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和野男人在一起
    苏北娇笑了一声:“别这样叫你,那我怎么叫你啊,要不跟你家里人一样,喊你小南,你觉得如何?”

    路南的俊脸更烟了:“苏北,你能正常点吗?既然是严艺婷干的好事,那我一定不会放过她,说不定,昨天车祸的事情,也是她搞的鬼!”

    苏北伸出食指,一边摇一边开口:“nonono!你想多了,严艺婷还没有那个胆量,开车撞我的人呢,一定不会是一般人,不然我们两拭目以待!至于你怎么对她,那是你的事情,不过,最好在我见过她之后,你再动手也不迟!”

    路南看着苏北,不解的开口:“她都那么对你了,你为什么还要见她,你是不是傻!”

    苏北想都没想,直接开口怼过去:“你才傻呢!路南,你难道都不想知道,严艺婷为什么会知道我怀孕吗?我想,能知道这件事的人呢,肯定跟你家脱不开关系吧!”

    路南心一沉,苏北说的没错。

    他希望,不是他心里想的那样。

    他眸子沉了沉:“你去跟严艺婷见面的时候,将时间和地点告诉我,不然我怕她对你心怀不轨!”

    苏北点点头:“行啊,不过我现在要出院,医院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路南看了她一眼:“好,我现在就去办出院手续!”

    两个人直接从医院回家。

    苏北午休了片刻。

    她起床后,发现路南在书房里看书,她走近了才发现,他坐在椅子上睡着了。

    应该是太累了,他的脸上,都写着深深的疲惫。

    苏北突然莫名的有点心疼,想起他上午表白的那些话,她的心跳有点快。

    路南的脸,长得非常精致,就像是经过上帝的精心雕刻一般,帅的令人发指。

    苏北突然有点口干舌燥,她猛地转过脸,在外面拿了一个毯子,轻轻的给路南盖在身上。

    苏北离开之后,路南的眼睛才缓缓睁开。

    盯着门,路南似乎在想什么事情。

    过了好久,他的手机信息提示音响起来。

    他打开一看,是一个咖啡厅的地址。

    路南勾了勾唇,她是怕自己砸场子吗?走了之后,才告诉他。

    苏北将地址给路南发过去,她刚要下车,手机就响了起来。

    苏北不好意思的对出租车司机开口:“师傅,不好意思,稍等啊!”

    她说完,快速的接起电话。

    “喂!”顾念城的声音,从手机里响起。

    他声音有点着急:“苏北,你去哪里了,为什么我听医生说,你出院了呢!”

    苏北淡淡的笑了笑:“我刚回家不久,身体也没啥大问题,所以就出院了!”

    顾念城“哦”了一声,声音听起来有点失落:“好吧,那你好好休息吧,我上午有事,就匆匆离开了,都没有来得及告诉你!”

    苏北干笑了一声,突然觉得不知道说什么,气氛有点尴尬。

    她不自然的说道:“上午谢谢你救了我啊,顾念城,我这会还有事,就先挂了!”

    顾念城“嗯”了一声:“好的,你先忙吧,我也要去公司了!”

    苏北挂了电话,忍不住松了口气。

    她给出租车司机付了车费,就下车了。

    苏北走进咖啡厅的时候,看见严艺婷已经在不远处,等着自己了。

    苏北冷笑了一声。

    她还挺佩服严艺婷的胆量,做了坏事,还一脸问心无愧的样子,这一般人还真做不出来。

    她从容的走过去,看着严艺婷:“来的挺早啊!”

    严艺婷微微一笑:“可不是嘛,听到你叫我,我就赶紧来了,怎么样?北北,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苏北心里冷笑一声,装,接着装!

    她倒是要看看,严艺婷究竟能装到什么时候。

    她皮笑肉不笑的开口:“托你的福,我没有被淹死,身体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听她这么一说,严艺婷顿时笑得有点勉强。

    苏北缓缓的开口道:“严艺婷,早上的时候,我听到一段对话,觉得特别有意思,想跟你分享一下,不知道你想不想听啊!”

    严艺婷一听,早上,对话,当下心里就有点不安。

    可是,当着苏北的面,她也不能自乱阵脚。

    她微微扯了扯嘴角:“北北如果愿意说的话,我自然是愿意洗耳恭听的!”

    苏北讽刺的看了她一眼,还真是临危不乱啊,都这个份上了,还能保持这般镇定。

    她果然该刮目相看啊!

    苏北不徐不疾的开口:“这个对话呢,说起来也非常简单,主要内容,就是说,我怀孕了……”

    苏北刚一开口,严艺婷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起来。

    苏北笑了一声,这就装不下去了吗?

