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为什么偷吻我
    苏北拿着手机,继续往下翻了翻,冷笑道:“是吗?好事,等她嫁进路家,再说这是好事吧!”

    林振神色微怔,随即缓缓摇头:“嫁进路家,估计她是没可能了,我可是听说,这位路总已经结婚了,除非严艺婷有天大的本事,能让路总离婚娶她!”

    苏北笑了笑:“或许,也不是没有可能!”

    毕竟,路南对她的态度,现在是越来越糟了。

    他对自己,估计很早就不爽了。

    离婚,也不是没有可能。

    林振看着苏北嘲讽的表情,他脸上有些许的不自然。

    他说:“anne,是不是我说错话了,反正这是严艺婷的事情,跟你没有多大的关系,我只是这个意思而已,你千万别多想,如果严艺婷出了什么不好的绯闻,那也跟你的关系不大!”

    听着林振的解释,苏北突然有点烦。

    她意兴阑珊的看了林振一眼:“你继续吃饭吧,我先回去了!”

    苏北说完,起身就走。

    林振喊了一声:“anne,我……”

    他本来想说,他跟苏北一起走的,可是,看了看自己面前的早餐。

    他最终只能无奈的叹口气,坐下来,一个人开始吃早饭。

    路南看着苏北扔下林振,扬长离开,他的嘴角,升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苏北对林振不客气,他心里就格外的爽。

    甚至比他,签了几亿的合同都要开心。

    严艺婷继续勺了一口粥,放在路南的嘴边,却看见,路南的目光注视着苏北的背影,满脸笑意。

    严艺婷突然有点嫉妒。

    苏北只不过是一个经纪人,路南却对她这么刮目相看。

    等有朝一日,她彻底大红大紫了,她也一定要让路南,用这样的目光来看待自己。

    严艺婷看着路南,轻声开口:“路南,再喝一口粥吧,一会凉透了!”

    路南的嘴,立马闪开。

    他快速的站起来,扔下一句:“你先吃吧,我吃饱了,就直接上楼了!”

    路南说完,就快步离开。

    看着路南英俊的背影,严艺婷捏紧了手里的勺子,脸上出现一抹怨恨的神色。

    都怪苏北,如果不是她一大清早,就那样不阴不阳的,路南肯定不会主动离开。

    路南上楼的时候,苏北正在收拾东西。

    他靠在门上,目光有点诧异。

    他看着苏北,开口道:“你现在就要走吗?”

    苏北头也没回,彻底将路南无视。

    路南不爽,他快速的走过去,站在苏北面前。

    他说:“苏北,我问你话呢,你这是干嘛呢,我又没惹你,你给我发什么脾气!”

    苏北冷笑着抬头:“是啊,你是没有惹我,但是,你惹了严艺婷!”

    路南皱眉:“苏北,我惹严艺婷,你发哪门子脾气啊,这跟你有关系吗?”

    苏北嘲讽的看了他一眼:“你觉得跟我没有关系吗?严艺婷是我回国后,带的第一个艺人,你觉得能没有吗?”

    路南神色变了变,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苏北,对不起啊,我倒是忘了这茬,但是,我也没有搭理她,是她自己主动贴上来的!”

    苏北看着路南的目光,突然有点怪异。

    主动贴上来!

    这么说,听他的意思,就是严艺婷勾引他,严艺婷主动犯贱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在男人的眼里,对于这样的事情,竟然是这么看待。

    如果不是他路南同意,大晚上的,严艺婷能带着他去玩吗?

    如果不是路南允许,严艺婷又怎么可能,在晚上进入他的房间。

    更甚者,今天早上,如果不是他愿意,严艺婷还能将粥强塞进他嘴里不成!

    苏北彻底无语了。

    她淡淡的看了路南一眼,开口说道:“你让开,我要收拾东西!”

    路南着急的看着她:“你是不是现在要回去!”

    他是为了找她,才来的临市,如果她要回去,自己待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呢!

    苏北头也没抬,冷声开口:“我回不回去,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让开!”

    路南伸手拉住苏北的手,他说:“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让你收拾东西!”

    苏北怒了,她一把甩开路南的手:“路南,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幼稚啊,你好歹也是一个大总裁,你觉得,你这样有意义吗?你既然招惹了严艺婷,那你现在就应该去找她,继续扮演一对恩爱的小情侣,我拜托你了,能别在我面前,继续晃悠了,成吗?”

    路南僵硬的站在苏北面前,他的神色有点阴沉。

    在她的心里,是这样想的吗?

    他招惹了严艺婷,就要对她负责吗?

    那主动向他贴上来的女人那么多,他是不是都要负责!

