶紧继续。

    苏北用尽了平生最大的胆量,将那颗子弹挖了出来,然后,快速的给路南的伤口消毒,用针线缝起来。

    昨晚这一切,苏北瞬间像是虚脱了一样,直接软软的坐在地上。

    她今天,竟然奇迹般的坚持下来了。

    看见那些血,她的面前只有那颗子弹,意识也不再薄弱。

    她竟然客服了自己晕血的毛病,苏北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将路南的伤口,用纱布包扎好,扶着他睡下,苏北坐在地上恢复了半天,这才慢慢坐起来,开始收拾东西。

    苏北将东西收拾好,她刚走出去,就看见路西西坐在门口。

    苏北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因为她知道,路西西讨厌自己。

    谁知道,路西西却转身看向自己。

    “苏暖,你真的变了!”路西西说道。

    她刚才把东西拿到路南旁边,打算动手给路南挖子弹。

    又转念想到,应该先洗个手,消毒,这样的话,不容易引起感染。

    结果,她走到门口,就听见苏北,说要给路南挖子弹。

    她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苏北给路南,把子弹挖出来。

    整个过程,她都很安静。

    可是,她的内心却非常震动。

    一年前的苏暖,可不是这样的!

    其实,这一年的时间,她真的长大了,不再像是在路家的时候一样,做什么时候,始终都改不掉那种千金小姐的思维。

    她对眼前这个女人,刮目相看。

    其实,那会下指令,让猎犬群去救苏北和路南的时候,只是因为看不惯以多欺少。

    那会,她都没有认出路南来。

    直到那帮人散了,自己走近了,才发现,自己救的人,是自己的哥哥,还有自己最讨厌的苏暖。

    苏北听见路西西的话,挑了挑眉。

    “我不太明白你的话!”苏北说的。

    路西西笑了一声,不知道是在嘲讽,还是在笑什么。

    “以前的你,做什么都让人无比讨厌,尤其是你,一直在针对我哥和苏北,他们本就是幸福的一对,连我都放下了自己的执念,但是,你却丧心病狂到了极点……”路西西看着苏北凝重的目光。

    她突然摇摇头。

    “算了,我说这些干什么呢,都过去这么久了,不提了,对了!你跟我哥,怎么会在这里呢?”路西西问道。

    苏北深吸了一口气。

    “其实,刚才追杀我们的人,我也不知道是谁,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要感谢你,救了我们,我们其实是来安溪出差的,我现在是路总的特助,我们这次出差,本应是一周时间,路总勤快,用了三四天,就把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说是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带我来这边的农家乐看看,我们是昨天来的,今天进山采摘一点野味,谁知道,就遇见这种事了!”苏北徐徐道来。

    路西西点了点头。

    “原来是这样!”她说道。

    苏北看着一排精致的小木屋,突然好奇的看着路西西。

    “你的猎犬群呢,他们平时不跟你住在一起吗?”苏北问。

    路西西笑了笑。

    “你不是第一个问这个问题的人,其实,他们就住在离我们不远处,靳东专门为他们搭建了住的地方,十几排小房子,看起来也是很壮观的,我喜欢自由,所以,它们我都是放养的,跟我的关系非常好呢!”路西西笑着说道。

    苏北点了点头。

    “这样啊,对了!刚才路南抓到那个人呢?”苏北问道。

    路西西嘴角,突然升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他被我的小可爱们,拉进猎犬窝了,只不过你放心,那个它们很乖的,最多吓唬吓唬那个人,不会将他当成午餐吃掉的!当然了,那个男人如果想逃跑,估计可能性为零!”路西西笑眯眯的说道,语气里尽是信誓旦旦。

    苏北嘴角抽搐了几下。

    那么一大群的猎犬,估计那个人,不被吓死,也吓得只剩下半条命了吧!

    “那我们先去看看吧,为了避免夜长梦多,我想快点知道,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对付我和路南!”苏北快速的说道。

    路西西想了想,点点头。

    “ok!这个当然没问题了,我现在就能带你去,在我的猎犬群的逼问下,我相信,他肯定招架不了几分钟!”路西西笑嘻嘻的说道。

    苏北点了点头。

    他们两个人绕过小木屋,往前走了几步。

    苏北看见一条小路,周围被小树野草挡住的严严实实。

    路西西带着自己往前继续走。

    拨开一片野草,苏北的眼前,出现一大片的狗窝。

    说实在的,苏北第一次,见这么多的狗窝,有点被震慑到了。

    可是,接下来的场面,让她更加被震到了。

    那个穿迷彩服的男人,果然醒来了。

    只不过,他这会估计感觉,生不如死。

    一群猎犬围绕着他,把他当成猴一样耍,这两只叼着他的衣服,把他拖过来。

    另外几只,又咬着他的裤腿,将他拽过去。

    苏北似乎看见,那个男人的眼角,都流泪了。

    苏北瞬间觉得,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看来只是没有被玩残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