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主动投怀送抱
    苏北深吸了一口气:“严艺婷,如果你看见,著名影星,半夜穿着浴袍,站在某富豪酒店房间门口,你觉着你自己会怎么想?你这样做,你想过自己,想过我对你的苦心栽培吗?”

    严艺婷低着头,一脸的后悔,她低声道:“北北,我错了!”

    苏北看着她这个模样,实在不知道继续说什么。

    她将自己的皮箱扔给严艺婷:“这是我的衣服,你先找一件,然后回你自己房间吧!”

    严艺婷点点头。

    她快速的将衣服换上,只不过,她换上衣服出来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苏北皱眉:“赶紧回房间啊!”

    严艺婷难为情的看着苏北:“北北,我的房卡还在路南房间里……”

    看着她的神情,苏北瞬间无语到极点。

    没有房卡,还穿着浴袍站在楼道里,她都不知道该说严艺婷什么好了。

    苏北看着她一副我错了的态度,也不好再说什么。

    她直接走过去打开门,想了想,转身说道:“你先坐在我房间里,我去给你找钥匙!”

    苏北说完,就向着路南房间里走过去。

    苏北敲了两下门,没有人回应。

    她顿时有点生气,这是酒喝死了吗?

    她使劲敲了几下,依旧没有人响应。

    苏北气的喊了两声:“路南,你活着没有,活着就快点来给我开门,不然我就找酒店经理,打开门看看你是死是活!”

    路南拿着酒杯的手,微微一顿。

    他好像听到了苏北的声音,可是,她不是已经睡觉了吗?

    路南摇摇头,继续喝了一口。

    结果,他嘴里的酒刚下肚,他又听见了苏北的喊声。

    她说:“路南,我知道你在里面,你要是再不出声,我就撞门了!”

    路南脸上的酒意微微清醒了一点。

    他踉跄着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他打开门,果然看到苏北那张精致的小脸。

    可是,她的脸上全是怒意,似乎很不高兴。

    路南微微皱眉,他刚要开口说话。

    苏北就一把将他推开。

    她压根没有想到,严艺婷说的是真话。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迎面扑鼻而来的酒气,差点把她熏死。

    苏北推开路南,直接越过他。

    她在沙发上,找到严艺婷的包包,直接拎起来就往外走。

    路南依旧一脸懵逼的眼神。

    他看着苏北拿着包包,一直走到外面。

    他这才反应过来,他想要去拉苏北的手。

    可惜,苏北已经走到自己房门口。

    在他迷离的眼神中,苏北一把将门关上。

    路南有点小孩子气,给他发什么火啊!

    她不照样跟那个林导眉来眼去的!

    路南一把将门摔上,回到房间继续喝酒。

    苏北拿着包包,回到房间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严艺婷,将包扔在她身上。

    她说:“你的包,回你自己房间里去吧!”

    严艺婷感激的看了苏北一眼:“谢谢你,北北!”

    苏北摆摆手,表示不想再继续说话。

    严艺婷咬咬唇,想开口说点什么。

    但是,看着苏北的神情,想说的话,硬生生咽下去了。

    她最后再看了苏北一眼,拿着包包,向着外面走去。

    严艺婷离开房间,苏北紧绷的神经,顿时放松下来。

    她直接扑到床上,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苏北实在是太累了,迷迷糊糊,再次有了睡意。

    路南坐在房间里,他拿着酒瓶,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背靠着沙发。

    他只要一想起苏北刚才的神情变化,他就没来由的生气。

    她又不是他的谁,她凭什么这么凶自己。

    路南越想越生气。

    最后,他直接提起酒瓶子,向着苏北房间就走去。

    苏北已经快要睡着了,却听见敲门声,再次响起。

    接二连三的被吵醒,苏北已经彻底抓狂了。

    她走到门口,一把将门打开。

    她还没有来及凶面前的人,路南一身酒气,直接跌倒在她身上。

    苏北下意识的伸手,将他扶住。

    路南全身的重量,几乎都压在了苏北身上。

    苏北想骂人,但是,看着路南醉的不省人事,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最终,苏北无奈的将他拖到自己房间里。

    将路南扔在沙发上,苏北皱眉看着他。

    他这个样子,是真醉了,还是假装的呢?

    苏北打量着路南。

    突然,她听见路南发出一阵阵声音:“水……水……给我水!”

    苏北深吸了一口气。

    好!她不跟酒鬼计较!

    想到这里,苏北快速的向着卫生间走去。

    她拧了一把干湿的毛巾,走过去给路南擦脸。

    她轻轻的将路南脸,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

    看着他长长的睫毛,苏北的心神,微微一动。

    一个男人,睫毛没事长那么长干什么,而且,还生的这么好看,不引人犯罪呢么!

