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路总耍酒疯
    苏北无语的盯着严艺婷和路南的背影。

    如果不是严艺婷,她今晚打死都不会来这里。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严艺婷会因为路南的三言两语,就转身离开。

    她到底是经不住路南美色的诱惑呢,还是抵挡不了金钱的诱惑!

    总之,无论是哪一方面的原因,苏北总归是有点失望的。

    她小心翼翼的,将心底那一抹淡淡的不舒服镇压。

    没人会知道,在内心最深处,她还是那么介意,路南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可是,每次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她就赶紧用自作多情四个字,时刻警示自己。

    苏北想到这里,抬头看着林振,笑容已经有点勉强。

    她淡淡的说道:“林导,你先玩吧,我回酒店了,身体有点不舒服。”

    林振立马担心的看着她:“你哪里不舒服,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苏北缓缓摇头:“不用了,林导,我自己可以回去的!”

    苏北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林振神色有点黯然。

    他可以感觉的出来,苏北几乎是片刻功夫,就意兴阑珊的要离开。

    可是,他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最后,他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云帆站在不远处,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他在心里,忍不住为哀嚎。

    路总啊,您这情商,我也是服了!

    明明是来找苏小姐的,竟然当着她的面,拉着别的女人走了。

    您确定您这样,真的能追上女人嘛?

    苏北回到房间,快速的洗漱后,就直接躺在床上了。

    想到路南在酒会上的反应,苏北没来由的心烦意乱。

    她拿着被子,将自己的脑袋蒙住,蒙着蒙着,她慢慢的有了睡意。

    苏北是被楼道里的吵闹声惊醒的。

    她揉着眼睛醒来,向着外面走去。

    苏北一打开门,就看见路南一脸酒意站在门口,将严艺婷护在身后。

    他一脚将一个狗仔模样的人踢翻在地,他的单反落在几米之外。

    苏北有点吃惊,他这是喝醉了耍酒疯吗?

    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苏北无语的看着路南,她的眼神,在严艺婷身上扫了一圈。

    她没好气的开口:“你们这是干什么呢?”

    严艺婷为难的看着苏北:“北北,不好意思啊,路总他心情不好,我就带着他去喝了点酒,然后他就……情绪有点不好!”

    苏北出了一口气,这是闹哪一出呢!情绪不好,看见他这个样子,自己情绪还不好呢!

    苏北瞪着路南,心情差极了。

    刚刚被踢翻在地的男子,吃力的爬起来。

    他走过去拿起自己的单反,狠狠的转身瞪了路南一眼:“你们给我等着!”

    路南冲上去就要打人,苏北快速的对那个狗仔开口:“还不赶紧拿着相机走人,是想继续挨打吗?”

    狗仔将路南一脸愤怒的神情,赶紧拿着单反就跑。

    苏北没好气的看着路南和严艺婷,她淡淡的开口:“严艺婷,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您作为一个大明星,首先,无论你私下里跟路总关系如何,你表面都要保持一定的距离,不然非常容易被人抹烟,你知道吗?”

    严艺婷神色有点犹豫:“北北,不是你想的那样,路总他真的是心情不好,所以才……”

    苏北冷哼了一声:“你也别跟我解释了,不管我怎么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怎么想,而且……”

    她斜睨了路南一眼,开口说道:“他那是心情不好吗?他那明明是借机会耍酒疯!”

    严艺婷皱眉:“北北,你别这样说路总,他不是那样的人!”

    苏北突然脸色一僵,随即,她自嘲的笑了一声。

    这还没有怎么着呢,就护上了。

    她讽刺了看着路南和严艺婷:“你们两位先忙,我就回去,不打扰你们好事了!”

    苏北说完,直接冷着脸关门。

    严艺婷一看苏北真的误会了。

    她赶紧开口道:“北北,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别生气啊!”

    苏北一把将门关上。

    门重重的发出“砰!”的一声响,直接在严艺婷面前关上。

    严艺婷无奈的看着被关上的门,在看看面前,突然有点阴沉的路南。

    她小心翼翼的看着路南:“路南,北北她回去了,现在怎么办?我送你回去休息吧,你不是说,你也住在这家酒店吗?你在哪个房间,我现在送你回去,好不好?”

    路南直接走向苏北对面的房间,他拿着房卡,在严艺婷目瞪口呆的神色中,将门打开。

    严艺婷虽然听路南说,他和云帆也住在这个酒店。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就住在自己旁边,苏北房间对门啊!