    她继续悠悠的开口:“然后,甲想让乙呢,将我怀孕的事情,宣扬出去,好让我身败名裂,结果呢,乙直接上手,将我推入水中,想要我流产,只不过呢,她们最后的目的都没有达成,我估计,这会两个人应该非常懊恼吧,毕竟,她们可是盘算了好半天呢!”

    严艺婷脸色苍白,她在桌子下的手,微微颤抖:“苏北,你都知道了!”

    苏北笑眯眯的看着她,笑不达眼底:“可不是嘛,我的确全都知道了,只不过,我觉得,这么精彩的事情,应该拿出来,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才对啊!”

    严艺婷脸色铁青,她盯着苏北:“苏北,既然你全都知道了,你何必跟我装模作样,你到底想怎么样?”

    苏北嗤笑了一声:“我不想怎么样,我只想知道,你是哪里来的勇气,这么对我呢!”

    严艺婷露出本来面目,她神色狰狞:“苏北,你还有脸这样说,要不是你,我早就拿到女一号了,你却迟迟要等到第二部戏,就算这样,第二部戏的女一号,还是路总亲自出面给我定的,你是我的经纪人,你到底给我办了几件事情,你自己说说,你扪心自问,你到底管过我吗?”

    严艺婷说完,似乎觉得不解气。

    她继续说道:“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每次只要你在场,路南从来不会正眼看我一眼,如果不是你处心积虑勾引他,他怎么可能这么对我!”

    听到严艺婷是非颠倒的话,苏北笑了。

    她笑得非常嘲讽。

    她淡淡的说道:“是吗?这么说,还是我妨碍了你的明星路,阻止了你跟路南在一起了?”

    严艺婷冷冷的看着苏北:“你以为呢!”

    苏北笑得玩味:“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全都明白了,你处心积虑对付我,我也能想通了,只不过,我非常好奇一个问题,你究竟是怎么知道,我怀孕的事情呢?难不成,你知道我怀的孩子,是谁的?”

    苏北这样一问,严艺婷的脑海里,顿时闪过程子虎狠辣的表情。

    她的声音都变了:“我是怎么知道的,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还有苏北,你这么不要脸,跟野男人在一起,怀了野孩子,现在还有脸这么问我,你到底有没有羞耻心,让你这样的人,做我的经纪人,简直就是我这辈子,做过最错误的决定!”

    苏北刚要开口说话。

    突然,一道冷冽的男声响起:“严艺婷,你还真有胆子说!”

    路南周身如同凝结了寒霜一般,他冷冷的走过来,看着严艺婷的目光,就像是在看死人一样。

    他阴沉的开口:“严艺婷,你说谁是野男人!”

    严艺婷第一次看见,路南神情这么恐怖。

    她忍不住缩了缩肩膀:“路南,你听我说,苏北和野男人在一起,现在怀孕了,她仗着自己是我的经纪人,反过来威胁我,不让我说出去!你可要帮我做主啊!”

    路南没有说话,他淡淡的看了苏北一眼。

    苏北煞有其事的点点头:“路南,她说的还真没错,我的确跟野男人在一起了,至于怀孕嘛,这个事,可真不好说!”

    路南的脸,立马烟漆漆的。

    他看的出来,苏北压根是故意的。

    苏北说罢,看着严艺婷,凉凉的开口:“严艺婷,你确定自己要跟我决裂吗?你可要想好了!做了这个决定,可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了!”

    严艺婷看着路南,他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神色阴沉。

    她想了想,鼓起勇气开口:“苏北,你以为南希市就只有你一个经纪人嘛?决裂就决裂,你以为我会怕你吗?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受你胁迫的!”

    苏北笑得霎时灿烂,她翘起大拇指:“严艺婷,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很有骨气,当然,我不带你,我也能带别的艺人,我也没多大损失!”

    严艺婷冷笑道:“是吗?不见得吧!你堂堂一个金牌经纪人,从国外回来,在南希市带的第一个艺人,就跟你决裂了,你就不怕砸了招牌吗?”

    苏北笑道:“相比带你这样心术不正的人,我更愿意砸了自己的招牌呢!”

    严艺婷气结,她生气的盯着苏北:“苏北,你不要太嚣张,路总还在这里呢!”

    她说完,求助的看向路南。

    就算是没有了苏北,她还有路南做靠山,她怕什么。

    可是,她看了半天,路南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苏北笑颜如花的看着严艺婷:“严艺婷,你这么看着我老公,我可是会吃醋的哦!”

    严艺婷神色一紧,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当苏北信口雌黄,她激动的开口:“苏北,路总还在这里呢,你疯了吗?在这里胡言乱语什么呢!”

    苏北淡淡的看了路南一眼,然后将头转向严艺婷:“严艺婷,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结婚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