    苏北认真的打量着路南,虽然她不屑承认,自己在犯花痴。

    可是,她比谁都清楚,她是的的确确,对着一个喝醉的酒鬼,犯花痴了。

    苏北看了路南半天。

    她突然猛地摇摇头,她究竟在想什么呢!

    路南长得丑与俊,跟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苏北将毛巾叠好,给路南放在额头上。

    她刚要转身离开,却猛地被路南抓住胳膊。

    路南手上的红酒瓶,瞬间落地。

    红酒洒了一地,路南却不管不问。

    苏北被他拉了一下,顿时站立不稳。

    她感觉一个天旋地转,直接跌倒在路南的身上。

    路南像个小孩子一样,她抱着苏北的身体,不肯放松。

    苏北使劲推了两下,却发现丝毫不起作用。

    这个时候,她忍不住开始怀疑,这个男人该不会是装醉的吧!

    她生气的喊了一声:“路南!放开我!”

    路南抱着她的手,越发的紧了。

    他满身的酒味,但是,却丝毫不肯松开苏北。

    苏北怒了。

    她趴在路南身上,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脸。

    她刚要大声的骂人。

    突然,路南的嘴唇,就那样毫无征兆的吻上来。

    瞬间,苏北傻眼了。

    她只能感觉到满嘴的酒味,以及路南温热的唇。

    她呆愣了两秒,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伸进自己嘴里了。

    苏北反应过来的时候,又羞又怒。

    她使劲全身的力气,一把将手抵在路南的胸口,直接站了起来。

    结果,她脚下没有站稳,直接向着路南,再次摔下去。

    看着自己再次扑到在路南胸口,苏北简直想撞墙。

    第一次可以说,是路南故意拉了她一把。

    可是,第二次呢!

    虽然是无意的,可是,明显是她主动投怀送抱啊!

    苏北气的抓狂,却听见,头顶传来痴痴地笑声。

    苏北猛地抬头,就看见,路南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看着他迷人的笑容,苏北像是傻了一样,有点移不开眼睛。

    她神色微微迷茫了一下,对着路南的唇,鬼使神差的闻上去。

    虽然满嘴的酒味,可是,苏北的心,却跳得异常快。

    等她反应过来,她赶紧推开路南,向着卫生间跑去。

    看着镜子中红彤彤的小脸,苏北忍不住安稳自己。

    路南应该不知道,他不是喝醉了吗?

    他今晚不是一直在耍酒疯吗?

    他肯定没有感觉到!

    苏北安慰了自己半天,才整理了一下头发,向着外面走去。

    看着路南依旧安静的躺在沙发上,苏北拍拍胸口,才松了一大口气。

    还好还好,他真的没有反应。

    苏北走过去,将他头上的毛巾拿起来,将他的身体摆正,让他舒服的睡在沙发上。

    她这才认命的开始拖地。

    等她把地拖完之后,听见头顶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苏北瞬间有点无语,自己在这里清理红酒。

    结果,这个罪魁祸首却呼呼的睡着了。

    真的好气啊!

    她真的好想现在就把路南从沙发上抓起来,然后,把他弄清醒,再怒打一顿!

    苏北想的异常美好。

    可是,如果路南真的清醒,她也什么都不敢做。

    看着路南英俊的睡脸,苏北咽了口唾沫,向着卧室的床上走去。

    第二天,苏北醒来的时候,感觉到有个硬硬的东西,搁在她的身上,弄得她非常不舒服。

    她满脸睡意的伸手,揉了揉酸涩的眼睛。

    只不过,等她看清楚搁到她的“东西”,她瞬间激动的从床上跳起来。

    路南怎么会在她床上。

    她明明清楚的记得,路南昨晚睡觉的时候,在沙发上啊!

    莫非是她记错了?

    苏北的反应实在是太大。

    她一下子就惊醒了路南,路南皱着眉头,缓缓睁开眼睛。

    他淡淡的看了苏北一眼,转身继续睡了过去。

    苏北顿时睁大了眼睛。

    不是吧,床上多出来一个人,他竟然什么反应都没有!

    难道是,这样的事情,在他身上常有发生?

    想到这里,苏北的心情,瞬间不美丽了。

    连她自己都搞不懂,她为什么会这么不开心。

    她生气的站起来,一脚将路南从床上踹下去!

    “咚!”的一声落地声,路南稳稳的栽到地上。

    他不解的看着苏北,慢慢的反应过来。

    瞬间,他的脸上就换上了一副愤怒的神情。

    他怒视着苏北:“苏北,大清早的你有病啊!”

    苏北毫不犹豫的开口:“我是有病,你有药吗?你大清早的睡在我床上,你怎么都不问问自己,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路南皱眉想了想:“我昨晚明明喝醉了,难道不是你趁着我喝醉酒,故意将我拉上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