    想到这里,她眉宇间闪过一丝窃喜。

    苏北虽然说得没错,作为明星,她跟一些富豪商业人士有太多牵扯,终究是不好听。

    可是,苏北却没有想过,她是从心里喜欢路南。

    只不过以前,碍于身份和路南的冰冷,她一直没有机会接近罢了。

    现在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她怎么能轻易放弃呢!

    想到这里,严艺婷笑意更加明显了。

    她直接跟着路南,就进了门。

    她没有注意到,她跟路南进门的瞬间,闪光灯在他们身后响起。

    严艺婷进了房间之后,发现路南正在叫客房服务。

    他已经在外面喝了很多酒了。

    可是,路南现在又点了很多酒。

    等酒被送来后,严艺婷就赶紧上千劝阻。

    她说:“路南,喝酒太伤身体了,而且,你已经喝多了,你就听我的,不要再喝了,好不好?”

    路南转身,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他缓缓开口:“听你的,请问你是谁,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路南刚说完,严艺婷就神情僵硬起来。

    今晚他们一起转的时候,路南还好好的。

    这会他是怎么了,难道是自己哪里做错了吗?

    她一脸无措。

    路南一把推开她,向着吧台走过去。

    在严艺婷幽怨委屈的目光中,路南一杯接着一杯的喝起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喝酒,只是感觉到,心情前所未有的烦躁。

    尤其是,苏北好像跟谁都能谈笑风生,唯独对他,她始终都冷着脸。

    路南喝的越来越凶。

    严艺婷实在看不下去了,她快速的走过去,从路南的手里,将酒杯夺过来。

    她说:“路南,你真的不要再喝了,你这样身体会受不了的!”

    路南看了她一眼,直接拿着红酒瓶,就直接往嘴里灌下去。

    严艺婷无奈极了,她狠了狠心,想要将路南手里的酒瓶抢过来。

    谁知道,路南猛地一松手,她直接跌倒在地,拿着手里的酒瓶,没拿稳,直接洒了一身的红酒。

    白色的裙子上沾满红酒,严艺婷万般无奈,只能借用了一下路南的浴室。

    路南看着她走向浴室,也没有搭理,自顾自的喝酒。

    等到严艺婷再次出来的时候,路南已经一瓶红酒见底了。

    严艺婷身上裹着浴袍,她看着路南的样子,实在放心不下。

    她走过去,正要再次夺过路南的酒瓶。

    谁知道,路南突然站起来,他直接走向严艺婷,他抓着严艺婷的胳膊,就将她往外面推。

    严艺婷无措的看着路南:“路南,你干什么,我还穿着浴袍呢!”

    路南好像根本听不进去她的话,直接将他推到门外,快速的将门关上。

    严艺婷穿着浴袍,她光着腿站在楼道里,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

    他怎么把自己推出来了。

    她敲了半天门,路南也不给她开门。

    严艺婷在楼道里站了半天,最后只能去找苏北。

    苏北刚躺在床上,又听见咚咚咚的敲门声。

    她烦躁的翻个身,将耳朵闭上。

    谁知道,敲门的人,不死心的继续敲门。

    苏北简直要抓狂了,还能不能让人安生一下。

    她最后实在是被吵得不行了,才无语的起身,走过去将门打开。

    看着穿着浴袍,站在楼道里的严艺婷,苏北先是一愣,然后有点无语。

    她怎么穿成这样就过来了,难道就不怕被偷拍吗?

    苏北顾不得其他,她直接快速的打开门,让严艺婷进来。

    严艺婷走到苏北的房间,她才松了口气。

    苏北无语的看着她:“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严艺婷一脸为难的解释:“我刚才将路总送回他房间,谁知道,他竟然叫了客房服务,点了那么多酒,我实在看不下去,就劝他不要再喝了!”

    苏北脸色有点沉:“然后呢?”

    严艺婷偷看了苏北一眼,不自然的开口:“然后……我就一不小心,将红酒洒到自己身上了!”

    苏北冷笑了一声:“严艺婷,你是真傻呢还是假傻,你难道不知道,你穿的这么暧昧不清的模样,最后会有什么后果吗?”

    严艺婷不好意思的看着苏北:“北北,真的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会这样,路总他醉了,将我从房间里推出来了!”

    苏北摆摆手:“我都说了,你对我没用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只是没有对自己负责而已,多余的事情,我也管不了!有些话,我只能警告你一次,这次是我跟你来了,如果我不跟来呢,这次的事情,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你想过吗?”

    严艺婷低着头,咬咬嘴唇不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