    路南定定的站在那里,看着苏北把东西收拾好。

    苏北最后看了一眼,一切准备就绪。

    她拿着门卡,拉着皮箱就向外面走去。

    路南一把抓住她的皮箱拉杆。

    他沉沉的看着苏北:“苏北,如果你生气了,你就说出来,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我会不知所措的!”

    苏北一副见鬼的神情。

    随即,她冷笑了一声:“你会不知所措,路大总裁,我说了多少遍了,你的事情跟我无关,我的事情跟你,更是没有半毛钱关系,我生不生气,与你没有多大关系,你现在能不能让开,我要离开!”

    路南紧抓着她的拉杆不放手。

    他直直的看着苏北:“苏北,你敢拍着胸口说,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吗?既然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关系,那你昨天晚上,为什么吻我?”

    苏北反应过来,猛地一僵,她抬头看着路南,最先不是反驳,而是诧异的开口:“你昨晚没有喝醉?”

    路南生气的看着她:“是啊,我是没有喝醉,你是不是觉得,我喝醉了,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苏北脸上,顿时出现一抹被人看穿的窘迫。

    她低下头,使劲拽了一下皮箱:“路南,你放手,你别再胡言乱语了,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路南嗤笑了一声:“你听不懂,那你刚才听到我说,你偷吻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反驳呢,你不打自招了之后,又说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吻了我,你不知道,那我请问你,谁知道啊?”

    苏北羞的一脸通红,早知道,她昨晚就不该做出那样做那样的举动。

    当时只是一时不由自主。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路南竟然没有喝醉,当时是清醒的。

    和路南僵持了半天,苏北终于僵持不下去了。

    她红着脸,硬着头皮看着路南:“我就是吻你了,怎么着,请问,我吻了你,我犯哪条法律了?”

    路南摇摇头:“我又没有说你犯法了!”

    苏北伸手,将他的手,从皮箱上拉开。

    她说:“既然我没有犯法,那你这么不依不饶的想干嘛?再说,你现在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来,那你当时既然没有醉,你怎么不阻止我的行为啊!这就说,你心里还是期待的,不是吗?”

    路南有点不自然:“我当时……当时没有反应过来,不行啊!谁会期待你的吻,你想多了吧,苏北!”

    苏北仰着脑袋看着他:“行啊,我可没有说不行,看你的反应,的确是我想多了,既然已经这样了,那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吧,而且,用你的话来说,女人追你就是倒贴,我吻你,我还说是你故意诱惑我呢!”

    路南难以置信的看着苏北,指了指自己:“我还用得着诱惑你!”

    苏北不以为然的看着他:“不然呢,诱惑我有那么丢人吗?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更不会在心里鄙视你的!”

    苏北说完,拉着皮箱就要走。

    路南一脸懵逼的站在房间里。

    直到苏北走到门口,他才慢半拍的喊出来:“苏北,你站住!”

    苏北回头看了他一眼,凉凉的开口:“我为什么要站住,你当你是皇帝啊!”

    苏北说完,就快速的拉着皮箱跑起来。

    路南大步流星的走出房间,苏北已经冲进电梯里。

    路南狠狠的将手捏成拳。

    苏北,这个狡猾的女人,明明是她偷吻了自己,怎么说了半天,好像成了他的不是!

    盯着下降的电梯,路南走过去,快速的打开自己房门。

    既然苏北回南希市了,那他继续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直到路南走进房间,严艺婷才从暗处走出来。

    她狠狠的将手捏在一起,脸色铁青到极点。

    苏北表面一副对路南不屑一顾的模样,没想到,她背地里,竟然偷吻路南。

    而且昨晚,他们竟然在一起,这个表里不一的女人!

    一时间,严艺婷对苏北萌生一种莫名的恨意,一发不可收拾。

    苏北跑进电梯里,快速的将电梯关上,她赶紧拍拍胸口,松了一大口气。

    天知道,刚才跟路南争执的时候,自己到底有多心虚。

    就算是说的再天花乱坠,也是自己偷吻了他。

    幸亏路南当时没有反应过来,没有质问她,为什么偷吻自己。

    不然的话,她真的会羞愧到撞墙。

    现在还是赶紧回南希市吧,说不定,路南回来的时候,就把这件事情,抛在脑后了。

    毕竟,他现在和严艺婷蜜里调油,应该不会在意这件事情。

    苏北下了楼,坐在前往机场的出租车上。

    她才给严艺婷打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苏北不等严艺婷说话,直接开口道:“艺婷,新剧宣传的第一站,我已经陪你走下来了,下午你们就要飞往第二站,我就不陪你去了,我相信你,能应付的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