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你是内人
    路南无语的看了苏北一眼。

    他缓缓开口:“我没有生气,只是有点无语而已!”

    苏北对着车窗外做了一个鬼脸。

    为什么,她会莫名有点醉呢!

    车子最后在一家小饭店停下来。

    苏北看着里面的灯光,怀疑的看着路南:“现在都这个点了,人家还会做饭吗?”

    路南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开灯肯定在营业啊,以后出去,别跟别人说你认识我!”

    苏北气:“为什么啊?”

    路南声音中带着一丝笑意:“某人智商不够,我怕丢人!”

    苏北差点气的吐血,看见路南已经下车,她气的大喊:“你才智商不够呢!”

    路南转身,看着苏北站在车旁边跺脚,他笑着从饭店里走进去。

    其实有时候,逗一逗苏北,还挺好玩的。

    他们进了饭店之后,果然还在营业。

    因为中午都没有好好吃饭,晚上又吃的很迟。

    所以,两个人的胃口特别好,吃饭过程中,一句废话都没有说。

    吃完饭,路南看着苏北,忍不住开口:“啧啧啧,没看出来啊,你吃饭这么豪放!”

    苏北神情一僵,差点被噎死。

    她好不容易把嘴里吃的东西咽下去,这才看向路南:“你难道不知道,我今天胃口好嘛!”

    说完,她眼神不自在的闪了闪,继续说道:“再说,这里也没有外人啊!”

    路南玩味的看着她:“那我呢?”

    苏北再次僵住。

    她呲着嘴,干笑了两声:“你……你是……内人!”

    她说完,自己神情都变得扭曲起来。

    她忍不住在心底佩服自己,苏北啊苏北,这话你究竟是怎么说出来的!

    路南看着她弯着脑袋,忍不住笑了笑。

    回到公寓后,苏北走到房间门口,她的手搭在门把手上。

    她的动作顿了顿,最后还是缓缓开口:“路南,今天谢谢你!”

    路南开门的手,也顿住了。

    他声音微不可查的响起:“谢我什么?”

    苏北想了想,语气认真的开口:“谢你今天把我从酒桌上救回来,也谢你在苏家的时候,为我出头!”

    路南握着门把手的手,微微紧了紧。

    他的声音认真而有力:“你不用谢我,这是我的职责和义务,毕竟……我是你名义上的丈夫!”

    路南说完,就直接打开门,进了房间。

    苏北抓着门把手,微微有力。

    只是名义上的吗?

    路南走进门后,他稳了稳心神,刚打算去洗澡,电话就响了起来。

    他接起电话。

    “喂!”

    云帆的声音传过来:“总裁,顾胜泽和那个包厢的人,我都抓起来了,现在顾家的人,都在找顾胜泽,我们怎么办?”

    路南想了想,开口说道:“你人在哪里,先在哪里等我,我马上就过来!”

    云帆点点头:“行,那我现在马上把位置发给你!”

    路南“恩”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他看到云帆发来的地址,是在郊区的一个废弃工厂。

    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估计很少有人会去。

    他想了想,快速的拿起刚刚脱下的外套,向着外面走去。

    苏北听见开门声,她好奇的打开门,一眼就看见路南在玄关除换鞋。

    路南正要离开,就看见苏北伸出脑袋,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苏北好奇的问道:“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啊?”

    路南点了点头:“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一趟,你先睡吧!”

    路南本来想再说一句,别等我了。

    可是,他感觉怪怪的,便打住了。

    苏北嘟着嘴,了然的点点头,便关上门。

    路南开车,一路飚速。

    他刚到了废弃工厂,云帆就从里面走出来了。

    路南直接开口就问:“现在怎么样了?”

    云帆跟着路南一边往工厂里走,一边开口道:“总裁,其他人都被吓到了,一直没怎么说过话,就算是说了,都是求饶的话,只有那个顾胜泽,他在酒店那边晕过去之后,晚上又醒来了,醒过来之后,嘴里一直骂骂咧咧!”

    路南的脚步微微一缓。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云帆一眼:“哦……你给我说说,他是怎么骂的!”

    云帆神情有点为难。

    骂人的话,肯定都是比较难听的,他再复述一遍,搞得好像他在骂路南一样。

    路南看着云帆犹豫不决的样子。

    他直接开口:“说吧,没关系!”

    云帆无奈的耸耸肩:“好吧!总裁,这可是你让我说的。”

    路南看着他点点头。

    他学着顾胜泽的声音说道:“路南,你个王八蛋,老子就睡你女人了怎么着,你把老子打成这样,还抓到这里来,你有本事别让我回家,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路南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云帆。

    云帆被他看得背后发凉,他不好意思的看着路南:“总裁,是你让我说的!”

    路南玩味的看了他一眼,随即转过头,向着里面走进去:“没关系,学的很像,以后再接再厉!”

    他的话一说完,云帆差点一个马失前蹄,栽到地上。

    他估计自己要是再接再厉,路南的助理就该换人了!

    他调整好步伐,快速的跟上去。

    路南一走进废弃工厂,巨大的空间,似乎都能听到一阵阵风的回响声。

    被抓来的人,全都聚在废弃工厂中央的空地。

    路南不徐不疾,从容淡定的走过去。

    孙导看见路南,顿时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路总,你放过我们吧,我们知错了,一切都是顾胜泽的错,是他强迫anne小姐的,我们什么都没有做!”

    云帆冷哼了一声,最讨厌这样的人了。

    有胆子做,没胆子承担。

    苏北是跟他去谈合作的,他要说这跟他没关系,鬼才相信!

    这时候,李导突然开口了:“路总,你饶过我吧,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当时是孙导给anne小姐下的药,我真的只是被叫去喝酒的,我什么都没有做!”

    路南面不改色的看着这一切,一言不发。

    现在倒是狗咬狗,相互揭发了。

    下午他们对苏北,可没有这么客气。

    路南声音充满冷意:“然后呢,下午还发生了什么?”

    王制片一看,李导将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孙导和顾胜泽身上了。

    他狠了狠心,咬咬牙,也开口:“路总,这一切都是孙导和顾胜泽做的,真的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当时要走,他用各种狠话威胁我们,所以我们才不得不留在包厢里,路总,您要相信啊!”

    接下来,越来越多的人,全都将矛头指向孙导和顾胜泽。

    路南给云帆使了一个眼色。

    云帆对着周围烟衣劲装的男子开口:“除过顾胜泽和孙启平,所有的人,都带走!”

    命令一下,烟衣劲装男子们马上动了,他们训练有序的将其他人带走。

    顷刻间,偌大的工厂,就剩下四个人。

    路南看着顾胜泽,一步步逼近。

    顾胜泽想到白天他打自己的场面,坐在地上,下身顿时一紧,恐惧的往后蹭。

    他惊惧的开口:“路南,你别过来,我告诉你,你再过来,我就……我就……”

    他我就了半天,一个字也没有憋出来。

    路南好心帮他补充:“我再过来,你就去死,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

    顾胜泽瞬间吓得脸色苍白,他失声:“路南,你不要乱来,我告诉你,杀人是犯法的,你可要想清楚啊!”

    路南讽刺的嗤笑了一声:“我很清楚啊,只不过,我觉得,跟你相比,我已经好多了,最起码,我知道强迫别人,也是犯法的!”

    顾胜泽呼吸不稳:“路南,我求你了,你别过来,就放我回去,我把天虹集团的股份分你一半,好不好,你就饶了我吧!”

    路南眸子一闪,突然笑了。

    他幽幽的开口:“原来你的命这么不值钱?”

    顾胜泽惊恐的看着他:“那百分之六十,百分之六十总行了吧!”

    路南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只不过……你要确保你说的是真话!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顾胜泽再也顾不得那么多,他连连点头:“肯定是真的,我不会骗你的,只要你不杀我!”

    路南笑容渗人,在废弃工厂昏黄的灯光下,让顾胜泽浑身发颤。

    他看着云帆,开口道:“去起草股权转让书!”

    云帆点了点头,立马转身出去。

    大约是等了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云帆就回来了。

    这期间,路南一句话也没有说。

    顾胜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抵押了股权,觉得有一丝安全感了,他也保持沉默。

    只有孙导,他不停的哀嚎求饶,路南始终对他不理不睬。

    他整个人都快绝望了。

    云帆回来后,将股权协议书递给路南。

    路南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只钢笔,龙飞凤舞的写下路南两个大字。

    然后,他把协议书递给缩在墙角的顾胜泽。

    他淡淡的开口:“签吧,签完你就可以走了!”

    顾胜泽看了他一眼,咬咬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现在先想办法出去再说!

    他拿着钢笔,微微颤颤的将自己的名字写在上面。

    路南将股权转让协议拿过来,仔细看了两遍,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后。

    他才转身对云帆说道:“将他直接扔到顾家门口。”

    云帆点点头,便拖着顾胜泽,向着外面走去。

    顾胜泽是真的被路南打怕了,他全身就像是废了一样,瘫软在地上,他连路都走不住。

    此时此刻,废弃工厂,就只剩下孙导和路南了。

    路南轻笑了一声,慢慢的向着孙导走过去。

    孙导顿时毛骨悚然,他有一种全身发冷的感觉,就好像死神降临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